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开局修罗场
“哥好多血,我们怎么办,那坏女人不动了?”“她、她不会是没气,摔死了吧。”“哼,谁让她打你,还想把你卖了给隔壁村的傻子当童养息。死了也活该,她要这样都不死。我就偷偷掐死她,免得...

“哥好多血,我们怎么办,那坏女人不动了?”

“她、她不会是没气,摔死了吧。”

“哼,谁让她打你,还想把你卖了给隔壁村的傻子当童养息。死了也活该,她要这样都不死。我就偷偷掐死她,免得她再做坏事。”

谁家的小孩子这么烦人,还要不要人睡觉了。不知道小姐姐为了一千块打赏,坚持二天没下播。

不停的给粉丝唱歌跳舞加聊天,好不容易停播窝在家里,准备睡个好觉。玛蛋跑来她耳朵叽叽喳喳个没完,还有没有公德心了。

“吵什么吵,烦死了,都给我闭嘴。”

顾北北头疼欲裂烦躁的睁开了眼。

看到两个穿着土不垃圾打了好几个补丁衣服,又黑又瘦跟小鸡仔似的小破孩。

顾北北没忍住脾气,恼火的吼了句。

“啊,哥她醒了,我们快跑去找爸爸。”

穿着红色花袄的小女孩,恐惧的大喊,拉着哥哥姜墨便要跑出家门。

“糖糖你忘了,爸爸今天开拖拉机,送发高烧的杨知青姐姐去县医院看病了。坏女人我警告你,就算爸爸不在家,有我在你休想把妹妹卖给傻子。”

“你要是再敢使坏主意,等爸爸回来了,我让爸爸打死你。”

后退几步,姜墨紧张的回握住妹妹哆嗦的小手,假装凶悍的瞪着顾北北警告。

“什么鬼,谁要卖你妹妹?”

看着这两个对她充满敌意的小家伙,顾北北懵逼的眨了眨眼。

伸手摸了摸阵阵刺痛的后脑勺,摸到一手骇人的鲜血,顾北北脱口而出爆了句粗。

“卧槽,是哪个刁民在害本宫。小屁孩不会是你们干的好事,等等,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该不会是谁趁姑奶奶我睡着,把我给……”

后知后觉注意到斑驳的泥砖墙,还有布满黑色蜘蛛网的屋顶,顾北北顿时傻了眼。

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可能。

她不会是被给绑了,卖去哪个穷山沟给人当媳妇了。

脑子又是一阵刺痛,记忆里涌现大量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好像电影在快进,不断的在脑海里闪过。

很快顾北北理清了眼前的现状。

“我去,要不要这么坑。在家睡个觉,也能莫名其妙就给穿了。”

嘴角无语的狠抽搐了几下,顾北北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你说穿到缺吃少喝的八零年代也就算了,为毛还是穿进一本叫《大佬甜蜜宠妻日常》的小说里。好死不死,她现在占据的是大佬早死的炮灰前妻。

作者笔下跟她同名同姓,又丑又懒还有卖女儿前科的渣前任。

偶然看过这本书,顾北北还严重怀疑过,该书的作者可能是她的黑粉。借她的名字,故意在书里抹黑她。

回想剧情,原身顾北北也是知青下乡,在家并不受宠。被逼顶了哥哥下乡的名额,因为好吃懒做算计了吃苦耐劳模样还不差的男主姜寒笙。

成功嫁入姜家,并且幸运不错的怀上一对龙凤胎。

受大环境影响,家家户户都不富裕,能填饱肚子就算不错了。原主在家负责带孩子不用下地,按理说该知足了。

可惜这妞因为姜寒笙的冷落无视,便把两个孩子当出气筒,非打即骂。更因姜寒笙没给零用钱,黑心肝的连自己亲闺女都敢送去给人当童养媳。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尤其家里有个不靠谱的亲妈。四、五岁的孩子该懂的基本都懂,明白了原主打的主意。母子三人推搡之际,不小心把顾北北推倒。

后脑勺磕在桌角,当场就挂了。

接着就是男主姜寒笙为了孩子,又娶了知青女主杨嘉恬。小夫妻俩一同日常撒糖,发家致富,脚踩各路炮灰走上人生巅峰。

总之女主不是真善美,前任炮灰时不时拎出来对照鞭尸,衬托女主的好。

“搜索到符合系统绑定对象。”

“叮咚,恭喜宿主成功绑定完美炮灰逆袭系统。奖励新手礼包,随身空间一个。”

就在顾北北生无可恋之际,穿越大神大概是良心发现。赠予了一个完美炮灰逆袭系统,让顾北北灰暗的人生,一下子有了活下来的希望。

“系统你终于出现了。”

激动的全身一颤,顾北北兴奋的眼睛都亮了,一扫前一刻的死气沉沉。

开局就是一个随身空间,顾北北觉得她又可以了。

反正她原本就是孤身一人,父母在她上高中时就意外走了。换了个地生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具身体也不过二十出头,身材跟样貌现在是拿不出手。但在系统在,顾北北相信一切都不是问题。

“奥利给!”

“哈哈,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狗男人瞧不上她,大不了离婚就是。

原身的儿子女儿仇视她,都留给孩子他爸,她一个人过更潇洒。

什么男主女主跟她毛关系。

本宫可还是单纯的黄花大闺女,谢邀~

“哇,哥哥我怕,她不是头磕傻了鬼上身?”

看到顾北北一个人跌坐在地上又吼又叫,满手的血,自己在莫名在傻笑。姜糖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害怕的拉着哥哥姜墨的手道。

“糖糖不怕,哥哥保护你。”

警惕的瞪着坏女人,安抚的拍了拍妹妹的小肩膀,姜墨强装镇定的道。

“……”

造孽啊!

这是看亲妈该有的眼神吗?

脑袋还晕乎乎的顾北北,别扭尴尬,各种酸爽,不知该怎么形容复杂的心情。

“家里出什么事了,糖糖怎么哭这么大声。顾北北是不是你又趁我不在家打孩子,别以为我不打女人,信不信我……”

送回杨知青,不放心家里匆匆赶回家的姜寒笙。在院子外就听到女儿的哭声,立马就黑了脸。

人还没进屋,暴戾的吼声先传至屋里。

脚下生风的快步进门,当看到满手是血坐在地上的顾北北,姜寒笙愣了愣。目光迅速转向一对儿女,见姜墨跟姜糖都还好好的,身上并没有见到明显的伤。

悬着的心,这才稍稍落了地。

“爸爸,你可回来了,糖糖怕。”

姜糖看到亲爸回来,立马像乳燕归巢扑进姜寒笙的怀里,哭得更大声。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