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游灵的时空漂流瓶

游灵的时空漂流瓶

作者:毒草奶爸 类别:奇幻 综合评分 100

游灵一个平凡普通的打工挣钱女,阿鹿一个被被遗弃的系统,他们平凡普通的再次相遇重新开启了一段平平淡淡的万界穿行之旅!天道之争终止!。

第3章割腕自杀的外科医生 2022-04-26






目前对于阿鹿来说,能过去眼前的难关已经是他最大的意愿了。

旧天道时就有无数大能试图进入虚无空间寻找机缘,他们仓促进入虚无空间,根本不知道里边不能摄入能量,进去后一群人就傻了,里边只能动用能量,哪怕吃灵石宝药都无济于事,根本放不出能量。

他也是一个活了无数纪元的系统了,但是他却害怕死亡。

只看他一双小巧的白嫩小手正高举一个透明发光的椭圆形小瓶子,小瓶子里有无数的红色丝线在舞动,每当有一根丝线消失在小瓶子中,它的光芒就更盛一分。

人影中有的珠光宝气让人不敢直视,有的身披九彩龙袍霸气侧漏,有的吊儿郎当身边无数美女簇拥,有的身上血气弥漫犹如实质。

两只被灰尘糊了一身的布偶牛,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看清被启动的时空大门发出通天的蓝光,直照的这片区域都染上了一层天空的倒影。

地元乱地被无数岁月风沙的侵袭,到处都是被侵蚀镂空的巨石,在一处比较平坦的沙地上,正坐落这一扇由能源晶石,临时堆砌成的简陋时空大门,大门呈拱门型,没有丝毫装饰,只有镶嵌在门面上的一颗鹅蛋大的椭圆形宝石惹人眼球。

高大布偶牛脸上憨笑的说道“给那些小崽子们补补身体吧,他们才是希望。”

本来以为要失去小瓶的系统阿鹿,在拿回小瓶的第一刻,他毫不犹豫的把小瓶子往怀里一放,小瓶子自然的消失了。

躺在地上的纸皮箱中此时正有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在向外张望,眼神中带着不安与焦躁。

他瞪大的眼睛,眼睁睁看着一个变大的黑石子身上裂开一张嘴,直接像吃鱼肉丸子般,一口把透明球吞了下去。

两人小跑到时空大门前,毫不犹豫的搬起透明球一用力就抛进了虚无中,随着透明球消失在时空大门里,蓝光波荡的时空大门也随之彻底崩塌了,化作了蓝色粉末洒落大地。

灵魂力就是小瓶子里的红色丝线,它不仅能为时空漂流瓶提供能量,更能给系统提供数据知识,当数据的知识储存达到一定的量就会进化,当然进化的方向不一而同,完全看系统自己的意愿。

金剑以泰山压顶之势朝前方虚空斩下,一道金光在虚空划过,金剑划过虚空后瞬间溃散,更是有无数气泡破碎化为虚无。

一个被血气化龙缠身的病弱少年,从后方人群中挤出,一步跨越九人,站在了众人最前方,他眼睛火热的看着上空极速拉升的气泡群。

“搞不懂主神为何因为一个叛徒而消耗如此多的能源石,强行把叛徒放逐,杀了不更直接。”

虚空九人中一个身穿九彩龙袍气宇轩昂的男子,看到杀猪刀少年的所为,眉头一皱不喜的一摔龙袍,转身向世界海迈步而回。

高大一些的布偶牛站起身后,毫不犹豫的给了另一个布偶牛脑袋上来了一个脑瓜崩。

恶海天道漂流纪元。

距离大门不远处两个身披红色披风,头顶冲天角的高大人形布偶牛,正弯腰撅着屁股双手吃力的,移动一个圆形的透明球。

  • watch
    喷嚏才&启动的 发表了帖子
    2022-11-29 11:11:05

    两只被灰尘糊了一身的布偶牛,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看清被启动的时空大门发出通天的蓝光,直照的这片区域都染上了一层天空的倒影。

  • watch
    ,这不&山,以 发表了帖子
    2022-11-27 04:23:43

    “我说过应该早早灭了他们,这不放虎归山,以后有我忙的了!”

  • watch
    海上空&站满人 发表了帖子
    2022-11-27 04:54:14

    当世界海上空站满人影后,众多人影与上方无数气泡隔空张望,紧张氛围一触即发。

  • watch
    不住巨&大的破 发表了帖子
    2022-11-29 07:00:03

    金剑划过的空间经受不住巨大的破坏力,竟被活生生撕裂开一道无边无际的黑色伤口。

  • watch
    抬起,&发出沙 发表了帖子
    2022-11-27 01:09:51

    他脸色变得狰狞可怖,缓缓抬起布满恐怖伤痕的枯槁右手,手中已经崩了缺口的杀猪刀因为他的抬起,发出沙哑的震颤声,好似在回应主人的召唤。

  • watch
    一圈圈&视物, 发表了帖子
    2022-11-28 12:12:43

    按钮下落的一刻,大门发出一圈圈震荡的能量波,直吹的两布偶牛连连倒退,周围更是烟尘滚滚让人根本不能视物,好在能量波没有持续多久就停止了。

  • watch
    ,里面&也就纸 发表了帖子
    2022-11-29 09:05:09

    透过因搬动不断震动的透明球看去,里面仅仅只有个普普通通的纸皮箱,箱子看起来有些陈旧,也就纸皮箱四面上画的涂鸦有些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