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飞者传说

飞者传说

作者:好事多魔250 类别:科幻 综合评分 100

作者喜爱日式动漫影响,对于“铁魂:很迷恋,不喜欢那种拘泥风格的标题。  小时候常常是每日五六点扒在电视机旁边望着凹凸曼,帕拉斯和花斗士。所以印象很深。  本来书名要取的是第二空军是喜爱”机动城管:的影响。所以仅有这部动画,最让人会觉得贴合生一个身材消瘦的黑衣年轻人对着巨大屏幕狂喷口水。“难道萝莉正妹王女都没跑到哪里去了。都被人OOXX了吗。难道今天来红了,为什么啊。我要爆炸了,哪个天使妹来救救我这个支离破碎的心啊。妹妹啊,你们的黑马王子需要一个吻来拯救世界啊。。。。沐老你真狠,为什么要怎么折磨我啊,找些恐龙来闪我的眼睛。”。

第八章 女人是祸水,男人是祸根. 2021-01-12





日本飞梅传说  深圳飞星传说  黑人会飞传说  飞孤传说小说  不会飞 传说精灵  进入亡者传说  开启者的传说  关于飞的传说  


  “不懂,你想全上了?”鸠沐疑惑的问。

  可惜宅男时间久了,等到宿舍阿姨炒午饭放辣椒的时候。王鑫才猛然惊醒,急忙准备了底稿。大中午的就跑了出去。

  老人转身就向旁边的沙发走去。

  鸠沐无力的松开手,木然的离开房间。突然,沐老他们父子听到鸠沐在走廊上大喊,“你们是一群蠢材是疯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一个**的幼稚想法,我操你大爷。。。”然后楼道里是一声声惊呼声。一个疯子在艺校楼里横冲直撞。

  学校选课里有心理课,他犹犹豫豫的选了。讲课的老师姓毛,整天胡吹自己怎么厉害,课没讲啥。都在讲给什么老板讲课,给什么高管催眠。不过还好,上课听八卦,起码上课不打瞌睡。考试直接开卷照抄就行了。很是爽了把。

  海泰一直绷紧的脸色松了下来,笑着说,“没什么就是一个会搞点行为艺术的想走后门。”

  “就是那个!”老人回答。

  最大丑事是在高3的时候被同学用DV拍基友片,当时宿舍关灯,有人拿出DV试夜视,有人出主意,他被人起哄,在被子里跟上铺同学虚情假意一番,有其声,有其形,无其实。不料,不靠谱舍友在校内网,编辑上传运动会视频时候,把这段DV给上传上去。全校轰动。致使一直无法初恋。女生见了躲的远远的,男生见了捂住菊花就跑。本来大好前途青年被毁。无心学业,远考他乡不知名大学。以图洗心革面。

  门关上老久,沐老突然问海泰:“小馨越来越像她姐姐了。身材的比例真接近黄金比例,不愧是木家的人。”海泰苦笑一声说,“是啊,如果不是我们提前发现她,估计现在不知道什么样的局面了。”

  “为什么,你们还没放弃。”然后是瞬间的沉默。宽敞的院长室内气氛异常的压抑。

  那些穿泳装的无知少女就可怜了。一朵朵鲜花围绕在一圈大狗屎前面。还装那么清高的狗屎。”

  鸠沐直直望着海泰和沐老,顿时无力的后躺在了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半天,眼泪从那小眼睛了流了出来。

  那廋的一顿说。王鑫还没明白什么事情。两个大个也挤进来,帮腔说,现在打折。学生订很优惠。三个一围王鑫,王鑫就有点昏头了,一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以为是什么学校规定摊派,还是看那几个人样子要像交保护费什么的,就稀里糊涂的订了几份,还一订就订了半年。

  “叔叔刚才是什么人啊,那么没礼貌。”

  “恩,这个怎么说呢,”老人捋了一下山羊胡。我们的社会是和谐的,要让阳光照进每个角落,你那些下九流的东西都收起来吧。再说了,我半埋黄土的人了,现在要改口味,要修养身体了!“

  “哪个?”鸠沐问。

  “哎,咋办呢?”王鑫躺在地板上在焦急中。偶尔侧头看着一只小强爬到床底下的一堆发霉报纸里面。

  “她们是为了艺术,艺术这东西的不是你这个满脑污秽的人都懂的。”

  “唉,为什么我叫她们脱衣服,那么扭捏,叫她们为艺术什么的献身,脱的比谁都快。悲剧啊!”

  • watch
    是叔叔&。” 发表了帖子
    2021-01-15 01:33:10

      海泰竖起大拇指说,“好姑娘,不亏是叔叔的贴身小棉袄。想买什么,叔买单。”

  • watch
    的后躺&小眼睛 发表了帖子
    2021-01-16 03:52:50

      鸠沐直直望着海泰和沐老,顿时无力的后躺在了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半天,眼泪从那小眼睛了流了出来。

  • watch
    老摇摇&口袋里 发表了帖子
    2021-01-14 02:58:58

      人家是有内涵的,今年还算不错了。报名的学生的素质还可以。旁边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微笑的说,“你太挑剔了。比不上你家那几个,有什么办法。。。”沐老摇摇头,在灰布中山装的口袋里掏出老花镜。

  • watch
    术这东&是你这 发表了帖子
    2021-01-14 03:17:56

      “她们是为了艺术,艺术这东西的不是你这个满脑污秽的人都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