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2. 传说中的碰瓷

妙手兰心 2. 传说中的碰瓷

作者:金小亦亦 小说:妙手兰心 更新时间:2021-10-13 06:46:31
楚兰心而如今叫曲兰心,曲家四姑娘。五岁,长乐人。因家中意外起火父母双亲兄弟姐妹均遭受很不错,故养在祖籍永安县叔父家中,继而被医院救治山中道观狗狗寄养。有个师父,不,据传是要叫老师,称其“任你行”。兰心说,可能会这也不是他的真名。原本任你行想带着徒弟浪迹天涯五岁,长乐人。因家中意外失火父母双亲兄弟姐妹均遭遇不错,故养在祖籍永安县叔父家中,而后被送往山中道观寄养。。...

妙手兰心

推荐指数:10分

《妙手兰心》在线阅读

楚兰心如今叫曲兰心,曲家四姑娘。

五岁,长乐人。因家中意外失火父母双亲兄弟姐妹均遭遇不错,故养在祖籍永安县叔父家中,而后被送往山中道观寄养。

有个师父,不,据说是要叫老师,自称“任你行”。兰心想,可能这不是他的真名。

本来任你行想带着徒弟浪迹天涯的,你说你要是个男孩子多好,我教你手艺,你跟我一起看看人世繁华,吃香喝辣,撩妹……偏偏是个女娃娃,养活你实在麻烦。

所以最好还是送到道观里面去,反正都住在一个山上,教授技艺也方便。

思来想去,任你行决定送兰心回道观。

其实他内心戏真不用这么多,兰心看着这又纠结又话痨的男人,摆在他面前的无非就两个选择,一,他送自己回道观,自己同意跟他好好学医术。毕竟这个自称医术高明的人的确很特别。

二,想要甩开他太容易不过,然后自己去道观或者回曲家。

她相信老天让自己重生在曲家是有用意的。她的父皇生病是意外,作为太医院院首的曲常青突然称家中有事请辞,等她反应过来想去找他,曲家又意外失火且一干人等尽数不测身故。

楚氏皇族也好,曲家也好,这意外是不是都太多太巧了。所以既然老天给了她曲兰心这个身份,她就要用这个身份好好活下去。

不过……

“师父你送我回道观,不用把自己装扮成道士吧。”兰心看任你行把一把白胡子仔细认真的贴在下巴上。

“这你小孩子就不懂了……”任你行把翘起一个角的假胡子又按了按。

“这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觉得道士跟道姑好说话吗?”兰心撇嘴。这要是曲家打算把自己送到寺里去,他是不是还要剃个光头。

任你行看着兰心若有所思。古代的孩子早熟,但这从山涧滚落下来的女娃,怎么都不像个五岁娃娃。尽管身体小小的,声音嗲嗲的,但神情,语气掩饰不了。

想到这里任你行打了个冷颤。不管多诡异的事他自己都已经经历了所以也并不是接受不了。不过还是……有所防备吧。这女娃眼中有一股死水潭般的冷漠。

曲家在永安也是百年世家,这山名须臾山,山顶小道观是曲家祖上捐建的。听闻曲家小姐要寄养在此,观中道姑早得到通知,又听闻遇上山贼惨遭不测,道姑正垂泪感叹这女娃命运不济。隔日又迎来任你行行侠仗义护女上门,可谓悲喜交加。

道姑忙捎信给曲家报平安,估计是花的银子可以找曲家报销,接连几日好酒好菜款待恩公。任你行和道姑把酒言欢,宾主尽性,也不知怎么说的,这道姑竟然同意兰心跟着任你行学医,并答应瞒着曲家。

果然道士跟道姑一家人好说话。兰心对她这个师父,不!老师,这点还是佩服的。至于为何要瞒着曲家,曲兰心小小年纪却不知为何要寄养山中,更是途中遇到山贼,这曲家便不能不防。

是不能不防,可是要说学点功夫还有用。半夜跟着老师去掘坟偷尸据说是要做“人体解剖”的兰心绝望的望天。老天就应该给她派个有绝世武功的师父,然后自己跌落悬崖巧遇,学得一身功夫杀回京城手刃仇人。

这才是重生者该有的人生啊!

学医,只能救人,别人要来害你,还不是等着被害。

七八年弹指一挥间。这一天兰心一个人在山中采指定的几样草药,任你行总跟她说要搞中西医结合的那一套,她虽然从未听过这种说法,但也领悟了大致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动刀子的叫西医,不动刀子的是中医。

最开始任你行问她想先学哪个,兰心想刀子自己熟悉啊!于是说先熟悉熟悉西医。当天晚上师父带着尸体,她带着刀,好好学习了一番。

她当时吓得魂飞魄散,山野间至今仿佛都回响着自己的尖叫声。

师父却说她的尖叫声才是最恐怖的。也是,山谷间还有回音。

“老师,我当时只有五岁,是个小小的女孩子呢……”

小小的女孩子如今已经长高了不少。比起当初的孱弱,如今这具身体在兰心的有意锻炼下变得矫健有力。

嗖嗖几箭射出,兰心满意的跑过去。今天晚上又有辣子兔肉吃了,难怪老师最近频频让她上山找草药。

最近师徒二人爱上了辣子兔肉。

这男人医术高超为人乖张。兰心跟着他绕着须臾山永安地界其实走了不少地方。有时候是行病治病,有时候纯属下山散心。

“看病,更要看世间百态。把这百态看透了,便也知道该如何给人看病了。”师父常道。

不过师父厨艺倒是真的很可以。煎,炒,蒸,炸,炖,味道比御膳房了得。

那辣子从前兰心在宫中从未吃过,第一次尝试辣的眼泪鼻涕横流,如今却上瘾的很。光是想想就流口水。

咽了下口水的兰心跑去找射中的兔子,谁知脚下一绊。

“哎呦!”这里还躺着个人呢!

男人胸口中箭,倒在地上面色苍白,气息微弱。

“呀?!这……是我射的箭?”兰心迟疑的问道。

“你说呢!不是你是谁?我眼看着你弯弓射箭,直射过来。”男人躺在地上气急败坏道。

“不是,我的箭很准的,要射人绝不会射到兔子,我要是想射兔子也绝不会射到别的什么。”

“明白了,我就是那别的什么!”男人依旧躺在地上。“哎呦,我要死了。”

“再说,你说你眼看着我的箭射过来……”兰心说到这里一副了然的笑笑。都能看到我箭射过来,可见眼力不错,为何不躲开呢?

“你是要死了,不过不是因为我这一箭。”兰心翻着白眼说。

也不知道自己医术怎么样,先救个人试试吧。

胸口这一箭果然不重,就是个皮外伤。倒是这个男人身上其他地方几处重伤,而且还中了毒。

这就是传说中的碰瓷的!任你行说道。

看着兰心把这个男人扶回来,又是包扎又是熬药,然后本来一锅辣子兔肉现在还要被这人分走一半,任你行非常不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