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千面柔妃

千面柔妃

作者:阅读王 类别:奇幻 综合评分 100

《一人千面柔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楼轻舞,楼怜心,李子卿,李京盛之间的故事。一人千面柔妃约10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她俯下身,依然是清泠泠的嗓音,“既然想起来了,那么你应该也没有忘记你当年作下的事情喽。永和十一年,你看上了京中翡翠胭脂铺的老板娘,老板娘不肯,于是你带着打手趁夜施暴,被发现后,连杀胭脂铺十五人,更是一把火烧个干净。”。

《千面柔妃》第007章 百兽浮香 2021-06-03





千面柔妃txt下载  千面柔妃txt  


美,真的是很美啊。

楼轻舞噙着完美的一抹笑,按向一旁的按钮。李子卿惊恐的发现自己手腕上的绳索开始上升,吊了起来,不高不低,悬空半尺。他吓得惨无人色,不安地看向对面温柔而又绝美的女子。

“可不是?你看那山、那水、那山峰……尤其是画里执扇的公子,画得可真是逼真啊,不过……貌似有点眼熟啊。”

“爷,该启程了,再晚,城门要关了。”

于是,她在李子卿惊疑不安的目光下,慢慢转身。重新回来时,手里却是多了一个黒木匣,鎏金的扣锁,暗色的纹路,很精致,可莫名透着一股子寒凉的不安。

少年望了一眼已经完全忘记他的主子,老成的叹息一声,拉好帷幕,坐上马车,扬起鞭子,马车徐徐而动,驶过了另一辆不知何时也停在这里的马车。错身而过时,两车的帷幕被风吹起,楼轻舞刀下的骨屑像是蹁飞的蝴蝶般落入另一辆马车内,躺在了一人的掌心里。

“死……死人了……”

“说起这李家堂少爷,他自从三年前来到林阳镇,被他抛弃的良家女子可真不少,也没人管管?”

惊惶不安的尖叫声,刺得耳膜发疼。

“嗯?”楼轻舞抬眼,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石桌上血色曼陀罗暴露在阳光下,美得夺人心魄。

李京盛觉得自己呼吸都像是被夺走了一般,迈着步子朝血色曼陀罗走去,越是走近,越是觉得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忍不住把骨花拿起来,捧在了掌心,香味更加浓烈了。身后,楼轻舞轻轻走近,看着血色曼陀罗,笑容清透,“是骨头花呢。”

“骨头雕刻的?不像啊。”李京盛看得更仔细了,这看起来晶莹剔透的,就像是白玉雕成的一般,美得夺人,“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雕制而成的?”

“什么动物啊,”楼轻舞的声音更轻了,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歪过头想了一下,“是麋鹿呢。”

“麋鹿?”

李京盛眼底的兴味更浓了,他最喜欢麋鹿制成的藏品了,猛地转头,视线逼迫:“可不可以让给本将?”

“……二公子确定?”

“自然。”

楼轻舞眉眼慢慢弯了起来,日光打在她的脸上,莫名看不清表情,只听到她似乎很欢愉,“好啊,只希望,你不要后悔哦。”

“本将做事从不后悔!不过,这什么味道,好香啊。”

“浮香。”

“浮香?没听过这种香料。”李京盛皱眉,怪不得这种味道他都没有闻过。

“不是香料,是专门用来浸透骨头的,骨花也是花,怎么能没有香味呢?”

“……这也是。”虽然,听起来哪里怪怪的。

李京盛武将出身,对这些研究不感兴趣,挥手不再多言,捧着骨头花,回了自己的苑子。

当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了,楼轻舞才抬起手,用手挥了挥空气里未散掉的余香,凑近了深深嗅了嗅,舒服地眯起了眼,一声喟叹从朱唇中慢慢溢出:“百兽浮香,迷人心智,惑人浮梦,易……产生幻觉呢。”

头顶的太阳慢慢西落,夜幕降临的时候,楼轻舞住的厢房里,挑起了灯光。她站在烛台前,用手上的簪子拨了拨灯捻,“噼啪”一声,烛火猛地蹿了起来,和烛台旁镂空的熏炉里溢出的余烟纠缠在一起,格外的诡异。

房门被不动声色地推开,一人站在了她的身后。

楼轻舞慢慢放下簪子,探下身,用手挥了挥熏炉上方的烟雾,眯起眼喟叹一声:“很香吧?”

“是。”那人恭敬地颌首。

“准备好了吗?”

“是。”

“那就……去吧。”

“……是。”

那人转身,无声无息地走出了房间,行走过处,异香扑鼻,绕过了梨湘苑,推开了李京盛所在的苑子,推开门,走进去,最后站在了李京盛的房门外。

房间内,李京盛坐在桌旁的倒影映在窗棂上,捧起的手里,一朵曼陀罗开得正盛。

李京盛又凑近了些,还是觉得这骨头雕刻的花香的怪异,不过,挺好闻的,他把血色曼陀罗花在掌心翻来覆去的看,觉得这染色的颜料,红得可真像血。

眉头忍不住皱了皱,把骨头花放了下来。

“叩叩叩!”

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李京盛抬眼看去,一个人影倒映在门上,身形很熟悉。他站起身去开了门,打开,果然露出了李子卿的脸。

“二哥!”李子卿眼里布满了兴奋,上去抱住了他的手臂,“听他们说你要把我带回去了?爹终于肯让我回去了吗?”

“是,二哥能骗你?”

李京盛不着痕迹地把他的手拉下来,垂下的眼底掠过一抹不耐烦,再抬眼依然是兄友弟恭的模样,摸了摸他的头,只是掌心下一片冰凉,他手顿了一下,猛地朝李子卿看去,后者依然很激动,呼出的气息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好了,这几日安分点,二哥会替你在爹面前说好话的。”

“就知道二哥最好了!”他都三年没回京了,这林阳镇早就玩腻了!“那二哥,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李子卿的话突然戛然而止。

他瞪着眼瞧着李京盛桌子上的血色曼陀罗,蹬蹬蹬走过去,拿起来翻来覆去的看,猛地转过头,盯着李京盛吼:“二哥!这是什么?”

“这……”李京盛被李子卿看得有些不自然,想到李子卿对那楼轻舞势在必得的模样,随口道:“别人送的。”

“别人?!”李子卿更气了,“这明明就是楼姑娘的!你是不是也看上楼姑娘了?是不是?!二哥!她是我看上的,你不能跟我抢!你都有怜心姑娘了!”

“你乱说什么?”

李京盛瞧着他咄咄逼人的模样,更加不耐烦。“好了,你先回去吧,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

“你心虚了是不是?”李子卿捏着骨头花气得发抖,“你从小就喜欢跟我争,你现在是不是又想和我争?当初我被爹送到这里,你是不是很高兴啊!所以现在根本不想我回去对不对?也是啊,我回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了,是不是又会记起来你只是一个妾生的庶子!我才是嫡子!你只是庶子!庶子!就连你娶的也是一个庶女!就算你官再大,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庶子!庶子!怎么,现在又想打楼姑娘的主意?又想起来她是嫡女了对不对?你休想!我现在就回京告诉爹爹,你是怎么对我的?我让爹爹把你从参将的位置上拉下来!”

“你敢!”

李京盛被那几声“庶子”激得眼睛都红了,垂在身侧的拳头握得“咯吱咯吱”作响,鼻息快速翕动着,一股股异香被吸入身体里,他觉得自己这些年被压抑的怒火全部都激了起来,是!他是庶子,明明他比李子卿努力,比李子卿有出息,可所有人依然看不起他,就因为他是一个妾生的!他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绝不能让李子卿给毁了!

他猛地上前一步,抓住了李子卿的胳膊,一张脸阴沉沉的:“是谁告诉你的?”

这些年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扮演着一个好儿子,一个好哥哥,李子卿这猪脑子怎么可能发现?

“你承认了是不是?你还想对我动手是不是?”

李子卿尖叫了起来,刺耳的声音让李京盛头昏脑涨,他愤怒的低吼:“闭嘴!”

“主子,起风了,我们该回去了。”马车旁跛脚的少年适时开口。少年年纪约莫十五六岁,戴了一顶宽沿帽,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的半张稚嫩的小脸还未完全长开,却生得极好,唇红齿白,只是抬眼时,少年却有着一双和年纪不符的黑眸,深沉如墨,眸仁里沉淀着沧桑与孤寂,多一眼都让人忍不住好奇他的过往,。

楼轻舞退后两步,看着那血珠源源不断地滴落,眼底的兴奋,更加夺目了。

“真是不乖啊。”楼轻舞弯下腰,靠近他的身体,只是转瞬间,一抹冰凉再次滑向了李子卿的脸。

“管?怎么管?!你可不知道,听说这李三公子是从京里来的,和当朝丞相有关呢,要不搁昨日那情景,怎么也得收监了!哎,这不是我们操心的,还是看画吧……”

“那就再留一日吧。”低沉悦耳的声音清清淡淡的,简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凛然。

却纤尘不染,暗夜惊魂。

少年转过身,递上一个精致的木匣。

不知谁最先尖叫一声,吓得众人浑身打颤:“那……那是人皮啊,恶……是人皮画……”

“唔唔唔……”李子卿突然死命挣扎了起来,惊恐不安地瞪着楼轻舞。

“李子卿,十六条人命,我找了你三年呢。”明明前一天还活生生站在面前的人,第二天变成了焦尸,那种感觉,她想,这辈子她都忘不掉了呢。“李子卿,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胭脂铺真正的老板,是我呢。而他们,是我的人。”

  • watch
    ,浇灌&朵艳丽 发表了帖子
    2021-06-23 04:55:41

    锋利的刀刃轻轻一划,血珠颗颗滚落而出,浇灌在冰冷的地面上,盛开一朵朵艳丽的残花。

  • watch
    众人浑&……” 发表了帖子
    2021-06-23 12:34:25

    不知谁最先尖叫一声,吓得众人浑身打颤:“那……那是人皮啊,恶……是人皮画……”

  • watch
    依然是&接下来 发表了帖子
    2021-06-22 11:23:38

    她喃喃一声,依然是软糯的一把好嗓音,李子卿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吓得三魂去了两魂。

  • watch
    视线上&很好看 发表了帖子
    2021-06-25 05:18:36

    楼轻舞撩开帷幕,托着下巴很无辜地瞧着慌乱的人群,视线上移,落在那占据了城楼门很大篇幅的画,嘴角噙着的笑更软了,果然很好看的画啊。

  • watch
    翌日一&光洒落 发表了帖子
    2021-06-25 06:46:23

    翌日一早,金色的辉光洒落在林阳镇的城楼上,一幅巨大的画不知何时被挂在了上面。不多时,因为其磅礴的画风,栩栩如生的笔锋吸引了不少人伫立观赏。

  • watch
    着下巴&,明眸 发表了帖子
    2021-06-24 02:17:14

    “翼,东西呢?”楼轻舞懒散的托着下巴,明眸善睐,直勾勾地看向对方时,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可了解她的人,却能从这温柔中看出鬼魅的兴奋。好久没有练手了,很怕生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