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连夜雨

连夜雨

作者:石今雨 类别:灵异 综合评分 100

这是许多年前的一段怪异故事,没想起过了四十年,它才刚就。 连秋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第一节。

第一节 深秋 2021-02-23





屋逢什么连夜雨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  连夜雨前面是什么  连夜雨偏逢屋漏什么意思  连夜雨的诗句  连夜雨的前面怎么说的  连夜雨的前一句是什么  连夜雨偏逢屋漏  连夜雨那个谚语怎么说  连夜雨偏逢屋漏上一句  


  第一节

  山谷口

  “苏哲我….没事的。”憔悴的声音让苏哲眼眶都红了起来。他握紧了缰绳,大力的挥舞着马鞭。马蹄踏的路边碎石尘土飞溅起来,枯黄的落叶也被扬起的老高。

  ‘哗’雨水从天空中倾盆洒下,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雨使山风都变的呼啸。大滴大滴的雨滴落在苏哲脸上滑过眉眼从下颚滑落。分不清到底是雨还是泪。

  远处的探马由远至近飞奔回来,下了马跪在马车前。“报,有辆马车朝这里飞奔过来,赶车的正是那个叫苏哲的青年人。”

  “呼,天可真冷啊。快兄弟们!在坚持坚持,一会我们扎了营就有大块的肉吃大口的酒喝。”一个彪壮汉子身披虎皮铠甲对着身后的百人军团吆喝道。

  急促的马蹄声回荡在山谷间。蜿蜒曲折的小路上一个身着白衣的俊秀少年赶着马车向前疾奔。马车走的飞快他却仍能小心翼翼的绕过路上的坑洼。

  深秋的季节,落叶已经在地上堆了好几层,干枯的树枝伴随着枯黄的树叶落在地上又被驶过的马车压得支离破碎。

  身后浩浩荡荡的百人队伍齐齐的吼了一声“好”

  山谷间的出口,一支队伍缓缓的前进着。他们的速度很慢,仿佛疲惫不堪一般。天气已经入了深秋,气温渐渐地凉了下来。这又是清晨的时辰,山谷间回荡着秋风四周很是萧索。冷风慢慢的袭来已经有了几分冬天的味道。

  “可是您的身体?”

  马车中的人脸色一变“无碍!”不容置疑的声音有些冰冷。

  “动身,这就去拦着他们。”病态的青年走下了马车咳嗽了几声。身边的小卒赶紧上前搀扶。青年罢了罢手,那小卒退到一边。彪壮汉子抽出腰间的砍刀对着还在躲雨的卫兵们大声喊道:“弟兄们,动手了!”

  ※※※※※※※※※※※※※※※※※※※※※※※※※※※※※※※※※※※※※※※

  “良碧小姐,就快到出口了。出了山谷就能找到小镇了。小镇上一定有大夫,您一定要坚持住啊!”执着的声音里透着的全是疲惫。

  一只苍白的手伸了出来,掀开了马车的门帘。里面一个病态华服青年望了望外面吐了口哈气说道:“不可以,苏哲带着大小姐逃走一定会经过这里,让他们两个人逃了我们谁也活不了。在这山谷的出口扎营,让探马去搜随时回报。”深邃而略微中性的声音有种让人不敢质疑气势。

  “他娘的,这大早上下个什么鸟雨。这扎营都没法生火”卫兵们都扔掉了刚捡来的柴火。骂骂咧咧的到帐篷下躲雨。

  这是我小时候,我奶奶常给我讲的一个故事,那也是我年幼时记忆最深的故事。1950年长沙,秦家是长沙的瓷器行当巨头,而我奶奶就是秦家大少爷的掌上千金大家闺秀,名叫秦秀华。内年我奶奶还是一个十岁大点的小丫头,一到晚上就爱和胡同里四合院的孩子们一起玩耍,那时的游戏就是踢踢毽子、打打沙包。而我奶奶就爱和几个同龄大小的女孩子一起跳皮筋。我奶奶给我讲的故事也在这样的一天晚上。那一天夜里,渐黑的天空下,几分喧嚣的胡同里一群孩子们疯跑玩耍,我奶奶也跟着一群疯丫头嬉笑成群,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的夜空,几片乌云遮不住一颗暗红色的月亮。“哇呀呀哇呀呀,天命天星下凡于今日,我等凡人不敢不从,不敢不从。”一阵刺耳的古怪词语在一个紧闭着大门的院落中传出,那是木家的大院,木家以前本是王侯将臣,身份显赫,但是随着王朝的破灭,原本呼风唤雨的木王府也落败下来,只剩下一座祖传的院落得宜安生。这突兀的声音吓得这一群孩子们都止住了脚步,本身孩子们就年幼好奇心特别的重,也不知哪个孩子带的头偷偷摸摸的跑到人家院门的门口顺着门缝往里面瞄。接着一个个的男孩子都跑过去堵住了门口,边偷看边议论。但是我奶奶这几个女孩子家的不一样,腼腆胆小,几个女孩子想过去看还不敢,一时间四五个伙伴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还没等那群小孩子看上几眼,门里又是一声惊叫:“天星你为何还不现身?难道有妖孽趁机作祟?”一听到有妖怪,这群猴孩子顿时撒了欢,惊叫的喊道:“有妖怪,有妖怪。”纷纷逃散开来,一眨眼的工夫一个也没剩下。看到男孩子都跑光了,我奶奶内几个丫头片子也想溜走,可就在我奶奶跟她几个伙伴手拉手刚要离开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我奶奶的肩膀上,轻轻的拉了一拉我奶奶的肩头。“小姑娘,请问木家在哪里啊。”听着这个声音,我奶奶一回头,看见一个二十出头一身白衣的女子微笑着问她说。“这个就是木家啊,大姐姐。”我奶奶对着前面的院落一指。话音刚落,那女人伸出手拍了拍我奶奶的额头说道:“好一双阴阳眼。”我奶奶没听懂她的话,好奇的挠了挠头,只见那女人一转身,如同缩地一般,只迈了一步,人已经从胡同口到了木家大院的正门口。忽的一下劲风突起,直接吹开了木家反锁住的大门。门栓都被这风的劲力,崩断成了两截。这古怪而诡异的场景吓得我奶奶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她身边的孩子拉着她的手一个劲的摇晃说道:“秀华!你刚才在跟谁说话!”我奶奶这才清醒过来,一晃眼的工夫那女人已然消失不见了踪影,而木家大院内却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躺在院落之中的一张铺着红布的桌子上面。四周站满了作法的道士在几张桌子前面挥舞着桃木剑,三个接生婆紧张的跑前跑后。这群道士中,为首的一个人在院落中发疯一样的挥舞着一把染血的长刀,口中振振有词的喊道:“孤魂野鬼,凡间妖孽,敢挡天星降世,必杀必诛!”这凶神恶煞的场景吓得这几个女孩子花容失色,大喊大叫的跑回了各自家里。那一晚之后我奶奶生了一场大病,连着高烧了许多天,额头上的一块黑印凝而不散。这一情况可让秦家上下惊慌起来,堂堂大小姐怎么会好好的得了这种怪病。找了许多郎中都束手无策,我太爷爷是秦家的大少爷,就这么一个小女儿是捧在掌中宠爱极深。饶是如此,现在也只能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就在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秦家来了一个道士求见。等道士见到我奶奶的时候,我奶奶已经奄奄一息了。道士叹了口气说道:“这是贫道的业障啊,贫道自己做的孽,自己会偿还,何苦为难孩子呢。”听我奶奶说,那道士正是内天在木家大院里面领头舞刀的内个。那道士画了一张符,在我奶奶的脑门上一贴,我奶奶就没什么大碍了。我奶奶当年还跟我说她自己从那以后就开了天生的阴阳眼,眼通阴阳,能见九幽地狱,能见亡魂野鬼,大成者长生不老,一代传一代。有了我父亲的时候就传给我了父亲,现在这天生的阴阳眼又传到了我身上,当时我听了这个激动啊,简直就跟裤衩穿在外面一般,变了超人。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才发现原来这些都是我奶奶小时候给我添油加醋讲的鬼故事。我奶奶要真是什么长沙秦家的掌上明珠,哪里还用窝在东北黑龙江这个地方跟我爷爷受苦。要是真有什么阴阳眼,我奶奶也不至于老成这样。而且十好几年了,我也没见过什么妖魔鬼怪。

  一个奴才打扮的小卒打了个哆嗦,殷勤的跑到马车边对着马车里小声说道:“小公子,天凉了。壮士们也都找了一个晚上了,这大清早的寒气太重,要不我们先回去?”

  • watch
      “&都扔掉 发表了帖子
    2021-03-02 04:23:25

      “他娘的,这大早上下个什么鸟雨。这扎营都没法生火”卫兵们都扔掉了刚捡来的柴火。骂骂咧咧的到帐篷下躲雨。

  • watch
      “&甲对着 发表了帖子
    2021-03-02 01:30:22

      “呼,天可真冷啊。快兄弟们!在坚持坚持,一会我们扎了营就有大块的肉吃大口的酒喝。”一个彪壮汉子身披虎皮铠甲对着身后的百人军团吆喝道。

  • watch

    &。 发表了帖子

    2021-03-03 10:52:04

      深秋的季节,落叶已经在地上堆了好几层,干枯的树枝伴随着枯黄的树叶落在地上又被驶过的马车压得支离破碎。

  • watch
    了。壮&” 发表了帖子
    2021-03-01 12:29:35

      一个奴才打扮的小卒打了个哆嗦,殷勤的跑到马车边对着马车里小声说道:“小公子,天凉了。壮士们也都找了一个晚上了,这大清早的寒气太重,要不我们先回去?”

  • watch
    无碍!&置疑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3-01 03:10:30

      马车中的人脸色一变“无碍!”不容置疑的声音有些冰冷。

  • watch
    ,下了&青年人 发表了帖子
    2021-03-01 01:55:19

      远处的探马由远至近飞奔回来,下了马跪在马车前。“报,有辆马车朝这里飞奔过来,赶车的正是那个叫苏哲的青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