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陌上桑

陌上桑

作者:琥珀的泪 类别:穿越 综合评分 100

陌上桑内容简介:
_简介:她,不娇艳欲滴,却很清新自然;不循规蹈矩,却豪爽大方充满智慧。她不我相信爱情,所以母亲的遭遇让她会觉得爱情而已一场空,天下男儿皆寡情,谁能走入她的心里,再打开她的心扉呢?
_他,冷酷无情,帅气逼人,武功武功高强,冰像的男人,她指出女人都是麻烦,包袱,只会撒娇卖萌,一点也没脑子,因而对女人都是避而远之,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彼此的朋友相处,谁又会丢了谁的心呢?
_而他风流倜傥,巧妙周旋于无数女人之间,但碰上她后,就像火遇上了水,一切皆尽,他溺亡三千只取一瓢饮,为她心甘情愿沦落世人最憎恶的魔鬼,历经磨难千般烈火焚化,他说:的话爱情不可能会成比例,

第三章陌上桑 2020-11-22





陌上桑是什么意思  陌上桑PPT  陌上桑翻译  陌上桑 汉乐府  陌上桑赏析  陌上桑全文朗读  陌上桑女主角是谁  陌上桑全文注音版  陌上桑全文原文及翻译  陌上桑  


第一章深夜,香港九龙的一条小弄堂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屋顶上寻觅猎物的野猫在看到小巷深处一个高亭的身影时,绿眸随即转动了一下,随即又消失在黑夜中。离歌用左手捂住胸口,尽管无法看清楚伤口,但从手心里那不断溢出的血也知道这次是自己猎杀任务以来最糟糕的一次,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但……又有什么关系那,老板已经答应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任务了,这样就自由了,不是吗!离歌脚下一咧,险些跌倒,勉强自己站稳,当看到深巷远处唯一的灯光时,深深的调整呼吸,把宽大的风衣抱紧自己,把手插进口袋浅笑着走向那亮光,因为那里有自己最重要的再等着自己啊……离枫抱着“狸猫”绿眸注视着主人,随即低头望向门口的方向,离枫随即明白了“狸猫”的言语,奔向门口,等待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狸猫”跟在主人身后,撕扯着裤脚,离枫弯腰抱起它,轻抚着和自己同样焦虑不安的“狸猫”等待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习惯了站在门口等妹妹回家,想想自己的确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14岁,对于妹妹应该是一个国中的学生,面对家族一夕破产,爸爸妈妈相继离世的打击,妹妹竟然用稚嫩的嗓音对15岁的离枫说“哥哥,以后有我来照顾你”离枫痛恨自己的身体,医生已经告知自己活不过30岁,对于先天性心脏病的事实离枫坦然的接受,当自己举起刀切向动脉时,看到离歌竟然满身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当时的离歌是笑着的,笑的很美,美得让人流泪,她没有看向离枫,对着天空轻轻呢喃到:“哥哥,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无论你到哪里……请不要丢下我!”离枫愕然,手里的刀片随即而落,轻轻的从背后拥抱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紧紧的,再也没有放开。当医生告诉他他可以转让高等病房,并用最好的药,坚持化疗时,离枫已经知道离歌为了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了,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看到妹妹每天身上大小不同的伤口时,离枫就开始学医,为了妹妹学医,就像妹妹为他而活一样,每天为离歌亮一盏灯,在门口等她回家。离歌不喜欢买衣服,自己就开始学习设计,离歌吃饭挑食,自己就学习厨艺,离歌喜欢音乐,自己就学钢琴谱曲,不知不觉,在服装界和音乐界“离枫”粉丝已经遍及整个亚洲了,自己足够有钱了,今天离歌说自己是最后一次任务,想到离歌终于可以站在阳光下呼吸了,离枫就感到幸福满足,原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成为彼此的唯一,原来,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原来,这就是爱……当离枫目光触及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时,平静的心开始急促的跳动,连呼吸都紧促起来,当看拿离歌那比自己还有苍白几分时,随即舒展的眉头紧蹙起来,调整下莫名的情绪波动,是真的莫名吗,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就这样永远在一起,也好!思绪回到身边这个人,心痛的斥到“该死的歌儿,你又把自己给弄伤了。”离歌尝试着张了张口,但随即一股血腥从喉咙里涌出,随即又抿住压下这种血腥,离枫随即抛下“狸猫”奔向离歌,当眼光扫过离歌看到背后正瞄准歌儿的后脑勺时,离枫随即变换姿势抱起离歌旋转180度,当离歌听到那在熟悉不过的枪响时,当看到哥哥随即倒在地下时,离歌抽身从风衣里拿出两边手枪,对准黑夜中那个逃跑的背影猛烈射击,直到子弹打完了,直到自己的手已经沾满了血,直到听到哥哥微弱的声音,小巷在恢复平静“歌儿,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替哥哥活着?”离枫悲楚的看着抱着自己眼光涣散的离歌,自己死并不害怕,但离歌怎么办“我恨你……你为什么要救我。?一滴滴泪滑落,不敢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为什么,为什么,“歌儿,我……”想抬起手擦拭歌儿眼角的泪,这是歌儿为自己流的泪啊离歌紧紧的抱着离枫,轻轻的呢喃道:“你答应我的,你要带我去周游世界的,你答应我的,你要永远和歌儿在一起的,你答应我的……”当离歌看到离枫的双眸已经闭上时背呛着对着黑夜,对着天空怒吼着:“不……”一道闪电随即霹雳而来,霎时漆黑的苍穹赤红如血,只听一声:“嗷嗷嗷嗷……”叫声随即消失,深巷里一户熟睡的人家经不住好奇打开窗张望,随即喃喃到:“怎么会有狐狸的叫声啊。夜,又恢复了平静”第二天,雨过天晴,人们忙碌着自己一天的工作,没有人注意到街角的一户失踪。第二章沧下国历年十年十二月寒冬月亭下沧国皇上南宫傲正陪着自己的爱妃赏梅,正纳闷今年的梅为何还没有绽开,听见高总管恭请到:“启禀皇上,离影宫离皇后即将临盆,皇上是否移架……”“狗奴才,皇上做什么还需要得到你的请示吗。”高总管心一紧,赶紧跪在地下,自己边在自己嘴巴边说道:“奴才该死,请淑妃饶命,奴才该死……”“刚才你说什么”南宫傲回过神来,似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启禀皇上,离……离皇后即将临盆……”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只听皇上请语到:“传朕的旨意,宣太医院所有太医到离影宫候旨,随时禀报”“喳”高总管欣慰的起身离去,看来皇上还是放不下离皇后,离皇后啊,何止是沧国百姓心目中的圣女,在皇宫里面大家也是大家都誓死要效忠的主子啊。淑妃听到皇上的旨意时,抚弄瑶琴的芊芊玉手随即一顿,音符错了一个,随即又恢复平静,只是南宫傲在听到那个错音符时,眼神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这首曲子,恐怕连淑妃也不知道,这是自己亲手为离皇后而谱写的,离皇后弹过之后相继在宫中流传开来,淑妃的心思自己岂不明白,只是,离皇后啊,朕要拿你怎么办。南宫傲起身凭栏眺望离影宫的方向,还记得当年自己在听到离儿要般到皇宫里最偏僻的庭院时冲动的想新手杀了离儿,怒吼到:“为什么要离开我,你知道我无论娶多少妃子,我都是只爱你一个啊,为什么连你也要离开我”是啊,今天是自己奉太后旨意迎娶程宰相的千金程语聪为妃的日子,但离儿却要离开自己,看着离儿苍白的脸,南宫恍然想起离儿昨天因为误吃隔了夜的“银耳汤”差点流产,但,自己心里明白,那银耳汤恐怕是某人的杰作而已,是每天都要上演的一场戏而已,但自己没有想到那些人连离儿也不放过。是啊,自己没有承诺给离儿要的幸福啊,随即悲伤的喃喃自语到:“离儿,这到底是怎么啦”离儿看到南宫傲孤独的背影,蔓延的泪一滴滴滴落在脸上,身上,心底的最痛,轻轻的从背后环抱住这个自己用尽生命在爱的人,叹息到:“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必须保护他,他是我和你的骨肉,我输不起了”南宫转过身来,双手捧起这张自己珍爱的脸,轻轻的吻干每一滴眼泪,只是自己知道,这泪是永远也吻不尽了,紧紧的拥抱着离儿,似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寒冷的心可以得到温暖,是的,离儿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道阳光,只是,这阳光也要离开了吗!“离儿,我好累!”离儿紧紧的拥抱着南宫傲,肩膀上那一滴滴温热的泪让离儿明白南宫已经作出了选择,决裂的抉择,那一刻,心痛的无法呼吸,但有彼此的爱,爱的天崩地裂,足矣!“身在帝王家……”没人在说话,这个身影像化石一样,只留下地面上那两道紧拥的身影,那一夜,程妃没有等到南宫傲的归来,第二天就听到皇上下旨皇后有失礼仪,软件在离冷宫最近的视文宫,改名离影宫,没有皇上旨意,任何人不得入内。从此,没有人见到过皇上踏进离影宫,没有人见到离皇后走出来,只知道离皇后已经失宠了,也有人大胆进言,废除离后,另立得宠的淑妃,当时皇上没有表态,只是第二天,这个进言的大臣被已贪污的罪名流放边疆,世代祖孙永不得回朝,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提起此事,那些在背后讽刺离后的侍女太监也都噤若寒蝉。“皇上,皇上……”南宫回过神来,看了跪在地上的来人:“什么事”“皇后她……”“皇后怎么啦”南宫把跪在地上的人提了起来,小太监吓的似丢了魂,第一次面对面这么近的看龙颜,自己的身体一直在摇晃,事后,小太监对其他太监讲起此事时说:“我感觉皇上当时提着我的身体的手一直在颤抖”只是其他的太监听后,都“切”了一句说:“肯定是你自己在颤抖,皇上怎么可能那,那个杀敌无数,英明神武的皇上怎么会颤抖”小太监挠了挠头,想了一下说道:“也是,可能是我自己的幻觉了,但是我……”话没有说完,因为其他的太监已经群攻而上,左一拳右一退的打了起来,宫院的一角远远的传来:“我再也不乱说了……”路过的人只当是听见了幻觉没有在意“难产……”南宫随即丢下太监,对站在亭外的许总管说到:“摆驾离影宫”只是谁也没有在意一直在月亭弹琴的淑妃,只知道那夜,琴声没有断过南宫心急如焚的走向离影宫,虽然从没有踏进过,但路恐怖比谁都记得熟悉,只是跟在后面的太监一直在喊:“皇上,你慢点”天是晴的吗,突然一阵晴天霹雳的声音让南宫顿住脚步,片刻原本寒冷的气温温暖如春,天空的颜色的赤红一片,红的似血,红的如火,让人压抑的屏住呼吸,不到片刻,红色逐渐淡漠,恢复初入般湛蓝,只是蓝的太过妖冶,刚恢复正常呼吸的人都被这么奇异的景象震惊住了,南宫随即想到离宫,正举步前往,随即又顿住脚步,看着天空翩然而下的白色冰凌,不由的张开双手落在手心,是六棱角,晶莹剔透,洁白无暇,放眼望去,整个天下似乎都被这白色笼罩,不知谁兴奋的喊道:“是雪,这是雪……”随即皇宫所以的宫门都打开,各个宫门的人都走到厅外,震惊的看着这雪,这百年难得一见的雪,沧下国从没有下过雪,大地安静了,静得只能听到呼吸,大家等看着这场奇异的雪,片刻整个皇宫一见处在白茫茫一片中,“哇哇哇……”一声啼哭在这片静得诡异的皇宫突兀的响起,随即从远处跑来一位太监,边跑边对喊道:“生了,皇后生了位公主……”。据云穹大陆史书记第一卷记载这天不单单只沧下国下雪,整个云穹大陆五国都下起了鹅毛大雪,覆盖天下,从那天风云大陆的百姓都知道沧下过诞生了一位“飞雪公主”一雪名天下,她的出生已经带来得飞雪者得天下的寓意,不知是该悲还是该喜,只是当时没人人见过这位飞雪公主,沧国皇上特此昭告天下:“飞雪公主因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