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传奇之华林新世界

传奇之华林新世界

作者:叮嘚咙咚呛 类别:职场 综合评分 100

林哥现在的中国的经济正急速发展中,我们的企业“金峰新世界”什么时候上市,走入世界啊?说话的的是金峰,她不仅是一位美女,的但是一名金峰新世界的老总,而她叫的林哥恰恰现在的中国首富,中国第一大企业“金峰新世界”的真正的董事长林君正,外界都我以为金峰新突然,青年人停在了路边的树旁,仰着头不知要做什么,他好像看着星星,就这样静静地一个人,静的可以听到风吹过树的声音,静的可以听到远方来过的车辆排气管的声音,静的这个世界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就这样过了两分钟,如同暴雷的声音在树下传出,“为什么?为什么别人可以和女朋友一起甜甜蜜蜜,为什么别人可以开大奔,为什么别人可以住着豪宅,而我只是一个卒子,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卒子,我不甘心啊,不甘心”。虽然他喊的声音如此的高亢,但是在如此深的夜没有任何一个人听的到。就这样他继续回家,走着走着,在新华大街和东影南路旁有个北京夜的酒吧,他停下来了,站着门口呆了会,还是进去了。“欢迎观临北京夜酒吧,您这边请”,这里花红酒绿,服务生都十分的漂亮,一位女服务员把他领到旁边的座位上,然后从身上掏出来一个智能点单机器,“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来点啤酒吧“”请问您要什么牌子的啤酒“”哦,你们这的啤酒都多少钱一瓶啊?有啥牌子啊?“”我们这有燕京一瓶10元,雪花一瓶12元,雪鹿一瓶18元,蓝宝一瓶20”“哦,那你给我来5个燕京吧”“好的,马上就到,你还需要点什么嘛?我们这有花生米,瓜子,水果,干货等,您是否要?”“算了,不需要了有事再叫你”“您确定不需要别的吗?都很实惠的”“不用了,谢谢”,女服务员很不耐烦的走了,因为向她这种服务员每推荐出去一种商品就可以拿到百分之五到十的提成,她当然十分卖力的卖了,但是青年没有买她心里很是不舒服,因为像他这样的青年一般都是很豪爽的,甚至有时候给小费,但是他不知道这个青年为什么就要了5个啤酒。既然要5个啤酒,来酒吧干什么。女服务员心里默念“真有病,哎,便宜他了。”服务员转身离去。这个北京夜的酒吧在新华大街和东营路的交汇处也算是HS市的中级消费水平而已,在这个寂静的黑夜这个酒吧显得格外露眼。轰隆隆,刚才还是星星漫天的夜空,现在突然乌云密布,而在这个即将下雨的夜晚,除了轰隆隆的打雷声音还有就是上班族嗒嗒的高跟鞋的声音,渐渐地,声音越来越来近了,仔细看原来是一位白领上班族啊,穿上高跟鞋看起来有170CM,长发飘飘,这是许多男孩的心中女神,可是为什么这么晚了她还走在路上。轰隆隆,雨滴落下来,女孩跑着,到了北京夜酒吧的屋檐下,边躲雨边嘴里说“哎,真倒霉啊,也许别人早在家睡觉了,而我每天加班加到这么晚,而工资发的还是1500元,出去租房还有吃饭,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钱,而今天却还赶上这么大的雨。”没办法雨越来愈大,只能进北京夜酒吧去躲一躲雨了。女孩走进了北京夜酒吧。“欢迎光临北京夜,您是几位?”“哦,就我自己”“哦,主要是我们大桌都已经满了,而现在下雨,许多客人都没有走,您只能和那个人坐一桌了,您看行吗”顺着服务员看去正是刚才点了5个啤酒的年轻人,女孩说好吧,服务员便领着女孩做到了男孩的对面。“请问您点什么?我们这有各种饮料,各种啤酒,还有红酒,水果等,您需要什么啊?”“哦,帮我拿一瓶女人啤吧”“好的,女人啤一瓶48元,我们这是先付费的,请您、、、、”“好的”女孩顺手拿起来包包,但是她找了一会抬起头“那个我忘拿钱包了,可不可以明天我过来给你啊”“对不起,小姐,我们这没有这个规矩,如果您没有钱,那么请您、、”女孩在公司走的比较急,不但没有拿钱包甚至没有拿钥匙包,不但钱付不了,甚至回家都回不去了。女孩只好重新拿起包包,站起来准备走。“给这位女士拿一杯热橙汁,这是50元,剩下的是给你的小费”服务员看了看他并没有离开,因为他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要给她付费。“难道50元不够吗?”“哦,不是,马上给您上”服务员离开了,离开之前还说了句,自己都要5个啤酒,还充什么胖子,要给别人付钱,气冲冲的离开了,虽然说了出来,但是很小声,因为要是被客人投诉,那么估计他就要辞职了。女孩正准备要走,却对面男孩要给他付钱请她和一杯橙汁,要是平常的她早已经走了,根本对这样的男孩不屑一顾,只是因为今天外面下雨,更因为没有拿钥匙,回不了家,还不如在这一会,带一回事一会。女孩说道“,你叫什么啊今天的钱我会给你的,你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女人不要喝什么酒,酒不是给你们女人喝的”。男孩所问非所答的跟女孩说,就这么一会,服务员上来了一杯热的橙汁放在了女孩面前。在这个被雨淋的夜晚,喝上一杯热橙汁是再好不过了。女孩对着男孩说“谢谢你的橙汁”。男孩还是没有抬头看她,好像没听到一样。突然话筒里主持人说“亲爱的观众朋友,下面是我们最精彩的钢管舞,大家嗨起来‘,这时的酒吧气氛变得异常活跃起来,因为舞台上工作人员放上了一根长3米的钢管,一位穿着粉红色比基尼的女孩,跳上了钢管舞,台下的观众都放下了酒杯,男人们色眯眯看着台上,女孩们则是看着自己旁边的男人十分钟的表演很快结束了,男孩还是没有抬头。好像外面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钢管舞完毕后是个人舞时间。坐在女孩后面的一个大叔起来,冲着女孩说,一起跳个舞怎么样?看着这个大叔好像喝多的样子,女孩回他“我不会,你还是邀请别人吧‘小姐,你给个面子怎么样?说着边把手抓住了女孩的手,女孩力气没有大叔大,,但是却很用力的想挣脱他的手,就这样僵持了一会,旁边的男孩说“那么大年龄了,还真的不害臊,哎,我替你的儿子嫌你丢人”这是**裸的讽刺,大叔本来酒喝多了,加上男孩的一刺激,放开了女孩的手,顺手就要给男孩一巴掌,眼看大叔的手就要打上了男孩,就在这时,男孩抓住了大叔的手,大叔看似力气很大,但是喝多了,力气早就没有多少了,就这样大叔的手被甩开了,那位大叔气的对男孩说“你叫什么”这时旁边的人和服务员都看出了不对劲,过来观看,但是没人敢上前调息,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大叔就是HHHT市红地集团的总经理。男孩看也没看他说道“我叫林君正,双木林、君子的君、浩然正气的正”“小子,你在哪工作?告诉我,难道不敢吗?”“我是韩潮公司的销售员,有什么事可以到那找我”放下话边拉着女孩的手走出了北京夜酒吧。无论女孩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已经走出了酒吧。剩下的只有被气的坐在座位上的大叔,和继续喝酒的大众。。

第五章:出来混总是要还得 2020-11-19






  从北京夜酒吧出来,君正的手一直牵着华林的手,本来华林对这样的男孩是不屑一顾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被男孩牵着。没有想挣脱的意思?难道是他刚才为我解围?还是刚才他替我付钱?酒吧里的画面一幅一幅的出现在华林的眼前。大约过了酒吧几百米。君正领着华林停了下来。对了华林说“以后酒吧这种地方还是别来了,我们就此分开”说着君正就要离开。刚迈出第一步就被华林叫住了,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你刚才为我接了两次围,可以留个电话吗?我们做个朋友。”没等华林说完。“不用了,我这种人不值得交朋友,还是早点走吧,这么晚了回家小心一点。”说完君正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原地只留下了华林独自一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算啦不想了,该回家了。可是没有钥匙怎么办呢?哎,只能打电话去同学哪里了。她拿起那个她妈妈给她买的那个红米手机,输入了号码打了出去。嘟,嘟嘟,响了三声。“谁啊?这么晚了打来?”电话那边传来女人很不耐烦的声音,估计是正睡觉被手机声音吓醒了。“小兰啊,我是华林啊,我刚加班加到现在,走的时候忘拿回家的钥匙了,可以去你那住一晚吗?”“华林?哦,是你啊?你咋加班加到现在啊,哎算了,我家在团结小区,你到了我下楼去接你。”“好的,小兰,我马上过去,先不说了,手机要没电了,别到了没电联系不上你”“行,到团结小区打电话啊。”“嗯,就这样,等会见啊。挂了啊。“嗯,好的”。华林心里挺开心的,HS市就这么一个同学,小兰是他们高中一个班的后来有一起上的大学。两个人的感情特别好。经常在一起吃饭,交流心事。华林挂了电话,看准了方位,跨起自己的包包,就这样走向团结小区。大约过了15分钟,差不多到了团结小区,不过要走过前面一个漆黑的街道,大晚上的,又是下着雨,虽然没有刚才大了吧,但是也吓着小毛毛雨,看着这条漆黑的夜,华林害怕了,因为她怕有人突然从黑巷子里跑出来。即使不是打劫的也很吓人的。于是她拿出了手机,把手机里的手电功能打开,向着巷子深处走去,边走边看着四周,生怕出什么意外。就这样走着走着。突然手机的电灯一闪灭了。华林紧张的安手机,但是就是没反应。才发现是没电了。哎,太倒霉了,但是没有办法啊,只能慢慢的向前走,刚走不一会,华林发现有东西在前方一动一动的,华林喊了一下但是那个东西还是离华林越来越近。华林紧张了,她想在身边找一块可以用的木头,即使是石头也行啊,可是没找到。旁边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黑暗。那个东西聊聊地近了,在离华林还有五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仔细一看,有两个闪闪的绿点,华林更是害怕了,是猫还是狗啊?华林心想这,因为小时候听妈妈说,晚上,小猫会对独自走在街上的人进行摄魂。越想越害怕。不自觉的喊了出来“有人吗?救命啊!有人吗?救命啊,,,,”喊了好几声,突然眼前一亮,这条街道被照亮了,原来是有个人拿着手电走了过来,华林向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跑了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到那个人的身后。拉住那个人的,胳膊藏在他的背后。很害怕的样子。那个人扯开了华林的手,慢慢蹲下,捡起来一块石头冲着那个黑东西扔了过去。“喵,喵”原来是只猫,猫被打了叫了几下便跑了。华林这下放心了,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人,这不是,这不是君正吗?是的就是君正,戴着一副眼镜,梳着一个毛寸,一张大众脸。就是君正。在和华林分开后,君正回团结小区的家,本来是走的很快的,由于刚才喝了点酒,就去路边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瓶水。刚出来到团结小区这条街道,便听到,救命。于是君正赶了过来,谁知道原来是刚分开还不到半个小时的华林。华林看着君正,说“谢谢你又救了我,你家就住这里吗?”“是的,你不是走我对面吗?怎么来团结小区了”,说完君正拿起来那瓶刚买的水喝了起来。“嗯,我是不住在这,由于我忘带钥匙了,只能给同学打电话,同学在这,所以来团结小区了”“哦,那你同学啦在哪里,我送你过去。女孩不要走这条路,太乱,不是你该走的。”说完这句话君正便向前走了,华林突然感觉,年前这个男孩并不是那么冷漠嘛!挺会关心人的嘛!刚走几步“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我同学住在团结小区那栋楼,本来是到了给她电话的,结果手机没电了”“君正回头看着她,那你有她的手机号吗?你还记得不?”“我忘了”,一般人都不会记电话号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谁还记啊。“那怎么办?团结小区少说也有20多栋楼,每栋楼5个单元,去哪里找啊?”华林看着有点生气的君正,没有任何话可说,就这样两个人默默的站了两分钟。“你要是不嫌弃就来我家吧,我和别人一起租的,我那个舍友这几天出差不在,家里就我自己”华林感觉好尴尬,但是又回不去家,手机又没有电。哎。“好吧,希望你不是什么**,大坏蛋”君正没有说话就这样在前边走着。过了10分钟,君正停下了,“这个楼就是我家,楼底年久失修,你小心点”君正说完便上楼了,回头还用手电给华林照着路。2楼是君正的家,君正开着门进到家里。华林也跟着进来了,灯一开,哇塞好乱啊,客厅里的东西乱的不成样子。君正说“今晚你睡我房,我睡客厅。说着便领着华林进了房间,刚到房里”华林眼前一亮,哇,天壤之别啊!

  公元2014年,凌晨两点HS市新华大街上,一个颓废至极的年轻人走在路上,这时新华大街路上已经没有了白天的繁华,剩下的只有灯光辉煌,行人已经没有了,只有零丁的出租车,时不时的停下来问下青年“嗨坐车吧?”青年人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走着,出租车司机看没被人搭理,也开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