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掠春光





掠春光起点  掠春光是什么意思  掠春光男主是谁  掠春光百度云  掠春光全文免费阅读  掠春光 熙禾  


第七话 不能安之 第八话 疼是真疼啊 第九话 有趣 第十话 御字招牌澡堂子 第十一话 委屈 第十二话 总不至于当真吧 第十三话 两个叔 第十四话 也得叫叔叔? 第十五话 嘲讽与威风 第十六话 吃点甜的 第十七话 是个猴儿吧 第十八话 告状 第十九话 家人 第二十话 辩白 第二十一话 你不是她 第二十二话 必有回响 第二十三话 连哄带吓 第二十四话 一起去逛逛啊 第二十五话 前去 第二十六话 富贵池 第二十七话 不安 第二十八话 花女人钱 第二十九话 相投 第三十话 小团圆 第三十一话 重新安排 第三十二话 心思 第三十三话 关怀 第三十四话 有点怪 第三十五话 图什么 第三十六话 不能进 第三十七话 冲突 第三十八话 借力 第三十九话 求教 第四十话 家常 第四十一话 来得怪 第四十二话 不要怂 第四十三话 求助 第四十四话 给她点破绽 第四十五话 赴宴 第四十六话 鲜衣怒马 第四十七话 席间 第四十八话 都是揍过的 第四十九话 女孩子们 第五十话 一起溜走 第五十一话 找来了 第五十二话 来意 第五十三话 人尽其用 第五十四话 戳破 第五十五话 沮丧 第五十六话 俩门神 第五十七话 跟着我干什么 第五十八话 查到什么 第五十九话 问些你知道的事 第六十话 偷听 第六十一话 信不过 第六十二话 打算 第六十三话 再开一间澡堂子 第六十四话 针锋 第六十五话 相对 第六十六话 放狗 第六十七话 威胁 第六十八话 哄 第六十九话 太忙 第七十话 秘密交换 第七十一话 悬心 第七十二话 不可思议 第七十三话 细说 第七十四话 长记性了 第七十五话 立秋 第七十六话 敷衍 第七十七话 第七十八话 年轻也好 第七十九话 不见 第八十话 谁做主 第八十一话 气不顺 第八十二话 管不管 第八十三话 想出口气 第八十四话 改头换面 第八十五话 还施彼身 第八十六话 有人善后 第八十七话 安排 第八十八话 开张在即 第八十九话 画像 第九十话 为难 第九十一话 作画 第九十二话 擒住了 第九十三话 公主哎 第九十四话 上门来接 第九十五话 从何得知 第九十六话 两块糖 第九十七话 打听 第九十八话 跟着 第九十九话 你都不记得了吗 第一百话 设法

床上冷不丁坐起个人来,这何氏倒给唬了一跳,登时脚下拌蒜,险得一屁股跌下去。

她埋头将胡乱堆在床上的被褥拾掇利索了,憋下堵在心口的气,才软声道:“那啥……你表叔昨儿个不是去了季家报信儿吗,原先同我说今日一准儿回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十有八九,季家也得打发人跟着来。可你瞧,都这个点儿了也没见人影,说话就要下雨,恐怕是够呛了,是不?”

季樱坐在床边,面色仍有些苍白,不过三两日,下巴都尖了,然而那双圆碌碌的眼睛却是亮得吓人,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中药的苦味逼到近前,季樱稍稍偏开脸躲了,抬眸直直望向何氏。

她扑上来就拉季樱的手,一把攥住了手腕:“季家是何等富贵人家,你还能不知道?如今人在咱家出了事,咱们惹不起啊……我和你表叔合计过,那季小姐当初是因为在家犯了错,才被打发到咱家来,说穿了是让她受罚吃苦,这二年,季家从不曾着人来瞧她,就跟扔了不要似的,这说明什么?”

盛夏里,暴雨将至。

季樱也懒怠去理,稍稍侧了个身,感觉胳膊还有些疼,正预备上手摸摸,却又是吱呀一声。

季樱目光落到桌边那只碗上。

这是季樱穿越的第四天。

那人手脚粗笨,每次进来,总免不了碰到屋里的家什物件儿,嘁哩喀喳的响动闹得人很不安生。季樱有些发烦,专等房门第五次响起,耳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就把被子一掀,呼地坐了起来。

之后,因为长时间的瞌睡,季樱的记忆就有些断断续续。

这两公婆,胆子挺大啊,主意也够壮,竟能想出这么个李代桃僵的把戏来,只是殊不知,如今活着的这个她,也是个假冒伪劣产品,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何氏摸摸鼻子,硬着头皮继续与她闲话:“他在家,一时要汤一时要茶,我就得紧着伺候他,难免将你照应得不周全——乖孩子啊,郎中说啦,这药可得按时按点儿的吃,拖延不得的,啊?”

她这个身体是受了些伤不假,但伤处大多在胳膊和后背,头脸完好无损,连一丝油皮都没蹭破,按理来说,这几天她应该很清醒。

大朵大朵的乌云堆积成厚重的一团团,狂风吹不散,远处,隐隐有雷声滚滚而来。

就连今天,若不是被那一声雷惊醒,恐怕她这会儿多半还是迷迷瞪瞪的。

那妇人一手端着碗,另一只手里还捧着盏油灯,晦暗灯光从她下巴直打上来,映得她活像个鬼。

她身上带着灶房里那股子烟熏火燎的味道,还夹杂着陈年汗味,委实不太好闻。季樱初来乍到的,一时半会儿实在习惯不了,忍不住就朝旁边躲了躲。

  • watch
    房门第&步声越 发表了帖子
    2021-09-16 05:49:23

    那人手脚粗笨,每次进来,总免不了碰到屋里的家什物件儿,嘁哩喀喳的响动闹得人很不安生。季樱有些发烦,专等房门第五次响起,耳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就把被子一掀,呼地坐了起来。

  • watch
    了,抬&氏。 发表了帖子
    2021-09-18 06:47:19

    中药的苦味逼到近前,季樱稍稍偏开脸躲了,抬眸直直望向何氏。

  • watch
    “他在&说啦, 发表了帖子
    2021-09-19 02:37:24

    何氏摸摸鼻子,硬着头皮继续与她闲话:“他在家,一时要汤一时要茶,我就得紧着伺候他,难免将你照应得不周全——乖孩子啊,郎中说啦,这药可得按时按点儿的吃,拖延不得的,啊?”

  • watch
    睛却是&地盯着 发表了帖子
    2021-09-17 04:58:30

    季樱坐在床边,面色仍有些苍白,不过三两日,下巴都尖了,然而那双圆碌碌的眼睛却是亮得吓人,一瞬不瞬地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