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异灵通道





异灵通道邪灵小叔  


  下火车后,我便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我们家那个杂货铺,刚下出租车,我便迫不及待的在门口大喊:老爸老妈,快出来迎接我,你们的宝贝儿子出狱啦!刚喊完嘴都还没闭上,从后面便被人踢了一下屁股,接着就听到背后老爸的声音:小兔崽子,瞎喊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出什么杀人犯了呢,快进屋。接着手里的行李箱便被老爸接过去,我也嘻嘻哈哈跟着进屋了。由于快要过年了,所以杂货铺里好多人,只见老妈,琪琪和梅姐都在忙,我便自己去找吃的。我们家的杂货铺虽说比不上大公司但说小也不算小,仅仅爸妈两人肯定照看不过来,梅姐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在我们家了,琪琪是去年才来的。午饭的时候爸妈说今年要早点回爷爷家过年。虽然说我门家不算什么土豪,但爷爷家绝对算土豪,爷爷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考古学教授,在北京知名度很高,在房价还没有现在这么变态的时候,爷爷买下了现在居住的四合院,我现在觉得爷爷太有先见之明了,不去投资简直太可惜了。据说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爸是老大,老二便是我的小叔,尽管按照辈分我要叫小叔,但其实他也就只比我大两岁,我今年23岁,我小叔其实也才25,小叔继承了爷爷的衣钵成为了一名考古学家,但由于工作原因就没有和爷爷住在一起。按理说爷爷是考古学教授,我爸爸起码也得是个考古专家吧,但我爸爸对考古却一点也不感兴趣,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一年也见不着几次人影,爷爷差点被他气死,直到遇到了我妈妈,爸爸才安定下来,由于妈妈不喜欢一线城市的嘈杂,于是爸妈便定居在一个距离北京也不算远的小县城里。这天,天气晴朗,只不过有些冷,爸爸便开着车载着一家人去爷爷家。刚到爷爷家便看到爷爷和小叔在门口等着我们,我一下车便和小叔来了个拥抱,挑着眉说道:小叔叔,好久不见,想死我了,你又变漂亮了!我虽然说走在大街上也算一枚帅哥,但和我小叔一比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小叔从小到大一直顶着校草的名号,是一种阴柔的美。小叔笑眯眯的说道:小****,几天不见,嘴皮子倒是长进不少。小时候爸爸妈妈生意刚起步便把我托给爷爷照顾,由于我和小叔年龄差距不大,我俩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玩伴。一家人吃完饭,小叔便偷偷摸摸的拉着我进他的房间,我心里纳闷,但还是跟着他进了房间,只见小叔偷偷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一人是我爷爷,另一个人我不认识,从照片看只能看见那个人的背和,而照片中的爷爷看那个人的眼神似乎有些愤怒,但却又有一些畏惧,而爷爷旁边的桌子上却有一个木制的盒子,那个盒子上雕刻着一条蛇,那条蛇的脸上没有眼睛也没有嘴,只有一个类似于眼睛的黑洞,我正奇怪这蛇怎么长成这样呢,小叔又拿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羊皮卷,羊皮卷上还有一些线条,还有一些类似于山的图形,羊皮卷下面还写了一串数字54218964,我问小叔这是啥,小叔说这是那个盒子里的东西,我当时不禁出声说:这不会是一张藏宝图吧,那我们不就发了。接下来小叔说的话便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小叔沉声说:不可能,我当时直接去问的爸爸,爸爸说这其中的事情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让我不要插手这件事情。后来我也就没在意这件事情,直到后来我无意中看到了孙教授他们整理的文件,发现他们文件中一个青铜器照片上有着和这盒子一模一样的蛇的图案,我便问孙教授这青铜器的来历,他说青铜器出自于秦岭,30年前出土的,当时由于设备资金等问题,秦岭的考古工作没有进行,只把当地居民无意间挖出的青铜器进行收藏,现在经过孙教授的申请,他们决定先派一支考古队进行探查。小叔当时也好奇那个“秘密”,于是也参加了这次考古工作。

  2016年的寒假比预想的早了两天,前几天刚刚做好毕业设计,现在躺在回家的火车上准备规划下学期实习的事情,对于这个随便上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大学生的年代,毕业是个很令人头疼的问题。我爸妈只是北方小县城里本本分分的生意人,经营着一家不大也不小的杂货店,如果我找不到工作,就只能在杂货店度过下半生了,心中正郁闷,突然我整个人陷入了一片黑暗,当时我整个人先是一惊,人类本能对黑暗有一种恐惧,所以当人处于黑暗中时,就会有一种危机感,心里不禁嘀咕:难不成火车也停电?当我向窗外看了看才发现,火车驶进了一段隧道,可能因为电闸的问题所以火车上暂时没电吧,整个人才放松下来,几乎是一秒钟的事,我突然感觉到不对,本来嘈杂的火车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寂静得吓人,此刻我处于黑暗中,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好像整个火车上的人瞬间蒸发,而这辆正在行驶的火车上只有我一人。此刻我惊得冷汗直流,摸出室友送我的打火机,作为一个十佳好青年我并不抽烟,但我那不靠谱的室友放假前非把他那买祛痘霜送的仿Zippo打火机往我兜里揣,说我这么久看不着他一定会想他,给我留个念想。我当时直接踹了那小子一脚说:老子就是回趟家,又不是生离死别。他一副死了儿子的表情,哭丧着脸说道:儿子大了,翅膀硬了,都学会顶嘴了。当时由于急着赶火车,便没再理他,那个打火机便一直在我衣服兜里。看来有一个不靠谱的室友也是有点用处的,打开打火机,光线很暗,但这光线足以让我看清我对床的人竟然没了,为了确定其他人是不是也都“消失”了,我便从上铺下来了,紧接着去查看其他床铺,无一例外,人全部都“消失”了,整列火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此刻在我脑袋里冒出了一个不靠谱的想法:这列火车不会要载着我去地狱吧!刚冒出一个想法,我就发现我就像是在传送带上站着一样,虽然脚下还是火车地面,但是四周全是黑暗,仿佛根本没有边界一样,反正现在仅仅依靠我的打火机是看不到边界,当我往前看的时候,整颗心脏瞬间跳到了嗓子眼,只见我前面有一只手,但那手像一座山一样展现在我面前,看到这手我的第一想法是震惊,第二想法是,我不会是孙猴子转世吧,难不成如来要拿五指山压我了!当我接着往下看时,打消了心里这个不靠谱的想法,原来拿手的中间还有一个类似于眼睛的洞口,一条雕刻出来的蛇盘旋在“眼睛”旁边,而我即将被这“传送带”带进这个洞口,而且,并不仅仅是带,当我离洞口越来越近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吸引力正把我往洞里吸,当我反应过来想要拔腿往“传送带”相反方向跑的时候才发现晚了,巨大的吸引力把我往洞口里吸,而我根本无力反抗那股力量,接着我便被惊醒了,原来只是一场梦,浑身惊了一身冷汗,再往对面看,床上的人睡得正香。揉了揉太阳穴,大概是最近因为毕业论文的事太累了,所以才做了这么个奇怪的梦,便没有多想,再一看表,快到下车的时间了,便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