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福神来了

福神来了

作者:我是东方时代 类别:职场 综合评分 100

本是福神降临到人间,却随着人的生活模式就彻底堕落,终于等到内心意外发现再次就了本所以是他的生活方式.... 福神来了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事”医生也安抚了一下激动的心,暂时抛开困扰言归正传的说道“就目前各方面都的检查来看李先生是正常的。但是我唯一担心的还是头部,因为巨大的电流从脑部经过,即使没有损害构造,但是记忆或是各种控制能力怕是有所影响,所以你们也不能高兴的太早了。接下来得多注意观察,等他醒来才能做定论,当然,或许也就根本没事,在他身上再发生任何事已经不足为奇了”说到底医生还是被奇迹所打败,在李文远身上他开始背弃了科学而选择了奇迹。。

第四章 反应 2021-01-12





福神来了赚钱游戏  


  还是那所废弃的学校,在那颗残枝落满地的半截柳树旁此刻正站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在急症室门口下跪祈祷的刘木,由于在文远身边的人里数他最年长,所以大家都叫他刘哥。因为他在没有跟着文远之前是个算命先生所以除去文远门几个叫他刘哥之外大多数的人都叫他木大师。当然还有一个人也叫他木大师,那就是如楠。如楠叫他木大师的原因很多,虽然他们两个都是文远最好的朋友,但是在对事情的看法和处理方式出入很大,他两争吵到脸红脖子粗是司空见惯的事。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所以他愿意跟外人一同叫他木大师。还有就是在如楠眼里,他就是个保守的传统守旧的木讷的老人,所以叫他木大师也有这样一层讥讽的意思。

  同样,在昏暗的卧室里,如楠也盯着床头的手机,期盼着好消息的到来。之前她也想了很多,可能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神,只是,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刘木相信老天给了他一切,而她同样也相信金钱能给了它一切。只是信仰的不同罢了。不管她于刘木各自信仰什么,但在文远身上他们用的心是一样的,这辈子都会帮护文远,哪怕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事”医生也安抚了一下激动的心,暂时抛开困扰言归正传的说道“就目前各方面都的检查来看李先生是正常的。但是我唯一担心的还是头部,因为巨大的电流从脑部经过,即使没有损害构造,但是记忆或是各种控制能力怕是有所影响,所以你们也不能高兴的太早了。接下来得多注意观察,等他醒来才能做定论,当然,或许也就根本没事,在他身上再发生任何事已经不足为奇了”说到底医生还是被奇迹所打败,在李文远身上他开始背弃了科学而选择了奇迹。

  “我看你的命老天爷比较感兴趣吧”如楠大老远就认出这个讨厌的身影本想改日再过来查看不料却听到了如此诋毁文远的话,所以边予以回击边向着这里走来。刘木闻声并没有回头,听声音就猜到是如楠过来了。对于如楠不冷不热的话刘木没去理会,倒是背对着如楠说出了另外的话,这句话当初被如楠嗤之以鼻没当回事,可如今听到却使她身子一怔的定在了原地。只见刘木看着面前的木桩淡淡的说道:你记不记得,我说过文远今年要遇劫难,而且是灭顶之灾。

  快到黄昏的时候如楠关掉电脑来到阳台看到雨后的残阳把西边的天空照的血红,而在那遥远的东南方向却依然黑云滚滚时不时可见闪电犹如蛟龙般在云雾中闪现,看到此处如楠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拿起一件外套朝着门外匆匆走去。

  夕阳的余晖渐渐升到了树梢,整个小镇被宁静的黑暗渐渐轮罩。在这宁静的黄昏里一动不动的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看似融入了宁静的夜,实则内心如风雨交加的海面波涛汹涌的翻腾着。其实如楠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在她的眼里道教代表着中国古代的科学,佛教代表着修身养性,基督教是西方控制者们把奴仆教化的犹如羔羊般温顺的一种方式。在她的眼中人类的生存规律还是没有跳出动物世界里那般的弱肉强食。只不过人类聪明到不去直接捕杀,而是利用金钱控制各种行业为自己捕杀。所以在她的眼中,在人类这个圈子里只要有钱便能有了一切。可是今天她动摇了,她当然记得刘木曾经说过这句话。很多时候她也把刘木平时对别人预言的碰巧实现归纳为一种经验。一种通过察言观色或是别的什么总结出自己的一套适用于任何人的公式。这个公式不可能对所有人有效,如楠是这么总结的。但是今天她来到这里就表示着对自己的总结有所怀疑。换做以往的她,是不会做出这么没有意义的行为的,单单只是医生的几句不可思议就把她召唤到这里的吗?答案是否定的,虽然她来这里也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但是她觉得这里很神秘,唤作神圣也许更恰当一些。在来这里的一路上如楠脑子里全是电脑里边被雷击的画面,严重的当场毙命,就算活下来的也严重受伤。所以此刻她也认识到文远的事并不是常理能够解释的清的。再听到刘木的这句话,如楠感到前所未有的无措。以往咄咄逼人的女强人此刻面对刘木的话尽无言以对。

  虽然医生的话让如楠多了一层担忧,但好在确认了人没事也就安心了许多。在告别了医生之后如楠准备去看一下文远,走到病房门口看到里面围着很多人如楠也就没进去凑热闹而是离开医院直接回到自己的家里打开了电脑。她端了一杯咖啡坐在电脑旁偶尔噼里啪啦的不断输入,偶尔摸摸下巴陷入沉思,再看他打开的都是关于雷击跟电流经过大脑的网页,她在了解雷击,在收集关于大脑受到影响之后的一切应对措施。不管文远以后变成哪样她都会以朋友的身份去照看他。而之所以是以朋友的身份去照看的理由如楠一直都知道,不是她不喜欢文远,而是她已经不再相信爱情而更相信友谊会是唯一能维持一辈子的关系。再有她已经不奢望爱情了,能够维持跟文远跟大家的现有关系,这辈子她已经知足了。

  刘木转身看到此时的如楠尽也有些无措。往日里跟他针尖麦芒今日却跟换了个人。大概是文远的事让她筋疲力竭了吧,想到此处他轻轻拍了拍如楠的肩膀,“早点回去休息吧,雨后的晚上很容易着凉的,我去医院陪文远去了。”说罢便头也不回离开了这里,渐渐的消失在昏暗夜幕中,不一会儿如楠也慢慢转身呆滞得顺着来时的路向家走去。

  文远的病房就是那种拥有独立卫生间,并且有电视作为消遣的病房,这个病房有两张床。只是现在另一个床是空着的,看来还没有住进病人,正好晚上照看的人可以用来休息。刘木再四处巡视一番,推开卫生间的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人在,不由的嘀咕着:这个小周,不是说等我来了再走么。

  边嘀咕着刘木边脱下外套来到另一个床边坐了下来,再看了看文远,还是跟白天一样昏迷不信,唯有起伏的胸膛跟仪器嘀嘀的声音证明着他还活着。看着面前的文远刘木思绪万千,要不是当年文远收留了他,估计现在他还在江湖里给人相面算命游走于四方。回想起那种居无定所,无亲无故的生活刘木不由的摇了摇头。自从跟随了文远,他才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生活,这种生活里有家,有亲人,有目标。可以说如果没有文远他可能永远不能接触到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虽然他比文远大八岁,但在文远眼里却一直把他当长辈。闲暇的时候总会跟他说许多自己的事,比如他是因何在树上刻字,刻字之后怎么样了等等。从小到大所经历的大事小情基本都跟刘木述说过。这些事除了信任之外更多显的是深厚情谊了吧。刘木为此虽没有表现的感激涕零但在心里也默默许下重诺这辈子无有所图,只为在有生之年尽全力帮扶他。想了很多往事,再看到现在文远依旧不省人事,刘木不觉间尽真的老泪纵横起来。正在这时一个愣头青闯了进来,手里还提着满满当当的东西。刘木急忙举袖擦拭了一下,面对仪器背对小伙的笑骂“你这小子,不好好看照你干爹又跑出去吃喝玩乐去了?小伙竟没注意到刘木哭过,脸上堆满了憨厚的傻笑说“等了您好久也不过来,快饿死我了,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出去买点干粮回来吃,另外说不准干爹半夜醒过来也会饿。正好您在,也凑合一起吃点吧”。边说边把塑料袋里的东西套出来,转眼间堆满了一床。什么熏鸡,火腿,薯片,花生。啤酒...小伙越往出掏越觉着不合适,才发现刚才在超市居然忘了不只是给自己买,看到令郎满目的食品尽然一股脑都是挑着自己最喜欢的,当拿到啤酒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刘叔,只见他刘叔已经眼角颤抖,青筋暴露快要爆发的样子,急忙又塞回塑料袋解释到“这..这是我准备回去喝的。”说罢急忙起身说道:“那个..既然刘叔你来了,那今晚你陪我干爹,明晚轮我,那我先走了...”话音还没落就提着那两罐啤酒一溜烟的夺门而出。

  如楠来到了刚才那个医生的房间门口,看到房间的门敞开着也就直径走了进去。刚好此时那个大夫从一旁的饮水机上接了一杯热水准备回到办公桌休息一会儿。看到来的人是如楠就示意她先坐。如楠在办公桌的对面坐了,再看那位医生把水杯随便忘桌子上一推,闭眼伸手揉了揉两鬓全然不顾及面前的茹楠,而后表情呆滞的成默不语。茹楠看着面前医生的神情疲惫中还带着些许困惑。想来要有难言之隐,不由的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再看这位医生盯着手中的水杯沉默了片刻之后抬起头清了清嗓子对着如楠说: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事...医生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李先生能够活着是个奇迹。如楠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雷电经过肉体,通常所经之处的组织都会被彻底的破坏,所以被雷击中还能活着的人不是没有,只要没有把身上的器官严重破坏,另外再加上抢救的及时也还是可以存活的。可是李先生的情况却不同”说到这里,医生对着如楠问道:听说是通过大树被雷击中的?那么那颗树现在怎么样了?如楠如实的描述了那棵树的现状。医生听到这里不可思议的摇摇头“这就更加不让人难以理解了,如此巨大的雷电跟一个人的头部连接,再经右脚导至大地上,现在看来除了昏迷不醒,身体却安然无恙,好像未曾被雷击中过..”如楠听到这些也是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她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随口说道“大概那些雷电只有一小部分通过了文远的身体吧”。“不可能,跟木头比起来一个人的导电能力跟电线差不多。虽然树干有水分但是在雷电面前还是会选更适合做导体的人类。而且最为奇怪的是这位患者除去头部有轻度灼伤的痕迹全身上下基本没有被雷击的丁点迹象....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如楠看着沉浸在学术问题里的医生不觉好笑,既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为啥还要去纠结。好笑归好笑可如楠还是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她接着说道:那么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文远基本没伤着,那么是不是等他醒来就意味着康复可以出院了。

  小周的行为把刘木看的一怔一怔的,再低头看着满床铺的零食,不禁然的笑了笑“这小子,挺善良淳朴的,就是也太愚笨了点...”说着就起身整理了一下床上的东西,又看了一眼犹如睡着的文远之后,侧躺在堆满一半零食的空床上等待着文远的醒来。

  待刘木回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一跨进医院的门厅一种别样的阴冷的感觉席卷于身。虽然身后医院大门口人来人往,但是一进大厅却冷清异常。医院分为两个部分,下面几层是门诊部,上面几层才是住院部。下面的收费大厅跟门诊部晚上是没有人值班的,所以很安静,基本一个人也没有,刘木清脆的脚步声回响在大厅以及门诊部的走廊里,饶是刘木这种上了年纪的男人在这种境地也不免有些生怕,不由的加快了步伐,走到了尽头的电梯口慌忙窜了进去。再到电梯门开的时候如同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温馨的走廊里时不时有拿脸盆或是尿壶急匆匆的于洗手间之间来回奔走。有那么几个年轻人尽早早的把被褥铺到了过道里的长椅上。女人们的细细碎碎的念叨声,孩子的哭声,还有个别单间里传出的电视声,仿佛是个热闹的夜市一般的呈现在刘木面前。真是跟楼下的情况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刘木一甩刚才莫名的恐惧,奔着文远的病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