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李淼

李淼

作者:梓江斋 类别:灵异 综合评分 100

旅游也是探险,贪婪的欲望与懂得知足正变化着人的命运。 李淼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旅店老板自称姓石,看到这一群人大包小包的就好奇的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啊,背这么多东西要去哪里?”一驴友说:“老板我们是来旅游的,专门找没有什么人去的地方耍的。走到这里看要黑了就住你这里了。”老板听了说道:“你们也算找对地方了,这里除了我家就没有其他旅店了。”另一驴友好奇的问道:“难道你们石家堡都姓石?”那老板一笑说:“小兄弟,你还真说对了,我们这里除了娶来的都姓石。”“难道一个外姓的都没有?”另一个驴友问道。老板又说:“还真是一个外姓都没有,除了你们。”大家哄笑起来。那个驴友调侃说:“这下好了,我们成少数民族了。不过这也太怪了一点。”接着又问老板:“你们这里一直都没有外姓吗?”这老板说:“听祖上说我家以前姓张,不过后来怎么就姓石了,我也搞不清楚。姓名嘛,就是一个代号。不过你们要想听神话,明天可以去找这街头的石老爷子。他有学问,以前是私塾先生,他应该知道一点。”一边说一边安排好了房间。因为是“标间”,男生都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沿途的风情,穿骷髅头体恤的小伙子说:“要不明天我们去找这石老夫子问问?”话音未落,只听到一阵“切”声,大家都说这老板的话就够多了,还去问一个爱神说的“半仙”,那是在浪费光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只有一个人一言不发。这群驴友也是在网上认识的,彼此的性情都不太了解,当然也就没有人去关注这个人了。这人自从跟了大家一起游玩就很少说话,只是在笔记本上记事,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再回石家堡 2021-06-10





李淼是什么电视剧  李淼鑫身份证号码  李淼医生  李淼谈怪谈在线听  李淼谈奇案百度云  李淼谈奇案在线听  李淼微博  李淼 日本  李淼简介  李淼  


  一阵吵闹声把李淼从睡梦中惊醒了,原来是到了石家堡。大家都还忙着下车,突然间有人叫了起来:“谁他妈的把我的行李拿了?”李淼一看正是那个高个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因为他知道这里的盗墓贼不只是这一伙。难道是另外的盗墓贼听见了他说话,怕他先找到古墓就来个先下手为强,把他的行李偷了?正在李淼思考的时候另一个矮个子的中年人从车的另一面走过来说:“你嚎什么啊,东西都在我这里。”这个人两眼放光,阴气逼人一看就知道是盗墓老手。这高个子一看这人,一拍脑门说:“大哥,我不是骂你,是因为没有看见行李所以激动了。”这被高个子叫大哥的人也不多说,把行李丢在地上指了指,那高个子就像哈巴狗一样捡起两个麻袋就跟着矮个子走了。李淼也拿了自己的东西向着村里唯一的旅店去了。

  路上那个穿骷髅头体恤的驴友笑着说:“现在这里路不通了,看来还要一两天我们才走得了,要不我们也改姓石算了,要是我们不改姓石就得姓死了。”说完就哈哈的笑了起来。只有那个不爱说话的小伙子一言不发若有所思的样子,大家看见他这样就拿他开起玩笑来,“你是不是怕你不姓石嗝屁啊?没关系这里还有我们呢,你看那穿骷髅头的就是‘半仙’,”说完大家又是一阵大笑。正在这个时候一阵阴风吹来,大家不觉毛骨悚然。这四五个人加快了脚步在夜里走着,本来就只十几分钟的路,他们却走了约半个小时还没有看见旅店,觉得越走越远。

  冬去冬来,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又到了冬至。可是张修林还没有把那《奇石缘》写完,具体的说应该是翻译完。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翻译得不够好,况且他本来也没有把那石头上面的文字图像看完,所以时时苦闷。

  就在大家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李淼却在县城里仔细思考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不觉得已经在县城里耽搁了三四天。这天他来到一家商店买了一些生活用品然后收拾好行李往石家堡去了。坐在客车上一路听见操作各地方言的人在说石家堡的故事,那故事一个比一个离奇。再看这些人一个个“装备精良”,全没有旅游的样子。他不经意的从一个五大三粗的高个子那里听到一句话:“大哥这个要是金头鼋我们就发了。”虽然是短短的一句黑话,李淼一听就知道这些可能是盗墓贼。他再仔细看了一下这些人,原来他们不是一起的,是好几伙人,真是人为财死。李淼一直最恨盗墓贼了,其他的不说单单就挖祖先的坟就够可恶了。心想到了石家堡我给你们布个阵,让你们慢慢去找。但是转念一想师傅曾经说过,学这奇门之术不可害人,不然会折阳寿的,当年诸葛武侯也就是用这奇门之术短了寿命,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够跟诸葛亮比呢,反正也没有什么东西,你们愿意去帮老百姓松松土就去吧,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暗笑起来。他靠着车窗就睡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去请老夫子的乡亲回来了说:“石老爷子今天早上刚刚过世了。”说着往里一瞧吓了一跳,原来是看见张小军正躺在床上胸口还一动一动的。警察连忙给老乡解释说:“这个小伙子没有死,你不要害怕,刚刚我们才问完情况现在他只是累了,谢谢你了。”那老乡还是害怕,说家里还有事,就一溜烟的跑回去了。

  到了医院什么都检查了一遍,除了有点虚脱外其他还真的没有什么情况。因为出现了意外,大家也不想跟雨果一起了,就在县城分开各回各处。只有李淼一个人决定又回到那个村子。

  回到家中其妻见状忙说:“这又是怎么了,你这一身怎么这么脏,快快脱下来明儿我去给你洗了。”后又问儿子:“你父亲在哪里干什么?”便又对张修林说道:“前儿中秋你就是在后山中了邪,如今你又去,那是个不干净的地方,往后不要再去了。”张修林只是应了一声,便去里屋睡了,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张修林便起床了,又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着。只不过这一次嘴里不再嘟嘟囔囔的了,只是一个人默默的走着。到了黄昏他又要出门却被妻子叫住了,问他今天又是怎么了。他答道:“你们都以为我中邪了,其实都是无稽之谈,我那日是喝多了,现在我清醒得很,只不过想出去走走罢了。”其妻见他没事也只好算了。张修林说完就又出门去了,这次他挨到天亮才又回来。天天如此家人也见惯不惊了。

  三个人刚要进门,高个子一把拉住李淼说:“你小子先等一等,你这个人就是麻烦。”李淼看着高个子说:“不让我进去我住哪里呢。”高个子看了李淼一眼说:“你爱等不等,一会儿就好。”说完去包里拿出香、蜡、纸钱,用打火机点了香蜡,又烧了纸钱,还对着屋子作了揖,这才进了屋子。看着这一切,李淼更加肯定这两个人是盗墓贼了,因为只有盗墓贼才有这规矩。进到客房一看,里面都被老板搞得一塌糊涂了,鸡血撒了一地,墙上也帖了不少符,只不过这些符都是买来的,全是乱画的。还在正对着门的墙上挂一个八卦镜,可惜这个八卦镜的卦象顺序都是乱的。高个子进屋后就要撕掉这些符,却被矮个子制止了。矮个子慢慢的看了这一切后才说:“老三,撕了吧。”然后就去靠窗那边的床上坐下了。这个老三又开始动手扯起符来。李淼看到这一切心里也明白,这个矮个子应该懂一点阴阳五行,所以他选择了南边阳气重的铺位。这个高个子叫老三的就是一跟班,卖力气的。出门在外少说为好,杰克死而复生的事情李淼是亲身经历过的,他不以为然,于是他还是选择前一次他睡的床,倒头便睡。就在那个叫老三的搬口袋的时候,铛的一声从他搬的口袋里面掉出一把洛阳铲,不偏不倚的正掉在李淼床面前。李淼看是躲不过去了,假装随意的说道:“兄弟这个是什么东西啊?”。“不该问的不要问。”那个叫老三的说道。那个矮个子轻轻的说道:“老三,你怎么不改脾气呢,大家都住在一起和气一点。”老三听了也没有开腔,只是把自己的行李提到屋里放好。矮个子又对李淼说:“我们是地质队的,你不要害怕,他就这个脾气。”李淼也借坡下驴说:“我说嘛,怎么没有见过这个玩意儿,原来是地质队的东西。”李淼试探着问道:“不知道二位怎么称呼?”那老三说道:“你这人好奇怪,道上的规矩你得先说自己的名号,怎么还先问起我们来了。”李淼连忙说是。又说道:“我听说这里出了稀奇事,专门来耍的。”老三说道:“你这人还是上路嘛,这就对了,江湖上……”话没说完,矮个子说话了:“老三,你又开始幻想你的大侠梦了。”又对着李淼说:“小兄弟,别听他瞎说,我们就是地质队的,大家都叫他老三,我姓崔,是老三他们的队长。小兄弟也是胆大的人,这屋子也敢住。”李淼忙说:“队长,你可别这样说,我也是没办法,再说刚刚我还以为你们是收鬼的呢,想看个稀奇,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不是说既来之则安之吗?”说着话大家整理好了床就睡下了。半夜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把李淼吵醒了,他小心的看了一下原来是老三在收拾东西。只听见那个姓崔的队长小声的说:“老三你轻一点,我们干的可是技术活,你这个声音就不怕把那位吵醒?”老三轻声的说:“老大,知道了。”说完就打开了窗户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窗户跳了出去。李淼也紧随他们从窗户跳了出去。

  正说着张妻从后堂泡了三杯茶来,恰恰听到说功名的事情,不由得心中一喜顺口说道:“王公子有此成全之意我们全家真是感激不尽,可是我家现在已经身无长物,这上下打点的事恐怕是无力应付了。”那王公子抬头一看,给他们上茶的妇女穿着虽然简朴,但是那容貌却也不是一般山野村姑可比。于是问张修林:“敢问张先生这说话之人是先生何人?”“张某的内人,让王公子见笑了。”张修林答道。那王公子看着张修林笑道:“家有娇妻怪不得不愿要功名了。”张妻连忙说:“谁说的,只不过现在要考个功名单单上下打点就要几十两银子,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怕是无望了。”王公子说道:“我现在只是要借你家先生的《奇石缘》一看,至于银子嘛那好说。”张妻听了心中暗暗高兴。

  酒店里慢慢的清静下来了,可是张修林还在那里就着花生米下酒,等到酒店打烊,这才慢慢起身提着个空鸟笼子出了酒店的门。店小二见状小声说了一句:“就这一壶酒几样小菜还吃了一个下午,也算是可以了。”张修林也不理会,自顾自的走了。

  雨果这个时候又说:“杰克是不是搞怪啊,看不出来他还是瑜伽高手。”话还没有说完大家都看着他,因为刚刚他对大家的怀疑已经让人很反感了,只不过当时大伙都以为杰克死了都没有说话,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个杰克还活着所以大家都不满他了,他也发现了情况不对赶忙把嘴闭上了。警察看人没有死亡,也回来了,只不过有些虚脱,就告诉他们把杰克送医院检查治疗,然后大家就在警察的记录上面签了字按了手印,又把杰克抬到警车上面,大家也跟警察一起走了。

  刚走到家门口,张修林却猛然想起后山石头的事来,便一步步走上山去。只见那突兀的巨石在月光下越发高大起来。他又走到巨石下面抬头细细望去,巨石上面除了一些青苔再无别的东西。中秋夜里所见的文字一个也没有了。他不由得揉了揉眼睛再看,也是毫无一字。他不甘心的围着这巨石浅一脚深一脚的找了起来,不觉已到午夜时分。一阵秋风吹来,他一回头忽然看见山间有一点红光摇晃着往这里飘来。张修林心想难道那中秋夜就是这东西飘到了巨石上,才看到了那些文字。那这红光又是什么?古语说圣人下界见红光,妖孽下界见黑气。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妖孽,说不定是哪位仙人下凡呢?正思量间,那红光更近了。再仔细一看什么红光啊,分明就是一盏灯笼。提着灯笼的少年也看见了张修林。那少年便叫道:“父亲,您怎么又到这里来了,害得我们好找啊。”原来是张修林的儿子提着灯笼前来找他。张修林气得一把拽过灯笼扔在地上,几脚踏得粉碎,很不情愿地跟着儿子一起下山去了。

  一群驴友来到一个叫石家堡的地方,看看天已快黑了。这里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便找了一家旅店住下。

  刚刚怀疑完李淼,雨果又开始怀疑起旅店老板来了他说道:“这个店老板也很可疑,他是在案发时唯一跟我们不在一起又跟我们有关系的人,而且晚上是不是真的停电了也不知道。”大家一听也觉得有道理都把老板望着。这下可把旅店老板吓得不行,他连忙说:“晚上确实是停电了,我从来就没有干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你们可不要乱说。警察同志你们可不要听他们的,我可是个本分人,你说我杀他一个年轻娃娃有什么意思嘛,我又不是疯子,警察同志你们要给我做主啊。”老板的脸都吓得惨白了。就在这个时候听见一个懒懒的声音说:“老板你就放心好了,这个人就是小说看多了,他现在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呢。说不定杀人的就是他,也许他就是想把书里的情节搬到现实中来。”大家一看正是刚刚大家怀疑的李淼。大家虽然觉得他有点打击报复的感觉,但是也觉得他说的也有理。电视里面不是经常有这样的剧情吗,一个人因为有神经分裂什么的杀了人,自己还一个劲的破案,到最后凶手结果是自己。大家越想越怕都不开腔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好像感觉对方就是凶手一样,刚才还不停的分析问题闹个不停的雨果也不说话了,大家都沉默起来,好像时间一下子凝固了一样。过了不知道多久雨果才说了一句话:“我向上帝发誓我绝对没有干过。”但是大家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大家互相猜疑着,一点声音也没有,就连心跳的声音都能够听见。

  第二天,大家收拾好了行李正要出发,却因前方山体滑坡只好留了下来。大家都觉无事于是各自耍去了。

  过了没多久法医急匆匆地跑来说:“太奇怪了,怎么搞尸检啊,别说手术刀了,凡是金属的东西都靠不近死者的身体,就像他的身体是一个强大的磁场一样,并且我用手刚刚碰到死者就像触电一样。我看还是弄回去尸检稳妥,毕竟局里设备齐全一些。”做笔录的两个警察和这群驴友听见了都不觉心里不安起来。法医又接着说:“我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外伤,只是他这个姿态现在还不好解释。”难道真的是有鬼,先前去现场的几个人眼睛齐刷刷的看着那个一直不爱说话的小伙子。警察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就问道:“李淼你有什么遗漏的问题没有?”李淼说道:“没有什么啊,刚刚我都说过了。”

  这边几个去过现场的驴友说道:“你一去就说什么风水宝地什么的,你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杰克是不是就是你杀的……”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警察看事态要扩大,马上就制止了他们。但是大家还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李淼。正在这个时候幽幽说话了:“李淼跟我聊得久一些,我对他的了解要比你们多一点,他就是一个喜欢风水的阴阳先生。他的网名不是就叫‘一道人’吗?当时我看见这个网名还特意问了一下,他告诉我这个是他的道号,意思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意思。’后来我又去查了《道德经》还真的有这么个说法。再说这次出来用网名也是我提出来的,只不过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情,要是早知道就应该把大家的身份核实一下再说。”大家听了幽幽的这番话还是将信将疑的样子,警察也不太相信,叫李淼打开自己的背包检查,结果除了一个变了形的罗盘以外,其他的行李都跟大家的差不多。这下大家才有点相信了。“那他一路写写画画的又是什么呢,会不会与杀人有关,为什么警察来了他还不说明自己的身份呢?”那个爱看小说的驴友说道。花非花说道:“雨果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就叫李大仙把他一路记的东西给警察看看。”这个提议一出来立即得到了大家的认同。李淼无可奈何,只好把他一路写画的东西拿了出来递到警察手里,这警察一看也是两眼一抹黑,里面除了少数的字外,就是易经卦象和一路来的风景草图。“暂时看来这个李淼还真的是一个阴阳先生。不过这些我们还要带回局里做进一步的分析。”警察说。雨果又说道:“你们是不是搞不清楚他画的什么,我想有个人应该知道,他就是昨天我们去拜访的老夫子,他以前不是私塾先生吗,他应该懂这个李大仙画的什么。”这一说不光这些驴友赞同,就连警察也同意,就叫了当地的一个老乡去找那个老夫子来。

  他回去时,李淼正准备离开了,却听见冷冷的一句:“老三,你想干什么,想把老子扔这儿不管了吗?”老三连连说:“哪里,那是这样,我是想找东西来救你。”过了半响,又听见那个姓崔的说:“这些不说了,我找到了门。”这是失传了很久的连环天机锁,老三说:“那炸开算了。”姓崔的说:“这锁虽然炸得开,可是里面也就完了,别看这东西不起眼,里面有自毁装置。”老三说:“那这怎么开呢?”姓崔的说:“我们再在这里住几天,你就在这等我,我得亲自去一趟……”老三说:“你还要亲自去,老大,这人是什么人物。”姓崔说;“这个你就别管了。”李淼见无什么希望便回去了。过了一会儿这两人也回来了。老三又说:“这人在这里太烦事,要不明天我们把他赶走算了。”姓崔的一挥手说:“现在我们还用得着他。”李淼听了心里暂时放下心来。只是高个子心有不服,脱了衣服倒床便睡。

  露露突然叫了起来:“鬼,鬼!”然后张着嘴一脸刷白的指着门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大家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杰克正站在门口。因为露露是对着门坐的,所以她最先发现。这场景连警察也吓了一哆嗦。李淼这时候却冲了上去问道:“你是人是鬼!”一边说一边去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两张符,随时准备打出去。几个警察也把枪摸在手里了。那杰克也不说话,摇摇晃晃的向他们走过来。这下李淼急了,一步上前一张符已经帖在了杰克的额头,可是他还不倒下。李淼又打出一张符,速度快得惊人。当打出第二张符后警察才反应过来,一起冲了上去,一下就把杰克按在地上铐了起来。就在这时却听见杰克大声叫起来:“痛,痛,你们干啥啊!”法医试着摸了一下他的颈动脉叫道:“他是活的,没有死。”大家一听都惊呆了。警察看了看法医,法医知道是要他再次确定一下情况,于是又仔细摸了杰克的颈动脉,然后点头说道:“是活的,脉搏什么的都正常。”那两个警察听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法医一遍这才放了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