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大汉

大汉

作者:李瀚 类别:历史 综合评分 100

悲催再次穿越,大汉王朝寸步难行,从零就,战兢兢只为逃出去。与人斗,与天斗,稚子终成利器,王也罢,侯也罢,权势而已枷锁。一介布衣先河帝国强盛起来,非王非侯偏能叱咤风云,笑李广看不穿,叹卫青太迷恋,唯我置身事外,锦衣玉食可以享受人生。  当漠北的大风吹起,漫“你们都听好了,咱们这次生存训练要历经一年,你们选择好自身能够携带的所有必需品,包括工具、农作物种子、武器、医疗必需品、营养素,每人负重不能超过40公斤,现在开始选择。”。

第六章 落胎汤 2020-11-21





大汉贤后卫子夫  大汉的小娇娇  大汉集团  大汉王朝  大汉帝国  大汉堡加盟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大汉皇帝排顺序  大汉从吹牛开始  


  李婉拉着李瀚走进来就跪下了:“不孝儿媳李婉叩见公婆哥嫂,可怜我夫浩郎一直惦记家人……”

  朦胧醒来,李瀚就听到一阵凄楚的哭泣声,睁开眼看时,却看到自己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四面连头顶都是板壁,右侧的板壁上有一道布做的帘子。

  季番早看出这个孙子气度不凡,哪里舍得放他走,但是,他也明白自己三个儿子中,老大季旬,老二季重心机阴沉,若是留下李瀚,没准会被坑害,与其如此,还不如顺水推舟,把药园给他们母子,看一看这孩子到底有没有能力自保。

  “住口,你这个贱妇,你克死了我的夫君还敢来认亲,谁认你是季家人了,你就不要脸的自称儿媳!”突然,一个胖女人窜出来,一个耳光就把她扇倒在地上。

  “行了!别假装慈爱了,小爷我不稀罕!”李瀚早就有了打算,胸有成竹的说道:“我父亲在世时曾经说过,他曾经在城东买下一处庄园种植药草,把这个庄园给我们,从此之后,小爷我随母姓,跟你们家族再无关联!”

  胖女人恨恨的瞪着李瀚,还是退下了。

  神啊!佛啊!上帝呀!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玩儿我啊!

  突然,飞机发生了剧烈的颠簸,坐在机尾处的李瀚猛地睁开眼,看到窗外掠过一道刺眼的白色强光,他惊骇的发现飞机遇到那光芒好像变成了纸飞机,从机头开始,一接触到白光就四分五裂,前排的人一个个被那白光吞噬,瞬间化为飞灰。

  关系敲定后,接下来是艰难赶路,猛然间从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钢筋水泥建筑无处不在的现代掉进公元前,虽然是妥协了李婉强加给他的母子关系,心里那份强烈的不适应还在,这就让他的情绪十分低落。

  临近霸上,李瀚发现具体地形跟历史上讲的略有不同,这里南接秦岭,北接白鹿原,西临灞水,作为黄土原的北端,霸上居然不是一个点,而是月牙形的地域,地势高峻,东陡西缓,东北部从原顶到灞河谷地的落差极大,他目测能有三百米。

  萧瑟的秋风中,李瀚一行在一个阴云密布的上午进入霸城,季家世代行医,在霸城相当有名气,季宅很容易就问到了。

  季老爷子名叫季番,在霸城也算是人人尊重的先生,这次心痛晚年丧子,却把一腔哀伤都转化为怨恨发泄到可怜的李婉身上,觉得儿子若非贪恋这个女人,也不会独自在异乡十多年以致身死,要留下这个女人在家里天天看着难受,那是绝无可能。但是孙子毕竟是儿子唯一的根苗,更是他三个儿子中唯一的男丁,那是不能让李婉带走的,所以才做出留小驱大的做法来,但看到李瀚的行为,他倒是惊诧了。

  不想跟李婉一起憋屈在狭窄的马车车厢里,李瀚主动替代了李妈,坐到车辕上赶着坐人的马车,后面一辆拉着棺材的马车是老李在驱赶,这就是他们一行的全部阵容。

  李瀚一个趔斜,他捂着红肿发疼的脸,闪烁着怒火的双眼紧盯着胖妇,一字字说道:“我父亲尸骨未寒,你就如此欺辱我们母子,其他人居然不闻不问,请问,这就是我父亲常说的大家风范?”

  一路走来,李婉把一腔母爱尽数移交到李瀚身上,多日的朝夕相处,让李瀚认同了这个可怜的女人,那“娘亲”两个字叫起来也不怎么别扭了。

  李瀚震惊的差点跳起来,看到穿古装的人本身就够诡异了,更诡异的是这个女人顶多二十多岁,居然摸着他的头叫他孩子,这是神马状况?

  “呃……这位女士,请问……”李瀚刚开口,就又吓了一跳,因为他耳朵里听到的,是一个稚嫩的孩童声音,约莫十几岁的样子,这是谁在说话?

  李瀚原本觉得自己该保持一个无知少年的本色,并不想表现的太过逆天,可是看李婉哭的面白气噎,这一家子却不为所动的样子,登时怒火中烧,站起来大声说道:“行了,别用假慈悲来掩盖你们的无情了!就你们这个家,让小爷留下小爷都不稀罕!我跟母亲现在离去也可以,但我终归是季家三爷的儿子,就算是说到官府,你们这样赶走我们也违背了律法!”

  李瀚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凌乱过后,就明白十岁的他要想在这个陌生的朝代活下去,首先要保证有一个正常的身份,以及一个能够让他长大成人,有能力养活自己的环境。

  领队说完,那些优秀少年们就双眼发光的扑向一堆堆物资,开始选择必需品。

  • watch
    围拢了&放着棺 发表了帖子
    2020-11-30 01:00:46

      瞬间,那群人就围拢了放着棺材的马车,李婉母子却被直接无视了。

  • watch
    瀚儿,&的你母 发表了帖子
    2020-11-28 11:44:52

      “瀚儿,你是个十岁孩儿,即便我把药园给你,你能保全的你母子生活?”季番说道。

  • watch
    到这里&头了, 发表了帖子
    2020-11-29 10:21:29

      老头子说到这里,李婉已经听出不对头了,她惊悸的差点栽倒,李瀚赶紧扶住她。

  • watch
    放下了&兢、哭 发表了帖子
    2020-11-30 04:26:49

      随即,好多的仆人把马车赶进院子里,门口就挂起了丧挽,一家子哭嚎了一阵子,棺材被弄到后院一个小院落里放下了,终于,家主要召见战战兢兢、哭的肝肠寸断的李婉母子了。

  • watch
    注:大&,一枚 发表了帖子
    2020-11-28 08:32:45

      (注:大钱就是景帝时期流通的铜钱,一枚四铢重。)

  • watch
    的瘦老&狭小。 发表了帖子
    2020-11-30 12:59:53

      还没等李瀚看完,一大群人就哭天抢地的涌了出来,为首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瘦老头,老头没戴帽子,头发在头顶挽了一个髻,穿着本色麻衣,交领直裾,下长及膝,衣袖狭小。

  • watch
    胖妇,&未寒, 发表了帖子
    2020-11-29 06:35:02

      李瀚一个趔斜,他捂着红肿发疼的脸,闪烁着怒火的双眼紧盯着胖妇,一字字说道:“我父亲尸骨未寒,你就如此欺辱我们母子,其他人居然不闻不问,请问,这就是我父亲常说的大家风范?”

  • watch

    &对,“ 发表了帖子

    2020-11-28 10:34:54

      李婉魂飞魄散,哭泣哀求不已,可是季家人一个个横眉冷对,“丧门星”“贱女人”等污言秽语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