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

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

作者:一个女人 类别:穿越 综合评分 100

【女频一组B班签约作品】红衣,一个平凡普通的女人,为何会百千次的生死轮回?平时的侯爷府,所以了无音信五年的侯爷归来时,又会带给怎样的变故?看聪颖看穿世情的红衣,如何应付人生的起伏变故;看淡定如水的平凡普通小女人,如何寻找到宿命生死轮回的秘密。此文非万能女主,非简单轻松小白文,为新手所写,严重不足之处很多,请书友们慎入。“哦,回来了。”红衣站起身来。。

三十 焦虑 2021-10-10
七 真相 八 结果 九 救人 十 朱婆子 十一 探学 十二 庄子 十三 谁沾谁的光 十四 关于贵祺休息的问题 十五 红衣的计较 十六 回想 十七 失忆 十八 初遇 十九 宫里来人 二十 惊魂 二十一 事后 二十二 惠贵妃 二十三 进宫归来 二十四 贵祺的回忆 二十五 受伤 二十六 端倪 二十七 初捷 二十八 脱险 二十九 缓和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脱险 四十一 老爷醒了 四十二 又起风波 四十三 小小反击一下下 四十四 裂痕 第一章 范姨太太 二 晚饭 三 明秀 四 计谋(上) 五 计谋(下) 六 决裂之影 七 心思 八 裂痕的扩大 九 奸人?好人? 十 暗斗 十一 痛哭 十二 宝儿的反击 十三 探病 十四 红衣好了 十五 绝裂 十六 我要自己走 十七 老太太昏了 十八 醒了 十九 父兄 二十 冲冠一怒为女儿 二十一 评价 二十二 御状 二十三 叙旧啊叙旧 二十四 香姨娘自作孽 二十五 相劝 二十六 郡主回府 二十七 言明 二十八 教儿(求票求收藏) 二十九 招待贵祺 三十 焦虑 三十一 范母的默认(哭求票与收藏) 三十二 香姨娘被打了(求收藏和票票!) 三十三 责问 三十四 贵祺的想法 三十五 明秀的探查 三十六 明秀的心思(推荐五百加更) 三十七 计策 三十八 香姨娘的提议 三十九 合作 四十 鸟为食亡 四十一 算计自己的事儿 四十二 行动 四十三 都在进行中 四十四 双儿反水 四十五 都在加紧进行 四十六 搜房 四十七 搜房(下) 四十八 计划进行都在进行中(求粉红票) 四十九 明秀大闹外书房 五十 进展 五十一 不解 五十二 两件事儿 五十三 为妻还是为妾 五十四 相询 五十五 我也有两件事儿 五十六 第二件事嘛

“是,夫人。”绸儿退了一步,跟在红衣身后走着不再说话。

红衣让老太太上了自己的车,那女人正不知道该如何安排时,老太太在车上说:“让香姨娘上丫头的车吧,红衣来我这儿,祺儿的车呢?”

“是的,太太。”纱儿的嘴角微微弯了起来,那魏厨娘是纱儿的娘亲。

“是的,太太。谢谢太太”

老太太忙笑了起来:“人老了,人老了。对了,去把香姨娘引进来给太太看看。”香姨娘?哪家的姨娘?红衣从大门前就疑惑了。

红衣看了看得姨娘,又看了看老太太:“老太太,这是?”

“饭总吃不下这也不是小事了,我会记得的。”红衣顿了顿,“那个黄金酪,厨房里报了给我,因不知道老太太与老爷你们今天到家,所以什么也没备下,黄金酪的材料不足今儿做不出来了。”红衣停了一下,等香姨娘接话,但香姨娘什么也没说,红衣就又接着往下说,如果不仔细听,根本不会注意到红衣曾停顿了一下:“明儿让人去配材料,明儿后儿应该可以做的。等可以做了,我会让厨房做了送去香姨娘房里的。纱儿,问宝儿香姨娘时常什么时辰吃,告诉厨房一声。”

下人早已把贵祺的车引了过来。

“老太太,英儿和雁儿刚刚就要见祖母的。您看是在开席前……”红衣对老太太笑着说。

贵祺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红衣:“也没什么,刚才是没顾上。”

红衣感觉有些荒唐,这不是和那个世界的小说啊电视剧什么一样的剧情嘛。造次了?就是门前香姨娘喊了她声姐姐的事,到了古代才知道什么是等级森严,妾是没有资格唤正妻姐姐的,那个姐姐好像是民国时的规矩?

要说这古代有什么特点的话,这身后长长的一行人也算是一个吧?不出二门,身边至少跟着两个大丫环,两个高等婆子,四个小丫头,四个粗使婆子,还有其它一些人,林林总总,最少也要十几个的样子,颇有点前呼后应的味道。不要说出二门,就是在内院有时候都要坐软轿。那人就又多了一倍不止啊;要是出二门,那是——非重大事件不允许的事情:没听说过二门不出,大门不迈嘛?

到了后,贵祺下车,看了看地方道:“很好,院子又安静,阳光又充足,老太太一定喜欢。”说着走了进去,红衣指着院子正厅上的匾道:“原来一直是慈安堂,我想改成福安堂,老爷的意思呢?”

红衣到了书屋门口,贵祺老爷坐在主位上,先生坐在左手,香姨娘居然坐在右手,正搂着雁儿心肝肉的乱叫呢,先生一脸的不耐烦与毫不掩饰的鄙夷。

“夫人,到了。”车停了,有婆子伺候着下了车,大门外有两辆大车,一辆车看样子是装的行李,那另外一辆车看来是老太太的车了。

英儿过去拉起雁儿一起和红衣行礼:“娘亲。”

“嗯,家里一切都好。”红衣答道,无喜无悲,就好像在和天天见面的人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可是这个说话的人是她的丈夫,是她离家三年多、了无音信的丈夫。

至于最大的偏院,最大又怎么样?最大也不过是偏院。

“堂上吧,我的住处还没准备好吧?”老太太淡淡的说,看不出什么。

“哦,就这样啊。看看你这样子,还以为出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呢。你做错了事?犯了府里的规矩不成?”红衣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就好像听厨娘在说今天少年姑娘的甜点送上去了一样。

  • watch
    车门的&起来, 发表了帖子
    2021-10-10 04:04:31

    “罢了,不过确有些累了。”车里老太太的声音刚落,车门的布帘就被挑了起来,一个妇人装扮的女人探出了头:“有劳姐姐了。”

  • watch
    实在是&破了沉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09:45:03

    “太太也不用怪着老爷,这实在是因……”没想到是香姨娘打破了沉默。

  • watch

    &上。”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02:43:16

    贵祺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红衣:“也没什么,刚才是没顾上。”

  • watch

    &切。 发表了帖子

    2021-10-10 01:30:11

    “老爷,英儿和雁儿刚刚忙乱间也没有和老太太请安。”红衣终于找到了称呼,老爷,多好多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