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1章 潇潇竹林清风生 道是故人已归声
那郁郁葱葱的后山,有一片紫竹林——绿色的幼竹和已经长成的紫墨色的成竹,都各有一番韵味。若是细看,那老些的竹子上,剑痕还未被时光抹去,也许变成了永远的烙印……独那刚生了一年...

那郁郁葱葱的后山,有一片紫竹林——绿色的幼竹和已经长成的紫墨色的成竹,都各有一番韵味。若是细看,那老些的竹子上,剑痕还未被时光抹去,也许变成了永远的烙印……

独那刚生了一年多的竹子,绿色的杆子上只微微有那么点儿紫斑,看上去倒是不甚和谐,显得有些斑驳。

紫竹林靠近山涧,流水的“哗哗”之声,伴随清风穿过竹林之声,确是一曲由大自然奏响的乐章。

风间息的吹,风停的时候却是另一番声音传了出来。

古琴的声音质朴、深沉而浑厚,低沉但却不影响声音的远播,玉箫的声音悠扬动听,清脆悦耳,与古琴的声音一高一低,皆是奏着同一个曲调。

“我们这十几人都未嫁娶,却不知何时都已经有了表字……”箫音骤然停止,却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这说话的男音清亮,如刚刚的萧声一样悦耳。

这边古琴的声音也停了,“那瀚玑兄以为如何?你我众人已过了二十岁,难道还要以名姓相称?”却是个女声,虽不同一般女声的清丽,倒也是一番别样的悦耳。

“天泠莲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们几人这些年不也都是这么叫下来的吗?还是要我也叫你一声琴漪?”还是男声道。

“噗嗤”,天泠莲却是笑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这不是怕你们嫌我不够尊重你们吗……”

“我们自己就这么叫,有什么尊重不尊重的?天泠莲,以后你们几个谁要是再叫我瀚玑这个表字,我江玉尧定然不在理他。”

“你我一众人都结识了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必要去弄那些所谓的敬称?听起来也不习惯啊……”江玉尧说到,突然停了下来,一众人具是看着他。

江玉尧没再说什么,也不消解释,众人都不做声了。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古琴和箫声又齐齐响起,琴箫和鸣,声音好似诉说着什么,却已经不是刚才那个曲调了。

白色与墨色的棋子在林间飞舞,若是旁人进来定会在里面迷上一个时辰的路,然后被放回来时的路上。这棋子大阵也就保了这十三人的清幽。

竹林里有十三人原地取材,用这墨紫色的竹子杆儿搭建而成的一间竹屋。

若是远观,这竹屋已然与竹林融为一体。因着这山间潮湿,这竹屋如吊脚楼一般从地面上架了起来,上面的棚顶用没有去掉枝叶的竹子铺着,给人以返璞归真之感。

这十几人常日里进去都是直接御气从平地而起,倒是不受没有楼梯的影响。

亏是这后山鲜有人来,又被棋阵所护,旁的人难以得进。

要不光凭这竹屋与自然融合的美感,加之建造工艺的巧妙,就要让人拍手叫绝了。哪里还能让这十三人自得清幽自在?

修书画二道的吕铭与郭瑾寒,在这难得清幽闲静的日子里,不消以仙力书画。

只铺了张淡黄的宣纸,两旁用墨玉的镇尺压了,一人书、一人画,也到是自得其乐了。

这边白宣染墨,微微的淡黄色却好像在诉说着:这原本洁白的宣纸独自的躺了一些年头。

那焦浓重淡的墨迹和忽而挥斥方遒、忽而轻柔迤逦的笔锋却是绘出了一副几载前的画卷。

那是一个曾经的曾经。只记得那个时候天泠莲还是学院里那个积极的综合院女孩。

学府的活动从来积极参与,认真对待,从来不会少了她的身影。自来文武双全,亦通音律。却只记得那时候的她少有知己,平素独来独往。

那是一个过去的过去。很难忘记那时候的他们不过还是一众十二人。

虽皆能力不凡,不失少年英气、乐观积极。但是为人不爱招摇,常常只三两为伍,不理旁事……

那是一个早已为世人忘却了的曾经,或许传奇、或许悲凉,或许热血、又或许难以言表……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