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三章 爱恨情仇

书生剑侠传 第十三章 爱恨情仇

作者:复古龙君 小说:书生剑侠传 更新时间:2020-10-18
自道上走着,忽听得脚步声响,两个金人边谈边笑而来。杨孤雁与白珊珊急忙躲将出来。不多时,抬头一看两个金人一人提了一盏风灯,另一人提着一只食盒,慢慢的的走过去的了。  只听一人道:“咱们小皇爷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关在客栈里,你猜是为了甚么?”  另一师徒三人在屋内聊到天已微明,苦智大师方道:“鸿儿,姗儿,我们即便如此罢,天已微明,你们快回房休息,以免引人注意,明早即便下山去,也不用向我辞行,一切照计划行事。”。...

书生剑侠传

推荐指数:10分

《书生剑侠传》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爱恨情仇

  夜深早死寂,四处已无声,独有寺外风声依然狂啸不止。

  师徒三人在屋内聊到天已微明,苦智大师方道:“鸿儿,姗儿,我们即便如此罢,天已微明,你们快回房休息,以免引人注意,明早即便下山去,也不用向我辞行,一切照计划行事。”

  杨孤鸿和白姗姗点点头,便各自轻轻回房歇息去了。待到天色明朗,朝阳初升,两人才慢慢下了少室山。

  杨孤鸿与白姗姗怕引人注目,尽挑僻静小道而行。

  这晚,两人正自道上走着,忽听得脚步声响,两个金人边谈边笑而来。杨孤鸿与白珊珊赶忙躲将起来。不多时,只见两个金人一人提了一盏风灯,另一人提着一只食盒,慢慢的走过去了。

  只听一人道:“咱们小皇爷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关在客栈里,你猜是为了甚么?”

  另一个笑道:“那还用猜?这样美貌的姑娘,你出娘胎之后见过半个吗?咱们小皇爷也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谓是天作之合。”

  先一人又道:“瞧你这副色迷迷的样儿,小心小皇爷砍掉你的脑袋。”

  另一人道:“这种汉人风尘女子,再美若天仙,也不过是小皇爷的玩物罢了!”

  杨孤鸿心道:“岂有此理!金人真是丧心病狂,他们根本不将我们汉人当人看。难怪连师父他老人家也如此痛恨金人。”

  白姗姗越听越好奇,见这几人走得远了,喜道:“杨大哥,我们跟过去瞧瞧这女子到底有多漂亮?”

  杨孤鸿道:“还是赶路要紧,不要节外生枝。”

  白姗姗道:“天色已晚,反正我们也要找住宿的地方,听他们说来,看来前面就有客栈,正好顺路,我们便去看看罢,好不好?”

  杨孤鸿见她说的如此顺理,也不忍让她失望,道:“那我们就跟踪他们去瞧瞧。”说着两人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那几人进了一家客栈,他们便也悄悄跟了进去,要了邻近的两间客房。

  不多时,两人已从那屋里走了出来,那提食盒的笑道:“又要关人家,又怕人家饿坏了,这么晚啦,还巴巴的送菜去。”另一个道:”不是又风流又体贴,怎能赢得美人儿的芳心?“两人低声谈笑,渐渐走远。

  白姗姗越发好奇,低声道:“咱们瞧瞧去,到底是怎么样的美人。”说着,白姗姗和杨孤鸿走近了窗户。

  只听得屋内一女子破口大骂:“你们这般金狗,不要脸的畜生,赶快放了我,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白姗姗伸指蕉了点唾沫,将窗纸戳穿了一个小孔,侧目往里往。

  只见那女子身着红色霓裳,面目极为清秀。那男子也的确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男子轻声道:“楚燕雪,你先吃点东西吧,别把身体饿坏了。”

  那女子道:“你不要假仁假义了,我宁愿饿死也不要吃你的东西。”

  那男子道:“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呢?”

  那女子道:“你们金人残害我大宋子民,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那男子道:“难道你们汉人就全部是好人吗?我好心待你,一心想照顾你,你不但不领情,反而总是对我破口大骂,你这样就算是恩怨分明吗?”

  那女子却道:“谁让你管我了,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管我。”

  那男子道:“好!饭就在这里,如果你想走,我绝对不会阻拦你,不过你也得先吃点东西才有力气走路。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保重!”

  白姗姗听那男子说要走,便赶路拉着杨孤鸿躲开。那男子果然走出来,停顿了片刻,便出了客栈。

  白姗姗见那男子走远了,便推开房门。

  屋内的女子还以为是那男子,道:“你还过来干什么?是不是想我死了你才甘心。”

  白姗姗越发感到奇怪,问道:“姑娘,是我。”

  那女子听到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你是谁?是不是完颜道济叫你来的?”

  白姗姗问道:“谁是完颜道济?”

  那女子道:“你不是他的人,那你是谁?”

  白姗姗道:“我是汉人,不是金狗,刚才我看到房里很吵,然后那个男子就出去了,所以我就进来看看。”

  那女子见她是汉人,说话语气便柔和起来,道:“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白姗姗道:“没什么事,刚才那个男的是什么人?他对你还不错。”

  那女子道:“他是金国的太子完颜道济?”

  杨孤鸿也走进了屋子,那女子吃了一惊,道:“这位是?”

  杨孤鸿道:“我是这位姑娘的同伴,不是坏人。”

  那女子一脸诧异,分明是一个老头子,说话声音却似乎是个年轻人。

  白姗姗看出了她的心思,道:“我们是乔装改扮的,以免引人耳目。”

  那女子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白姗姗又问道:“你和这位小皇爷似乎有很深的感情?”

  那女子道:“没错!我们曾经是一对最幸福的情侣。”

  白姗姗奇道:“姐姐,你可以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吗?”

  那女子迟疑着,似乎很不情愿。白姗姗却拉着她的衣袖道:“好姐姐,你就讲讲罢,你就讲给我听听罢。”

  那女子见白姗姗一脸天真的样子,轻声道:“好,那我就讲给你听。”

  那女子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凄婉的忧色,她的思维陷入了回忆中,道:“我叫楚燕雪,从前就住在这个镇子东面的一家大宅院内,我爹是九善门的门主。完颜道济以前和他娘住在我们家附近的一座大宅院内。他以前不叫完颜道济,叫颜道济,也不是什么金国人。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一起玩到大,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当颜道济他娘发现我们深爱着对方时,却极力反对,想方设法要拆散我们。后来我爹也知道了我们的事,我爹并没有反对,他还主动去找颜道济她娘商量。她娘怎么说都不同意,也不肯说明原因。可我们还是不顾长辈的反对,坚持要在一起。我们就想办法一起私奔,但终于还是被他们找到了我们,当我再回家的时候,才发现我们楚家全家都被金人杀害了。更让我痛心疾首的是,颜道济突然之间变成了金国的小皇爷完颜道济。原来他娘是金国的王妃,因为一时失宠便隐蔽在此。当金国的大太子死后,金国便四处寻找她们的下落,现在他已经是金国的太子了。我与金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不论他怎么对我,我都不会领情的。”

  白姗姗道:“可是,我看得出来你还深爱着那个男人。”

  楚燕雪道:“我爱的是从前的那个颜道济,恨的是现在的这个金国小皇爷完颜道济。”

  白姗姗喃喃的道:“有爱又有恨,有情更有仇。恨深爱亦深,情深仇更苦。”

  楚燕雪道:“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他了。”

  白姗姗道:“如果要你亲手杀了他,你忍心下手吗?”

  楚燕雪低声道:“我也不知道。”

  杨孤鸿道:“不过看来他以前也不知道自己就是金国的小皇爷,也不能怪他,这个人也不算坏。”

  白姗姗对楚燕雪道:“你们两个都没有错,怪只怪命运弄人,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杨孤鸿道:“楚姑娘,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楚燕雪轻轻道:“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听说那些金狗要去全真教。”

  杨孤鸿道:“去全真教?他们去全真教做什么?”

  白姗姗道:“全真教这些年在江湖上的地位和身份越来越高,势力也越来越大,除了丐帮之外恐怕就只有全真教势力最大了。我看他们是想拉拢全真教,为他们所用。”

  杨孤鸿道:“全真教的青松道长道高望重,备受江湖人士的爱戴,绝对不会为金狗卖命的。”

  白姗姗道:“金狗一向凶残成性,他们得不到的东西,宁可摧毁也不愿让别人得到。全真教这次看来是有灾难了。”

  杨孤鸿道:“我们得去全真教向青松道长通风报信,要他们早做提防,以免金狗阴谋得逞。”

  白姗姗道:“我们还得赶往温州,然后再去岳州呢?”

  杨孤鸿道:“先去通知全真教,然后再去温州、岳州不迟。”

  白姗姗对楚燕雪道:“楚姑娘,不如明天你跟我们一起去吧。一路也好有个照应,”

  楚燕雪道:“两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明天我还有事不能离开这里。”

  白姗姗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不强人所难了。”

  白姗姗看了看桌面上两个精美的食盒,道:“楚姑娘,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保重身体要紧。”

  楚燕雪看了一眼两个食盒,道:“我不会吃金狗带来的东西的。”

  杨孤鸿道:“楚姑娘,不如我们一起去客堂吃点东西,也好说说话。”

  白姗姗道:“楚姑娘,我们走吧,一起去吃点东西。”

  楚燕雪道:“也好,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三人便一起走出,去了客栈的饭堂,找了一个偏远安静角落坐了下来。楚燕雪道:“还没请教两位高姓大名?”

  白姗姗道:“我叫白姗姗。”她见周围到处是客,便向白姗姗使了个眼色,低声道:“这位是杨孤鸿杨大哥。”

  楚燕雪拱手道:“杨大哥。”

  杨孤鸿也拱手回礼。

  三人随便点了几道菜,杨孤鸿要了一壶酒,不多时,饭菜和酒就送过来了。

  杨孤鸿捡起酒壶便又一口一口的喝着他的酒。

  楚燕雪道:“杨大哥他怎么不吃东西。”

  白姗姗道:“他喝酒的时候就只专心的喝酒,从不吃其它东西,等到饿了他就随便吃点什么的。”

  楚燕雪道:“杨大哥从来便是这样吗?”

  白姗姗道:“从来如此!他喝酒的时候也不喜欢说话,除非你去找他说话。”

  楚燕雪道:“杨大哥真是个奇怪的人!”

  白姗姗笑道:“你说对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怪人。”

  楚燕雪道:“你们是怎么相识的?”

  白姗姗笑道:“我做乞丐的时候认识他的。”

  楚燕雪有点疑惑,以为她在瞎说,其实白姗姗并没有瞎说。他们相识的时候,她的确就是个乞丐装扮。

  白姗姗道:“你不相信么?”

  楚燕雪笑道:“我不相信你做过乞丐,世上哪里有这么漂亮可爱的乞丐呢?”

  白姗姗听到楚燕雪赞美自己漂亮,心里乐滋滋的,笑着道:“你不信?我还告诉你,我是乞丐头的女儿?”

  楚燕雪见她越说越好笑,以为她是有意在逗她开心的。

  白姗姗低下头轻声道:“我爹就是丐帮的帮主。”

  楚燕雪听她说起丐帮,便当真有点相信了,她虽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但丐帮的威名早就听说过。

  楚燕雪也低声道:“原来你是丐帮的人?”

  白姗姗得意的道:“现在你相信了么?”

  楚燕雪道:“那杨兄弟也是丐帮的人么?”

  白姗姗笑道:“他可不是丐帮人,他做过半天丐帮弟子,还是冒充的。”

  楚燕雪道:“那你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白姗姗道:“要说起来,杨大哥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咱们边吃边慢慢说吧。”白姗姗便将她与杨孤鸿经历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讲给楚燕雪听。她口才极好,就像说书先生一样,还常常喜欢夸大其辞,楚燕雪是听得津津有味。

  白姗姗一口气将那些故事全部说完了,说的她洋洋得意。

  楚燕雪突然道:“那你想你爹吗?”

  白姗姗被她如此一问,激起一丝忧伤,竟然落下两行伤心的泪水。她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心灵依然是脆弱得很。

  她哽咽着道:“我已经两年多没见过我爹了,我好想她。”

  楚燕雪道:“别哭,别哭,是姐姐不好,姐姐不该问你这个问题的。”

  白姗姗突然又破涕为笑,道:“你总是自称姐姐,不如我们俩个结拜为姐妹,好不好?”

  楚燕雪听她突然如此说,道:“那太好了,以后你就叫我姐姐,我就叫你妹妹。”

  两人越聊越投机,越聊越开心。

  杨孤鸿却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他的酒。

  他喝酒的时候从来便不喜欢多说话,尤其不喜欢说太多的废话。而此刻他的身份是老头,说话更是不便,他很庆幸有这样一样冠冕堂皇的借口。

  虽然,杨孤鸿喝酒时不喜欢说话,但他从不会闲着,他通常会在喝酒的时候细心而大胆的去想很多问题。

  杨孤鸿他懂得酒的妙处,一个人在似醉非醉的时候其实是最清醒的时候。带有一点醉意,耳朵通常不会那么灵便,不会受到外界喧哗声的骚扰,自然就比寻常的时候冷静百倍,但又没有醉,头脑确实是清醒的,可以任意而且有逻辑推理性的想到许多问题。

  每个人都隐藏着很深的智慧,但有人愿意去思考,有人却从来不愿意思考。有的人他整天生活在喧哗之中,忘记了思考,有的人却甚至在过分的宁静中冻结了思考。

  杨孤鸿他会主动迎合那种思维的扩展,让它变得有逻辑,有价值,有意义。

  人生本就是孤独的,孤独本是无所谓,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天上的星星,你看到它有,它便是有,你闭上眼睛,说它没有,它就是没有。

  杨孤鸿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喝酒的时候可以当任何人都不存在,只要别人不去骚扰他,他总是很乐意接受。

  他已经很久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个机会享受这份孤独的心境了。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孤独,但此时他已然明白,孤独是永远忘不了的,只要你想着它,它永远会存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