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亮在深夜中的灯

心慌勿语 第二章亮在深夜中的灯

作者:朕本丝萝 小说:心慌勿语 更新时间:2021-10-31
本来我以为半夜步行时间回去是件凄惨的事,却不成想居然让她看了这么个热闹的场面。岂料,莫若的嘴角才略微弯起,便听见青年大声地的叫骂。莫若的脸登时黑了半截:会吧,那个被司机当做标识物的东西,会是她自己吧...犹如应证她的想法般,汽车再度从她身边闪过。同谁料,莫如的嘴角才稍稍弯起,便听到青年高声的叫骂。。...

原本以为深夜步行回家是件悲惨的事,却不成想竟然让她看了这么个热闹。

谁料,莫如的嘴角才稍稍弯起,便听到青年高声的叫骂。

莫如的脸顿时黑了半截:不会吧,那个被司机当成标志物的东西,不会就是她自己吧...

如同印证她的想法般,汽车再次从她身边闪过。

同样的连吐三口,同样高声骂了句脏话。

差点被吐沫喷一脸的莫如:“...”我想问候你大爷的身体情况。

莫如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若不是担心被冲出去会被这半疯的司机撞死,她现在真想将这人从车里拖出去暴打一顿。

她明明只是看个热闹而已,却无辜的被人呸了一脸。

青年感觉已经将自己所有的骂人词汇都用上了,此时此刻,他心中满是自责。

小时候,他为什么要活的那么正直。

但凡他能和村里的老人多学些的泼妇吵架的技能,现在也不至于因为贫瘠的词汇量,而被困在这么个倒霉的地方。

不知道是青年第多少次碰到莫如后,他终于放弃了抵抗。

吱嘎一声将车停下来,青年整个人颓废的趴在方向盘上:随便吧,他已经放弃抵抗了。

由于青年刚刚又吐又骂的一系列动作,因此他左边的车窗并未摇上。

已经彻底崩溃的青年只听到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一只冰凉的手摸上了他的头顶。

那冰凉的触感,让青年浑身一个激灵,当即想要开车逃走。

不行,他还不能死。

可谁想,青年的动作却比莫如慢了半拍,只见莫如飞快抓着青年的头发将他整个脑袋拉了起来。

青年刚想高喊“别吃我”。

可莫如的巴掌却已经呼了上来:“有病吧你,骂起来没完了是不是。”真把她当成好脾气了是吧。

青年被打的眼冒金星,他有两个发现。

第一,这红衣女人好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第二,这小姑娘好像不是鬼。

第三,他好像不识数。

第四,能不能别打了,疼。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再次行驶在公路上。

与之前不同的是,主驾驶位的青年,脸颊肿的如同含了两颗糖,而副驾驶上,则坐着气呼呼的莫如。

还没能从刚刚的恐惧感中走出来,青年小心翼翼的看向莫如:“这鬼打墙是你做的吗,能不能解开,不然我们可能回不了家。”

为了给莫如留面子,那个鬼字青年念得很轻。

因为直到现在,青年都不确定莫如究竟是人还是鬼。

如果是人,为甚会在这个时候,穿着一身红衣满街跑。

莫如先是冷冷看向青年,随后嘴角微微裂开,身体也一点点向青年靠近。

青年再次屏住呼吸,他感觉莫如似乎想要扑上来咬掉他的脑袋。

却不料,莫如只是抓过青年放在储物隔中的手机。

对着青年刷脸解锁,莫如熟练的找出导航界面,选择了自家地址:“走吧!”

青年:“...”你这个鬼打墙解决的这么高科技么!

在导航的指点下,青年很快便离开了刚刚那片打转的区域。

之后,青年就见莫如用书包中翻出手机播出一个号码:“我打上车了,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能回来。”

“知道了,你放心吧,如果司机是坏人,我就打的他满地找牙。”

“别担心,我书包里放着锤子。”

“没事,你先睡,你心脏不好,回头生病了,还不是我照顾你。”

“行了行了,我知道,下次一定不接这么晚的活。”

青年敏锐的捕捉的几个关键字“满地找牙”,“锤子”,“接活”。

这几个字连在一起后,总能让人产生奇怪的联想。

再看看莫如身上的红裙子,青年感觉自己有些想入非非。

他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却感觉脸皮猛然抽痛。

青年顿时回过神来,他终于想起,自己刚刚就差点让莫如打的找不着北...

感觉自己应该说些什么,青年便开始没话找话:“姑娘,你在哪里上钟..阿不,班啊。”

莫如的眼神瞬间递了过去:“你看不出来我还是学生么!”

青年闻言才想起仔细端详莫如的脸:好吧,这姑娘的脸确实挺稚嫩的。

莫如相貌普通,可眉宇间总有一股英气,应该是那对宛若雕刻般剑眉的原因,也没有化妆,但皮肤确实一点也没糟践肤若凝脂这个词,稳稳的冷白皮,就是细看眉眼间还都是那少年人的青涩。

这身装扮却着实有点硬,那条大红裙子,直到脚踝,也不知从哪弄来如此正的猪血红,仿佛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中的一座灯塔。

可这冷白皮配上一袭红裙,倒为她凭空增添了几分凄厉。

发现司机正用眼角余光偷瞄自己,莫如非常淡定的从背包中掏出一把羊角锤,锤把稳稳的包了不少岁月的老浆,锤头在阴暗的车中透过斑斑锈迹,映出一丝寒芒,只见莫如把锤子放在手里掂了掂。那把羊角锤似乎和她身体融为一体般的和谐,似是经年使用,默契如一。

适当的恐惧感有利于大脑保持清醒。

果然,就在莫如拿出锤子后,青年的身体顿时坐直不少,刚刚准备逗莫如说话的念头瞬间消失。

他现在已经确认莫如不是厉鬼,可他却不确定的莫如是不是坏人。

见到青年识趣的闭嘴,莫如满意的提起唇角:她虽然不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但不得不承认,暴力有时非常好用。

否则,她不知还要花费多少时间去同这人解释,世界上的是没有鬼的。

凌晨二点的时候,汽车终于驶到了莫如家。

此时村子里黑漆漆一片,只有莫如家还亮着灯,倒是方便了青年寻找目的地。

自从进了村子莫如便伸头张望,果然远远便看到坐在大门旁石头上,那个略显佝偻的人影。

莫如从车上下来,向那人快步走去,语气中满是不耐烦:“奶奶,不是说让你早些休息么,怎么还坐在这里,你又看不见。”

坐在门口那人,正是与莫如相依为命的奶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