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长生?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面对自己挑衅,白瑰整体表现的很无简言之,大有一副“你随便,嘛我无人能敌”的架势。双煞鬼王不解了,么他此时挤占的人类少年身体跟白瑰也没关系?那他岂非是弄巧成拙了?“你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话过多了。”一语很合就开战,白瑰的手轻轻地一抬,更多人的藤蔓从双煞鬼王疑惑了,难道他此时占用的人类少年身体跟白瑰没有关系?那他岂不是弄巧成拙了?。...

面对挑衅,白瑰表现的很无所谓,大有一副“你随意,反正我无敌”的架势。

双煞鬼王疑惑了,难道他此时占用的人类少年身体跟白瑰没有关系?那他岂不是弄巧成拙了?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话太多了。”

一言不合就开打,白瑰的手轻轻一抬,更多的藤蔓从地板底下钻出来,肆意张扬的样子像极了白瑰的性子。

“你抓他没有用,你抓小黑都比抓个人有用。”白瑰踩着藤蔓蜿蜒奔跑,逐渐缩短俩人之间的距离。

跟新身体不太契合的双煞鬼王躲避攻击起来有点不协调,藤蔓打在姜秣霖身上立刻就出现伤口。

不仅如此,伤口还附着了绿色的灵力,透过姜秣霖的身体渗进双煞鬼王本体,对他造成伤害。

没想到才几十年不见,白瑰的力量又增进了,意识到不妙的双煞鬼王萌生了撤退的念头。

毕竟保住鬼命在,不愁长生诀。

见双煞鬼王想逃,白瑰岂能遂他的愿?

“留下吧!”

白瑰说完就开始放大招,姜秣霖的脚下破地而出长满荆棘的藤蔓,藤蔓形成一个圆形牢笼将他困在里面。

牢笼一成型,就有一层淡金色的光罩亮起,这是白瑰的看家本领,缚灵阵。

只要被困住,不论是人是鬼还是神,统统都别想逃出去。

姜秣霖用手触碰,试图用血肉之躯扒开,但是没有用,双煞一触碰到藤蔓就被一股巨力震倒在地。

看似不堪一击的藤蔓,结实的不像话。

他就看见白瑰被藤蔓送到地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无悲无喜的面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语气也淡薄如冰:“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动手?”

双煞鬼王看着白瑰,原本惊恐的眼神突然变得疯狂,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白瑰啊白瑰,还说不在乎这个人类,你要是真不在乎,何必跟本座浪费口舌?”

“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要保住他的命,确保人活着就行,而你一旦被我抽出来,就不是打回原形这么简单了…你最好考虑清楚。”

白瑰阐述事实,双煞鬼王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他也跟白瑰斗了好几百年了,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

死婆娘刀子嘴豆腐心,他不信白瑰真能忍心伤害无辜的人。

估计是猜到双煞鬼王的心思,白瑰也不多废话,身子漂浮半空,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一动,下一秒藤蔓就穿透姜秣霖的手和脚。

强大的力量开始对双煞鬼王进行摧毁。

“啊!!!!!!”

姜秣霖和双煞鬼王同时痛得仰天嘶叫,巨大的疼痛也让姜秣霖的意识清醒过来,当他看见大发神威的白瑰时,不免瞳孔地震。

怎么会,白瑰她真的是妖怪……温羽弦最先跟他说的时候,他还不信,因为不论怎么看照片,白瑰都是一个落落大方的知性女人。

等见到真人后,姜秣霖更是感慨白瑰惊为天人,照片上的美不及她本人的十分之一。

可是现在……满地听她指挥的藤蔓,漂浮在半空的白瑰,和她此刻冒着白光的眼睛,无一不在向姜秣霖说明,白瑰不是普通的人类。

双煞鬼王还在姜秣霖身体里,所以姜秣霖的意识又被迫沉睡,看白瑰是来真的,双煞鬼王连忙妥协。

“停停停,本座投降,本座投降,你放本座一条生路,本座答应不仅主动从这少年身体里出来,并且保证以后也不来找你报仇了。”好男儿能屈能伸,双煞鬼王算什么?打不过的都得叫爸爸。

“晚了,这些不足以换你鬼命。”

白瑰说着就要指挥藤蔓穿透姜秣霖的心脏,眼看鬼命难保,双煞鬼王用此生最快的语速说了个白瑰感兴趣的条件:“本座还可以告诉你一些研究所不为人知的秘密,只要你不杀本座。”

闻听此言,白瑰停下藤蔓的动作,长着墨绿色倒刺的藤蔓就停在姜秣霖的胸口,只差一点点就会刺穿姜秣霖的心脏。

她,想杀我?!!!

姜秣霖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被双煞鬼王摁了下去,双煞鬼王可没空管姜秣霖的心思,他现在只想保住一条命,好日后东山再起。

见白瑰停下攻击,双煞鬼王像是看见了曙光:“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放本座一马,本座立刻马上把知道的统统告诉你,绝无半分保留。”

“你这鬼话能不能信啊?”白瑰用一种看着已经无路可退的猎物的眼神看着双煞鬼王。

明明眼神没有任何波澜,但双煞鬼王就是感觉到一种名为杀气的东西围住了他,正在逐渐把他吞没。

“我知道他们下一步的计划就是对付你,想拿到你的长生诀,取代你成为这世界的裁决者。”

白瑰不屑冷哼:“你以为拿了长生诀就能长生不老了?天真,除了我,没人能承受住他的反噬。长生?!呵呵,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白瑰不耐烦了,不再和双煞鬼王废话,停在姜秣霖胸口的藤蔓化作一缕缕白雾穿了过去。

这样就不会伤到姜秣霖,但手跟脚她就不能保证了,估计得去医院治疗一番才能好。

阵阵黑气开始从姜秣霖身体抽离出来,汇聚在白瑰掌心里形成一个黑色光球。

意识模糊之前,双煞鬼王用尽力气发出不甘的怒吼:“不!!!!”

很快,一切归于平静。

白瑰收回藤蔓,地板也恢复了原样,除了姜秣霖受伤以外,再没任何证据证明,这里曾经爆发了一场战斗。

白瑰叫来小黑:“你化形术练的怎么样了?”

小黑喵呜了一声:“我都会了,主人,化作人身完全没有问题。”

“很好,那你就把这小破孩送医院去吧,我处理一下双煞鬼王。”

白瑰吩咐完就往地下室走,小黑站在原地念了个咒,他就变成了个人类少年的模样。

五官俊逸出尘,双手还拍了拍自己的脸,貌似是好奇这张皮囊能不能吃,灵动的猫儿眼睛还看了姜秣霖一眼,傲娇的一撇脸,尾巴还没藏起来,得意的甩了几下。

非要跟姜秣霖作个对比的话,小黑略胜一筹,因为他的黑色皮肤有种独特的性感。

华北四十二街区,非自然事件研究所内。

刚从外边回来的徐馨然越想越气,看见东西就摔,破口大骂:“她白瑰算什么东西,一个妖精而已,拿钱办事都办不好,当初和她签订协议的人是脑子被门夹了吗?找这么一个祖宗。”

刚在白瑰那吃了亏的鲁柏寒听见这话脸色更加阴沉了,因为他就是跟白瑰签订协议的人。

鲁柏寒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头发是黑白相间的,打理的一丝不苟,人也很精神,双眼炯炯有神,神采奕奕的。

一米九的体格装在气场两米多的西装里,双目狠厉的瞪着徐馨然:“老子签的协议,你有什么异议吗?”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徐馨然一跳,下意识的把手放在枪套里,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上司,长吁口气。

“吓死我了,鲁队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

鲁柏寒依旧用危险的眼睛看着她,徐馨然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连忙道歉道:“鲁队,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因为白瑰太气人了,她竟然私自处决研究所的研究对象,我气急了,一时冲动就说了那些难听话,鲁队你别往心里去啊。”

徐馨然对这个上司有点捉摸不透,尽管徐馨然已经工作三年了,却依旧是把握不好尺度。

鲁柏寒冷哼一声,看在道歉还算真诚的份上,他就勉强放她一马好了。

“若白瑰继续保持这个消极配合态度,那我想我们研究所有必要和她终止合作了。”

徐馨然听了这话眼前一亮,推了推在脸上待得稳稳当当的眼镜,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问:“鲁队,你是不是找到可以代替白瑰的人了?”

“没错,这个人在抓妖师界可是风云人物,降过恶龙踩过神,虽然比不得白瑰,但也不见得会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太好了,看白瑰以后怎么嚣张”徐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在鲁柏寒身后无限吹彩虹屁。

鲁柏寒嫌她烦,抬手示意徐馨然不要再说了:“这事还在交涉中,属于高级机密,不要泄露出去,否则……”

鲁柏寒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还冷笑两声,继续道:“研究所的规矩你知道的,不用我给你复述一遍吧。”

听着是询问,其实就是警告,研究所的惩罚徐馨然太了解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研究所才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无视自然法则,企图掌控世界的疯子。

在这场名为追逐的保卫战中,人类一败涂地。

白瑰从双煞鬼王口中得知,研究所正在物色一个新的顾问,以此向她施压,企图引起白瑰的危机意识。

看来他们是真的很不了解她,白瑰对此表示遗憾,另外她很好奇,他们究找了谁来代替她的位置?抓妖师倒是认识一个,要不问问?

白瑰拿出刚买不到三小时的手机,打开手机进入微信,点开一个备注名叫陆天师的人的聊天界面,敲了行字过去:“你在山海市?”

对面很快回复:“你怎么知道?难道咱俩的心灵感应隔着几十公里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这语调略微轻佻,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白瑰无语,在心里反思自己,为什么怎么总是遇到一些“脑子不太正常的傻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