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幽耀

幽耀

作者:道猫儿 类别:灵异 综合评分 100

我们的人生就像一出戏,每一个人就像是演员。虽然这些演员有的富贵荣华,有的庸碌,虽然他们都是专业的。我们能体验感受剧本中的每一个情节,我们能感触每一段故事,不幸的的是我们确难以修改后剧本。 幽耀最我和小波说着说着来到了河边,一个叫鲶鱼坛的天然河潭。那里水比较深,反正最深的地方没有人见过底。正冒着酷热赶到河边的我和小波匆匆拔掉衣裤,那是都不知道什么叫作内裤。“咚”的两身水响传来,像两只癞蛤蟆一样扑进了水里,清爽的感觉顿时从皮肤传入大脑的感觉神经。今天因为天气特别热,河里游泳的人特别多,当然也是那么多不出意外以前在这里熟悉的身影。。

第六章 僵尸续 2021-06-03






  果不然小波一听“走什么啊,玩的正尽兴的。再玩一会儿!”我看小波这兴头也不好绍兴我只好勉强答应了。我总是感觉有种不名的恐惧!忽然我好像听见了有人在跟我说话“快走吧,再不走就麻烦了,走吧!”虽然没有叫我的名字但是我能感觉那人是在对我说话。不能用声音形容一种感觉,对是一种感觉,由内而发。“小波走了啊!我真的累了,我,我感觉怎么都喘不过气来。”只得小波一说“快到这里来,我们一起潜水下去,这里这么深,到底有多深?我们下去看看能不能看到底。?”听小波这T逗的话没办法我只好游过去“一二三”我和小波深吸一口气,然后和他一起潜下去了。因为那时说真的还不懂啥东西的,没有啥怕的,下面一片蔚蓝,抬头往上看则是一片光亮大约和小波潜了七八米的时候,往下看还是一片蔚蓝,只是颜色越往下越深,直到那无尽的黑暗。那时虽然我们的水性特好,但对于一个十几岁的人来说潜下到七八米已经很极限了。

  “哦!”被他一提醒我好像真的觉得有这么一会事!那种兄弟情感还能感觉的到。“刚才那两个是?”“他们原来是这水里的黑鱼,专门骗水域的野鬼,让野鬼听他们的,然后把自己的原神给他们,那条龙就是吸收了一定量的原神成了龙。那条黑鱼也快成龙了。当野鬼们没有了原神就会永远成为野鬼不能在投胎了。幸好我赶上,刚才你要出事的时候我就叫你快走,哪知你尽不然。”原来那个声音是“不说了幸好你原神尽在。我可以帮你送到你没死之前,不过你已经死了,阎王爷会不停的找机会来收你的魂,我会去找他周转。你要记住你回去后,也就是今天千万不能再到河里来游泳。要不就没办法了,机会只有一次。也罢快抓紧时间。”我要说什么但说不出来,身体又被约束住了,只看这他又变回巨龙,身体在不停的发光。我发现眼前的东西在变成黑白。慢慢的变亮了。我承受不了。把眼睛闭上,就在一刹那,我撑开眼睛。原来是在做梦。

  十三岁的时候,我体验了一次奇异的梦。小时候的家是青瓦红砖房,外面用竹子编个篱笆就是个小院子。那是个炎热的夏天,知了叫个不停,好像在哭诉炎热带来的烦闷。这时我也在自家院子里挫泥巴。等到泥巴坦克挫成泥巴火车了,这李波不是说中午的时候要来找我到河里游泳吗?怎么还没来啊,正迫不及待的盼着。只见一熟悉的身影飘来。我儿时的顽童李波此时竟像只蝴蝶一样手舞足蹈的从远处飘来。波猫你可终于来了,看着他那夸张的蝶舞身影我不好气讲到“波猫儿,干嘛又被你娘抓去地里捡土豆啦?”“刚才我妈叫我去街上了,才回来。而且我还是偷偷的跑出来,快出发吧!谁像你妈都不舍得让你下田干活。金宝疙瘩啊!”我一听眉毛一挑“谁癞蛤蟆那,谁说我没下地帮咱娘啦?”这金宝疙瘩是咱爷屋里的放得铜蛤蟆,我和小波问是啥?爷管叫金宝疙瘩后,那个词语就成了波猫冷言我的御用词。

  关于高建明得从他还在山里住的时候开始说起,那天小高在大山的路上赶路,走着走着突然内急,小高前后一看,嗯,没人。看看方位,嗯,不是西方。确认没有问题了,开始办私事。私事进行到一半时突然前方出现一群人,好像是城里来的游客。虽说是小高是山里人,但是这种私事别人看见了也不好嘛,小高急了,没办法啊,这种事情那说能打住就能打住的,小高急了情不自禁的往后一转。小高私事到时办完了,突然埋头一看尿的地方神秘的冒起来一阵淡淡的绿烟。小高当时没有在意。回到家后照常和家里的人吃了晚饭。慢慢的天黑了下来,小高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这时听见有人敲自己房间的门,小高被惊醒,来到门前刚要开门,突然听到房间外,老爷的声音,孽畜休得撒野还不突退出生人房屋。小高一听,赶紧一下打开门一看,老爷正快速冲到小高门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焦急的询问“娃你怎么了,没什么大碍吧。”“没事,老爷到底怎么了,刚才你在说啥东西?”老爷一听确认小高没事后,思索了半天,神情若有所思的问:“小高啊,你最近到底遇见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啊?怎么惹上了那脏东西?”小高一听,怎么,什么脏东西?老爷一边往正堂的凳上走去,一边从后面往小高挥手,意示小高往旁边的凳坐下。等小高坐住后,老爷思索了片刻说话了:“刚才我刚要睡着忽然感觉屋外有晦气,出来一看,不得了一披发半脚不踏地的举子(大约意思就是鬼怪的意思)正在你门外抠门(大约意思就是在门外搞怪),于是老爷我聚气一道往举子吹去,(有一定道行的人能在聚气后从两指指尖射出一气体或是能量,使鬼怪受到一定的打击)嘴喊吆喝(孽畜休得撒野还不突出生人房屋)举子一下跳出窗外逃了。

  忽然,“妖魔休的蒙骗,还不快滚。”这时那两个人变了模样,变成了两个长磷的怪胎。一个控制着我,一个在慌忙的看向周围。这时在远处快速的游来一只白色巨龙,那个鬼差也忽变成一条黑色的巨龙。两龙战在一起。最后黑龙战败快速游走了。那个控制住我的鬼差变成一条黑鱼也逃走了。我被解除了约束。感觉好像能随意游动了。那白龙最后变成一个穿白色袍子的年青人。游到我身边,然后跪下“大哥我是小白啊!在前世的时候我们是结拜兄弟,叱咤战场。最后你为了救我你被乱箭射心而死!哎,都是我害了你,鲁莽追敌,那知竟中埋伏,而我被叛军围困,幸亏有你舍身相救,才得保命一条,看着你被乱箭射杀后,本想一同归去。但血海深仇未报,没办法坐船逃海。来到一个岛上,自己在岛上过起了漫长的生活。有天我不小心吃到一颗果子,最后我变成了一条白龙。最后我来到了水域。”

  小高在老爷的房里有了老爷的陪伴,没有那么怕了,一会就睡着了,毕竟刚才吓的太狠,精神很疲倦。第二早天刚亮,小高被老爷叫醒,洗漱好了,爷孙俩来到正堂坐下,老爷:小高这大山里的规矩了啊,我从小就更你说起,你怎么的就是,小高刚想解释什么。老爷忙打断:算了算了,都已经发生了,那举子已经缠上你了,昨晚被我吓退,但一定不会就这么简单算了。今晚我设个圈,套套那举子到底是什么股子(意思就是什么类型的鬼怪)今天你就别出去了,说完老爷带着个包出去了,高高心里忐忑不安的过完了大半天,一直到了傍晚老爷才回来。老爷一回来二话没说走进高高的房里从包里拿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会烧一会闻的最后在小高的门口往里面依次画了五条线。然后在地上撒上了奇怪的粉末。等一切搞完后:高高我这画的是五行圈,今晚你就在屋里,不要怕只要你不往门口走过五行圈,就没有什么事情。当然那举子会想办法弄你出屋的,所以你要坚定,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出屋,不管看到什么也不能出屋。我今晚是不能陪你了,必须你一个人,不然那举子不会出现的。如果不解决那举子,虽然平时有我护着你,但是当我不护着的时候你就危险了,所以必须处理好举子。高高一听没办法,只能这样了,谁想举子一直缠着自己,老爷说完一转身走出了屋子出了门。

  刚要跑出圈突然高高从把手里早准备好的菜刀往自己老爷扔去。菜刀一下就砍进了他的老爷的肩膀里。这时的老爷还是什么老爷啊,是什么啊,披头散发,半脚不着地的举子。而且肩膀上的刀伤一下着了起来。休的一声不见了。原来老爷傍晚的时候就已经给了高高几样东西,菜刀(金)筷子(木)碗(水)雄黄块(火)玉石(土)并交代了,小高不要怕看着五行线的指示走到哪根线那里走不动了,就是属什么的举子,就用相克的物品杀之。

  在大山里规矩很重要啊。

  高高在床上坐着,门就这样开着心里的那个怕呀,但是没办法啊,终于终于天还是黑了,等到黑的完整后,突然感觉屋外风气一阵,小高心头一紧,一看自己房间的门口有一只老鼠往屋里跑但是跑到五行线那里就走不进来了,在五行线那里走了一会,退出了房间。隔了一会有飞来了一猫头鹰但是在五行线那里也停住了,接着又往外飞去了。突然小高看见自己的老爷回来了,走到自己的门口,站在五行线那里挥手,叫小高出去。高高一看老爷回来了,因为一直心里都怕,老爷回来了终于不用怕了,一下就往门口跑去。

  规矩就是规矩,是不能违反的,行车有规矩,买卖也有规矩。就连上个厕所也得规规矩矩,男左女右吧,不信你试试,哥们不信你上公厕往右边的门进去试试?我想此时可能会传来两种声音,一种是尖叫!紧接着就是你的惨叫。

  高高一听吓得一脸雪白。支支吾吾的道:老爷那怎么办。老爷这时郑重的又问道:小高你再仔细想想,近几天你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没有。高高正吓受不了一急内急了,忽然想起今天的犯规矩撒尿的事情。:哦老爷我今天在山路上被一群人吓得转身往身后撒了尿,而且在撒尿的地方还冒起了烟。老爷一听眉头一筹,原来如此。意味深长的思考了一会道:小高今天晚上你就到我房里睡,等明天天亮我们再说。没办法小高吓得内急的受不了了叫老爷一同陪去上了茅房。

  同样在什么地方也有什么地方的规矩。在大山里也有大山里的规矩。不懂大山里的规矩的人可要注意了。大山里睡觉起早不起晚,吃饭拿筷不能小于三寸短。走路不能重复一天来回走五遍,屋子要建在山坎上,茅厕房要修在房子旁。如果在半路上内急撒尿都有讲究,撒左不撒右,撒东不撒西,撒前不撒后。呵呵,听起来有点混乱,听不懂的我解释下,因为这个很重要,因为这个大家碰到这种情况的机会很大吧,谁没有过这样的机会呢?有机会很多人都可能遇见,毕竟只要是人都有喝水,有喝水就要嘘嘘,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发泄地点,时间长了就得到内急的时候。特别是在大山里,当你走在大山里的时候内急想撒尿,如果你正对的一方不是西方,那就没问题。快解决吧!记住千万不能转身撒,如果你正对方是西方,那么就往左转撒,不能往右转!撒左不撒右。会撒尿的朋友应该能懂了吧。还没搞懂怎样撒尿的朋友可以下来问我。

  这时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老爷守在附近也发觉了进了屋跨过五行线来到小高的面前问清楚了情况,确定已经处理好了,就在小高的屋里和小高一起睡到了天亮。天又亮起来了,老爷带着小高来到五行线旁看见地上有血渍成一条线往窗外指引而去。老爷带上高高跟踪着血渍一路小跑追踪到山里就在一棵藤子树旁,一看,树体上砍着的不正是小高昨晚用的菜刀。此时的藤子树已经枯萎。

  接着我也看不见他们了,只能看见上面是一片光亮。慢慢的我感觉我已经没有了想换气的渴望。反而觉得好像自己有力气了但是有种东西包裹着我不能动。有种说不出来的冲动,终于解脱了那约束!我有了力气,往下一看是,不在是黑色,反而成了红色,往上看,一个人正在我的头顶松散的飘着,那不是我吗?我看着自己就像水里的漂浮物一样,慢慢的往上漂去。还没等我想明白怎么回事,顿时一种力量在拉着我快速的往下沉最后周围都成了红色。上面的光亮已经消失。有两个人正在向我走来,长的非常可怕,我想逃跑但是完全不知道往哪里跑,因为周围都是红的,那两个人自然看起来也是红色的。眼看已经走到我面前,他们拿着一本子在看,然后对我说“你已经终结了”我居然很正常的答应了声“恩”!“你好,你现在已经死了,死亡时间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请跟我们走吧!”“我真的死了?”“我们是鬼差,是来接你的,你现在已经是灵魂了,要到阴间去住。”

  我有个朋友以前就住在大山里,从小就听山里的老人们讲着这些山里的规矩,他也很相信,一直遵守着。直到后来在17、8岁的时候就因为撒尿犯了规矩差点把命给丢了。

  水里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感觉体力不支了,我转头看看小波,他的表情也是表现出难受,于是都用手势招呼对方上去换气!就在这时我突然眼前一黑四肢完全脱力了,感觉有一种力量在把我往下拖!我拼命的争扎,根本都来不及看是什么东西,死亡的恐惧笼罩全身。因为已经属于憋气的极限,再加上水压实在太大,终于身体里的最后口气一吐!我瘫软了,但意识还是清楚的,等到眼睛能再次看清东西的时候,我眼睁睁的看着小波,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他到水面换了气然后往下潜,看来他已经发现我没有上去,想下来拉我但是这时我已经下沉的太深了。但我依然看到他还不停的做的重复的事情,换气后下来找我,接着很多人也在找我。但我已经下沉的太深了。只有我能看见他们,他们不能看见我。

  我和小波说着说着来到了河边,一个叫鲶鱼坛的天然河潭。那里水比较深,反正最深的地方没有人见过底。正冒着酷热赶到河边的我和小波匆匆拔掉衣裤,那是都不知道什么叫作内裤。“咚”的两身水响传来,像两只癞蛤蟆一样扑进了水里,清爽的感觉顿时从皮肤传入大脑的感觉神经。今天因为天气特别热,河里游泳的人特别多,当然也是那么多不出意外以前在这里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