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快穿虐心战





最虐心的快穿小说  火影忍者虐心之战  有点虐心的快穿小说  虐心快穿小说排行榜  好看虐心的快穿  快穿虐心的小说推荐  快穿虐心的小说推荐无CP  


    三个月的南华山生活,云裳爱他的心一点点被磨尽,她好像从一开始就没看清楚过他。他应该是光明磊落的,这只是她的自以为是。每日被喂下软骨散,除了吃饭什么力气都没有,只一日日等待他的临幸,她想过死亡,却有放不下爹爹,娘亲死后爹爹就视自己为信念,除了自己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却从未想过他早已放出自己死了的假象,爹爹早就抑郁而亡,而教中有心的探子也埋尸在南华山下。

    这是一个俗套且老旧的故事,至少对于云裳,她不会给别人伤害自己的机会。生于魔教的圣女,自幼丧母,却被父亲和同宗人娇宠着长大,虽然对于外界来说,魔教令人闻风丧胆,但对于云裳来说,这里有的只是一群疼自己的长辈和一群陪自己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虽然称魔教,但魔教中人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只是第一代教主,就是前教主,去中原挑战了八大门派的掌门,结果却是八大门派的掌门全部落败,就对外散布断崖有一魔教,做尽伤天害理的事情。事实上,魔教起源只有两人,就是前教主和教主夫人。前教主和教主夫人是武林中盛传已久的邪医的徒弟,一人习武,一人习医。习武的人最爱做的事就是不断与高手过招,来提升自己;习医的最喜欢的就是捡大街上生病的人回来救治。两个奇怪至极的人,却不可思议的生下一个正常却又不正常的孩子,不但天赋异禀而且少年老成,从稍微懂事后就将自己照顾的很好,同时还能保证不让捡回来的人饿死,就这样,一群小孩子就凭借断崖洞里的几箱财宝和武林秘籍及珍贵的古书开始了自己的江湖之旅,阴差阳错却将魔教发展壮大了,等老教主再次出关比试时,魔教就又风光了一把,至此这魔教的名声就坐定了,再加上江湖中各种诬陷,而魔教的人又不懂解释,就这样定型了。

    “什么,你这个消息太老了,我昨天刚听说,玉面君子剑被赶出门派了,好像是因为错杀师弟......”

    云裳的心一下子就乱了,去附近的店里挑了一匹马,就一人一骑赶往南华,她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掉下南华上的悬崖,南华山的悬崖人称绝命崖,从未有人能从哪里走出来,崖上是看不见底的深渊,崖下是毒气樟林和野兽林,有数不尽的词汇去描述它的可怕,可云裳还是去了,义无反顾。即使一路困难重重,九死一生,她也从未后悔,即使他心心念念的仍是他的师妹,即使最后的他醒的时候他还未认出她,她也从未遗憾。爱就是爱,义无反顾,无愿无悔。不求回报。她以为等他大婚后,她会回到断崖守着自己的爱情,直到时间将一切割裂的支离破碎,年老的时候,她还会回忆起年少的时候她曾这样爱过一个人。却不知道宴会上一杯酒下去,她和他彻底成为死敌。她是骄傲的,她的骄傲是刻在骨子里,即使支离破碎,也做不到忍辱偷生。可他却用自己为是的爱毁了自己的骄傲,她清清楚楚记得他在成亲的第二天,将自己玷污,她清醒却浑身无力的感受着他的欲望,那一刻,她心死了。他说他爱她,也放不下师妹,可他却知道她这样的人绝不会共侍他人,这是他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本是顺遂的一生,偏偏在云裳15岁是遇见了白潇,人如其名潇洒却又带着书生的儒雅,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明明俊美阳刚的脸偏偏带着一种放荡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沉溺其中,而自己偏偏不自知。那一刻云裳好像知道了爹爹对娘亲的感情了,这世上就是有这样一个人,他就好像是为你而生的,一遇见所有的理智和信念都无用。云裳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的悸动。原来这就是动心的感觉啊,可真美妙。不懂情事的少女就这样陷入了爱情的漩涡。

    云裳的母亲基本上算是自己的父亲养大的,两人青梅竹马,长大后就在断崖大家的见证下成亲,可无奈云裳的母亲是自小身体孱弱,生下云裳后没熬几天就药石惘然,她父亲几乎一夜白头,眼看就要追随而去,却在看到云裳后,自此有了心,决定专心抚养云裳,决口不提爱妻。教中其他人怜悯云裳自幼丧母,对其也是宠爱万分。而云裳从小就乖巧,这样的宠溺也只是让云裳更娇气了一些,平日里仍然是教中人的小棉袄,对谁都是温和贴心的。偶尔有的小撒娇也只会让人顺着她。

    云裳醒过来的时候,朦朦胧胧看到身边有人在走动。nv生小说网

    最南边的边塞城永远是碧云万里,晴日朗朗的,它不似人有种种哀愁。这日云裳一身素衣装扮,姣好的面容被掩在面纱之后,只留一双明澈透亮的眼睛。本是少年不知愁的年纪,却留有一身的哀伤,这份哀伤淡淡的,却又好像很浓郁。爹爹和教内的叔叔姨姨都说,错过了白潇,还会有李潇,王潇,只一个白潇,又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她也是这样认为的,反正从小到大她从未长时间伤心过,她一向以最大的善意对待世间的人和事,给自己和他人最大的宽容,唯一的底线就是身边的亲人。可这次她错了,白潇或许就是她的劫,还是最残酷的一种,她从未尝试过无论做什么事情,你都会想起一个人,即使你们只有短短的回忆,午夜轮回,梦里都是他的摸样,这就像是一种毒,而且毫无解药。就这几个月的时间,曾经青葱活力不知世事的少女,好像就长大了,不过长大的代价却有点大,如果说爱过是最残忍的情话,那么路过就是他的世界和你无关。

    云裳转身走入一家酒楼,酒楼看起来略显破旧,但却有一种难以严明的感觉,这是边塞消息最全的酒楼,除了这里流传的各式各样的八卦,你也可以在这里买到你想买到的消息,酒楼的老板很神秘,从未有人见过,江湖上流传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有无数人来此想见一面,却从未有人见过这里的东家。云裳挑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听着江湖上有关于他的八卦,好像心里有一些慰藉,就好像自己陪在他身边一样。他由南到北一路上行侠仗义,有时是除了当地的恶霸,有时是将当地的采花贼捉拿归案,有时是在与当地的名剑士比武,这一路可谓是精彩多姿,被江湖人送称号”玉面君子剑”。

    “这是你其中的一世,你先接受记忆吧,接收后就明白发生什么了。”玉灵适时为她解惑。

    当白潇的师妹找来时,云裳一点都不意外,白灵是个有心计且敏感的女人,即使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她是假意温柔在白潇身上留下痕迹,等白灵找来的,这一切都在预料之内,只不过没想到她来的晚了些,女人终究还是傻了些。她等的久了些,久到她以为那个女人是甘心的。

    “暂时没有办法,你的魂魄不全,精神力太弱,我没有办法帮你改善体质。”玉灵无奈且有些心疼的说,声音里透着对小辈包容。”这玉灵对我也太包容了,没有一点坏心,还隐隐以长辈自居,我难受的时候,还透着心疼,虽然蹊跷,却也可以相信些,毕竟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

    天意永远让你猜不透,刚刚感觉到自己找到爱的人的云裳,却不知道,少侠永远都是不缺小师妹的,几天的相处和玩乐之后,少侠的小师妹来了。那是一个娇俏的少女却因自幼习武的原因身上带着一丝英气和武侠儿女的大大咧咧。云裳第一次感到了难受,她有一副好的外貌,饱满的额头,极圆的丹凤眼带着一种纯真,挺直的鼻梁和殷红的小嘴却让云裳多了一丝美艳,这是一副完全承袭娘的好容貌,明艳到极致,可是这样的容貌无法让心上人多看她一眼。白潇有心上人了,白潇和他师妹两情相悦。这是显而易见的。自他师妹来后,白潇就再两三句话不离他师妹。云裳从小到大第一次心痛,或许这就是天意,迟来的无论多好都只是路过。在看到两人两情相悦的甜蜜后,云裳选择了祝福。忍下心中的涩意和苦痛,云裳决定回去边塞断崖,终身不再踏入中原半步。时间是无情的,在岁月的腐蚀下,她一定会慢慢淡忘的或许以后还会嫁人,或许以后守着自己的爱情地老天荒。云裳最后望了一眼远处的城门,策马离去。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中原,却也可能成为最后一次。    天意总是难测的,她以为她的爱情已经结束,却不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可她如果知道以后发生的事,她宁愿不要这样的机会。()

    “你说圣女怎么还不醒呀,教主都要急疯了。”

    他是自己最爱的人,可是他已有爱人,却有把自己作为外室养在南华后山,她对他从未隐瞒自己的情况,这成为自己逃不走的最大羁绊。他制造出自己死亡的假象,让父亲了无生意的死去,教内所有发现蛛丝马迹的人,被他偷偷杀掉。尤其是她青梅竹马的师兄,他将他折磨死去,魔教也在之后被人攻破,教中弟子死伤无数。

    “你听说了吗,玉面君子剑将于下月在南华山成亲,作为南华派的首徒和南华派掌门亲女成亲,并接任代掌门之位,从此作为南华派的第一继承人。”

    “那先接受记忆吧。”

    云裳最后是逃出了,可是却背上了与人私通的名声,云裳一直知道白灵是真狠,却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可以拿自己的名声和孩子与人做赌注。当云裳九死一生回到魔教的时候,等着自己的却是支离破碎的大家,和父亲死去的消息,一瞬间信念倒塌了。白灵和白潇依旧和和美美,恩爱如初,自己却因为白潇自以为是的感情,失去了亲人,身体也逐渐垮了,刚安排好教内剩余的众人就离去了。这一场爱恋,她赔上了自己的所有。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