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笔墓道

笔墓道

作者:焚言坤 类别:灵异 综合评分 100

简介:神秘的商王宫。南越王陵。东方木乃伊。埃及法老王的诅咒之。突发意外灵异事件。王宫内,金字塔中。王陵内。为何中惊现同种舍利子。15年前神秘的消失了的考古队。珠穆朗玛峰上的冰宫之中,一段被冰封千里几千年的历史。。,“老朋友,还挂我电话!好久不见啦。”。

第三章真相 2021-01-10






  “算了不说啦走,吃饭去”吴铭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不对啊!你被抓进去那么久啦!哪来的我的电话”我心生怀疑质疑道。

  “还能怎么办,凉拌蛋炒饭,干老本行呗。”吴铭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吴铭冷笑一声“哼哼,这个要从长说起,当时我们一起去的也有10好几人,你肯定会问我们是从哪得来的墓的位置,实话和你说不是我发现的,是和我们一起去的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告诉我们的,他说他干这个也有好几年啦,这个墓他也不清楚到底存不存在,你想啊!商王的墓,哪个商王?我也很怀疑有鬼,不过到了那才发现不简单啊,我们从地上用洛阳铲打洞,定位,发现这个地方很大,足有一个足球场大,于是我们打了个洞就准备下斗,留了一个人在上面望风其余的都下去了。我们走在墓道里凉飕飕的,像冰箱一样。走了大概半个钟头,我们来到了主墓室外的石门前,门上刻着两天条龙,正中间用古文写着几个大字,我只认识一个就是商字,于是我们叫那个眼睛哥来看看。他一看就神色紧张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商纣王?商纣王我们所有人都惊讶到。那时我们没想多的,就开始挖墙,墙刚一挖开。就从里面流出了血红血红的液体,泼到了几个人脸上身上瞬间就看到几个活生生的人的皮肤没啦,全身变成了红的,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我们见到这样的情景,就都往外跑了出来。马上填上洞口。却发现望风的人不见啦,我和剩下的人就跑了出去,结果就看到了警察在搜索什么,还没来得及跑就被人从后面绑住了。抬头一看是警察。我才知道我们完啦。不过巧就巧在在墓的旁边还有一个被打开的陪葬坑,警察只是认为我们在挖那个。所以罪就不大,要不就得吃花生米啦。

  “那有啥办法,没事干啊”

  发财到算不上,只是二叔这里年富啦!才赚了百吧十万,你也知道我二叔和我关系最好啦,所以就给了我不少钱。吴铭先是一愣“什么叫做才百吧十万”,吴铭瞪眼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羡慕。

  吃饱喝足后,带着吴铭就往我家赶。路上我俩也没少说话。不是聊小时候的故事,就是聊现在的状况。吴铭可是一阵牛逼wuna带闪电啊。吹得天上牛都满天飞。他说他要是不去盗那个斗,现在也是有家庭的人啦!最少也是一个亿万富翁,家里别墅十大栋,跑车十大辆。我心想,你不盗斗也不见得你干过什么好事啊!自从初中毕业,你就不知去了哪里,反正以你的性格是不可能干好事的。倒斗这份行业不错啦!你要是做好,说不定还能发家致富呢?我不禁笑了起来。我俩谈天说地了很久才到了我住的小区,我自顾自的走到了我所居住的5栋5楼5号房。。我掏了掏钥匙,好不容易才找到,打开门,我对后面的吴铭说了声,进来。

  四周静得出奇。“X这是怎么回事。人去哪啦?”我越发觉得这事古怪。不曾多想,就又出门,沿着原路寻找。就在我刚出小区大门时。就看到对面的马路边上,站着一个人,看背影这人我一眼就认出来啦!他就是吴铭。“嘿,这家伙站那干什么?”脑中画上一个打问号。老远我就喊了一声吴铭,见他毫无反应我又多喊了几声,仍不见他回头,反而,发现他在往前走。我也很跟着他后面一起走。心想这小子在搞什么鬼?突然,那家伙,好似加快步伐往前面跑了起来。“靠!你妹!跑啥?”我骂了一句,也跟着跑了起来。跑着跑着,电话却响了起来。拿出电话一看:屏幕上大大显示着吴铭二字,我接通电话,开口就大骂:“xnm。你M跑啥!累死小爷我啦!”“谁跑啦!我在你家门口,看到你进门喊我一声,就又跑了出去,我还纳闷呢?你喊我我正要进去,你就把门关啦,我现在一个人晾在外面,你可真够意思哈!”我的表情立马变啦。“还装是吧!不让你现原形,你是打死也不承认是吧?嗯?”我马上挂了电话,往前望了望,那家伙就在我前面不远处。我打开手机的照相机功能,朝他拍了一张,就往家跑了去,这回看你怎么说心里乐着。我刚爬上四楼,透过楼梯间的缝隙,我隐约看到了一个人站在我家门口,由于是晚上,即便是在亮的灯泡,这人也还是有点黄黄昏昏的,也认不斟酌。不过最好不是吴铭再说也不可能是他,照片都还在手机里。我飞快跑上了五楼,还没走到家门口,那人却先走了过来。我看,着实吓了我个半死,这不是吴铭,还能是谁?“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我惊讶的问了一句,不过显得多多少少有点语无伦次。“你还好意思说,刚才你干嘛去啦!我跟在你后面你刚进门,二话没说又往外跑了出去。我还以为你掉了啥东西呢!”吴铭抱怨起来。我的思绪有点凌乱。心想“难道是我最近工作多,压力变大了脑袋里的幻觉?不可能吧!这哪是幻觉,整个和梦游有啥区别。”我转眼瞅了一眼眼前的吴铭,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问题。“你确定,你一直是跟着我的?”我问了他一句。他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随后我们走进了301VIP包间。

  “诶,多的不说,快来接我。我饿啦,”吴铭说到。

  刚坐下,一个长得俊俏的服务员小姐走了过来。说了句“先生,需要酒吗?我们这里有法国80年的人头马面,还有98年的XO请问先生需要什么?”我看了吴铭一眼,想了想问他要什么,他说不喝酒开瓶王老吉。我也随他点了一瓶。服务小姐拿走了菜单。菜还没上我俩就干坐着还怪别扭的于是我首先发话“你小子上次是干什么斗进去的?”吴铭四处看了看,爬到我耳边说了一句“一个你想也想不到的墓”我顿时来了兴趣,急切询问是什么斗,他想了一会小心的说了一句商王斗,我大惊失色,盗商王的墓,那可是死罪啊!商朝距今也有个3.4千年的历史啦!你小子是活腻了不是。不过也不对啊,你怎么就被放出来啦

  “额,想你大概或许眼花了吧!”吴铭笑了笑。不可能,心说这事

  绝对不简单,现在我越来越怀疑眼前这个人。难道……

  “还装,自己看!”我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他。“啥?”吴铭接过手机问到。“自己看!”我的语气很是愤怒,在我认为,对于吴铭这种行为,很是无语,外加无聊。“看什么?”

  刚回杭州,行李还没有放好就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佚名打来的。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以为是诈骗电话果断挂啦。刚准备掏钥匙电话又打来啦。我一看又是那电话。心想这个诈骗份子还挺顽固的哈。于是就接通了这个电话。

  我郁闷得很心说是哪个老朋友。回了一句“你是哪位朋友啊”只听对面说他叫老吴。我听后脑子飞速搜寻着记忆中的这个名字。突然我惊讶了一下。“老吴?,你是老吴!你出来啦!”老吴是我打小的玩伴,他的原名叫吴铭,我们从小是穿一个连裆裤长大的,在村里我俩可是没少干坏事。不过我俩在中学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后来中途他联系过我一次。他说他被抓啦。我问他为啥,他说他“倒斗”被发现啦。说什么最后一次通话。现在竟然又联系到我啦。

  “靠,死性不改是吧”

  “老朋友,还挂我电话!好久不见啦。”

  还是尽量不去想,努力屏蔽。可是又忍不住想出去再看看。现在都凌晨两点啦,出去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敢的,别以为小时候很活泼就证明我胆大,我的胆其实很小,有时是故作冷静。不过,我家浴室好像可以看到对面的马路。购房时特地选的阳台朝公路。而我家浴室和阳台紧挨一起。走到窗户前,用力扳开。马路边的路灯还亮着,凭借大脑中的记忆,搜索着刚才那个位置。当眼睛移到小区大门正前方时,我大脑嗡一炸,就在那边树下隐约还站着一个人,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看清那个人,不过他的大体轮廓,和刚才所见到的姿势一模一样。“吴铭!”我冲客厅外的吴铭喊了一声。“干什么?”外面传来了回应。我走出浴室,轰的打开浴室门。看到吴铭在沙发上躺着,“你过来一下。”“干啥?”吴铭问了句。“你来了就知道。”我快步走到窗户前,先往在看,确定那人还在。果然,那人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着。吴铭走到我跟前。“什么事?”“这是不是该给我解释解释”我手指窗外。吴铭斜眼望去。脸色有点变化。本想说句什么,却没启口。只是转身背对我“默语,你是我自小最好的朋友,有些事我不想骗你,不过你知道啦未必对你有好处。”“总比我不知道,你一直瞒着我好!我一直把你当好兄弟,可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来有什么目的!”“默语,我没目的,不过你会相信我所说的吗?这件发生在我身上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事实你会信吗?”我又指指窗外。“这个?”吴铭点了点头。“我觉得,你讲了或许我会信。”“那好吧!我就给你从头说起,先给你看样东西。”吴铭伸手从内包内掏出了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这是什么?”“舍利子!”

  • watch
      “&炒饭, 发表了帖子
    2021-01-14 05:44:50

      “还能怎么办,凉拌蛋炒饭,干老本行呗。”吴铭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 watch
    说啦走&嗯了一 发表了帖子
    2021-01-14 01:40:05

      “算了不说啦走,吃饭去”吴铭点了点头。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