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拿这世间珍宝换你,值得
“终于等到找到了你了”但是样子变了,但这个印记她绝会承认错误,这是当初她亲自动手给姜秣霖烙上来的。嗯?这骨骼位置怎么不对。白瑰摸到姜秣霖的胸骨像是跟正常地人的不太像,露着一点点看不太很清楚,索性把姜秣霖的上衣都扒了。抬头一看姜秣霖的身体是被扭曲的,一看就有问题嗯?这骨骼位置怎么不对。。...

“终于找到你了”

虽然样子变了,但这个印记她绝不会认错,这是当年她亲手给姜秣霖烙上去的。

嗯?这骨骼位置怎么不对。

白瑰摸到姜秣霖的胸骨好像跟正常人的不太一样,露出一点点看不太清楚,干脆把姜秣霖的上衣都扒了。

只见姜秣霖的身体是扭曲的,一看就有问题的那种。

“这是……缩骨功?”白瑰轻轻拍了姜秣霖一掌,蜷曲着的骨骼就像被触发的机关一样发出声响,卡啦啦的。

白瑰再看姜秣霖的时候,已经大变样了,跟原本干瘦如柴的少年不一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健康的成年人的身体。

容貌也似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发生了变化。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看似少不经事却干练的脸,不是第一眼会让人感到惊艳的类型,但是耐看。

“看来,你也不是普通人类呢,修士?也不像,没有灵力,难道是……”白瑰的自言自语吵醒了姜秣霖。

醒来的姜秣霖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扒开了,而白瑰正在用一副难捉摸的眼神打量他的身体。

哇靠,姜秣霖暗叫一声不妙,难道她想……?他都特意用异能缩骨伪装成十几岁的少年模样了,难道这个老妖怪还能生出那种想法不成?

还真是够变态的,鲁队长说的一点没错,白瑰这个老女人就是个爱折磨人类并吞噬同类的妖。

那他现在该怎么办呢?自己是从了她呢?还是……。

还没等姜秣霖想明白,白瑰就出声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嗯?什么意思?”姜秣霖懵逼了,什么叫他是这样的人?那他应该是什么样的人?

“我最先以为你只是温羽弦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我发现,你好像有别的目的。”

白瑰一边说一边把脸凑近姜秣霖,那眼神就好像在说“你的秘密我都知道了喔”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姜秣霖不知所措,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出眼反驳,因为这好像是事实,没什么好反驳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鲁柏寒派来的?

姜秣霖的声音越来越小,以为姜秣霖要说的是“你怎么知道我是温羽弦的人”的白瑰顺口就接了话题。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发现不了?”

姜秣霖惊慌失措,生怕白瑰一个生气就把他生吞了,那可就太艹了,他还没给自己妹妹报仇,没有完成任务呢。

看姜秣霖一脸不安,还有要从病床上起来的意思,白瑰也就不逗他了:“如果你没有别的目的,那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呢?”

姜秣霖愣住了,居然……!被看出来了吗?

这小表情真可爱,还是跟五百年前一样,傻敷敷的。

“我想你会缩骨术这件事温羽弦应该是不知道的吧?不然她不会推一个只有十几岁的毛孩子给我。”

这话什么意思?是嫌弃他年纪小,伺候不好她?

姜秣霖的眉头皱成川字,红着脸不满的反驳:“十几岁怎么了,十几岁能做的事情多了去了,少看不起人了。”

白瑰故意逗他道:“那你原本准备对我做什么?”

轰,苏麻就像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直往姜秣霖脑袋涌,原本就有几分绯色的脸上再次腾起烈焰。

这这这这这,他原本准备了些什么来着?装乖?扮老实孩子?还是三十六计中的美人计?哦不,他这应该算是美男计。

不对,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姜秣霖咬牙坚持中。

忍住,不能背叛组织,虽然白瑰美到足够勾魂夺魄,但是要相信自己能够抵御住的,加油,姜秣霖。

白瑰勾唇一笑:“你在隐忍什么?喜欢我就说出来,我不会嘲笑你的。”

只要你说一句喜欢我,老娘现在就可以和你办婚礼。

最后这句白瑰没说出来,她想先看看姜秣霖的反应再说,不能太快了,万一把人吓跑了办?

而且,姜秣霖这么害羞,怕是一个不注意就能溜的无影无踪了。

“我们重点好像跑偏了吧。”姜秣霖终于说了句整话,但好像说了句不该说的。

明明刚才还想杀他来着,这会儿子就说什么喜欢了,哼,那么残暴的女人,谁会喜欢她了。

白瑰回转思路,这才反应过来,她要问温羽弦让姜秣霖接近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说,温羽弦让你来干什么?你又为什么要伪装骗她?”

白瑰瞬间收起的笑容让姜秣霖不寒而栗。乖乖,这瞬间变脸的速度都能赶上翻书了,好可怕的气场。

他完全被白瑰的霸道支配了,紧张让他说话都有点结巴:“我……我……我就是来找……找……”

见他找了半天也没说出来找的是什么,白瑰就催了一下:“找什么?”语气没有不耐烦,反而有几分宠溺。

是他的错觉吗?姜秣霖在心里暗道:为什么我感觉受伤醒来后,白瑰变温柔了呢?还是她本来就这样,但对刚见面的自己不太友好?

“她叫我来找转世珠,因为她想跟意外横死的男朋友再度重逢。伪装成小孩是因为怕事成之后被灭口……我是被抓去的……我害怕。”

温羽弦让他找转世珠是真的,但是后面那个怕被灭口绝对是瞎扯,可白瑰居然相信了。

还很心疼的样子,看得姜秣霖一愣一愣的。

外界一直有传言,说白瑰收藏的瑰宝无数,各种神器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收不到的。

就连神乎其技的转世珠也在她手里。

“转世珠我确实有,但她要是想要完全可以跟我正常交易来获得”白瑰说的很轻松,仿佛那颗转世珠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珠子罢了。

“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

“我把转世珠给温羽弦,条件就是把你换来我身边当管家,转世珠的稀有程度不用我讲吧?人和物,我总要得一个。待在我身边的话,你也就不用担心被灭口了,还没有人敢在我头上动土。”

白瑰觉得,这样既不会让姜秣霖陷入危险,又能把人顺理成章的留在身边。

上一世没保护好他,这一次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他。

坚信白瑰是个没有人类任何情感的姜秣霖忽然有点不自信了,他在反问自己:一个愿意为了素不相识的人的自由而舍弃珍宝的人,会滥杀无辜吗?

可若白瑰不是滥杀无辜的人,那他又为什么要出现在白瑰的别墅里呢?

姜秣霖把这一切归咎于,白瑰想从他嘴里套话而故意做出来的假象而已。

不过条件确实好,姜秣霖就点了点头,白瑰舒了口气,就怕姜秣霖脾气死倔不答应。

“那好,我改日约她出来商谈,你好好休息。”

“等等”姜秣霖略尴尬的叫住了白瑰。

“怎么了?”

姜秣霖的眼睛看向别处,十分难为情:“我饿了……手没法动,能不能麻烦你喂我……”

白瑰看了一眼,确实,双手双脚都用石膏固定住了,医生开的证明写着粉碎性骨折,穿透性伤口,极易感染。

唉!白瑰叹了口气,早知道这么严重当时她下手就轻点了,为了快速把双煞鬼王从姜秣霖身体里剥离出来,用了最暴力的方法。

对付鬼上身最好的办法就是念咒,但白瑰懒得动嘴皮子,每次遇到这种事情都是直接用灵力把鬼魂扯出来。

对人体造成的危害统统不管,反正死不了就行。

白瑰觉得有必要道歉:“对不起,我当时只想着快点把双煞从你身体分离出来,避免对你造成更大伤害,但没想到给你伤害的却是我,你这手和脚少说也得养个三年五载的。那在这养伤期间,你要吃的饭我都喂你,给你赔罪,怎么样?”

白瑰说了此生以来最长的一段话,姜秣霖都听傻了,不会吧?他要保持这样养上三年五载?卧槽,那他要猴年马月才能完成任务啊。

虽然内心卧槽,但表面却不显露分毫:“好”但对上白瑰那双柔情的眼睛,姜秣霖又不觉得漫长了。

有这样的女神一日三餐喂饭也很不错啊,反正鲁柏寒也没给他下达新的指令,那吃她个三年五载的软饭又如何?

想明白了的姜秣霖像是放开了,不再纠结于白瑰是不是想套话,只要他咬死是温羽弦的人,就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也正是因为要掩藏自己是研究所的人,才混进了当时温羽弦为了偷盗转世珠而特意在暗中进行选拔的队伍里。

闯过一关又一关,可以说为了到白瑰身边,姜秣霖是煞费苦心了。

放下白瑰给姜秣霖喂饭不提,且说小黑出门后。

小黑刚转角到电梯处,正要摁下一楼的电梯键,从附近的病房里传来尖叫:“奶奶,您死了就安息吧,要是有什么放不下的,或者大仇没报的,你跟托梦孙子说也行啊,别诈尸啊,虽然你是我亲奶奶,但是您孙子我还是怕啊,别过来啊。”

小黑一双猫眼亮晶晶的,听到是诈尸,小黑还真有点兴趣。

想着要是不麻烦的话就帮人解决一下吧,能涨功德不说,说不定还能收获到一笔不菲的报酬,这样的话,他以后就能自己买小鱼干了。

想到吃不完的小鱼干,小黑就兴奋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