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今天她睡着了吗

今天她睡着了吗

作者:冰部尚书令 类别:短篇 综合评分 100

自从异界裂缝莫名现世以来,整个韶星上的气候只余下两季:夏天的和热得快。当人们意外发现某人睡着了,天气便会变的闷热后……反派大佬们:这是超级蒙汗药、超级迷心阵、超级拘魂锁,速去把她处理方式掉。反派小弟:大佬们好啦!她顺着网线杀回来了啊啊!反派大佬们从宝座上跌下去:什么??快把我的遗产处理方式好,交到我儿子!……正道大佬们:这是醉仙酿、神仙醉、仙品一口倒。苏苏啊,我请客吃饭,咱喝一吨去。正道小弟:大佬们好啦!您家的灵兽铁背震山牛被她骑走了,一路拆了长生宗的山门,受伤了十二人和八只灵兽,径直您的藏宝洞去啦!正道大佬们捂着心口:快算一算要赔多山外的这场雪已经连续下了三天。。

第二章 “死”而复生 2021-10-17





我今天没睡着怎么办  今天是几号  今天几点睡着  今天睡着干什么  今天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  今天上课睡着了但是  今天美人鱼睡着吗  


第四章 俏丽妹,我的鱼呢?! 第四章 俏丽妹,我的鱼呢?! 第五章 可耻的偷鱼贼 第五章 可耻的偷鱼贼 第六章 您的“已故”好友上线了 第六章 您的“已故”好友上线了 第七章 遭雷劈的遁法 第七章 遭雷劈的遁法 第八章 身怀特殊能力的人 第八章 身怀特殊能力的人 第九章 今天天气好热呀 第九章 今天天气好热呀 第十章 猛女下山,必有凶兆。 第十章 猛女下山,必有凶兆。 第十一章 被绑架的人 第十一章 被绑架的人 第十二章 圣元教这个名字我记住了 第十二章 圣元教这个名字我记住了 第十三章 连话都不让人讲完,真不讲道理! 第十三章 连话都不让人讲完,真不讲道理! 第十四章 护灵人组织 第十四章 护灵人组织 第十五章 这么惨的组织会不会倒闭? 第十五章 这么惨的组织会不会倒闭? 第十六章 基地地下十二层 第十六章 基地地下十二层 第十七章 抱歉啊家里停气了。 第十七章 抱歉啊家里停气了。 第十八章 我怀疑你要挖墙脚 第十八章 我怀疑你要挖墙脚 第十九章 这叫宝库? 第十九章 这叫宝库? 第二十章 护灵人的职责 第二十章 护灵人的职责 第二十一章 挖墙脚?门儿都没有! 第二十一章 挖墙脚?门儿都没有! 第二十二章 这个二货是我弟 第二十二章 这个二货是我弟 第二十三章 有人求不得,有人轻易取。 第二十三章 有人求不得,有人轻易取。 第二十四章 令狐夭夭提前离开的原因 第二十四章 令狐夭夭提前离开的原因 第二十五章 我是你爷爷 第二十五章 我是你爷爷 第二十六章 追星女孩苏格格 第二十六章 追星女孩苏格格 第二十七章 白泽市的异界裂缝 第二十七章 白泽市的异界裂缝 第二十八章 妖修 第二十八章 妖修 第二十九章 我跟你是一伙伙伙伙的 第二十九章 我跟你是一伙伙伙伙的 第三十章 器灵趁虚而入 第三十章 器灵趁虚而入 第三十一章 我似乎忘了件什么事…… 第三十一章 我似乎忘了件什么事…… 第三十二章 太凶猛了 第三十二章 太凶猛了 第三十三章 你还想让我包售后? 第三十三章 你还想让我包售后? 第三十四章 把飞剑撅了 第三十四章 把飞剑撅了 第三十五章 咱们还是要以理服人的啊 第三十五章 咱们还是要以理服人的啊 第三十六章 只是让你多活几年而已 第三十六章 只是让你多活几年而已 第三十七章 是不是季轩上身了 第三十七章 是不是季轩上身了 第三十八章 年轻人哟,就是太年轻。 第三十八章 年轻人哟,就是太年轻。 第三十九章 积分兑换 第三十九章 积分兑换 第四十章 白泽区的招聘广告(求收藏~) 第四十章 白泽区的招聘广告(求收藏~) 第四十一章 紧急任务 第四十一章 紧急任务 第四十二章 锦鲤鱼妖 第四十二章 锦鲤鱼妖 第四十三章 那个带人伤了锦潼的人 第四十三章 那个带人伤了锦潼的人 第四十四章 住在城中村的大师 第四十四章 住在城中村的大师 第四十五章 我们不会杀你的 第四十五章 我们不会杀你的 第四十六章 有辣椒面和孜然粉吗? 第四十六章 有辣椒面和孜然粉吗? 第四十七章 要那异尸是吗?要几具? 第四十七章 要那异尸是吗?要几具? 第四十八章 这就是金丹期的实力。 第四十八章 这就是金丹期的实力。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跑了一个 第五十章 跑了一个

几声清脆的碎裂声音传来,五米多高的冰雕上一道道细小的裂纹出现。

山外的基地注意到了这个变化,紧急调动力量分析研究。

“不,不一样。”王部叹口气,终于将视线拉回来,僵硬的活动了下身体,“这个世界自五年前就不一样了,这片山脉自那个人留在了山顶之后也不一样了啊。”

本想掉头回帐篷里,却看到了那个屹立不动的身影,犹豫了下还是向他走了过去。

“咔咔……”

“……其他人还有什么问题?”

插在发间的木簪化为粉末,一头白发被风扬起飞舞,似乎象征着生命又一次有了活力。

只是原本一头黑色的秀发在接触到空气那一瞬间竟然变成了雪白之色。

之前进山探索的人,要么没多久便莫名其妙走出来了,要么就从此没了消息。

高大身影依旧没有动,只低低的回了他一句。

犹如飞蛾扑火般撞得粉身碎骨,也不能撼动那座冰雕分毫。

整个峰顶一览无遗,空无一物。

“山有什么好看的,五年来我们都看了无数遍了,不都是一个样子?”

王部拿下对讲机,扒拉掉上面的落雪。

五年多过去她的容貌没什么变化,肌肤白皙如雪,身上衣物干净整洁。

整个峰顶一览无遗,空无一物。

“目前只能确定是某种规律,具体是什么还有待研究。”

“那……要派人进山吗?”有人问。

“能看出这变化是往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吗?”

“那这些恶劣气象条件会不会向外扩散?”有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