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开篇

一昭升仙 开篇

作者:呈心 小说:一昭升仙 更新时间:2021-10-12
人,乃天地之灵也。从人从山,长生仙去,故为仙。……在皑皑白雪全部覆盖下的苍芜山脉极北地带,有一猛禽,生翼于自然,自由翱翔于天际,长空万里,目极数十里,世人称之为苍鹰。鹰眼中涵盖的是浩瀚山海,是天地万物。可世间万物在它眼中又但是缈小如尘埃,沧海中一粟……。...

一昭升仙

推荐指数:10分

《一昭升仙》在线阅读

人,乃天地之灵也。从人从山,长生仙去,故为仙。

……

在皑皑白雪覆盖下的苍芜山脉极北地带,有一猛禽,生翼于自然,翱翔于天际,长空万里,目极数十里,世人称之为苍鹰。

鹰眼中囊括的是浩瀚山海,是天地万物。可世间万物在它眼中又不过渺小如尘埃,沧海中一粟,就如此刻绵延山脉里这一群步履蹒跚的行人。

这群行人老少不一,皆裹着厚重的皮毛袄子,连同脑袋包的严实,只露出一双双眯缝着的眼,一言不发地向东面进发。

带头一个青年男子便是他们的族长,解开头上的毡巾,露出一张苍白俊朗的脸,抓过一把冰雪塞进嘴里,打湿干裂的嘴角,任由彻骨冰寒的雪水顺着咽喉滑落,直到浑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才转头看着后面疲态尽显的族人,道:“再有半日,等翻过了这雪山,就能到东岭了。”

声音不大,却让后方的所有人都听的清楚。

他身边的小少年第一个欢呼起来:“爹爹,这次是真的吗?”

连着数日,这句话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回。

族长拍了拍小少年的脑袋,又道:“大家都累了,这地方背风,且原地休息片刻。”

后方的族人们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就地坐,取下毡帽,从干瘪的行囊里掏出一点吃食塞进嘴里咀嚼。再配上一把冰雪,将嘴里干的发硬的饼冲下喉头。

“夫君,你也吃点吧。”

族长接过夫人递过来的干粮,顺势将她冻得发紫的手握住,愧疚道:“夫人,是为夫没用,没能保护你们,让你和孩子们吃这样的苦。”

“夫君,我知道的,这一切都是命,怪不得你。”族长夫人摇了摇头,神色温婉。

族长感概,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轻叹。

二人偎依,互相取暖。

有别于神情麻木的大人,五六个孩童听到族长的话之后欢呼不已,拿着从大人们那里分到的吃食,快速的聚到一个少女面前,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打量起她怀里那只黑漆漆的鸟。

“它怎么一动不动,是死了吗?”

“你别瞎说,我看它只是睡着了。”

“那它肚子饿吗?要不要来点大饼。”

“小胖子,我看你是嫌大饼不好吃吧。”

“才不是,我娘做的饼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小胖子大口大口的吃着饼,好似要证明他所言非虚。

“那它什么时候醒,我爹说这样的温度,睡不醒是件很危险的事。不然我们把它叫醒?”

这样七嘴八舌的议论在每一次原地休息时都会发生。

“不行。”

怀里裹着黑鸟的少女闻言只说了一句话,将衣服裹得更紧了一些,她能感觉到这只黑鸟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弱小的它在恐惧……

她感同身受,漆黑的眸子沉了沉。

孩童们见此便觉无趣,一哄而散。

之前那个小少年却坐了下来,安慰道:“昭儿,你别怕,我会保护你。刚才我爹说了等我们出了这雪山就到了东岭,等到了那里,就会见到仙师。仙师一定会救活这只鸟,不仅是它,我们生病的族人都会好。”

少女点头,望向远处依旧没有边际的雪山,目光坚定:“我知道,我爹从前就在东岭,他说那里有很多修仙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们都是有通天的本事。”

“真的吗?等见到程叔叔,一定要让他带我去见仙师……”

休息了片刻功夫,族长命人再次启程。

他们现在所处的是苍芜山脉极北临近北渊的水域附近,恰逢隆冬,冰天雪地的地段是出了名的难以前行,并且水域里还有许多未知的恐怖存在,哪怕只是传言,为了保护族人的安全,族长宁愿在这山里多行半日,也要避开那一方水域。

他们一行本是世代居住在南境石阚镇的邶氏族人。

只因族人无意间得罪了大族请来的一位仙师,就令邶氏一族遭到了灭顶之灾。

族长邶山褚当机立断,趁着那仙师尚未有所举动,举族东迁。

只是没想到,这条离东岭最近的捷径,比他们想象中更难前行。

众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在雪山里留下一串串脚印。

族中孩童虽然累的几乎抬不动腿,可看大人们个个脸色不佳,也不敢随意吵闹,只是相互拉扯着前行。

“昭儿姐姐,这个给你。”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儿凑到少女身边,将一物塞到她怀里。

瞬间,一股风干的肉香味弥漫开来,钻入鼻腔,勾得少女馋虫顿起。

是一块肉干!

“小婕,你自己吃吧。”少女盯着肉干说道。

“我吃过了,这是我从哥哥那里要过来的,专门给你——的小黑鸟吃。”女孩说完盈盈一笑,随之跑开了。

少女低头,对着不露头的黑鸟道:“这么说来是沾了你的光。”

将肉干一掰两半,一半放在怀里,一半塞进嘴里。咀嚼着石头般发硬,却有着浓郁的肉香味的肉干,少女顿觉满足极了。

突然,少女神色一紧,冲着那个跑出去的小女孩大喊:“小婕,快趴下!”

听到后方传来的声音,小女孩下意识照做,一下子卧倒在雪地里。

紧接着‘嗖’的破空声响起,一支箭矢擦过小女孩的脑袋,扎在了她面前的雪地里,箭尾剧烈摇晃,卸去一击冲劲。

少女后怕,如果再晚一瞬,刚才那支箭就射穿了小婕的脑袋。

众人见此惊恐万分。

“婕儿,你没事吧!”

族长一个健步跑来,一把抱起了他的女儿。

小女孩回头望天,似想不明白这支箭是从哪里来的,摇摇头:“爹爹,我没事,多亏昭儿姐姐提醒我。”

邶族长看了不远处抱臂站着的少女一眼,感激的点点头,待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大喊道:“不好,他们追来了。快跑!”

说风起时,邶族长的声音伴着‘嗖嗖’的箭矢声音传至族人耳中。紧随而来的是中箭族人的惨叫声。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族人如同惊弓之鸟,大人拉过身边的孩童夹在怀里就拼命向前跑。

这是族长曾下过的命令,但凡出现意外,尽可能的保护族中的孩童,不能让邶氏一族的血脉断送在他们这一代。

少女也被一个族中大叔拉着快速跑起来。

来时的那条路上,踏雪的马蹄声和来人的叫嚣声越来越近。

“跑啊!你们胆子倒是不小,得罪了周仙师你们还想跑?还不乖乖把东西交出来!”

回答他的只有雪地里仓皇凌乱的逃离声。

“好啊,不听话是吧,放箭,给老子放箭!”

“是!”

天空为之一暗,十数支利箭齐射,惨叫声和重重的摔倒声不绝于耳。

见状,邶族长神情决然,对怀里的女儿说了几句话,就将她丢给族长夫人手中,返身拦住来人去路。

“夫君!”

哪怕这一路上,身为族长的丈夫早有叮嘱,可真到了这一时刻,族长夫人只觉天崩地裂。怀里小婕也猛然意识到什么,拼命的哭喊起来。也正是这哭喊声,让族长夫人停顿的脚步再次加速起来。

“小婕,记住你爹跟你说的话!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好好活着!”族长夫人不敢回头,她怕再看一眼,就失去了带着女儿奔跑的力气。

“你们要的东西在我这里!放了我的族人,我就将东西交——”邶族长的话戛然而止,闷响和撕裂血肉的剧痛不过一瞬之间,一支箭就穿过他的胸膛。

“族长!”“族长!”

“夫君!”

“爹!爹爹!”

有风穿行于雪山之间,四面八方传来邶氏族人的悲呼!

邶族长捂着胸口,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快跑!”

伴随着苍鹰在天空中的惊啸,一股紧张的肃杀之气也随之弥漫开来。

邶族长倒下,族人四散逃命!

“混蛋,谁让你射的!”

为首的男子怒骂一声,命人下马将邶族长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却被告知邶氏族长身上什么都没有。

“好啊,姓邶的敢骗老子。来啊,给老子抓住他们,一个不留!”

一场实力悬殊的追逐由此展开!

……

苍芜雪山脚下这群骑着马的追兵如一群猎人,肆意地追杀着仓皇逃窜的猎物。他们嬉笑和呼喊声如影随形。

嗖!嗖!嗖!

箭矢划过半空,被白雪刺伤眼睛的族人根本来不及躲避,痛苦的闷哼、沉重的倒地声,让原先纤尘不染的雪地化作血戮之地。

“这凡俗之地也是杀戮不止,不过比起修仙界却是不值一提。”

雪山之巅,站立着两个身穿薄衣的一老一少。

右侧青衣少年生的不凡,微蹙眉头:“师尊,您不去救他们?”

在他看来,师尊能腾云驾雾,瞬息千里而至,化解底下的这场杀戮也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功夫。

老者却没有那么做,淡然的看着底下一切。

“寻儿,为师收你为徒的时候就告诫过你,从成修士那刻起,凡俗于你不过前尘往事,再不必理会。

恶狼逐鹿,兔死狗烹,不过天道因果循环,这些人的命运也是如此。你且记住,在修仙界弱小不值得怜悯,只有站在最高处的修士,才有资格与天道比肩。”

少年似懂非懂,看着底下的人一个个倒下,而他的目光逐渐被一处吸引。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明明那些箭矢都能将那人射中,可最终那人都能巧妙的避过。

更令他惊奇的是,那只是个少女。

明明弱小,却拼尽全力的将追杀的一人斩杀。明明狼狈,可眼底的倔强却不容忽视。

少年神情专注的样子自然也落在老者眼里,他没有说话,只是向远处的雪山轻弹了下。

一场雪崩瞬间将那两个围追的男子连同少女一同掩埋。

老者才道:“你看到了吗?不管如何挣扎,蜉蝣终究只是蜉蝣,大树与天地非是此等弱小可以撼动……”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