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一剑光寒十九州

一剑光寒十九州

作者:网文吴彦祖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师父说,这江湖很大,大到容得下天下所有的善与恶。  师父说,这江湖很小,小到容不下一个侠客仁义直爽。  师父说,江湖危机四伏,倘若遇上什么不顺心顺意的事便抽剑吧。  那一年,峨嵋山上走下去一个少年,他提着一壶温酒牵着一头青牛悬着一柄太极剑,放马江湖徐柳看着吹胡子瞪眼,五官无不都在彰显它的主人的愤怒的‘师父’嬉皮笑脸的回道:“放心,等你老了肯定少不了的你的香火。”‘师父’被徐柳气笑了,指着徐柳骂道:“小兔崽子,你现在这德行我怕我走了你也不会给我这糟老头子弄口像样的棺材。”徐柳只是嘿嘿一笑,没有吭声,依旧很出神的望着慢慢飘落的雪花,不由得就呆了。。

005 我能劫个色吗 2020-11-22






  酒馆老板手一挥,对着小厮道:“去给柳哥儿打几坛酒,用荷叶包五斤熟牛肉。”徐柳忽的道:“杨伯,别急,老头子走了托我给你带几句话。”酒馆老板顿时一愣,直勾勾的盯着徐柳,半晌道:“上楼罢,上边有雅间,你我喝几杯。”

  青牛慢悠悠的跟在酒馆老板和徐柳身后,竟也跟着他们两个上了楼,引得下面的酒客一阵唏嘘。

  “前面那位仁兄,且留步!”徐柳感觉这道声音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看一眼青牛,算了,这畜生肯定也不知道。等到来人来时,徐柳才认出来:“你不就是那个多管闲事的人么?”那人脸色一红,然后自来熟的道:“仁兄,我乃姑苏州林氏族嫡子林乾,先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少侠你也是来报名武当派的吧?我们同行如何?”

  “青牛,你说老头子就这么走了我还有点舍不得,以后可就只剩咱俩了。”徐柳看了一眼青牛,青牛打了个响鼻左右晃晃脑袋把头上的积雪甩干净,扭头瞥了徐柳一眼,又打了一个响鼻。徐柳不说话了,青牛也默默的跟着他走。徐柳低头轻声细语的喃喃道:“近日的风雪真是越来越大了,直叫人迷了眼。”

  林乾拉住徐柳道:“柳哥儿,你急什么?这可都是天下英才,你要去插队不说引起不必要的纷争就连武当派的师兄可能都会厌恶你,你可就真的失去进入山门的机会了。”徐柳笑道:“林乾,这武当山门我也进过几次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等规矩,你愿意等就在这等我可是赶时间,拿完剑揍完人就要赶路了。”

  林乾见拉不住徐柳叹口气跟了上去道:“柳哥儿,难道你有别的办法?”徐柳道:“什么办法?直接进去吗。”林乾吓了一跳:“你要闯进去?”徐柳只觉得林乾迂腐不耐道:“你若是跟来就不要说话,闹心,若不是跟就回去。”林乾有些气苦,一挥袖道:“柳哥儿你一会儿可别被武当众人赶了出来!”

  “那小子是谁,竟然能把畜生牵进来,而且跟你家老板这么熟识。”问小厮的正是刚才多管闲事的那人,小厮撇了撇嘴:“客官,我们都管他叫柳哥儿,别的一概不清。”说完便走了。那人嘴里念叨了一句,笑了起来:“倒是个有趣的人,也是头有趣的畜生,更是一家有趣的酒馆。”

  徐柳记得老头子说过自己好像还是有门派的人,叫什么.....武当派。其实要不是老头子坚持说自己是武当派御剑峰的首席长老,而且每至除夕也会有一些穿着月白色道袍的所谓‘师兄’‘师弟’来送些蜜饯干果或者人参补药这些东西,徐柳还以为老头子真的一辈子就只认识自己一个人。

  青牛知道徐柳在插科打诨慢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抖抖身上的雪花,缓慢而坚定的迈着步伐。可怜雪狐以为徐柳真的要把它炖着吃了,连忙扑在徐柳的怀里,用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看着徐柳,眼中似乎还有一点泪光闪烁。若是平常女子怕是被着狐狸的样子萌坏了,徐柳却是哈哈大笑,狠狠的捏了一把雪狐的脸庞:“师父说狐狸最是狐媚狡猾,往往象征着欺骗,现在看来是没错的了。”

  徐柳直到老头死了也不知道他的姓名是什么,听老头子说他生前也曾闯荡十九州闯下了偌大的名号。不过这件事徐柳从来就没有信过,因为老头子竟然不知道最繁华的中州最大青楼的头牌是谁。徐柳一直很向往那些仗剑走天涯的侠客,老头子却总是告诉他自古就没有什么侠客,全都是一些粗通些拳脚的老油子哄骗那些幼童的编出来的故事。徐柳不信老头子,下定决心要在十九州每一州都留下自己的印迹,到时候能够兴奋的对老头说:我也是走遍天下的侠客了呢!

  徐柳看得出来酒馆老板这是下逐客令,牵起青牛对着酒馆老板挥了挥手扭头说道:“等我发达了把前面的酒钱都还上,还骗我有师娘还酒钱。”酒馆老板看着牵着青牛慢慢远去的徐柳低声呢喃道:“老头子,也不知道柳哥儿能不能混出个人样儿。”

  徐柳进了雅间,随意的扯出一个椅子,坐在那里道:“杨伯,老头子两天前的一个晚上就走了,兴许是午夜,我清晨起来时老头子已经咽气了。”酒馆老板有些唏嘘的道:“你们家老头子当年跟我一起闯江湖的时候也算是个人物了,没成想他竟然走的这么早,还这么突然。”徐柳嘿了一声:“可不是,对了,老头子让我给你带的话是:他欠的酒钱再也没机会儿还了。对了,杨伯这次酒钱先赊着,如何?”

  走到接近山脚的地方,一道白影忽的划过徐柳的视线,若不是这里风雪没那么急徐柳还真瞧不清。徐柳心中一动,想起老头子教的提纵术,一抬脚,身子从地面离地飞起数丈,稳稳的落在身旁的树杈上,向四周扫了一眼却再也没看见拿到白色的影子。徐柳正觉纳闷的时候,青牛哞的一声,徐柳一瞧。嘿!那道白色的身影就在青牛的背上。

  徐柳有些诧异的打量了这个林乾一眼,转身问青牛:“青牛,你说这家伙是怎么了?”青牛甩了甩尾巴,徐柳顿时会意。拍了拍林乾的肩膀笑道:“我叫徐柳,我不是来拜师的,我有师父,我是代替我师父来揍个人取把剑。”林乾顿时一愣,摇头失笑道:“少侠真会开玩笑。”徐柳见他不信也没多嘴,反正一会儿到了山门他就知道了。

  徐柳兴致来了,就连在一边的青牛也是站起来兴致勃勃的看着酒馆老板。酒馆老板慢悠悠的举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后笑眯眯的道:“老头子在的时候再三嘱咐我不能把这事告诉你,但现在,他走了,你作为他的衣钵传人总得知道点什么。”说到这,酒馆老板就是脸色一黯然后道:“老头子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除了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兔崽子就是南国越州的素女剑派掌门人,外号太阴素女剑,她也算是你的师娘了。”

  酒馆老板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跟你师父一个德行,行!等你什么时候跟我们一样闯江湖累了,失败了,我还在这等你,酒钱还赊着,别忘了等你走了还给你徒弟也这么说。”“那敢情好,我就收他无数个徒子徒孙,管叫你赔完老婆本。”徐柳打趣道

  老头子生前不止一次在徐柳面前吹嘘武当派执天下武林牛耳,而且自己当年也是风流倜傥更拥有天下十大名剑之一的太极剑。徐柳深以为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因为你不能逼迫一个正常人去相信一个满嘴跑火车为老不尊整天惦记着山下的黄花大闺女自己却又不敢下山的邋遢老头子的话。不过,老头子这辈子就给徐柳三个要求,目前把老头子葬在山腰算是完成了第一个要求,还有第二个要求——从武当派拿回来当年他的佩剑:太极剑。至于这把剑当年是谁的,徐柳没有在意过,只要完成老头子的要求管它是非对错。

  徐柳撇了撇嘴嗤笑道:“你可别惹它,这家伙还没有真正生气,它发起火来我可是拦不住的。”林乾眼中的好奇更加浓郁了,但还是收敛了些只是盯着青牛不住地啧啧。青牛看了徐柳一眼,最后叹了口气,继续一副懒散慢慢悠悠的样子走着。

  酒过三巡,酒馆老板叹了一口气:“你要下山了,自己注意着点,什么时候别坠了你师父的威风,虽然你师父最后也是穷困潦倒但当年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徐柳脸颊有些潮红,眯着眼问道:“老头子一辈子不跟我提他之前的事,我就可纳闷,是不是你们合起伙来哄骗我?”酒馆老板笑着摇摇头:“别的我不能告诉你,我给你说件事儿,其实你们不欠我酒钱。”徐柳哈哈大笑道:“杨伯,今天是怎么了?喝多了?”酒馆老板嗤笑一声:“老头子有个老相好,一直都想着去山上看你那个为老不尊的师父,后来都不了了之,但是每次来都会给你们垫上酒钱。”

  徐柳有些目瞪口呆,摇摇头:“我听师父说越州位于极东,哪里阴盛阳衰,素女剑派可是越州第一大派,也是天下第一大女子大派,老头子那个样子能勾搭上这样的女人?而且听你说的那个太阴素女剑还对我师父念念不忘?”酒馆老板却是不再说了,一起身拍拍身上,笑道:“好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约莫是要去武当派取回老头子的太极剑了。送你一个忠告:能要回来尽量别抢,能动手尽量别比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