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君心似铁
裴道珠记得我,前番他最舍严禁她哭。她低下头蕴酿了一下情绪,再抬小脸时已是梨花带雨俏丽可伶:“玄策哥哥那真要如此绝义?”随从慌了:“主人,她哭了!”萧衡波澜不惊:“她装的。”裴道珠:“……”再次哭也也不是,不哭也也不是。缄默了一下,她负气娇嗔:“玄策哥她低头酝酿了一下情绪,再抬起小脸时已是梨花带雨娇美可怜:“玄策哥哥当真要如此绝情?”。...

裴道珠记得,昔年他最舍不得她哭。

她低头酝酿了一下情绪,再抬起小脸时已是梨花带雨娇美可怜:“玄策哥哥当真要如此绝情?”

随从慌了:“主人,她哭了!”

萧衡平静:“她装的。”

裴道珠:“……”

继续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沉默了一下,她赌气嗔怪:“玄策哥哥好狠的心!肯定是见我裴家家道中落,看不上我了,才与我如此生分!我还活着做什么,江南四百八十四座寺庙,不如随便找一座庙,剃度出家长伴青灯古佛得了!”

她莲步生风地往外走。

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且慢”。

裴道珠驻足。

她的嫣红唇角悄然翘起,浮着深藏功与名的笑。

瞧瞧,男人就有这种劣根性,最见不得美人落泪撒娇,也最怜惜落难的美人,仿佛他们个个都是救世主。

她心中鄙夷,面上却娇羞回眸:“玄策哥哥……”

她曾经对着铜镜练习过很多次,她知道她左侧脸的这个角度是最好看的。

丹凤眼中含着的泪珠欲落不落,透出一种美而不自知的风情,也更容易叫郎君怜惜……

萧衡看着她。

既然姓裴,想来是他那大侄儿的前未婚妻,好像叫裴道珠。

他游学四年,竟不知建康城里,有如此虚伪的女郎。

幸好没进萧家的门。

他温声:“裴娘子剃度之前,能否先把我的佛珠捡起来?七七四十九颗,一颗,也不能少。”

裴道珠愣住。

他叫她……捡佛珠?

她羞愤:“昔年你曾说,我的手娇美白嫩,连剥橘子都叫你舍不得,如今,你竟然叫我像婢女那样弯下腰,去一颗颗地捡佛珠?!”

萧衡笑意更盛,言语却也更加刻薄:“且不说我不认识你,娘子的手是纸做的吗?连橘子都剥不得?毁坏别人的东西,就得赔礼道歉,这是礼数。”

裴道珠被气笑了。

她心狠薄情,萧玄策却比她更加心狠薄情!

君心似铁!

绕指柔也熔不了百炼钢!

只是这块钢铁手中握着的权势和财富,委实叫她眼馋。

裴道珠盯了他良久,突然压住火气。

她偷看过阿姐私藏的画册,知道男人喜爱怎样的女郎。

她暗暗翻了个白眼,在他的视线中,故意扶着腰款款蹲下,拾起佛珠的动作徐缓而优雅,端的是千种风情万般娇媚。

美人多娇。

随从看得脸红心跳:“都都都,都说建康城的女郎十分热情,卑职瞧着,这这这,这也热情过头了吧……”

萧衡评价:“爱慕虚荣,不知廉耻,机关算尽,一无是处。”

随从挠挠头:“也不算一无是处,小娘子生得很美啊。”

萧衡哂笑:“我竟看不出来。”

随从劝道:“您也到了弱冠之年,老夫人为您的婚事着急,才催您回来。您对女郎们的要求也不能太苛刻,言语也该温柔些。”

萧衡:“苛刻?她家族败落、虚伪刻薄、唯我独尊、卖弄风情、利欲熏心这些毛病,我都不曾说出口。”

随从无言以对。

裴道珠兜着香帕。

香帕里包着捡回来的四十九颗佛珠,碧绿圆润,晶莹剔透。

一颗,就足够她全家人过上两个月衣食无缺的日子。

好想要……

她委屈地看一眼萧衡。

她都如此低声下气委曲求全了,他心里即便有怨恨,也该平息了才是。

她决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她故意把香帕藏在身后,伸出绣鞋,勾了勾萧衡的小腿,撒娇:“玄策哥哥刚刚丢在地上的,是佛珠……还是道珠?回答正确了,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哦。”

她暗示般眨了下丹凤眼。

随从目瞪口呆,这位裴家娘子,是高手啊!

萧衡却只是微笑。

他握住她的脚踝,宛如不受美色引诱的高僧,漫不经心地推开:“佛珠。”

裴道珠暗暗咬牙,笑容却更加天真妩媚:“我,裴道珠,愿意再给玄策哥哥一次机会。”

生怕萧衡听不明白,她刻意加重了“道珠”两个字。

萧衡依旧微笑:“我丢在地上的,是佛珠。”

裴道珠:“……”

少女颜面尽失气急败坏,把那一兜佛珠扔给萧衡,掉头就走。

刚转身,却撞上了一位嬷嬷。

裴道珠后退半步,认清这位嬷嬷是萧老夫人身边的红人,连忙端出娴雅高洁的模样,毕竟长辈最喜爱端庄的女郎。

她脊背挺直,屈膝福了一礼,柔声:“嬷嬷。”

江嬷嬷惊疑不定:“奴瞧见刚刚九爷握着裴娘子的脚踝,你们这是……”

裴道珠歉意道:“是道珠不好,一时没站稳,不小心碰到了玄——九爷。因此九爷才会摸上道珠的脚,好把道珠推开。”

随从再度目瞪口呆。

虽然描述的也算事实,可是这话听起来,怎么他家主子一副衣冠禽兽、想占女人便宜的感觉?!

江嬷嬷若有所思地看一眼萧衡。

裴娘子娇里娇气的,他想推开还不简单,怎么就偏要去摸人家的脚?

都说九爷吃斋念佛不近女色,如今看来,也不尽然。

萧衡微笑着叩了叩案几,只盯着裴道珠。

裴道珠后背发毛。

她压住心悸,道:“嬷嬷来寻道珠,可是老夫人有什么吩咐?”

江嬷嬷回过神:“老夫人请您去厅堂说话。大公子和顾娘子也在,说是要为退婚的事向您道个歉,想当面求得您的原谅。”

裴道珠的笑容淡了些。

大公子萧荣,是她的前未婚夫。

顾娘子是她的表姐顾燕婉,昔年跟随舅舅前来投奔,在她家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舅舅追随新帝有功,如今顾家已是建康城最有脸面的新贵。

表姐寄住在她家时就和萧荣勾搭上了,如今不仅成功跻身士族贵女的圈子,还顺理成章地抢走了与萧荣的婚事。

说什么求得她的原谅,他们不过是想让他们的姻缘看起来名正言顺,而不是半路插足。

裴道珠暗道,她再如何勾搭郎君,也绝不会碰有未婚妻的郎君,与她比起来,顾燕婉毫无底线,她很看不起。

她心中鄙夷,面上却温声细语:“瞧嬷嬷说的,我哪儿会记恨他们?为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呢。”

江嬷嬷称赞道:“裴娘子果然端庄大气,怪不得老夫人喜欢您。”

裴道珠嫣然一笑,正要客套一番,背后传来意味深长的声音:“端庄,大气?”

裴道珠紧张回眸。

萧衡按着那一兜佛珠,似笑非笑地迎上她的视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