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最年轻的相爷
另一边,宋致远把自家老爹送回院子里安顿下来,才满脸疲惫的回到自己的院子。宋大夫人上前给他脱下官服,又换上舒适的家居衣裳,从丫鬟手中接过温热的帕子递过去,一应举动,娴熟而自然...

另一边,宋致远把自家老爹送回院子里安顿下来,才满脸疲惫的回到自己的院子。

宋大夫人上前给他脱下官服,又换上舒适的家居衣裳,从丫鬟手中接过温热的帕子递过去,一应举动,娴熟而自然。

半晌,夫妇二人才在临窗的罗汉床坐下,各自捧了一杯茶啜饮。

心腹房妈妈带着一众丫鬟退了出去,让丫鬟们各自去忙,她自己则是站在了屋檐廊下随时听差。

宋致远喝了一口茶,看向坐在炕几另一头的妻子,眼神温软,道:“这两天辛苦你了,现在娘也醒了,你也多歇歇,有什么事就吩咐下人去做,我看你的脸色憔悴了许多,可别娘好了,你却倒下了。”

这温和带着感激的语气,让宋大夫人心中一暖,捧着茶笑道:“哪有什么辛苦的,这都是我应当做的。万幸的是,母亲醒来了,再辛苦也值得。”

宋致远点点头:“是啊。”

从十九岁入仕至今,历经两朝,身居一品大员高位,权倾朝野,成为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相爷,他用了二十一年的时间。

可就在这高兴的时候,母亲在接到一品诰命圣旨当天,却忽然在所有人的惊疑中倒下了,不管谁看,都不免说一句乐极生悲。

她昏迷的这两天,整个宋家都像是在油锅上的热蚂蚁,急得不行,生怕老母亲真的一睡不醒了,那自己这位置还没坐热就要丁忧的话,那真是太不美了,虽说丁忧后能复职,但谁知道到时候是什么光景呢?

现在母亲醒来无恙,那这心头大石,着实能去了。

宋大夫人道:“母亲昏迷时,都往二叔三叔还有姑奶奶他们那边派了人去,你看是不是要把人给召回来?”

宋致远放下茶盏,道:“派去老二那边的人就召回来吧,他那边的生意得谈拢了。老三和姿娘那边,我估摸着他们就是知道娘醒了,也会回来的,老三不能离开,老三媳妇也得回来,毕竟洲儿也六岁了,得上族学了。”

宋大夫人一笑:“就是还没上族学,他们也会回来的。老爷,不,现在该叫相爷了,你这一升,他们也得回来庆贺。”

宋致远笑而不语。

“说起这庆贺,相爷,我们家真不宴客?母亲也醒了,是不是……”宋大夫人迟疑着说。

宋致远摇摇头:“我以这个年纪坐这个位置,已经招了不少人眼红,更要战战兢兢,以免被人抓了话柄,也免在今上面前落个轻狂的样儿。宴客什么时候不能办?坐稳了,以后多的是机会。”

宋大夫人心头一凛,忙道:“是我虚荣心作祟了。”

相爷夫人的名头,让她的虚荣心达到了极致,差点忘了,自家老爷,位置都没坐得稳呢。

宋致远:“湘仪,越站得高,就越要谨慎和清醒,这一点,你我都要谨记。”

宋大夫人沉沉的点头。

“宴客现在不请,但五月你不是过生辰吗?到时候就办一场乐呵乐呵。”宋致远伸手过来握了握她的手,道:“宰相夫人,可以高调的办一个生辰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