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狂野工仔

狂野工仔

作者:弹剑吟诗啸 类别:言情 综合评分 100

《野性工仔》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是夏建赵红,这里为你提供更多野性工仔夏建赵红小说在线阅读,野性工仔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人这突名被村里人称作低贱,所以被大家传和村里小寡妇不清清白白,再后来去城里读书学习又被学校被开除,但这些经历过好像而已他人生历练中小小风浪,在都市中一步步攀上权势巅峰。夜色中的西坪村,没有了往日的宁静,整个村子里,仿佛弥漫着一种可怕的气息。几个不怕事的老娘们,站在自家院门口的路灯下,津津乐道的谈论着今天中午发生的事。。

狂野工仔夏建赵红 2020-10-17




夏建摸到赵红家的后院外,攀上了一棵大槐树,利用伸到院墙内的枝条,三两下便顺利的到了赵红的房门前。第一次深更半夜的往女人房门前摸,这对于夏建来说,还是人生第一次,他难免有点紧张。虽然他在学校里,常听城里哪些同学吹自己如何去勾搭女人,可真到了自己,他心里还是有点怕怕。

屋内虽然坐了好多的人,但大家都轻易不敢说话,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涉及到了王夏两个大家族,弄不好,两大家族会因此事发生武斗,如果真是这样,西坪村真的要变天了。

“王村长,请留步!”就在王德贵即将跨出屋外时,赵红忽然朝他喊道。

赵红的执着,让夏建有点生气,他猛的抬起头,正准备好好反驳赵红两句时,夏建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赵红,圆圆的美臀,还有两条白的发亮的**,不但粗细均匀,而且修长。关

夏三虎眼睛一瞪说:“要我看,还躲个屁,反正就这么一回事,随便他王德贵了,再说了,还有几天的时间,夏建就要开学了,这高三的课程可不能耽误”

“怕他个屁,他们王家不就出了个村长吗?我们早都看这家伙不顺眼了,干脆借这次机会,我们夏家和他们王家决出个雌雄来,我就不相信,这么大的一个西坪村,就他王家说了算”一个虎头虎脑的年轻小伙子站了起来,经他这么一鼓动,屋内又有七八个年轻人站了起来,跟着他一起摩拳擦掌,场面顿时有点失控。

“哼!如果没有证据,我也懒得跟你费这种嘴舌,这事你自己掂量,这件东西你应该认识吧!“赵红不知拿出了什么东西,面柜里的夏建怎么也看不着,他一动身子,没想到顶到了面柜的盖子,只听咣当一声。

夏泽成一看见有点狼狈的夏建,从炕边上跳了下来,手里的大烟斗,狠狠的敲在了夏建的脑门上,夏建躲也没躲,只是痛的咧了一下嘴。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口,一个女人边敲门边喊道:“红红,快开开门,派出所来人了,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敲门的女人五十多岁,慈眉善目,她就是赵红的婆婆,非常不错的一个母亲。

赵红似乎觉察到了夏建的异样,她条件反射般的双手往胸前一抱,屋内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王有财,有种冲我来,大爷我在这儿”忽然大门外传来了一声喊叫,如同晴天劈雳,大家不约而同的停住了打斗,朝大门外望去。

赵红翻身而起,动作非常迅速的穿好了炕角处的衣裤,并把弄皱了的单子拉了开来。她眼睛在房内一扫,轻声的说:“快到墙角的空面柜里去,我会从外面上锁,你放心,绝对安全”

“谁?“屋内忽然传来了赵红轻柔的声音。

这次出来,他本来是想到市内去谋条生路,想着自己这么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时,夏建的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他忽然想到了赵红,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今天的一切,可都是因她而起,他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当赵红发觉情况不对时,已经晚了,满脸通红的夏建,猛的扑了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赵红,女人柔软的身体,激发了男人的原始**,他的一只手,哆嗦着朝赵红的胸前狠狠抓了上去。

夏建如梦初醒般的“哦“了一声,便屁股一扭,坐在了炕边上,这时他才看清,穿着薄薄睡衣的赵红,是那么的性感迷人。尤其是她裸露在短裤下的两条雪白大腿,看的夏建心跳加速,面红耳热,他如喝醉了酒一般。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轻了轻嗓子,他朗声的说道:“泽成,你家夏建这孩子确实不像话,弄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如果我们夏氏家族为他出这样的面,难免会被人笑话。但这次的事情,王德贵是不会轻易放过你家的,老仇新恨,他会一起算的”说这话的,是夏氏家族辈分最高的夏三爷。

“滚……滚一边去,让夏泽成出来说……说话”王有财一扬手里的木棒,结巴着喊道。

夏建坐在小山顶上,一直看着村里的灯光全灭了,狗也不叫了时,他这才朝村里返了回去。赵红家和他家中间只隔了一块菜地,而且分为前后两个院,前院住着赵红的**和婆婆,而后院则是赵红一个人住。这里对于夏建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们是邻居,夏建会经常找点借口,帮赵红干点家里的重活。

  • watch
    敲在了&躲也没 发表了帖子
    2020-10-15 05:15:29

    夏泽成一看见有点狼狈的夏建,从炕边上跳了下来,手里的大烟斗,狠狠的敲在了夏建的脑门上,夏建躲也没躲,只是痛的咧了一下嘴。

  • watch
    是太欺&这礼数 发表了帖子
    2020-10-15 06:06:02

    夏泽成见状,铁青着脸色,从屋内走了出来。真是太欺负人了,这么大年纪了,被一个毛头小子直呼其名,这在西坪村还是第一次。农村人生活虽然贫困,但孔孟之道还是有的,尤其是这礼数方面,看的是极其重要。

  • watch

    &内的气 发表了帖子

    2020-10-15 11:45:24

    就在这时,村西头传来了警笛声,大半夜的,这声音非常的剌耳,屋内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

  • watch
    建吗!&的喝斥 发表了帖子
    2020-10-16 06:55:03

    “住嘴!你觉得夏建这学还能上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王德贵已经给派出所挂了电话,就这事,凭他和镇里的关系,他们会轻饶了夏建吗!“夏三爷厉声的喝斥道。

  • watch
    夏建的&把把儿 发表了帖子
    2020-10-16 10:11:42

    夏建的母亲一把把儿子拉在了身后,看着夏建头上鼓起的圆包,她可心痛死了。父亲如此生气,看来他打烂王有财脑袋的事,家里人已经知道了。

  • watch
    人,但&敢说话 发表了帖子
    2020-10-16 03:02:24

    屋内虽然坐了好多的人,但大家都轻易不敢说话,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涉及到了王夏两个大家族,弄不好,两大家族会因此事发生武斗,如果真是这样,西坪村真的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