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离开商家

帝本善 第5章 离开商家

作者:关知木 小说:帝本善 更新时间:2021-10-27 21:49:26
土壤比上一次肥沃的土地许多,石塔上本来灰朦色的天空,平生添了一抹蓝色,淡淡的。灯笼舒舒服服的寻了一处远离它石塔又肥沃的土地的土地,再也没有不愿挪地儿。精神力从识海里出,她还在密室里。漆黑的密室令人焦躁,她不断摸索身侧,没找到了石块,便从怀里掏出另两块。第三个架子灯笼舒舒服服的寻了一处远离石塔又肥沃的土地,再也不肯挪地儿。。...

帝本善

推荐指数:10分

《帝本善》在线阅读

土壤比上次肥沃许多,石塔上原本灰朦色的天空,平生添了一抹蓝色,淡淡的。

灯笼舒舒服服的寻了一处远离石塔又肥沃的土地,再也不肯挪地儿。

精神力从识海里出来,她还在密室里。

漆黑的密室令人不安,她摸索身侧,没找到石块,于是从怀里拿出另一块。

第三个架子上空空如也。

忽略架子,她开始寻找出去的路。

墙壁浑然一体,没有外突的曲面,也无附加的装饰物。

难道是天花板?

她疑惑的抬头,又否定自己的想法。

天花板要是能出去,直接出现在二楼,制造密室的人不该想不到这一点。

墙壁,天花板都不是出去的路,架子又固定在原地,无法移动,那机关很可能就在门上。

她举起石块,趴到门边,倾听室外的动静。

没有声音。

她一个趔趄,身体的重量都倒向密室的门。

门,就这样开了。

设计的人还挺有头脑,要不是她误打误撞推门,就只能在里面等待密室主人前来。

屋外,依旧空无一人。

药材的香气淡然无存,平平无奇的草药躺在架子上,静待时间的流逝。

“可惜带不走。”她拍了拍草药,感慨失去一条发家致富的路。

“灯笼,要不要吃掉这些?”她尝试将草药移入识海,可草药与识海都无任何动静。

“姐姐,低级草药跟药材都进不来。”灯笼惬意的舒展腰肢。

“好歹是个家族,都没点高级存货。”关玖吐槽。

要是商家主老听到这话都得气死,暗月草在商家已经是高级草药,她居然嗤之以鼻。

把御药斋一楼逛了个遍都没什么特殊发现,她决定找找来时的通道,不知不觉的离开。

“老凌,靠你了。”老头的嘴损,能力还是可以的。

许久没得到答复,难道是在怄气,她再次呼喊对方,“老凌?”

“姐姐,凌老好像睡着了。”灯笼鼓起勇气去敲石塔门,没听到动静,加重敲门的力度,老凌还是没反应。

自从关玖称呼石塔那位“老凌”,灯笼纠结了很久要不要改掉“哥哥”的称呼,但借它几个胆,它都不敢那么英勇,所以最终还是称呼“凌老”。

关键时刻掉链子,靠不住啊。关玖凭着自己的直觉,光明正大的走出门去。

可怜的老凌,为了帮助关玖掩去身形,耗费自身大量的能力,体力不支昏迷过去,还得不到体谅。

……

另一边,黑衣人见关玖迟迟未出来,担心对方没带草纸,凑到门前问:“王公子,可需要帮忙?”

“呜喵。”

黑衣人担心主老回到主厅,怪责他办事不力,因此心不在焉,把猫叫听成了“不要”。

“王公子,陈先生还在等你。”黑衣人绞尽脑汁尽可能委婉的催促。

茅房里一片宁静,唯独一只毛茸茸的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窜到树上。

这头,关玖转转悠悠的,来到了茅房。

“王公子,那我们前往主厅。”时间越久,黑衣人越忐忑不安。

“走吧。”再次迷路的她倒是坦然,既来之则安之。

“喵呜。”

伴随一声猫叫,一个物体从天而降。

关玖下意识的接住,低头一看,露着得逞笑容的猫,蹭着胳膊,眼里满是对食物的渴望。

“王公子,不好意思,不如将它交给我。”黑衣人耳熟刚才的声音,来不及细想,小少爷的猫就出现在客人怀里。

这猫精明的很,平日里除了小少爷,谁抱都被挠,偏偏小少爷偏爱的很,谁也不敢得罪两个小祖宗。

猫咪看着乖巧,没少往各院跑,为了抓猫,他心理都留下了阴影,胳膊的伤,脖子的伤,现在又跑客人怀里,得,又得抓。

黑衣人下意识缩缩脖颈,伸出双手想要接过猫。

在关玖怀里温顺的猫,看出黑衣人的意图,立马炸毛,声声嘶哑,锋利的小爪子在空中比划着,似是盘算着从哪下手。

“没事,我抱着就行。”她抚摸猫的脑袋,替它顺毛。

猫咪收回爪子,收敛怒火,眼里的愤怒丝毫未消。

“麻烦王公子。”黑衣人欲哭无泪,他真的没有坏心思,怎的猫主子亲外人就算了,还因为外人凶他。

二人急匆匆的往主厅赶。

另一边,商家主老略微训斥了商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商陆偷取回转丹丹方的事情就算过去了。

能力者总是有优待的,家族再怎么也不会把天才往外推。

比赛优胜者与各家主前往御药斋分配资源。

大家主拽住商夜处于队伍后方,悄悄的问:“夜儿,你之前说要制回转丹,怎的今天……”

商夜咬着后槽牙说,“最关键的药材不见了,我怀疑是商陆,他既然能偷丹方,必然可以将我的药材偷走。”

大家主暗自思量,商夜自小乖戾,处事极为谨慎,虽然不亲父母,但足够优秀,那药材势必是商陆所偷。

“有其父必有其子,看老四那样子,能教出什么孩子。”大家主一向讨厌四家主的浑浑噩噩。

商夜把事情记在心里,他可不是圣人君子,他的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玩弄掌心里的老鼠,才最舒服。

众人忙着吹捧四家主,倒没人留意二人的窃窃私语。

到了御药斋,商家主老按照赛前说好的奖励机制,按照排名一一分发。

分配完便留下众人,前往主厅。

各个家主领了奖励,兴高采烈的离开,唯独大家主借故同商夜留下。

二者待众人都离开,遣散下人,偷偷的进入密室。

“父亲,这是哪?”商夜惊奇,他出入御药斋无数次,从没想到会有一个密室存在。

“我找人挖的密室,特意将最宝贵的药材留给你。”大家主抑制住内心的欣喜,打开火折子。

火光照亮了密室。

照在了空无一物的第三个架子上。

“怎么会这样?是谁?”大家主备受打击。

他辛辛苦苦的攒了这么些年,躲着三楼的守卫,扣扣搜搜一点点攒下来,就为了成人礼后光明正大给自己的儿子,哪成想,偌大的架子一无所有。

是哪个天杀的,设计如此与众不同的出入法,都能被破解,倒不如平时直接给夜儿,他后悔极了。

“父亲,东西不见了吗?”商夜咬着下嘴唇,恼怒着大家主的粗心大意。

“嗯。夜儿,为父对不起你,本想给你最好的资源。”大家主叹气,御药斋的出口检查极为严格,就算他是家主,也要接受搜身检查。

今日分发药材,本可以趁机带走,第二名的奖励与平日积攒相比,不过是量多的低等药材。

“走吧。”商夜扫了一眼另外两个架子,转身就走。

大家主懊恼地离开。

……

主厅里。

“王公子,不知今日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主老坐在主位,碰着茶盏。

“路过此地,听闻此事,便想一睹风采。”关玖摸着猫,捡好听的话说。

“王公子年纪轻轻,就可游历四方,不若当我族的挂名执事如何。”主老想抱大腿很久了。

“过赞了,我资历尚浅,担不得此任。”她只想离开这,要真留下,等哪天东窗事发,她就完蛋了。

“只是挂名,日后相互有个照应。”主老不愿放弃这个念头。

照应?应该说是她飞黄腾达后照应他们,她要是真遇到麻烦,准被踢的远远的。

关玖皮笑肉不笑,“多谢好意,我一向不受拘束,如果日后有需要我的,自会帮忙。”

她打定主意不回来,好听的话说说就好,谁当真谁就真的天真。

“那我也不强求,这块玉佩给王公子,若需帮助,可凭此向我族人求助,我们会在能力范围内帮助公子。”主老先给关玖一颗糖,之后有事就都好商量。

“谢谢。”关玖起身道谢,接一块玉佩的事,说不定用得到,例如,借点这个世界的钱什么的,再不济,把玉佩卖了也能赚点钱。

她是个俗人,不要跟她谈感情,太伤。

“二位不如一同留下用膳?”商家主老客气的问道。

“我有事,先行告退。”陈先生很有眼力见儿,商家把注意力都放在王公子身上,他最好是能走多远是多远。

“小黑,陪同陈先生结算今天的酬劳。”主老也的确没有想留陈先生的意思,吩咐黑衣人带陈先生离开,就把殷切的目光投向关玖。

“我也告辞吧。”关玖很不喜商家主老的眼光。

那是一种伺机的猛虎,盯着猎物的感觉,慢慢的,悄悄的,等待你给他的价值后,再把你彻底剥削。

“王公子不给我面子啊。”主老被反复拒绝,久处高位,该有的脾气爆发出来。

关玖不语,也不是认识,要给什么面子,饭菜里下毒,他要绑架都没人给她赎身。

“那好吧,来人,送王公子出门。”商家主老达不到目的,又不想把人得罪死,干脆放走。

关玖点点头,跟着回来的小黑离开商家。

离开商家大门时,她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怀里的猫已经塞给小黑。

暴躁的猫把小黑的胳膊抓花,小黑哭丧着脸,半天憋出一笑,算是对关玖道别。

干的漂亮。她心里舒坦许多,不愧是一只有自己想法的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