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作者:米米几时有 类别:言情 综合评分 100

上辈子想要个孩子都难,这辈子刚穿过来就送了三个萝卜头,还多了个添头。我以为夫君是个糙汉子,没想到铁汉还有柔情。顿时耳朵边炸开了锅,:''娘,娘......''。

第四章 周成娘的唠叨 2021-10-29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米米几时有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TXT下载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txt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免费阅读  


裴秀在一片孩童的哭泣声中醒来,头晕后脑勺又隐隐作痛,孩童的哭声吵得脑袋都要疼炸了,能不能安静一会,想要张口说话发现喉咙疼的发不出声音,费力的睁开眼睛,床边站着三个孩童,最大的孩子眼泪鼻涕都还挂在脸上,惊喜的叫到:''娘醒了,娘醒了,娘没死。''

顿时耳朵边炸开了锅,:''娘,娘......''

裴秀头都大了,忍着嗓子干涩说:''水......''

最大的孩童看着八九岁的样子,急忙从炕上下来去倒水,小心翼翼的端水喂陈秀喝。

喝了水,裴秀才感觉整个人活了过来,清醒了一点。鼻尖酸臭味隐隐缠绕,身上盖的薄被都灰不溜秋,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块深一块浅,也不知多久没洗了。

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炕挺大的,占了三分之一的屋子,炕尾还有个大箱笼。屋子中间有张缺了两块角的破桌子,连个凳子也没有,家徒四壁。裴秀深深拧着眉头,一脸嫌弃,现在没办法只能将就,能活着已经是大幸了。

''娘,你饿了吗,锤子去给你煮鸡蛋吃。''大娃子看娘皱着眉头,以为娘饿了生气了,赶紧说到。

''嗯.''现在自己还下不了床,只能劳动童工了,占了他们娘的身体,他们要对她负责,她也会为他们负责的。

''娘先躺着休息一会,有事叫木头,板凳。''说完转身就跑出去了。

两孩子趴在炕边,不敢吵着娘休息,也不敢离开,生怕一走开娘就没了,从昨天就守着原身。

原身是生病高烧了两天,刚入秋转冷,衣服又不够厚实,被子又薄,就病倒了,又舍不得看大夫吃药。昨天早晨上完茅房回来,没站稳摔倒,后脑勺磕到台阶上,出了好多血,吓的孩子们赶紧去找大夫。结果这一摔人就没了,让裴秀穿了过来。

裴秀三十五岁,结婚十年了,都怀不上孩子,公婆对她都有意见,幸好丈夫一直护着她,经常跟她说让她不要有压力,有没有孩子随缘,实在怀不上就去领养一个也没关系,裴秀一直感恩庆幸自己嫁了个好老公。因为没有孩子,经常会去福利院探望里面的孩子,想着再做一次试管,真的怀不上就领养一个。这周六刚好有空就打算去福利院,经过公园看到自己老公的车停在路边,就下车去公园看看,谁知看到了,让自己悲痛的一幕,老公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另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牵着男孩的另一只手,就像一家三口一样,男孩还开心的叫爸爸。裴秀眼泪顿时滑了下来,转身就跑,过马路没看,被驶来的大货车撞倒。

裴秀以为自己死了,出了车祸没想到还能在异世重活过来。昏沉了一天一夜,读取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占了这个身体的女子叫裴绣,以后只能顶着这个身份活下来了。

锤子端了一碗稀饭,拿了一个白煮蛋进来,''娘,小心烫。''

八岁的孩子,都能煮饭了,很能干。这稀饭是真的稀,半碗都是米汤。两个小的,眼巴巴看着,一直吞咽着口水。

裴绣敲了下鸡蛋,把壳剥掉,露出嫩滑的蛋白,递到三岁的板凳面前,说''咬一口''

板凳刚张着嘴就被锤子拉了一下,''不行,娘生病了,鸡蛋是给娘补身子的,不能给板凳吃。''

''娘喉咙还痛的,鸡蛋咽不下去,喝粥就行,这个蛋你们分着吃。''把鸡蛋又递给板凳,三兄弟一人一小口,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鸡蛋是这世上除了肉,最好吃的东西了,他们很少能吃的到,很珍惜的一人咬一口慢慢的咀嚼,吃的慢一点,也能多留住一会美味。

裴绣看他们吃的那么满足,心里觉得难受的紧,一个鸡蛋而已。古代还是太穷了,自己回不去,只能用这个身份在古代活下去,还是得想办法过得好一点。

把稀饭喝了,肚子有东西了,身体感觉暖了起来有了点力气,但是还是需要多休息,裴绣嘱咐三个孩子,''你们三个出去玩吧,捉点虫子回来喂鸡,娘现在需要多休息。''

''好的娘,我们等会再回来给你煮稀饭。''锤子拉着两个弟弟出去了,不忘把门关好。

裴绣听到几个孩子脚步声远去,还有老二木头的声音,说娘醒来好像不一样了,居然没有骂大哥,还把鸡蛋分我们吃。

裴绣侧躺下,理了理记忆。原身10岁时父亲山上砍柴滚下山坡死了,母亲在她13岁时也重病死了,只剩下一个哥哥,哥哥大她5岁,在母亲病重前一年成的亲。原身父母双亡,传出克双亲的名声,没人敢娶,一直到十八岁才嫁给现在的夫君。

原身夫君名周成,七天前进山,赶着入冬前,去山上打野味,好去镇上换钱买油盐调料。他们家只有五亩地,还是这几年陆续置办的。

周成在家排老四,因为上头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连续成亲,掏空家底,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十五岁就去服兵役了,二十四岁时回来眉骨上带着一条疤,吓坏了村里的孩童,高高壮壮的身上还带着煞气,村里的青壮年也不敢靠近。

周成父母在周成离家后就给两兄弟分家,跟大儿子过。周成回来后,父母觉得愧对他,二十四了都还没成亲,立马就张罗着找媒婆,可是周成的脸上的疤痕跟身上的煞气,没人敢嫁。后来上门跟原主求亲,意思是周成一身煞气不怕被克。

裴绣想想就犯愁,多三个儿子就算了,想想办法总能养活,可是多个夫君该咋整,不是多双筷子的事,没有感情基础要怎么做夫妻。而且这里还是古代又不能离婚。想想就脑壳范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记忆中的周成,虽然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但是对原主跟孩子还是很温和的,不像外人想的会动粗。现在就希望能和平共处,不被掉马甲。

东想西想的就睡过去了,身体实在是太弱了,连续生产本来就伤身体,一个风寒就倒下了。门轻轻的被推开一个缝隙,锤子看到娘闭着眼睛还在睡,就微拉着关上房门,捧着叶子包裹的虫子,去喂鸡了。

木头跟板凳站在鸡圈里,举着两枚鸡蛋高兴的冲锤子叫:’’大哥,今天有两只母鸡下了蛋,晚上给娘补补身体。’’鸡圈离有四只母鸡一只公鸡,是原主养着下蛋。这个年代人都吃不饱了,更何况是鸡,四只母鸡每天能有一只下蛋就很好了。

锤子赶忙过去把鸡蛋接过来拿到厨房去,等娘醒了再煮给娘吃。现在已经是巳时,顺便生火煮早饭,古代一天只吃两顿饭,一般是辰时吃早食,今天娘给了个鸡蛋让他们分着吃,他们就晚了一点做饭,午饭是菜粥。锤子先把稀饭盛起来一碗,放边上,打算等娘醒了给娘吃。本来一锅粥里没几粒米,捞了一碗更看不出来米在哪。锤子又加了一瓢的水进去,盖上盖子,煮开后把青菜放进锅里,放了一点点的盐巴,煮一会就起锅了。

裴绣站在房门口,看到锤子熟练的操作,暗暗叹气,怎么就这么穷,只能等孩子的爹回来看看有没有带点猎物,能换一点粮食。

木头拿了个大碗把菜粥盛好,让木头把娘的稀饭端好,打算先端进堂屋,转身看到娘靠在房门上,不知在想什么,叫了声’’娘,你怎么起来了。’’

板凳急忙跑过去,抱着裴绣的大腿,’’娘,你是不是没事了,板凳害怕。’’

裴绣摸了摸板凳的头‘’娘没事,娘就是染了风寒,又摔了一跤,现在没事了,养几天就好了。’’

锤子把菜粥端进堂屋就马上跑出来,扶着裴绣的手臂,’’娘,我扶你回房躺下。’’

‘’不用了,我刚睡醒,想走走,扶我去堂屋。’’堂屋在正中间,对着院门口,并排三间屋子,左边裴绣两口子的房间,右边是三个孩子的房间,西侧面是厨房,堆满了柴禾跟杂物。东侧面是鸡圈,养了五只鸡,一家子的油盐酱醋,就从这几只鸡身上攒出来。

原身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就是太会过日子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抠抠索索的都把银钱省下来,一文钱都舍不得掰成八瓣花。家里其实还存着点银钱,原身是宁愿冻着,饿着,也不舍得拿出来花。几个孩子长这么大都没吃过几回鸡蛋,周成打的猎物都让她拿去换银钱,攒起来,都没让全家吃过一口。

裴绣想想就叹气,几个孩子面黄肌瘦的,当娘的怎么这么狠心,她是舍不得这么抠的对待孩子们。想着等病好一点得进城一趟,置办一点东西,不然怎么过冬,她是不想哆嗦的过冬,北方的冬天都能零下二三十度。往年都是一家人挤一个炕上,全天烧着柴禾,幸好柴禾不要钱,周成是个勤劳的汉子,早早就趁着农闲山上把过冬的柴禾准备好,堆了大半个厨房。

堂屋里摆着一张桌子,4把木头打的长条凳子。锤子把稀饭挪到裴绣面前,’’娘快吃,吃了病就好了。’’

‘’嗯,你们也吃。’’裴绣看着三个孩子呼啦呼啦的喝着菜粥,也把稀饭喝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

裴绣吃完稀饭就回屋了,叮嘱三小只’’出去玩不要去河边,不要跟其他孩子打架,可以去山上捡树枝,天黑前一定要回来,锤子是哥哥,要看好两个弟弟。’:

‘’好的娘。’’老大应着。

‘’娘我们会听哥哥的话。’’木头也跟着说。

‘’娘我等会回来陪你。’’板凳也不落后。

看着三兄弟跑出了院门,裴绣扶着墙,慢慢的走到厨房,她得看看厨房里还有多少粮食,还缺什么,好合计一下过两天去镇上买什么回来。

裴绣看着厨房那见底的油,几勺子的盐巴,酱油醋都没有,米缸里满满的米,还有一篮子里的两个鸡蛋。得了,也不用看了,除了米什么都得买。

刚过完秋收,家里怎么也不至于没米,几个孩子稀饭居然还煮的这么稀,都是原主言传身教的。农闲时就只有一天两餐,而且还稀的能照清人影,或者放一堆青菜进去煮菜粥。不止原主这样过日子,村子里大多数人家都是这样子。今年秋收的粮食要吃到明年秋收。不省着吃,等开春就要饿肚子,光吃野菜了。

从厨房出来顺便去隔壁孩子们的屋里看看,推开门,屋子跟裴绣房间里一模一样,一样的家徒四壁,只有炕跟桌子还有炕尾的箱笼。裴绣想看看孩子们过冬的衣服,打开箱笼,都是打着补丁的灰朴朴的衣服。

三件大中小棉袄,也不知道缝补了多少年,棉花都硬邦邦的。冬天穿着出门真得冻死,真不知道这几个孩子是怎么熬过这么多个冬天。这两个爹娘当的一点都不走心。

裴绣回到房间,想着这个家徒四壁的家需要置办的东西,真的是什么都缺,赶紧去翻找原主藏起来的钱罐子,算一下还有多少钱可以拿出来花用。把钱罐子倒出来。几块碎银子,几十吊的铜钱,一吊铜钱是一百文,十吊铜钱相当于一两银子,银子没称也不知道有多少。这么看来怎么也有个二三十两。古代一两银子的购买能力是杠杠的。一文钱可以买两个鸡蛋,当然这只是镇上的物价,记忆里听说府城是一文钱一个鸡蛋。

原身抠抠搜搜这么多年,也确实攒了不少银钱。但是太亏待自己跟家里人了,钱该花就得花,身体垮了剩那么多钱买药吃吗?还不如吃穿好一点,身体也健康点。现在人没了,钱剩了给我花,裴绣想到这也囧了。

躺倒炕上,裴绣想着过两天要买的东西,睡了过去。身体还虚弱的,需要深度睡眠来自我修复。.

裴绣一觉醒来,太阳都下山了,下了炕也没有早上那样头重脚轻的感觉。整个人轻松多了。去桌子上倒了杯水,隐约听到隔壁堂屋有细碎的声音。想着应该是三个孩子在吃饭。

打开房门,一男子低沉的声音从堂屋传来’’吃完饭去叫你们娘起来吃。’’

裴绣有点慌,她以为原身夫君没那么快回来,还没准备好该怎么面对她目前的夫君。

锤子跑了过来,看到娘站在房门口,冲堂屋里喊道:’’爹,娘醒了。娘我扶你去吃饭。爹下午回来了,带了好多野味回来,说把野鸡留下给你炖汤喝,补补身体。’’裴绣看他说的眉飞色舞的,眼睛都放光,快流出口水了。

堂屋饭桌上坐着个黑俊男子,深灰色的衣服,打满了补丁,五官端正,刀刻般棱角分明,左边眉头有条疤痕,从额头划到了眼角,可以想象到当初这伤有多凶险,差点就伤到一只眼睛。在她看来,这条疤痕还增添了他的魅力,铁骨铮铮的硬汉。

‘’娘,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端稀饭。’’裴绣坐在男子左下手。

‘’头还疼吗,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明天叫周叔再来看看。’’周成顿了顿又说’’不要省这个钱,等拖的更严重,到时候更花钱。’’

裴绣应道’’知道了,明天让锤子叫周叔再来一趟,看看是不是再抓点药。’’裴绣想了一下又朝木头说道:’’木头,昨天娘摔倒了是不是叫周大夫过来包扎的。药费诊金给了吗?’’

木头老实说到:’’娘,你别生气,大哥也是看你摔倒流了好多血,害怕才跑去找的周爷爷,我们不知道铜钱在哪里,大哥就拿鸡蛋给周爷爷抵了钱了。’’

锤子捧着稀饭出来听到,害怕的脸都白了,娘会拿竹条打人的。

‘’别害怕,你们要是没找周爷爷,娘说不定就死了。’’

三个孩子听到裴绣说死,眼泪都掉下来了。周成看了裴绣一眼,对三个孩子道,别哭了,你们娘现在好好的,养好就行了。坐下吃饭吧。

裴绣看到桌子上,一人一碗稀饭,连个菜也没有,这一家人真的太会过日子了。

周成看裴绣盯着桌子看,他也不会炒菜啊,就会烧火煮稀饭,轻咳了一声道:’’我这回猎了一头鹿跟一只狍子,还有两只鸡,三只兔子。两只鸡不卖了,留着给你补身体,其他明天拿去镇上的酒楼卖了,你需要置办什么东西,我帮你带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可以吗,我想去买点布料,棉花,快入冬了,家里的衣服被子不够厚。’’裴绣想了想,大着胆子开口,记忆里,周成只是外表看着凶悍,人还是很温和的。

周成惊讶的看着裴绣,从来过日子都很精细,只会攒钱,花钱跟要她命一样的人居然说要买布料棉花。真的太让人吃惊了,周成道:’’明天早上先让周叔来看看,我去找大哥借个板车,到时候推你去。’’

吃了晚饭,周成很自然的收拾了碗筷。裴绣刚吃完饭也不想回房,让锤子扶着她去院子里走走,坐会。看着周成收拾碗筷,擦桌子,洗碗那利索样,裴绣没有发觉自己眉眼都温柔起来,会帮忙做家务的男人,一般都不会太差劲。而且还是在古代,男尊女卑的大环境下,男主外女主内,君子远庖厨,一般男子连厨房都不会进,更何况他还煮饭,帮忙做家务。

周成洗了碗就去处理猎物,把兔子皮剥下来,硝好可以卖给皮毛店。顺便把两只野鸡处理了。裴绣道:’’野鸡等下先拿一只炖上吧,睡前还能一人吃一碗。’’

周成看了裴绣一眼说:’’好。’’把鸡砍成一块块,清洗了一下,家里也没有其他佐料,就放水放盐巴直接炖。

  • watch
    一眼说&块块, 发表了帖子
    2021-10-27 12:23:56

    周成看了裴绣一眼说:’’好。’’把鸡砍成一块块,清洗了一下,家里也没有其他佐料,就放水放盐巴直接炖。

  • watch
    没准备&她目前 发表了帖子
    2021-10-28 08:21:09

    裴绣有点慌,她以为原身夫君没那么快回来,还没准备好该怎么面对她目前的夫君。

  • watch
    点。现&我花, 发表了帖子
    2021-10-29 03:49:43

    原身抠抠搜搜这么多年,也确实攒了不少银钱。但是太亏待自己跟家里人了,钱该花就得花,身体垮了剩那么多钱买药吃吗?还不如吃穿好一点,身体也健康点。现在人没了,钱剩了给我花,裴绣想到这也囧了。

  • watch
    的人居&’ 发表了帖子
    2021-10-28 08:10:47

    周成惊讶的看着裴绣,从来过日子都很精细,只会攒钱,花钱跟要她命一样的人居然说要买布料棉花。真的太让人吃惊了,周成道:’’明天早上先让周叔来看看,我去找大哥借个板车,到时候推你去。’’

  • watch
    上,裴&绣想着 发表了帖子
    2021-10-27 12:17:01

    躺倒炕上,裴绣想着过两天要买的东西,睡了过去。身体还虚弱的,需要深度睡眠来自我修复。.

  • watch
    好可以&’’野 发表了帖子
    2021-10-29 09:29:01

    周成洗了碗就去处理猎物,把兔子皮剥下来,硝好可以卖给皮毛店。顺便把两只野鸡处理了。裴绣道:’’野鸡等下先拿一只炖上吧,睡前还能一人吃一碗。’’

  • watch
    ,家里&只是外 发表了帖子
    2021-10-29 09:40:41

    ‘’我跟你一起去可以吗,我想去买点布料,棉花,快入冬了,家里的衣服被子不够厚。’’裴绣想了想,大着胆子开口,记忆里,周成只是外表看着凶悍,人还是很温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