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九天落仙

九天落仙

作者:吊炸天了真的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一步一仙,几眼万年  踏九重天,战九仙,筑仙路,划仙劫  掌乾坤,傲视苍穹   九重天落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如今已入深夜,这酒楼里也没有一人,酒楼里很是安静。。

第一章东赫 2021-01-12





一首歌什么落九天  什么是什么落九天  一杯酒下的落九天  无仙九天是什么  龙飞凤舞落九天  


  如今已入深夜,这酒楼里也没有一人,酒楼里很是安静。

  天地分九,人分百世。诸族并起,争苍穹之主,获其之源。开圆满之界,终其封仙主。古有真仙,居星空,踏九地,迎九天,掌阴阳,明混沌,渡身劫,逍遥乾坤。后有人仿其仙,修其气,明悟神通,增其寿元,笑傲天地。虽说无法踏星空,但碎山河,灭古兽,脚踏法器渡天际却是可以。夜天和几个村中同伴坐在火堆旁,听着眼前被火光照的满面通红的老伯说着话,虽半知不解,但眼中和其他同伴一样尽是向往。能打碎山川,飞在天上的人那可不是他们能见到的,虽说少年们觉得老头十有八九是在瞎掰,不过在这个年纪好奇心总是很强。"天儿,天儿,回来吃饭了,在不回来你爹可要揍你这小子了。""得赶紧回去了"夜天听见熟悉的声音,连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渣转身就要往家里跑。又回头急道"老伯,您明天还来吗?""来啊,不过记得明天过来时带两个烤地瓜啊,本真人可不是贪图你那两个吃的,不过吃饱了好给你们继续讲故事嘛。"老头笑嘻嘻的看着眼前这个十多岁的男孩,嘴角尽流出了口水。"额,好,一言为定。明天我可在这等着呢,您一定要来呀。"说着已经兴高采烈的往远处村舍跑去。眼见已经到了晚上吃饭时间,其他少年也起身告别老头之后各自幻想着回家吃饭了。见少年们走远,老头不由得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这些小土豹子,本大爷随便说几个书里的故事就能把你们糊弄的妥妥当当的,真是没见过世面,想我张真人也是万人敬仰的仙人,虽说在门中混的不怎么好,不过也不是这些凡夫俗子可比的。如今落到如此田地,都是那该死的铭昊出的馊主意。等我回去定让你好看。"想着想着,张老头气不打一处来,也没了继续讲故事的情绪。打发了其余的少年,便起身拍了拍身上已经穿的发灰,又有些破烂的袍子扬长而去。天气有点凉,虽说已尽隆冬,不过这偏僻的山村组织的狩猎队已早已在冬天来临时到山林里捕获了足够多的鸟兽以备过冬,到也不愁。夜渐渐暗了下来,冬天的黑夜有点静,不大的村子里灯火忽明忽暗。一间不大的屋子,几件木制家具,一些兽皮,屋子中间摆放着一盆火炉,其内的木柴被烧得噼啪乱想,几人围着土炕上的桌子,正吃着晚饭。与外面的天气相比,这里倒是暖和许多。"夜天,今天是不是又去听那人讲故事了?"其中一个满脸何须的大汉夹起桌上的饭菜放到对面儿子的碗里说道。夜天见父亲问话,有些支支吾吾,头不自觉的低了下来。打小夜天就不敢直视父亲,倒不是父亲对他不好,而是夜天本来就性子弱,父亲又是常年打猎,脾气也比较刚烈,所以这只是一种不自觉的习惯。虽说夜天今年已经15岁了,马上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不过因他比村里其他孩子长的小,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的模样。个子也比同龄人小上不少。不过夜天父母却很疼这个儿子,平日里说打说骂的那只是说说而已,他们可不舍得碰。由于夜天个子矮小,尽管没人嘲笑,不过他知道,没人嘲笑自己是因为父亲是这村子狩猎队伍的头领。夜天可不傻,这让他不自觉的形成了一股自卑感,打小就不愿与其他孩子玩耍,结果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朋友。夜天父见其不说话,顿了顿又说道"我看那人脸生,应该不是这附近村子的人,这阵子我听说附近村子有些孩子不见了,寻也寻不到,可能是有人将其拐骗走了。这些陌生人还是少接触的好。""行了吃饭吧你,我们的天儿可不是小孩子了,过了今日,便是大人了,来,天儿,这些都是你最喜欢吃的菜,今天娘和你爹都高兴。快吃。"夜天娘听着丈夫罗里吧嗦的没完,打断其语。面带慈祥的说道。"也是,今日是天儿你的年岁日,也是成人前的最后一天。今天高兴,不说这些,赶紧吃吧,待会都凉了。"笑着往夜天碗里夹了些菜。看着这一家人,明里到也其乐融融。不过夜天父亲眼中却是闪过一股思索之色。?夜天父亲尽管觉得不想说这些有点不合适,但其中缘由只有他心里清楚。自然那附近孩子丢失一事也是假。不过,让夜天不要和那老头来往却是真。因为当他第一次看到这老头时便知道那人不简单。别看老头穿的破破烂烂,跟叫花子一般,可他却知晓,这老头可不是普通人那么简单。夜天父亲并不是这村子里的原居民。那是在17年前才来到这村子定居的。不过当时却和那张真人差不了多少,全身破衣烂衫,头发凌乱。那时正值天气炎热之际,有村子的人上山打猎时才在山道上发现的夜天父亲。村民们见其满身是血,已然昏迷,以为遇到了山禽野兽之类的袭击,才昏倒在山路上。在众人的帮助下抬到了村子里,将其医治。后来,夜天父亲伤势好了之后,便也没有离开,在这里居住了下来,和村里照顾他的一家人的女儿成婚,才生了夜天。村里的人淳朴,虽然没人知道这人从哪里来,不过也没多问,只知道叫夜尘。在他们想来,这穷乡僻壤的,家家户户除了一些兽皮值点钱之外也没有什么可让人惦记的,村里人又帮夜尘盖了屋子,成了村子里的一员。后来村民发现夜尘有一身好功夫,上山打猎基本都是靠夜尘。并且教了村民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这让人们都很尊敬夜尘,后来才有了狩猎队的头领一说。不过虽说夜尘有一身拳脚,可夜天却不怎么肯学,到现在也不会一点武功。这让夜尘有点无奈,不过后来想想也好,以后就做一个普通的农夫便好。有时,夜尘想起以前的事情都觉得心有余悸。还没来这村子以前,夜尘本是居住在离村子不算太远的一座城池里,此城名,东赫,相比其别的城池来说虽然说不得顶尖,到也算得上繁华。夜尘是这城里一家镖局的镖头,其名原也不叫夜尘,而是萧鼎。那时经常会带着镖队为嘱托之人送些贵重物品,平时没有行镖之时便到酒楼和较好好的兄弟一起喝酒,喝到烂醉才肯罢休,过得也是逍遥快活。或者去赌坊玩上几把,过过瘾。一日,萧鼎闲来无事,便到相熟的赌坊玩了两把,出来时已是半夜,街道的行人也不见几人,大多数店铺也都早早的关了门回家陪妻子孩儿了。不过几家大酒楼却还没有打样。"该死,今天真是他娘的背,连开几把,老子都被套了进去,真是背到家了。要不是最后掰回来老子可就输惨了。哎,真是倒霉。"走在青石铺就得道路上,萧鼎使其自然的想着闲事,晚上风有点大,虽说是习武之人,不过这风还是刮得萧鼎有点身子打颤。他也不是嗜赌如命之人,只是随便玩上两把,倒也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风越来越大,索性明日无事,不如去喝喝酒暖暖身子在回也不迟。想到做到,前面拐角正好有一家酒楼,便快步走了去。刚踏入门,便有一股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这让萧鼎还真有点嘴痒了。"哎呀,萧镖头。您怎么来了,大晚上的还来光顾我这小店。"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便听到一尖锐的声音灌入耳中,刺的萧鼎都有点头晕。不久,萧鼎便看见一个子矮小,苟着腰,长得尖嘴猴腮之人跑了过来。阿谀之色,浓。萧鼎冷哼一声,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人,此人是这间酒楼的掌柜,姓胡。平日里看起来对你点头哈腰跟个老好人一样,可背地里却和一些地痞**在一起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过这和他也没多大关系。说白了,就是看不惯你,怎么着。不过奈何除了这家的酒,别的萧鼎还真是喝不惯。"得了得了,今日运气不佳,外面又有些冷,上两潭子好酒,在上几个小菜。"说着,正眼都不敲便那掌柜一眼,便走到一张靠里的桌子做了下来。

  • watch
    这酒楼&,酒楼 发表了帖子
    2021-01-13 10:20:53

      如今已入深夜,这酒楼里也没有一人,酒楼里很是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