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葬我浮云山

与帝书 第六章 葬我浮云山

作者:女帝侯 小说:与帝书 更新时间:2021-10-14
“剑神阁下,你来晚了。”秦观月一步步走下台阶,看向拿剑的白衣男子。霜寒州微拧眉,“稍稍迷了几天路。”“……”秦观月笑容微顿,忆起了这位剑神的路痴属性,心说回过头还得让人送这位回大秦才行,要不然人丢了她还得主要负责。“一路好啊?”“大羲有些热,枕霜寒秦观月一步步走下台阶,看向拿剑的白衣男子。。...

与帝书

推荐指数:10分

《与帝书》在线阅读

“剑神阁下,你来晚了。”

秦观月一步步走下台阶,看向拿剑的白衣男子。

霜寒州微蹙眉,“稍微迷了几天路。”

“……”

秦观月笑容微顿,想起了这位剑神的路痴属性,心说回头还得让人送这位回大夏才行,不然人丢了她还得负责。

“一路可好?”

“大羲有些热,枕霜寒有些暴躁。”

霜寒州将手中剑负在身后,神色淡漠,“人我送来了。”

“将人交于我手上,才算送来。”秦观月抬起手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霜寒州了然,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越闻天身上。

“霜寒州!”

楼冰河语气冷厉地喊住他,“此人是大羲钦犯,你插手此事难道不怕引起两国战火吗?”

霜寒州仿若未闻,往昏迷的越闻天走去。

“将军不必多言。”

秦观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悠然道,“世人皆知龙女千金一诺,她手下龙座自也不会轻易违背诺言。”

楼冰河的目光落在她腰间的明黄宫绦上,目光冰冷,“钦天鉴首徒……他想背叛大羲?”

秦观月恍若未闻,抬头看向霜寒州。

那边霜寒州已经走到越闻天身边,目光平静地伸出了手。

越闻天拄着长枪,却是看向了秦观月。

秦观月也一直在注视着他,此时见他看过来,笑着动了动唇,说了两个字。

木簪。

越闻天心头一震。

霜寒州看他站都站的跌跌撞撞,蹙了下眉,然后一把将人拎起来,抬手就扔了出去。

“……”

秦观月脸上笑容一僵。

不远处的楼冰河目光一寒,目光掠过转身离开的霜寒州,拎着剑飞身冲向秦观月的方向,却在挥下的那一刻被另一道黑色身影挡了下来。

“当——”

楼冰河一惊,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黑衣劲装少年神色一冷,立刻用上了内力灌入剑身。

黑衣少年伸手如杀手般迅捷,冷冽的双眼毫无波澜,竟是平静地接下来这一剑。

双方一触即发,楼冰河落地,黑衣少年落在了秦观月跟前。

而在他身后。

被霜寒州远远抛出去的少年直直向秦观月落下,将她压在地上。

秦观月差点被压得晕过去,抬头时少年正好怔怔看着她,两人唇瓣一掠而过。

少年微微睁大眼睛,突然闭眼晕了过去。

“……”

秦观月从来没想过这辈子的初吻会是万人直播。

韩征威与围观众人也都懵了下。

“……”

劲装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然后猛的举起了手上的匕首,朝越闻天刺去。

“住手!”

一声大喊从头顶传来,及时制止了劲装少年的这一刀。

众人不约而同地向头顶看去,只见一白衣少年脚踩轻功冲下山来,一把按住了劲装少年举刀的手。

劲装少年扭头看着他,依旧面无表情。

“萧老二,这个不能杀!”

白衣少年俊俏稚嫩的面孔上全是惊慌,“他是大师兄要的人。”

劲装少年重新扭头,看向地上压在一起的两人,平静的声音响起,“可他玷污……”

白衣男子一把捂住他嘴,“你可闭嘴吧!”

秦观月:“……”

她默默爬起来,冷着脸扶起黑衣少年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谢玉。”

“是……”

被称作谢玉的白衣少年乖乖应了声,然后弯腰扶起昏迷的黑衣少年。

秦观月看着他动作,皱了皱眉,“轻点,他胸口有伤。”

劲装少年看了越闻天一眼,目光有点冷。

谢玉立刻拉住劲装少年,“来来,搭把手。”

萧声沉默地上前,一同扶住黑衣少年。

“放下他。”

楼冰河举起手中的剑指向三人,眼中尽是杀气,“既然霜寒州不再插手,那就没人能阻挡凌云骑抓人。”

谢玉下意识看向自家大师兄。

秦观月语气淡淡,“带走。”

谢玉立刻点头,与萧声一起扶着人往钦天鉴而去。

楼冰河眸光一厉,飞身刺向台阶之上的秦观月。

“住手!”韩小侯爷惊呼出声。

扑面而来的凌厉剑气将一头长发掀起,秦观月却连眼睛也没眨。

剑势戛然而止,楼冰河举剑指着眼前少年的眼睛,目光冰冷。

秦观月弯起嘴角,“将军为何停下?”

楼冰河眯起眼睛,“你不怕死?”

“我不会死,为何要怕?”

“……”

“你就如此笃定我不会杀你?”

“对。”

秦观月笑着掸了下自己绣着明黄纹的衣领,“钦天鉴首徒,你杀不起。”

“霸气……”韩小侯爷呆呆感叹。

小四一旁呆呆张大着嘴巴,“那就是未来的钦天鉴掌门,大羲的帝师?”

“未免太年轻了。”

“看上去才十四五岁的模样……”

“不过长得真好看,比京城的名女都美上几分!”

“谁不知钦天鉴弟子皆容貌上等,也不知咱们选不选上。”

“这是选贤还是选美呢……”

“你管选什么,能进钦天鉴,日后便有大前途。”

“……”

韩征威听着耳边众人的议论心里痒起来,扭头问自家仆人,“我长得如何?”

小四老实地看着他,“挺俊俏的。”

韩征威满意地点点头,笑看着石阶之上那道挺立的身影,“回家告诉老头子,这学我上了,顺便带个儿媳回家给他瞧瞧。”

小四:“……”

“他是越氏余孽,稍有不慎便会引起国之动乱。”

楼冰河看着眼前的少年,语气低沉阴冷,“这是宫越的意思?”

秦观月神色自若地看着他,“人已在钦天鉴。”

楼冰河抬头看去,那两个钦天鉴弟子已经带着人走过了解剑石。

“当——”

楼冰河抬手将剑刺进地面,抬脚往前走去。

“慢。”秦观月再次开口。

楼冰河停下脚步,看向她,“还有何事?”

“解剑止步者有二。”

秦观月缓缓开口,“一,入者须解剑,二,招新之日,外人止步。”

“所以?”

“不巧,今日恰好是招新之日。”

秦观月转身居高临下地看向脚下众人高声道,“襄未也好,大羲也罢,钦天鉴的规矩,谁也不能破。”

“一刻钟内我希望看到诸位已下浮云山,否则……”

秦观月缓缓抬手,头顶之上的钦天鉴立刻走出来十几名白衣弟子,而在他们身后是数百弓箭手,手中之箭皆指向山下众人。

“就葬在我浮云山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