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主人是不会喜欢你的
“有时间见一面么?”这是陆照晴发回来的,白瑰沉思了一会儿,回:“也可以”。没等陆照晴再直接回复,白瑰手机就来了个电话,上面信息显示取得联系人是小金,的确是了到医院了。摁下接听电话,小金的声音就传了回来:“主人,他了没事儿了,医生说需人24小时陪护,我怎么办啊。”没等陆照晴再回复,白瑰手机就来了个电话,上面显示联系人是小黑,看来是已经到医院了。。...

“有时间见一面么?”这是陆照晴发过来的,白瑰思索了一会儿,回:“可以”。

没等陆照晴再回复,白瑰手机就来了个电话,上面显示联系人是小黑,看来是已经到医院了。

摁下接听,小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主人,他已经没事了,医生说需要人陪护,我怎么办啊。”

“那你就陪着呗”白瑰不痛不痒的,小黑却有些急了:“我才不要待在这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猫的鼻子都堵住了。”

白瑰一边听一边往楼上走。

“嗯,我一会儿过去,你先忍忍。”

小黑的声音轻快起来:“好的。”

“一家私房菜。”在去y医院的路上,白瑰看见了这么块招牌,想到姜秣霖一直饿着的肚子……竟鬼使神差的下了车。

白瑰出现的那一刻,仿佛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惊为天人。

路人纷纷拿出手机对着白瑰就是一顿猛拍,白瑰皱了下眉,她很不喜欢被人用一种看稀奇的眼神看着。

也难怪,白瑰身高一米八,一双大长腿溜光水滑,魔鬼身材,还白到发光,是个人看到了都得流三米哈喇子。

那张厌世脸漫不经心的,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完美二字。

好看是真好看,不过人也是真的冷,白瑰站在那家做私房菜的菜馆门前好一会儿了,没有一个搭讪的。

总觉得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老板,我要一碗南瓜玉米粥和苦瓜酿肉,再来一碗青菜肉汤,加点白胡椒,都要打包带走,谢谢。”

“一共四十二,扫码还是现金?”

白瑰扫码付款后就坐在一边,玩着手机静静等待。

陆照晴可能是太久没跟人说话憋太久了,才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未读消息已经99+了。

看了一遍,白瑰选了几个想回答的问题回了过去。

陆照晴:“诶,那个研究所到底什么情况?你给我透个底呗。”

白瑰:“确定要去?”

陆照晴:“嗯,还在考虑,你也知道自从建国以后,抓妖师什么的已经赚不到什么钱了,再说……他们给的真的很多啊。”

白瑰都能透过手机看到陆照晴那副掉钱眼里的表情,不由得弯起嘴角,有一段日子没见了,还是那个虽然没钱爱吹的陆照晴。

“如果我让你挣双份的钱,你答不答应?”

陆照晴脑子灵活,立刻就转过弯来:“你想让我去卧底,然后好给你研究所的情报?”

白瑰:“答对了”

陆照晴:“大佬,当卧底很危险的,得加钱。”

白瑰哭笑不得:“我出他们给你的两倍,够不够?”

陆照晴:“不是吧,坐拥十个亿的总裁居然就给两倍,你这行不行啊。”还发了个狗头表情。

白瑰挑了挑眉:“他们给你多少?”

陆照晴:“月薪三十万。”

白瑰:“我出三倍,再高没有。”

陆照晴:“得勒,绝对让你物超所值,以后你就是我爸爸,不,当我奶奶都行。”

“行了,别贫了,进去以后别被发现就行,他们在做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就我看到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你只需要帮我查清楚就行,需要动手的,我来做的就行。”

双煞鬼王知道的只有那两个,关于研究的是什么一问三不知,气得白瑰当场抽了他的屁股七七四十九下。

白瑰拎着打包好的清粥小菜走出了店门,聚集在门口的人很自觉的给她让路。

这让白瑰想发的火给压了下去,短短几米距离,白瑰硬是走出了刀山火海的感觉。

坐在驾驶位上才感觉解脱,唉!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愿意多出来走动的原因。

白瑰的蓝色超跑离开后,有辆布加迪威龙就跟了上去,在这车里坐着的人想想就知道非富即贵。

行驶了一段距离后,前方十字路口是红灯,白瑰停了下来,看了眼手机,小黑发消息来:“主人,你还有多久到啊?”

“快了”

手指刚敲完这两个字发过去,白瑰就听见旁边传来汽车鸣笛声,白瑰就看见车后座的车窗放了下来。

有个油腻的男人坐在那里,西装革履,还系了领带,头发不知道抹了什么,亮亮的。

其实脸长得还行,就是眼神有点猥琐,白瑰看了一眼就把原本开着的车窗放了上去。

没眼看,辣到她眼睛了。

正好绿灯闪烁,白瑰瞬间就发动了车子,企图用速度来遗忘刚才的苦难。

油腻男看着白瑰绝尘而去,连忙叫司机跟上去:“别跟丢了,快追。”

白瑰这辆超跑是她用福特SSCUltimateAero改造的,形状没变,但颜色和内部都做了改动,要知道这可是在超跑里排第一的大哥大,那辆布加迪想超过她还是趁早熄火吧。

主干道是有限速的,白瑰没法再提速,俩人的车就这么保持着一前一后的尴尬距离。

眼看就要到医院了,那辆布加迪还紧追不放,被追的烦了,白瑰干脆靠边停车。

白瑰一停下,布加迪也跟着停下,下车前油腻男还对着车镜拨了拨自己梳的整整齐齐的刘海。

他今天的心情本来很不好,但看到白瑰以后,整个人都明媚了。

露出个自认为魅力无限的笑容,而看在白瑰眼里就是猥琐,耍流氓。

白瑰逆着光走来,一米二的腿走出了两米八的气势,看得油腻男一愣一愣的。

走近一瞧,白瑰比油腻男高了不止一个头,油腻男目测也就一米六几,画面一度静止。

路过的人看见这一幕的都觉得很搞笑,三五不时的就往白瑰他们这瞥一眼。

白瑰叹了口气,草率了,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欺负小孩呢,最后只说了句:“别跟车,很危险的。”

本着不知者无罪,第一次见没必要跟人结仇结怨的,白瑰勉强给了这个油腻男一个机会。

但油腻男不死心,还觉得白瑰是个脾气好,很温柔的女人,每个见到白瑰的人第一印象都是这个女人很好看,脾气好,超温柔的大姐姐。

其实不然,都是假象罢了。

“你好,我叫魏思远,想认识你和你做朋友,不知道可不可以。”

魏思远,这名字可一点都不油腻,但白瑰没兴趣。

“不可以”

白瑰压根就不想搭理他,开着车就走了,以为这就是个生活中平淡的插曲,没想到才一个小时不到,他们就又相遇了。

在病房门口看见魏思远的时候,白瑰不禁反思,她今天出门是不是应该看下黄历?

看见白瑰,魏思远倒是很高兴,又上来搭话:“美女,别这么冷淡啊,我真的就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加个微信吧。”

就在此时,感受到自家主人的气息就在门外,小黑一个萌猫撒娇就从里面扑了出来,抱住白瑰就是一顿蹭。

“主人,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小黑蹭得一脸幸福。

魏思远就看见黑皮男人从病房里冲出来扑到白瑰身上,还用脸蹭白瑰的脸。

然后白瑰捏住黑皮男人的后颈像拎只猫一样把男人提了起来,语气淡淡的,但是没那么冷:“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蹭脸。”

“嘿嘿嘿,看见主人我高兴嘛,就忘记了。”

站在一边的魏思远看得目瞪口呆。

主人?!!!!难道说……这个看起来高贵神秘且不可侵犯的女神是个爱玩羞耻游戏的闷**?!!!!!!

不能吧?!不会吧?怎么看,白瑰都不像是那种人啊。

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灭了,不过像魏思远这种有钱人也不是不能理解养宠物的行为,毕竟他有时候也会玩一玩,释放释放压力。

在说服自己之后,魏思远对白瑰说的下一句话就是:“那个,不做朋友也行,我可以当你的奴仆。”

什么玩意儿?

白瑰白了魏思远一眼,并丢下句:“下流。”就推开门进去了,只剩小黑和魏思远对视。

小黑越看魏思远越不顺眼,这男的从头到脚都散发出猥琐的气息,穿的是人模人样,内里说不定是个禽兽。

小黑轻哼一声,双手叉腰瞪着魏思远道:“别缠着主人了,主人是不会喜欢你这种猥琐男的。”

说完就傲娇的抬起头,鼻孔冲天,也到病房里去了,还顺便带上了门。

独留魏思远一人在原地懵逼,什么情况?这主仆俩这么心有灵犀的吗?连他追白瑰的车都知道。

太恐怖了,还是先走吧。

白瑰把打包好的粥和菜放在病床边的柜子上,姜秣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输液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的匀速掉落。

白瑰站在床边,静静看着。

姜秣霖的病号服上衣有两个扣子没扣好,歪歪扭扭的,肯定是小黑帮他换衣服的时候不认真了。

白瑰作为一个追求完美的妖精,没多想就伸出手去要帮姜秣霖重新整理一下。

此刻的姜秣霖双手双脚都用石膏被固定在床上,让他自己扣估计是没可能了。

白瑰解开扣子,姜秣霖的胸膛就露了出来,在胸口正中,有个盛开的淡粉色的蔷薇花。

白瑰看到这个蔷薇花就是一愣,简直如遭雷击,下意识的就想去触摸那朵绽放的蔷薇花。

多少年了,她终于再次见到有这个蔷薇花胎记的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