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爷爷还是那个爷爷
天天刚,破败的石背村还处于一片寂静中。村西边李老头家却不波澜不惊。李明月紧紧地把握住爷爷李大虎的破棉袄不放开手,泪眼连声,“爷爷!”一夕复活,再度看见梦牵魂绕的爷爷,李明月满腔兴奋,喊了一声爷爷后,就说不出话来,而已梗咽着望着爷爷,深怕一个一眨眼,村西边李老头家却不平静。。...

天蒙蒙亮,破落的石背村还处在一片静寂中。

村西边李老头家却不平静。

李明月紧紧抓住爷爷李大虎的破棉袄不放手,泪眼连连,“爷爷!”

一朝重生,再次见到梦牵魂绕的爷爷,李明月满腔激动,喊了一声爷爷之后,就说不出话来,只是哽咽着看着爷爷,生怕一个眨眼,眼前一切又都消失了。

李大虎略微紧张地捂了捂藏在怀里的地瓜,心里琢磨着孙女这么激动难道是发现他偷拿了明天的地瓜?

家里也没几个地瓜了,这几天孙女天天数,精打细算,这个歪屁股地瓜是他明天中午的口粮。

他面上镇定道:“蜜枣儿,你放心,爷爷今天肯定能给你打个野鸡回来,你放心地在家等着吧。”

山外围处早就被村里的人给搜刮的干干净净了,今天他打算往里面走走,野鸡再打不回来,他都没脸再面对孙女了。

看看,孙女的小脸都饿得小了一圈,眼泪也比以往多了。

听了爷爷的话,李明月噙在眼眶里的泪水顿时如泄闸的洪水,刷刷流了出来。

上辈子,爷爷就是留下一句“今天肯定能给你打个野鸡回来,你放心的在家等着吧。”然后她就再也没有把爷爷等回家里来。

没了爷爷的日子,她过得好艰难。

李老头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把孙女给惹哭了,哇哇的,怪可怜的,哭得他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他寻思了下,难道是因为他天天说打个野鸡回来,但就是天天见不得野鸡,把孙女给馋哭了?

行吧,那就再往山里面走走。

他在往山里走走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五里的路程,那里动物多。

“枣儿,别哭了,爷爷肯定给你打个野鸡回来!”他伸出两只树皮一样糙的手轻轻摸了摸孙女的头发。

李明月哭得更急了。

李老头尴尬地“哎呀”一声,手上的死皮刮住孙女细软的头发了。

李明月感受着头皮揪疼,抽噎道:“爷爷,你的地瓜掉地上了。”

李老头低头一看,可不正是他捂怀里的那个歪屁股小个地瓜么,一时更觉得尴尬了,竟被抓了个现行。

他小心翼翼地把孙女的头发摘开,然后坚决否认:“这不是我的地瓜,肯定又是你乱放东西,把地瓜放这里忘了拿了。”

李明月扁扁嘴,想哭又想笑,爷爷果然还是那个爷爷!

她说:“爷爷,你别去山里给我打野鸡了,我不饿也不吃野鸡。”

话才说完,她就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她从小有个毛病,饿不得,一饿,胃里就会恶心。

李老头看到孙女微微皱起的眉毛,便知孙女是又恶了,他赶紧道:“锅里有菜汤,你快去喝点儿。”

等孙女去舀菜汤时,他就趁机溜走。

可惜他的打算落空了,此时李明月虽然饿得恶心,却一点儿也不想松开爷爷,几十年未见,此刻爷爷最重要。

“爷爷,你别想把我哄走,然后自己溜走去山里打野鸡。”她瞪着爷爷说,一时过往的许多事情清清楚楚地涌现在脑海里。

其实爷爷在打猎方面就是个半吊子,从她六岁起就一只说要给她打野鸡,除了十岁那年有只野鸡自己落荆棘刺里飞不起来被爷爷捡了个现成之外,一直到她十六岁爷爷在深山里出事,就再没摸到过野鸡。

李老头见自己的打算被孙女识破,嘿嘿笑着摸摸鼻子,哄道:“蜜枣儿,爷爷算了算,爷爷今天的运气好得不得了,就跟你十岁那年一样,一准儿能给你拿回野鸡来。”

李明月瞅一眼爷爷头顶那黑得发亮的气运值,—588,头摇得坚定,就你这气运值,运气还好得不得了?

她决定以后爷爷无论去哪里,她都要一步不落地跟随,她实在是担心这—588的气运值会让爷爷走路摔沟里,喝水被噎着,坐着被砸到……

无论李明月怎么不撒手,李老头也没有把进山打猎的念头给打掉。

爷孙二人拉锯唱戏半晌,眼看着天全亮透了,再不出发,晚上就赶不回来了,李老头一咬牙:“行行行,我不去了还不行么。”

看着孙女抹着眼泪松开手,他拍拍自己的破棉袄,本来就破,刚刚被孙女拽得差点儿撕烂。

他瞅一眼孙女,眼睛一闪,拔腿就跑,结果却没跑动。

“知了,知了,我不走,你快把手松开。”他无奈地回头瞅着棉袄上孙女的手。

看爷爷不死心,李明月想了想,一直防着也不是回事,干脆和爷爷一起去山上好了,这次有她看着,爷爷总不能再出什么事吧。

而且爷爷的气运值低,也许她的气运值高呢,可能有她在,说不准还真能抓到一只野鸡。

如果老李家有镜子就好了,李明月若是照照镜子,就会发现其实她此时的气运值也就比她爷爷好上那么一丁点,她的气运值是—578。

李老头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好。

于是爷孙二人急急忙忙一人喝了一碗野菜汤,各自怀里揣了一个地瓜,老李头拿了绳子镰刀䦆头,李明月背了一个筐,胳膊上挽了一个筐,打算出门。

这过程,李明月里里外外又把这家看了一遍,以前的记忆更加清晰了,感觉也更加真实了。

她和爷爷是真穷!

二人才要开门出去,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穿着补丁棉袄、扎着两条长黑辫子、十四五岁的女孩鬼鬼祟祟地扑了进来。

“明月!”

那女孩急急地喊了一声,一眼看到李明月和李老头要出门的打扮。

“你们要去哪里?”她毫不见外地问了一句,又着急地说道:“快,大队长带着五个知青来了,要借你们家的房子住,我听说那些知青可不好相处,你可别答应,到时候免得你被欺负了。”

李明月一下子想起来,眼前的女孩可不就是那个把她推进火坑,害她做了十几年活寡妇的小姑子赵小兰么!

前世是有这么一出,当时爷爷去了山里,她一个人在家,赵小兰跑来和她说了一样的话,等大队长带着人来借住时,被她给直接拒绝了,后来她被赵家欺负,大队里也没有人给她做主。

李明月垂了垂眼眸,掩下其中的冷意。

她淡淡地说:“先听听大队长怎么说。”

一旁的李老头见孙女这次没有被赵小兰给煽呼了,浑浊的眼睛闪了闪,心想果然他今天的运气好,孙女都被他影响了,没有跟以往一样被赵小兰牵着鼻子走。

他只关心孙女,至于大队长借房子什么的他也不在意,全看孙女的喜好。

赵小兰见李明月没有如以往一样对她言听计从,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头,不过跟前有李老头,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用肩膀撞了撞李明月示意她一定听自己的。

李明月顿了顿,压下心里腾起的怒气,从大门走了出去,果然看到一行六人朝着他们家走来。

看着那几人走近,李明月的双眼一下子瞪直了,最后的一个小伙子头上的气运值竟然红得发紫,999!

她伸出手颤抖地指着红通通999下面的那个人,咽了口口水说:“借房没问题,但我也跟你们借个人,借他和我们去山上走一趟。”

这么高的气运值,一定有野鸡!

众人:“……”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