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荒村殡仪馆

荒村殡仪馆

作者:探花笔落 类别:灵异 综合评分 100

繁华热闹的雨水,迷蒙了孤寂的世界。  凋落的花叶,谁人又会获知。  人来人往的人群,留下的匆匆忙忙的脚印。  回望间,沿着我们走过的脚印,才意外发现自己,  只但是是一个过路陌客而已。  灵魂的归处,是否可以那样安祥。  但谁人又知,那里是一个焦躁的世界。  来到了村前,清冷的风吹起荒凉的尘土。。

第三章 女尸 2021-05-01






  来到了村前,清冷的风吹起荒凉的尘土。

  外面已被薄薄的阳光铺满,深秋之时,难能可见。散步在没有温度的光芒下,心里的压抑也被舒缓了许多。

  我向里走去,走廊上一片漆黑,只有离我不远的一间屋子透出煞白的光芒。向那里走去,远远地看着门牌号,恰巧正式我要找的114房间。快要走进门外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

  风拂过,眼前的一切早已吹散。

  想到这里,脑海顿时一震,这才又想起了今天的迷路,招手的白衣人以及那个老者,越想越感到全身发寒,立刻终止记忆中的画面。

  来到了悼念馆,虚掩的门缝里传来一声声悲伤的泣鸣,我轻轻地走上前看去,里面围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又看向死者的照片,头皮顿时发麻,不觉间向后退了几步,几乎跌倒。因为,因为照片上的人就是今天给我指路地那个中年人。

  还未等我开口说话,他转身揭下口罩对我说道。

  此刻,时钟慢慢响起,有些诡异地弥漫在空气中。向那里看去,已是十二点有余,关上了电视进屋去。

  “我------”回头看时,那个白衣人早已不见,我哑然了将要说出的话。

  说完,他便开始收拾化妆品,然后又将一块白布蒙在了那具女尸身上。正要追问下去,他已离身准备拉门而去,走到门前,又转过身来。

  确认了眼前“X县殡仪馆”的门牌,我走进敞开的锈蚀铁门,那上面看来曾爬满了藤蔓,不过早已枯萎,碎在了地上。院内满地都是凋零的枯叶,远远的走来时,就已听见扫地的唦唦声。依身形看去似乎是一个六旬的老者,穿着黑旧的中山装,双手握着一把大扫帚用力地扫着地上的落叶。我走过他的身边,没有看清他的面貌。

  “林宇,哈哈,像你这样愿意来这个地方的人,这年头已经不多了。”

  推开了门,只见一个中年人正坐在办公桌上写东西,看见我便热情地站了起来。

  我沿着小路一直向前走去,两旁静静地伫立着枯干的梧桐树,延伸至看不见的前方。

  我突然慌了心神,感觉眼前昏昏眩眩,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其后,他更加地热情起来。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像这种职业,这种地处荒远地区的殡仪馆,是没有几个人愿意来的。所以,一旦有人愿意来这里上班,领导们定然会如获至宝地小心伺候着。当然,我没有得寸进尺,而是恭敬地递上了政府的分配证件。他拿起来坐在办公桌前,大略地看着,口中并说着。

  青霭的云雾遮掩了远处的山影,有些朦胧的天空似乎寻觅不到一丝鸟迹。秋雨湿润了泥土,却没有留下任何人的足印,秋风枯萎的叶片,也早已随风而尽。我看向前方高囱冒出的黑烟,向那里走去。

  这里是一片安静的地方,没有喧闹,嘈杂,只有对死者的敬意。

  鸿雁悲怆而去,我望向灰沉的天空,耳畔的泣鸣早已消泯不见,也许他们早已远去,也许我早已远去------

  处长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于是又紧接着说道。

  • watch
    身继续&了,脸 发表了帖子
    2021-05-06 01:22:22

      他“哦”了一声,也没有看我递给他的证件,便转身继续化妆。我静静地站在一旁,看来这具女尸的妆已经画的差不多了,脸色呈现着没有生气的红润。

  • watch
    ,才发&员工, 发表了帖子
    2021-05-07 01:57:47

      到了这里,才发现自己又找不到死尸化妆间的位置。看向主楼正门处站着一个员工,便前去问道。

  • watch

    &震,这 发表了帖子

    2021-05-06 10:02:42

      想到这里,脑海顿时一震,这才又想起了今天的迷路,招手的白衣人以及那个老者,越想越感到全身发寒,立刻终止记忆中的画面。

  • watch
    每一次&,换来 发表了帖子
    2021-05-07 12:20:07

      回来的路上,总感觉怪怪的,似乎有人跟着我,而每一次的回头,换来的却又是一片空荡。就这样,疑惑地走完了寂静的街道。

  • watch
    小心地&然我还 发表了帖子
    2021-05-06 01:48:11

      我小心地打开了门,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背影,他应该正给一具死尸化妆。虽然我还不确定那是活人还是死人。

  • watch
    睡多久&印象。 发表了帖子
    2021-05-06 02:02:29

      夜色还未褪尽,我便早早地来到了殡仪馆,虽然眼皮还直打架,但是这不是学校,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毕竟也是工作的第一天,怎么也得给领导留下个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