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三分钟一秒不差2
沈父点了点头,颤颤巍巍地将口袋中的钱塞回汝优的手中,“这钱你拿着吧,爸留着也用不到,你拿着去买些喜欢的东西。”汝优笑了笑,接过钱扶着他离开了这家医院,她已经办好了转院,就在她...

沈父点了点头,颤颤巍巍地将口袋中的钱塞回汝优的手中,“这钱你拿着吧,爸留着也用不到,你拿着去买些喜欢的东西。”

汝优笑了笑,接过钱扶着他离开了这家医院,她已经办好了转院,就在她学校不远处。

沈父得知这里离女儿学校近也放心的住下了,经过刚才的事,他觉得他好多了,来到医院汝优不放心的让医生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

结果却是不太理想,沈父的身体已经严重到了一定程度,医生看着活蹦乱跳的沈父也是很惊讶。

汝优知道再过几个星期的时间就到了他真正被撞死的时间点了。

“医生,我爸他的身体到底还能不能恢复?如果不能的话......我想带他出去走走.....”

汝优和医生在楼道里说着,这些话当然不能让沈父听见。

医生也是沉默了半天才叹了口气,“希望还是有的,只是恢复的几率不大,至于是继续治疗还是...你们做家属的自己定夺。”

汝优抿了抿唇,回过头看了眼躲在门后的沈父,眼神坚定的看向医生,语气也同样坚定的说道:“既然有希望就不应该放弃,虽然几率不大,但我相信奇迹会发生。”

医生也被汝优的话打动,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颇为欣慰的说道:“放心吧,我们会请大脑这方面最有研究的医生为你父亲治疗的。”

汝优感激的看向医生,深深的鞠了一躬,语气诚恳带着感激的说道:“谢谢您。”

医生只是摇了摇头离开了,汝优转过身站在房门口等了一会才进去。

果然就在她推开房间门的时候沈父刚刚将被子盖在身上装作睡着的样子。

汝优笑了笑,走过去将他身上的被子盖好,坐下开始给他削苹果,边削边说:“爸,别装了,我都看见了,是不是听到我和医生说的话了?”

沈父这才缓缓坐起身,不好意思的看向她,想到刚才女儿说的话他心里暖暖的。

汝优也不管他说不说话,接着说道:“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的,你也不许放弃,要相信医生,也要相信我,我说了会好的那就一定会好的。”

沈父接过苹果点了点头,“嗯,会好的,爸还想看你穿上婚纱的哪一天呢;爸还想你挽着爸的胳膊上台呢;爸还要亲手将你交给你未来的丈夫呢;爸还要看着爸的宝贝女儿过得幸福快乐呢!”

说着说着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

汝优想到原身死的时候似乎也才20不到现在她十九一年后她就会死去。

“好了,爸这些事情会实现的。”

说着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迟到了,站起身不放心的看了眼沈父,“爸我上课要迟到了,你千万不能像刚才一样偷偷跑出去了知道吗?”

沈父点了点头,保证道:“我不会乱跑了,你就放心的去上课吧。”

汝优这才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来到教室门口正巧碰上老师,老师见她马上就迟到了问了她原因后了然地点了点头,“以后不用这么着急,晚来一会也没事。”

汝优笑着谢过老师进了教室,回到座位上,老师开始了点名随后正式开始上课。

课堂上汝优积极的发言且回答的很完美,这让老师对她的印象更加的好了,下课后汝优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汝优啊,老师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参加今年的数学竞赛?”

汝优想到原身的记忆中有这个竞赛,只不过她因为父亲住院没时间拒绝了老师的邀请。

“老师,我能知道竞赛的具体时间吗?我爸他住院需要我照顾......”

老师一听点了点头,笑道:“当然可以了,这个具体时间是在三天后的下午,和你一起竞赛的有隔壁班的鹿景权同学。”

汝优想了想那天上午可以照顾沈父,下午参加竞赛可以,于是和老师说道:“可以的老师,我们是不是要先练练题?”

“是要练题的,等下你就去找鹿景权同学吧,我给你们找个空教室你们两个安心练题。”

说着将一套卷子交给她,“这是我和年纪老师们一起出的题,你们先练着,写完可以交给我,我检查一下,没有错的就可以回去继续上课了。”

汝优接过试卷先是看了看,觉得挺简单的,于是和老师说了一声后就去了隔壁班找鹿景权。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汝优站在门口一只手搂着卷子,一只手保持着敲门的姿势,得到许可后,她才进去,“对不起,打扰一下,我想找你们班的鹿景权同学,他在吗?”

“找鹿景权的?他不在教室,他出去了。你找他什么事儿啊?”

一个头发挺飘逸的男生说着看着汝优。

“我是隔壁班的,我叫沈汝优,找他一起练题的,三天后的竞赛我和他要参加,所以能麻烦你等他回来让他去我们班找我吗?”

见那男生点头答应了,汝优笑着离开了,回到教室,她看了眼安卉卉,她正和一个男生争吵着什么,走过去一看才发现这不就是男主嘛。

赶紧将脸别过去,汝优想着原身的记忆,没发现有这一幕啊,于是在心里将011叫出来:“怎么回事,没有这一幕的。”

【这不是很正常嘛?你不是也将沈父救下来了吗?总要允许蝴蝶飞的嘛。】

011说着将原本沈父的死亡日期展示在界面上,汝优这才知道她记错时间了,原来今天她拉住了沈父导致记忆剧情出现了偏差。

“那现在怎么办?我难不成要将沈父弄死?”

汝优很着急现在记忆剧情出现了偏差会不会对她的任务有影响?

【请你认真的观看手册,不要总是吐槽它无用。】

说完就回去工作了,它身为部门主管很忙的好不好。

汝优无奈只好拿出手册看了一遍,发现这种情况属于正常的,所以不必惊慌,按照原计划进行就好。

汝优这才松了口气,她还以为任务要失败了呢。

“优优,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安卉卉见她松了口气的模样询问道。

汝优看了眼她身后与自己视线撞上的男主,赶紧移开视线,“没事,对了你刚才在和那人吵什么啊?还有他是我们班的吗?”

“哎呀,没什么,刚才我就是不小心踩了他的脚,结果他就没完没了的说我,我都道过歉了。”

安卉卉刚说完就听到有人找汝优,“谁是沈汝优?”

安卉卉和汝优转过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长得很帅的男生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我就是,你是鹿景权吧,等我一下,我拿上卷子就来。”

说完回到座位上将卷子拿上和安卉卉说了她要练题的事就和鹿景权走了。

来到空教室,鹿景权坐在位置上看了眼试卷,随后皱了下眉,这卷子似乎并不是他们要做的卷子,很显然汝优拿错了试卷,她将她们班的作业卷子拿过来了。

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带着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可能太着急所以拿错了,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回去取一下。”

鹿景权看着她,眉头紧锁,好似有点不耐烦,不过一句话也没说,汝优见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好起身回班级取卷子。

起身的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上掉了下来。

等到汝优走后,鹿景权才弯腰将那东西捡了起来,触碰到那东西的一瞬间,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他将东西放在手上仔细的摸了摸,这是......一片鱼鳞?

看着上面的细小花纹,鹿景权微微皱了下眉,这东西为什么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将鳞片握在手心缓缓地靠近心脏处,就在鳞片快要贴在心口的时候汝优回来了,她看见鳞片赶紧走过去,一把抢过来,语气不善的说道:“这是我的东西。”

说完看着鹿景权有些错愕的表情才反应过来,可能是刚才起身太过匆忙不小心掉在地上被他捡起来的,于是开口道歉:“对不起啊,我刚才态度不太好,只是这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才着急了些。”

“没事。”

说完接过试卷就开始做题,汝优握紧了手中的鳞片,神情有些复杂,像是想到了什么,苦笑了一下,随后将鳞片带回脖子上继续做题。

011感知到法术波动赶紧调出屏幕,看着汝优手中的鳞片陷入了思考当中。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龙鳞?

而且还是龙的逆鳞,怎么会在她的手中呢?

她到底是谁?

【你怎么会有龙的逆鳞?】

011想不明白只能直接问她了。

汝优做题的手顿了顿,在心里回答了011的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