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登船
过去的某些时间里,我觉得如果早上睁眼能看见大海,打开窗户,吹着从海岸上吹来的风,吸闻着海的气息,那一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幸福对每个人都有片刻,对我来说也不例外,不过它们的共性在于短暂和美好,我曾以为很多东西一直会伴随着我成长并且拥有,但随着静默了许久之后,我把身穿的白色短袖脱了,让身子贴在床铺后面的墙板,从后背上传来冰凉之感,瞬间感到清醒许多,我知道今天很难入睡了,索性从牛仔裤的兜里面掏出香烟,穿好衣服,从床铺上面翻身起来,去吸烟室吸烟。。...

过去的某些时间里,我觉得如果早上睁眼能看见大海,打开窗户,吹着从海岸上吹来的风,吸闻着海的气息,那一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幸福对每个人都有片刻,对我来说也不例外,不过它们的共性在于短暂和美好,我曾以为很多东西一直会伴随着我成长并且拥有,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的流逝,那些陪伴我的人和记忆,都渐渐消散于无法更改的历程之中,而我想拥有的,也始终没能得到,此时、我透过轮船的玻璃看着窗外的景象,平静的海面上像镜子一样倒映着远方的夕阳,那夕阳在雾气蒙蒙的水面上,平静、柔和的散发着光芒,光芒映射到我的眼帘之中,我好像在这光芒之中看到了过去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就这样,我把脸贴近玻璃,把手指握成半拳形,透过手中的空隙,静静着看着那些记忆深处的事情,直到夕阳逐渐消失,我才意识到一切真的消失了。

静默了许久之后,我把身穿的白色短袖脱了,让身子贴在床铺后面的墙板,从后背上传来冰凉之感,瞬间感到清醒许多,我知道今天很难入睡了,索性从牛仔裤的兜里面掏出香烟,穿好衣服,从床铺上面翻身起来,去吸烟室吸烟。

清晨的海面是宁静的,深蓝色的海面上漂浮着一些浮游垃圾,有酒瓶,塑料袋,像苔藓一般的长长的绿色植被,从船身擦肩而过,它们将要流向何处?我倚靠在栏杆上,好奇的观望着,思考着,也找不到答案,不一会。在桅杆的左右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他们正拿着面包削喂食着海鸥,白色的海鸥聚集在人群周围,欢快的的吱呀吱呀的叫着,那样子像是为即将到达嘴边的食物而庆祝,我向轮船的上一层走去,想拍一个照片,以此留作纪念。

刚要行步,从轮船广播传来了播报:“广大旅客们早上好,前方即将到达隆基港,请广大旅客准备好随身的物品,拿好船票,我们将在15分钟后靠岸,”说罢,一首巴赫的G小调圆舞曲开始响彻在轮船的上空。

广播后甲板上喂海鸥的乘客纷纷作散,只留下一个老妇人,我刚要转身,便被她叫住。

“你好,年轻人,能帮我拿一下帽子吗”?

我呆楞了一下,看着干枯而凋零的手转而说道:“可以”用手接过米黄色的鸭舌帽。

她左手拿着还剩下几片面包的面包袋,用右手用力的向空中挥洒,岁月的沧桑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些许皱纹,深凹的眼沟和佝偻的身躯看起来就像秋天的落叶一样,风一刮,就会被吹走,不过衣服的搭配得当,看着也还和谐,在老年人中属于比较有精神的那一类。

她一边朝空中的海鸥挥洒着面包削,一边自言自语说我听不懂的话,一些并不需要理解,只有自己理会的言语。

想起那些年,都是我和老伴一起乘船来喂海鸥,如今他已不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了,话毕,他像是没有我收到的回答而略感无聊,转身问向我,“年轻人,你是乘船做什么?”

我?我想了一下,一阵过去的回忆,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它纷纷沉沉,像海底模糊的倒影纠缠着海底间蔓藤无法分开,当尝试解开的时候,只会越来越乱,索性,只有让它沉浸在记忆深处。

我想用言语说什么,但这些话只有我一人能听懂,便找个理由应付过她,她喂食完后,我把帽子递给她,就转身离开了。

人群像蚂蚁寻觅着路途一样挤在出口处,从登船梯上面蜂拥而下,在钢琴曲的衬托中,像极了《海上钢琴师》里面的桥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