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一觉醒来就多了个老公?
“老白,你要老公切记?”一大大清早就从手机里传来这样一句问候,白瑰也很无可奈何,没办法说,交朋友不小心啊。“我跟你说真的呢,也不是逗你玩,你要老公切记?我这就给你送过去的。”这种事情她是怎么说进出口的?白瑰严禁不敬佩这位了认识了了二十年的好姐们的脑子。“温羽弦“我跟你说真的呢,不是逗你玩,你要老公不要?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老白,你要老公不要?”

一大清早就从手机里传来这样一句问候,白瑰也很无奈,只能说,交友不慎啊。

“我跟你说真的呢,不是逗你玩,你要老公不要?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这种事情她是怎么说出口的?白瑰不得不佩服这位已经认识了十年的好姐们的脑子。

“温羽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堂堂V氏集团总裁,会找不到老公吗?需要你给我送?”

可能是昨晚睡的太晚,导致了白瑰没有心情和温羽弦拌嘴,说完这番话后就直接挂了。

温羽弦见没得逞,又发了微信过来。

“这个可俊了,你看了一定喜欢,你看人的眼光不咋滴,白老爷子给你找的又都是联姻对象,都没有我这个好,可以搞搞养成喔,想要什么样的就往那方面培养,多好!”

白瑰在洗手间洗漱,看见这条消息就想爆锤温羽弦一顿,正在刷牙不方便打字就语音回:“好个……”屁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手机就掉了,因为她手上有水,拿的又不是很稳,一个搁愣就摔地上了。

新买的手机就碎了,白瑰淡淡吐出一个字:“靠”

温羽弦那边收到的消息就是一句:“好的”

她都震惊了,平日素来严肃正经的白瑰居然会同意她带个男人去她家!简直是奇事,可以载入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了。

兴奋的在原地蹦了好几下后才想起来办正事。

一个小时后。

白瑰住的别墅里。

白瑰整个人都笼罩在低气压罩里坐在沙发里,看着客厅里站着一大一小的俩人。

再准确一点的话就是一个年轻美女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站在她面前,好不违和。

白瑰无奈捂脸:“我那个时候手机没拿稳,手机摔碎了,所以你听错了,我说的是……”

不经意间瞄见了小男孩一眼,白瑰后面那句好个屁就没说,怕孩子听了心里会失落。

白瑰举起刚才被她摔得粉碎的手机,温羽弦还以为白瑰要碰瓷让她赔钱,这她可不干,连忙摆手:“诶,这不能怪我,你自己没拿稳的,我是不会赔的,真要赔的话……”

温羽弦故作神秘的停顿一下,然后退了一步把身边的小男孩往白瑰面前推了推:“这个赔你,要钱没有,要人倒是有一个。”

“你想让我进去就直说!”白瑰站了起来,看架势是要和温羽弦干一架了。

温羽弦从一进来就和门口保持最近距离,为的就是怕白瑰突然暴起伤了自己。

见白瑰要打人了,温羽弦“呲溜”一下就跑了出去。

“把这个小破孩带走啊”白瑰在后面喊道,大门那边传来温羽弦的声音:“留给你啦!”

“混蛋”

白瑰是一个人住的别墅,所以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白瑰和那个十几岁的少年对视。

白瑰用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出去。”

“我去哪?”

“随便你,哪来的就回哪去。”

“我不知道该去哪,是那个姐姐说会把我送一个好人家,以后就不会挨饿受冻了,我才来的。”

这么说,这少年是个孤儿?

白瑰仔细打量了下这个少年,瘦的跟麻杆子差不多,皮肤也是黑黑的,五官还算端正,但不在白瑰能接受的五官内。

这温羽弦也真是的,把人送来起码给打扮一下吧?就这样“原汁原味”的真的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衣服太破了,白瑰总觉得少年浑身脏兮兮的看着就让人难受。

白瑰摆了摆手一脸嫌弃道:“你先去洗个澡吧,你太脏了。”

少年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衣服,确实是挺脏的,不安的搓着自己的衣服:“我没有衣服可以换……”

白瑰无奈扶额,对少年招了招手:“跟我来吧。”

白瑰带着少年上了楼,推开一扇房门,里面有制作衣服的各种工具,显然这是一间手工室。

白瑰让少年站好,自己则拿出卷尺测量少年的身高、腰围和肩距,量完后就拿出一块布料放在工作台裁剪合适尺寸。

“你先去洗澡,一会儿我把衣服给你送过去。”

少年没有反应,白瑰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浴室在哪。”少年说完显得十分龃龉。

白瑰叹了口气:“浴室就在隔壁,等洗完我就带你去警察局。”

“哦,好,谢谢姐姐”少年的笑很温暖。

过得这么不容易,居然还能有这么阳光的笑容?

白瑰在心里想,也许是她活得太久,已经不记得还有没有良善的人类了。这个少年应该勉强算一个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姜秣霖,姐姐叫什么?”少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白瑰。

白瑰比少年高一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白瑰”

白瑰。

这两个字在姜秣霖的心头回荡,久久不能平息。

温热的水淋到身上,蒸汽让姜秣霖整个人感到放松,洗的差不多了,姜秣霖就关闭了花洒。

正在用一块毛巾把自己擦干的时候,放在洗手台的手机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一条信息:“情况怎么样了?她答应让你留下了吗?”

姜秣霖回:“还没有,她说要送我去警察局”

对面很快发来消息:“你想个办法留在白瑰家里,要时刻保持对白瑰的监视,一旦她有什么行为异常立刻通知我们。”

姜秣霖回:“好的,我尽量。”

这时浴室门外传来白瑰的清冷声音:“衣服给你放门口了,自己出来拿,穿好衣服就下楼来。”

“哦,好,马上来。”姜秣霖答应着,边擦干自己的身体边藏手机,这手机是诺基亚的,不能上网,只能用于通信发短信。

五分钟后,姜秣霖准时出现在一楼,白瑰正在接电话,示意姜秣霖等她一下。

在等待期间,姜秣霖不住打量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合身且修身。

就是简单的黑白配,白色的体恤上衣,黑色的运动裤,还贴心的准备了内裤。

即使是这样,姜秣霖也依然爱不释手,他摸着衣服的面料,感觉应该是蚕丝的。

姜秣霖欣喜若狂,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东西给他,不仅送还是亲手做的,像送衣服这种有特别意义的东西,很难不让人心动。

待他带起头看向白瑰时,才发现白瑰早已不知何时已经打完电话了,正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看着自己。

姜秣霖感到脸颊一阵发烫,用手摸了一下,好似发烧了一样。

没想到这小破孩洗干净了倒是也蛮好看的,勉强可以入眼,果然,还是白色最好看。

白瑰站起来向姜秣霖走来,姜秣霖内心忐忑不安,他心里想的是:“怎么办?该怎么做才能白瑰答应让他留在这里呢?”

“你”白瑰才刚说了一个字,姜秣霖就开口了:“姐姐,能不能让我留在你家?我什么都会的,会做饭,会洗衣服,还会打扫房子,你看你房子这么大,一个人打扫很麻烦吧?你看我怎么样?让我留下吧,包吃包住就行,可以吗?”

白瑰双手抱胸,一脸冷淡的看着姜秣霖,看着白瑰冷淡的脸色,姜秣霖越发觉得留在这个家里无望了。

“你可能不太清楚我是谁?”

姜秣霖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回答:“啊?”

“但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待在我身边没有任何好处。”

“怎么会,姐姐是个好人,不然,怎么会给我做衣服还让我借用浴室洗澡呢。”

姜秣霖反驳白瑰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听着白瑰贬低自己的话就浑身不舒服。

明明就是个心细如发的漂亮姐姐,也很温柔,偏偏要装成一个冷漠无情的人,姜秣霖觉得,可能是白瑰经历了什么他难以想象的苦难,才会变成这样的。

一想到白瑰这么好的人可能遭受过非人的磨难,姜秣霖的心就有点疼,可是,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啊,怎么会这样?

白瑰冷笑一声:“只是给你做了身衣服,让你洗了个澡,你就觉得我是个好人?你也太单纯了吧。”

“好人不长命”白瑰又补充了一句:“我从来不吃饭,我的衣服从不让别人洗,这房子也不需要人打扫卫生,你可以走了。”

“你不是说要送我的吗?”

白瑰的别墅在郊外,离市区有十多公里,温羽弦带他来时可没说失败了也会带他走。

他可不想徒步走回去,只要还跟白瑰在一起,就还有留下的机会。

白瑰没有多想,她刚才接了个电话,说有个紧急事件要她去处理,所以白瑰这会儿没空送姜秣霖去警察局。

白瑰穿了一身复古长裙,黑色的腰带和百褶很好的勾勒出她的腰线,纤细又婀娜。

“我现在有急事要办,没空送你,你要是愿意就在这等吧,等我回来就送你走。”

白瑰说完就走路带风的出门了,从车库开着蓝色超跑扬长而去,姜秣霖在后边看得目瞪口呆。

他倒是知道白瑰是干什么的,所以白瑰很有钱是很正常的事。

白瑰名下有个V氏集团,表面上是做自媒体,私下是帮人抓鬼的。

所以V氏旗下的艺人多是抓鬼师之类的异人,视频内容也以鬼怪为题材,十分受欢迎。

截止目前,V氏市值已经达到十个亿了。

知道白瑰有钱,但没想到她这么有钱,别墅是明亮弗洛明哥风格,共三层。

从上往下依次是健身房,烘焙房,画室,书房,电竞室和刚才的手工房,白瑰的房间是最大的,还有单独放衣服的超大衣柜。

姜秣霖观光了一圈下来,肚子就有些饿了,走到厨房一看,只能感慨道:“好大。”

豪华厨房,顶楼游泳池,还有一个种满白玫瑰的后花园,放眼过去一片洁白,这奢侈的生活令人瞠目。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