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魔鬼交易实录

魔鬼交易实录

作者:二流写手 类别:灵异 综合评分 100

上帝造人,赋于人千姿百态的性格,而作为魔鬼,最擅长于和人类打交道的方式----交易,多少的堕落和混乱不堪的背后而已因为一次次简单的的交易。 魔鬼交易实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瘟疫肆虐的欧洲诸国,即使偏僻的山村也难以幸免,在普鲁士王国辖下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个名叫罗腾堡小山村里,这里在瘟疫到来之前,一片祥和安宁,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算是村里著名的单身懒汉阿尔伯特也能在每天农忙后到村里唯一的酒馆喝上一杯麦酒,然而瘟疫的来临改变了一切,先是村里的地主也是治安官的巴特勒大爷提前来催租,后来连村里的酒馆都不愿赊给自己一杯廉价的麦酒,老板娘翠丝甚至恶狠狠的诅咒阿尔伯特也得上瘟疫,也难怪翠丝的心情恶劣,他的丈夫阿道夫是村里唯一的海员,据说在意大利威尼斯的一艘大船上当二副,而意大利是瘟疫最严重的地区,好久也没收到阿道夫的信,好多的谣言都说阿道夫已经得了瘟疫死掉了。阿尔伯特叫嚷着离开了酒馆:“该死的瘟疫,让一向大方的翠丝都变得吝啬起来,该死的上帝。”话语刚落,已到晚上的天空突然降下一道闪电,仿佛瞄准过似的击中了村子广场中的耶稣基督的雕像,木制的雕像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闻讯而来的村民点燃了火把,竟看到雕像的双目中缓缓的留出了血泪,仿佛在悲悯死于瘟疫的人类。。

序章 2021-02-21





浮士德和魔鬼交易的故事  魔鬼交易之局诈  浮士德与魔鬼交易  和魔鬼交易的电影  和魔鬼交易  


  “绝望灵魂的味道是如此鲜美,我在地狱里都能闻的到,让我看看是谁在赞美我,是身犯七宗罪的灵魂么,感谢上帝这个杂种,孩子,看看这些将你烧死的蝼蚁们,让我多品尝品尝你的愤怒和绝望。告诉我你想要复仇吗,只要你和我做一笔交易,你就能不再忍受烈火加身的煎熬,代价则是出卖你的灵魂给我从此化身为恶魔,永远的听令与我,你愿意吗?”

  剧痛侵袭着阿尔伯特,他已经没有力气大喊大叫了,最后的目光扫过罗腾堡的村民们,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是如此的冷漠,“快要死了吗,这样也就能解脱了吧,可是我不甘心啊,上帝我唾弃你,如果你真是仁慈博爱的,为什么不能宽恕一只迷途的羔羊,赞美撒旦,让我投身到魔鬼的怀抱里吧,好痛啊。”阿尔伯特最后意识逐渐沉向黑暗,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脑海响起,

  被阳光照射着从宿醉中醒来的阿尔伯特头疼欲裂,”今天难得是个大晴天呢“第一时间这样想着的阿尔伯特逐渐清醒了过来,却发现被绑在村子广场中间的一根柱子上,脚下堆满了柴火,而村民们都到齐了正围着他,为首的正是巴特勒老爷、罗格神父、阿道夫翠丝夫妇,”这是干什么,快把我放开。”阿尔伯特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大吼着,“阿尔伯特,为了保护村子,让瘟疫不再肆虐,我们决定用你当祭品,减轻村子的罪恶让上帝息怒。”说话的是巴特勒老爷,“可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用你当祭品,为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来当祭品?放我下来,我要杀了你们。””因为你有罪,辱骂上帝是傲慢、拾金不归是贪婪、纵情饮酒是饕餮、见色起意是****、无所事事是懒惰、对于阿道夫是嫉妒、有罪行不愿悔改,想要杀死我们即是暴怒,作为神父主的代言人,我宣布你有罪,处以火刑净化你的罪恶,愿主停息愤怒,不要再用瘟疫降罪他的羔羊。”罗格神父庄严肃穆的说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捡到了钱,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为什么阿道夫会突然出现,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老彼得,我昨天还请你们喝酒,阿道夫,难道我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吗?翠丝宝贝,难道就因为我开过你玩笑,你也要和他们一起烧死我吗?你们回答我啊?”被阿尔伯特提到的人纷纷低下头,不敢看向阿尔伯特因愤怒而血红的双眼,翠丝更是小声哭泣了起来,“阿尔伯特,对不起,我们诱惑你犯下七宗罪,但是为了村子的其他村民,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只有烧死你,上帝才不会降罪给其他人。在瘟疫泛滥的其他地方,教廷也会拥火刑审判罪民,只有这样才能制止瘟疫。”阿道夫毫不畏惧的注视着阿尔伯特,毕竟自己是为了拯救其他村民,“点火吧,愿你的灵魂能在大火中得到救赎,阿尔伯特。”巴特勒老爷说完,俩个仆人将手中的火把扔向了堆放的干柴,大火在浇过煤油的柴堆上升腾而起,炙热的火焰瞬间吞噬了阿尔伯特,已经绝望的阿尔伯特惨叫着:”不、该死的上帝,我诅咒你,诅咒你们死后灵魂也不会得到安息,你们这些侩子手、杀人犯......”

  1347年至1353年,一场被后世称为“黑死病”的可怕瘟疫席卷了整个欧罗巴大地,从威尼斯到俄罗斯,整个欧洲对此素手无策,几只老鼠就将地狱搬到了人间,超过了2500万的生命在这场灾难中逝去。在死亡面前,无论富裕贫穷、高贵卑贱都显得那么的平等,赞美死亡吧,任何美好的事物在死亡面前都会露出它肮脏懦弱的一面。

  瘟疫肆虐的欧洲诸国,即使偏僻的山村也难以幸免,在普鲁士王国辖下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个名叫罗腾堡小山村里,这里在瘟疫到来之前,一片祥和安宁,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算是村里著名的单身懒汉阿尔伯特也能在每天农忙后到村里唯一的酒馆喝上一杯麦酒,然而瘟疫的来临改变了一切,先是村里的地主也是治安官的巴特勒大爷提前来催租,后来连村里的酒馆都不愿赊给自己一杯廉价的麦酒,老板娘翠丝甚至恶狠狠的诅咒阿尔伯特也得上瘟疫,也难怪翠丝的心情恶劣,他的丈夫阿道夫是村里唯一的海员,据说在意大利威尼斯的一艘大船上当二副,而意大利是瘟疫最严重的地区,好久也没收到阿道夫的信,好多的谣言都说阿道夫已经得了瘟疫死掉了。阿尔伯特叫嚷着离开了酒馆:“该死的瘟疫,让一向大方的翠丝都变得吝啬起来,该死的上帝。”话语刚落,已到晚上的天空突然降下一道闪电,仿佛瞄准过似的击中了村子广场中的耶稣基督的雕像,木制的雕像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闻讯而来的村民点燃了火把,竟看到雕像的双目中缓缓的留出了血泪,仿佛在悲悯死于瘟疫的人类。

  村里唯一的老神父罗格悲鸣一声,连忙跪下开始祈祷,淳朴的村民们纷纷效仿,只有阿尔伯特还呆呆的看着雕像,心里不由的后怕着:“仁慈的上帝啊,难道因为一句咒骂,您就要如此大发雷霆吗?”罗格老神父祈祷完后,率众人离开了广场,临走前意味深长的看了阿尔伯特一眼,只留下已经化为灰烬的雕像和阿尔伯特,阿尔伯特想向神父表示自己的忏悔,但是那句咒骂,酒馆里的酒客们大都听见了,不想前去讨个无趣阿尔伯特想了想只好回到自己的家,先好好睡一觉吧。

  第二天起床时已是中午时分,天气异常阴霾,随时要降下暴雨的样子。阿尔伯特简单吃了顿午饭,还是决定去溜达一会,找几个老友闲聊一阵看看有没有机会蹭几杯麦酒,出门逛了一阵却发现平时还算热闹的街道却空无一人,酒友们也都不在家,“应该都在翠丝的酒馆吧,可是自己身无分文,翠丝也不再佘酒给自己,”阿尔伯特心里暗暗想着悻悻然准备回家继续闷头睡觉,走过街道的拐角,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人影重重的撞到了自己,“该死的,难道你瞎了吗?”被撞倒在地的阿尔伯特大声喝骂着,一个身穿黑色大衣头上还带着黑色头巾的人仿佛没有听到阿尔伯特的咒骂,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转眼就消失在街道的下个拐角,阿尔伯特想追上去,可惜连那个黑衣人的脸都没看清楚,只能算作自己倒霉了,阿尔伯特起身准备离开时却发现地上多了一个钱袋,“哈,一定是刚那个过路人撞到我时掉下的,赞美上帝,坏人果然有恶报。”阿尔伯特打开钱袋一看,顿时乐开了花,整整5个银币,还有些零碎铜币,银币是威尼斯的官方银币,含银量极高,按照一比一百的比例,比普鲁士银币还能多换5个铜币,用牙咬了咬,确定是真的银币,还带着些海水的咸味,这些钱都快赶上阿尔伯特十年的收入了,阿尔伯特赶紧收起了钱袋,看了黑衣人离去的方向,等了一小会,确定没人回来追讨,“也许那个黑衣人已经离开了村子,况且能随身带着这么多钱的人应该也不会缺钱吧。”如是想着,阿尔伯特最后的负罪感也逐渐消失不见了。于是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酒馆,却不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双眼睛早已紧紧的盯着他。

  来到翠丝的酒馆发现老友们都在,“这下能在老友面前阔绰一会了”,阿尔伯特这样想着,脸上笑容更加欢快起来,“亲爱的小崔丝,来,给每个人来上一杯上好的大麦酒,要上好的,10个铜币一杯的那种。”阿尔伯特大声说着,害怕酒馆其他人听不见似的,“是阿尔伯特啊,你是不是忘了你之前好像还欠着我20个铜币呢,还是说你这次准备卖身给酒馆,不过亲爱的,即使你卖身,也不够付这次的酒钱。”翠丝一如既往泼辣的嘲弄着阿尔伯特,酒客们哄堂大笑着,阿尔伯特不慌不忙的从腰间掏出钱袋并拿出一个银币扔向翠丝,“翠丝小宝贝,这次是现钱,看看这美丽的银币,我想它足够付清之前的账,并且请所有人喝一杯了吧,另外多拿些可口的熏肠来,还有面包,今天我要请我的好朋友们大吃一顿。”一干酒友目瞪口呆的看着阿尔伯特摆阔,要知道,在这个闭塞的小山村,一个成年人一年也不见得能看到几次银币,有时候甚至还需要以物换物,阿尔伯特拿出五个银币甚至是他们一生的积蓄,至于金币也许只有巴特勒老爷才有了吧,“阿尔伯特,你发财了吗?这些钱是你昨天咒骂上帝,所以撒旦给你的报酬吗?”酒友中最熟的老彼得开口询问着阿尔伯特,想起昨天随口那句该死的上帝,阿尔伯特脸上不由的白了一下,不过口袋里的银币很快冲淡了他的惶恐,”老彼得,你这把年纪喝过几次上好的大麦酒,今天我阿尔伯特大爷心情好,不喝的话就快滚蛋,至于上帝他老人家,一定会原谅我的无心之言。“老彼得闻言缩了缩头,不想和大麦酒过不去,于是和众人开起了玩笑,纷纷向阿尔伯特拍起了马屁,阿尔伯特闻言越来越高兴,酒越喝越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尽兴喝过,在众人的吹捧下,阿尔伯特身份越来越高,都能和巴特勒老爷比肩了,慢慢的从下午喝到了晚上酒友们都喝多了,一个个滑到了桌子底下,只剩下阿尔伯特醉醺醺的还在坚持着继续吃喝,往常哪能享受到这样的美食啊,”来啊,继续喝啊,阿尔伯特大爷的酒量是村里第一的,不服的起来继续喝。“阿尔伯特端起酒杯想找人碰杯时却发现酒友们都已大醉倒地,得意至极的阿尔伯特只好找老板娘翠丝,“翠丝宝贝,来陪我喝上一杯吧,我听说,喝酒之后的女人会更加美丽动人呢。“”得了吧,阿尔伯特,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得了癫痫的狗,比桌子下的死狗也就能强上那么一点。“阿尔伯特听后不怒反笑,“小翠丝,即使我现在走路都在摇晃也能喝光你酒窖里的酒,不信的话我们打个赌,我还能再喝三杯,你陪我一晚上,我在给你一个银币,要知道阿道夫离开也快两年了吧,你也一定很寂寞了吧。”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能得到一个银币而激动,满脸通红的翠丝笑着说道:”阿尔伯特,你要能再喝五杯,我就免费陪你一个晚上,怎么样,敢吗?“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想调戏一下翠丝的阿尔伯特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当真?“,”喝不下去就赶快滚吧。“翠丝很快的摆好了五大杯大麦酒,一脸挑衅的看着阿尔伯特,作为资深单身汉加处男的阿尔伯特反而犹豫起来了,一直以来阿尔伯特常年混迹酒馆的原因除了娱乐活动贫乏之外,每天来开开貌美老板娘玩笑已成了生活部分,他和阿道夫、翠丝从小再一个村子长大,虽然谈不上青梅竹马,不过对于阿道夫能娶了翠丝,没有些嫉妒和不爽那是骗人的,虽然论长相自己也不差,可惜父母早逝,无人管教,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毛病,而阿道夫自小勤劳能干,是村子不多见识过世面的人,每年阿道夫出海回来都会给村民们带一些礼物和帮助,反观自己一事无成,只能游手好闲的终日无所事事,嫉妒也越来越强,只是性子还算善良,平日里也没有什么过分行为,对于翠丝的爱慕也只能藏在心里,而今天刚好发了笔大财,加上喝多了酒,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小翠丝,不就五杯酒吗,马上我就喝给你看,喝完之后,你就老实当我的妻子吧,阿道夫如果回不来了,我也会好好对你的。“抱着对未来的期待和幻想,阿尔伯特不由分说的端起酒杯,怕被人抢走似的匆忙将五杯酒喝了下去,喝完之后阿尔伯特已经是摇摇欲坠了,他看着翠丝说道:”怎么样,小翠丝.......“话没说完,人却是已经倒了下去顿时鼾声大起,翠丝一脸复杂的看着阿尔伯特喃喃的说道:”阿尔伯特,对不起了,为了村子,我不得不这么做。”周围那些本该早已醉倒的酒友们突然也都起来了,围着阿尔伯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老彼得发话了:“阿尔伯特,你是个混蛋,也是个好人,只是不该辱骂上帝,上帝是仁慈的,但是他也会发怒,如果你能上天堂要学会谦卑,唉,可是你怎么会上天堂呢?”翠丝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衣人轻轻拥住了翠丝,如果阿尔伯特还醒着一定能认出来,正是白天撞了他的那个人,“阿道夫,你说我们这样做真的就是对的吗?主不是说过,任何迷途的羔羊都能得到他的宽恕吗?”黑衣人竟是消失了两年多的阿道夫,”翠丝,毕竟是从小的朋友,看到阿尔伯特这些年的堕落,我也很难过,只是瘟疫的恐怖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为了村子只能这样了,我们都不奢望阿尔伯特能原谅我们,但是村子已经因为瘟疫死了两个人,能够让上帝他老人家息怒,阿尔伯特想必一定能回到住的身边吧,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虔诚的基督教徒阿道夫像是安慰自己般说道。夜越来越深了,漆黑的天空似乎能掩盖住一切罪恶一样寂静无声。

  昨天还是人类现在已化身为恶魔的阿尔伯特木然的看着罗腾堡村的消失,“该回你的新家了,可爱的小家伙。”化身为魔焰的撒旦轻轻的挥了挥手,眼前的地面赫然出现一道深渊,硫磺的刺鼻气味和岩浆的高温扑面而来,分出一股魔焰卷住阿尔伯特,撒旦带着阿尔伯特如同飓风一般朝地底飞去。深渊逐渐合拢,天色又变得明亮起来,除了已经成为废墟的罗腾堡村,四周安静的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熊熊烈火燃尽了木柴和阿尔伯特的躯体,却没有熄灭反而冲天而起,在人们惊恐的眼睛中,火焰竟然变成了黑色,中午时分的天色突然暗如黄昏,黑色的火焰逐渐凝成了人形,“是魔鬼啊,阿尔伯特变成魔鬼了,万能的上帝,魔鬼真的降临了。”罗格神父大声惊叫着,”上帝的代言人吗,你的味道一定也不错吧,感谢你们这些愚昧的蝼蚁们,让我品尝到如此美味的灵魂,作为回报,我邀请你们一起来到地狱做客,现在都去死吧。”人形的魔焰伸出火焰巨掌,魔焰冲着罗腾堡的村民们呼啸而去,连喊叫都来不及发出的人们瞬间被烧成了灰烬,整个罗腾堡村顷刻间永远的消失在了大地上。

  像是溺水中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阿尔伯特在意识中问道:”是撒旦吗,只要你能帮我复仇让我解脱,出卖灵魂变成恶魔又怎么样呢,我答应你了。”

  • watch
    ”是撒&我答应 发表了帖子
    2021-02-27 01:45:38

      像是溺水中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阿尔伯特在意识中问道:”是撒旦吗,只要你能帮我复仇让我解脱,出卖灵魂变成恶魔又怎么样呢,我答应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