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四章 终南山上

书生剑侠传 第十四章 终南山上

作者:复古龙君 小说:书生剑侠传 更新时间:2020-10-18 09:14:56
。”  杨孤雁与白姗姗便送楚燕雪进了早先的那间客房,临行前时白姗姗又道:“楚姐姐,我们就居住在你隔壁,你有什么事便叫我们。”  楚燕雪点了点点头,道:“好的,那我们明日见。“  白姗姗道:“明日见。”两人便出了门,各自回房安歇去了。  杨孤雁杨孤鸿也已喝完了酒,吃了点东西,早有倦意,只是见她们两人聊得投机便不忍打扰。此时,见楚燕雪说出来便站起身来,道:“不错,明日还得赶往全真教去,我们便各自回房休息去吧。”。...

书生剑侠传

推荐指数:10分

《书生剑侠传》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终南山上

  白姗姗与楚燕雪两人聊得甚是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两人有说有笑,不觉已是夜深。楚燕雪见客堂的人渐渐稀少起来,道:“妹妹,太晚了,你们明天还需赶路,不如早些休息吧?”

  杨孤鸿也已喝完了酒,吃了点东西,早有倦意,只是见她们两人聊得投机便不忍打扰。此时,见楚燕雪说出来便站起身来,道:“不错,明日还得赶往全真教去,我们便各自回房休息去吧。”

  白姗姗道:“好吧,楚姐姐,那我们走罢。”

  杨孤鸿与白姗姗便送楚燕雪进了先前的那间客房,临行时白姗姗又道:“楚姐姐,我们就住在在你隔壁,你有什么事便叫我们。”

  楚燕雪点了点头,道:“好的,那我们明天见。“

  白姗姗道:“明天见。”两人便出了门,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杨孤鸿进了房间,便盘膝坐到床上,开始修习易筋经的内功心法。他每晚自睡前必定会将易筋经的内功心法修习一遍。

  他运功良久,忽听得东北角上高处传来阁阁数声轻响,知有武林高手在屋顶行走,跟着西南角上也是这么数声轻响。听到东北角上的响声时,杨孤鸿尚不以为意,但如此两下凑合,多半是人数不少。

  杨孤鸿便吹灭烛火,轻轻将房门拉开了一些,他侧身挨了出去,绕到后院窗外,贴墙而立。

  只听得客店靠东一间上房中有人说道:“是‘崆峒双圣’到了么?请下来罢。”

  西南角上那人笑道:“还有‘岭南四怪’都到了。”

  房内那人道:“好极,好极!都请进来吧。“

  屋顶六人先后跃下,走进了房中。

  杨孤鸿心道:“只看这些人的轻功修为,便知道他们都是当今武林的一流高手。他们到底聚集于此,所为何事呢?”

  只听其中一人道:“这次小皇爷急着招我们来,不知所为何事?”

  杨孤鸿心道:“原来他们都是金国小皇爷完颜道济的人。”

  又一人道:“皇上命小皇爷明日前去终南山招降全真教那些道士,要我们全力协助他。皇上也说了,如果那些臭道士冥王不灵,不肯归顺的话,就乘机将他们铲除。”

  杨孤鸿心里一怔,这次恐怕全真教将有灭教之灾,我们得赶在他们前头通知全真教。

  杨孤鸿突然听到背后又有脚步声,赶忙回头,却发现原来正是白姗姗。白姗姗不敢过来,只轻轻的招手,示意让他过去。

  杨孤鸿便展开轻功闪了过去,两人便又轻轻绕回,进屋子关上了门。

  白姗姗低声道:“屋内有什么动静?他们在说些什么?”

  杨孤鸿道:“他们好像都是小皇爷完颜道济的人,说明天和小皇爷前去招降全真教,若招降不了便乘机铲除。”

  白姗姗又问道:“里面有多少人?他们都是什么来头?”

  杨孤鸿道:“我也不识得他们,但他们的武功似乎都很高,听他们叫什么‘岭南四怪’、‘崆峒双圣’。”

  白姗姗惊道:“当真?你没有听错么?”

  杨孤鸿见她一脸惊异,答道:“我没有听错,他们确实都是如此叫的。”

  白姗姗道:“若当真无错,那着实是危险了,‘岭南四怪’、‘崆峒双圣’这些人物,听我爹说三十年前就已经叱咤江湖了,但是后来突然之间都失踪了,这些人已经三十年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了,没想到他们居然投靠了金国。”

  杨孤鸿道:“如此说来,那全真教岂不是更加危险了。”

  白姗姗道:“这些人物一出现,全真教是很难对付得了的。”

  杨孤鸿道:“我们赶快去通知全真教,否则晚了恐怕全真教要遭灭教之灾了。”

  白姗姗道:“晚上这么黑也赶不了路啊,只好明日清早赶路了。”

  杨孤鸿道:“好,今晚好好休息吧,明日咱们早点赶路。”

  说着两人便又各自回了房,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杨孤鸿已到白姗姗门前,敲门道:“姗姗,我们得赶紧赶路了。”

  片刻之后,白姗姗开了门,道:“现在就赶路,太早了吧。”

  杨孤鸿忙道:“若不赶在他们前面到达全真教,后果不堪设想。”

  白姗姗无可奈何,道:“好吧,那我们得先跟楚姐姐说一声。”

  杨孤鸿道:“这么早,我们不好吵醒她,留一张字头给她说我们先走了,不就可以了。”

  白姗姗道:“说的也是。”

  两人便留了字头,塞进门缝里,然后便上了路。

  他们走的并不快,杨孤鸿道:“这样赶路太慢了,恐怕误了大事,还是我带你吧。”说着便拉了白姗姗的手,展开了幻影迷踪步的轻功飞快的往前冲。

  白姗姗只感觉凉风迎面,身旁的芦苇飞速后退,她高兴的喊起来,道:“哦,我们飞起来了。”

  杨孤鸿也不去理她,只顾一个劲的带着她往前冲。

  奔了几个时辰,太阳已自东方升起。

  到了一处山脚下,两人渐渐感觉有点疲惫。白姗姗道:“杨大哥,我们先休息一下再赶路吧。”

  杨孤鸿道:“好,先休息一下。”

  两人便找了一处岩石,坐了下来。白姗姗靠着杨孤鸿道:“杨大哥,我们要是可以向小鸟一样在天上飞就好了。”

  杨孤鸿笑道:“我刚才不是带着你在飞吗?”

  白姗姗又嘟起嘴道:“那倒还真像飞一样快,只是飞的太低了,若真能像鸟一样在天空飞,那才开心呢?”

  杨孤鸿见她如此开心,笑着道:“那还不容易,我们去抓一只大鸟,让它带着我们飞不就可以了。”

  白姗姗喃喃的道:“可是,世上哪里有这么大的鸟?”

  杨孤鸿道:“有的,有一种雕,身体比人的身体还要大,它就可以载人飞。”

  白姗姗道:“真的吗?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坐着雕在天空飞那该多好。”

  杨孤鸿见她如此天真,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白姗姗望了望四周,突然指着前面喜道:“杨大哥,那边有一道溪水,我们去喝点水再赶路吧。”

  杨孤鸿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了一道溪水自山脚岩石中流出。两人便过去喝了点水,洗了脸。

  白姗姗道:“这溪水好凉爽,清甜可口,杨大哥,我们打点水路上喝好不好?”

  杨孤鸿道:“好便是好,但没什么装的。”

  白姗姗道:“你不是有个酒壶么?”

  杨孤鸿道:“你不是又想用我的酒壶装水吧?”

  白姗姗笑道:“再借用一次吧,反正也装过一次了。”

  杨孤鸿道:“里面还有酒呢?”

  白姗姗道:“你把它喝了不就可以啦。”

  杨孤鸿没办法,只得掏出酒壶,打开盖子正欲往嘴里送,白姗姗笑道:“我是逗你玩的,你真想喝光那壶酒?”

  杨孤鸿笑道:“你这孙女太调皮了,老是给爷爷捣蛋。”说着便扬起酒壶喝了一口酒。

  白姗姗得意的笑着,突然想起楚燕雪,便又渐渐变得忧郁起来。

  杨孤鸿看出了她的心思,道:“怎么了,又在想楚姐姐了?”

  白姗姗低声道:“楚姐姐实在太可怜了,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而且那个人偏偏又变成他的敌人。”

  杨孤鸿道:“其实他是什么人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他是金国人,金国也不一定全是坏人。只要他们两个真心相爱,可以从此离开江湖,过着隐居的生活,不是一样很幸福吗?”

  白姗姗道:“世事往往难尽如人意,他们根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层永远无法解开的死结。”

  他们正说着,一阵马蹄声从后面传过来。

  两人赶忙藏在石头后面。马蹄声越来越近,白姗姗侧目望去,喜道:“是楚姐姐!”白姗姗起身跑出,喊道:“楚姐姐。”

  骑马过来的正是楚燕雪,她看到白姗姗,急忙勒住马。

  白姗姗喜道:“楚姐姐,你怎么来了?”

  楚燕雪下了马道:“我看到你们留下的字头,怕你们走远了,就买了匹马赶过来了,我想和你们一起去全真教。“

  白姗姗道:“那太好了。”

  楚燕雪道:“去全真教的路你们熟悉吗?”

  白姗姗道:“我们是不太熟悉,沿途打探过去。”

  楚燕雪道:“刚才我看到完颜道济带了一大批人也在后面,大概也都是去全真教的。”

  白姗姗惊道:“他们这么快!”

  杨孤鸿道:“看来如果我们再沿途打探过去,可能他们到达终南山的时候,我们还有可能在路上。”

  白姗姗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只好跟着他们了,至少我们可以和他们同时到达山脚。等到了山脚,我们再抄小道乘机上山通风报信。”

  杨孤鸿道:“那便如此罢,但是,他们怎么会让我们跟着呢?”

  白姗姗对楚燕雪道:“你过来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发现你?“

  楚燕雪:“我和他们檫身而过,那些人挡住了我,是完颜道济让我过去的。”

  白姗姗道:“他有没有问你去哪里?”

  楚燕雪道:“没有问。”

  白姗姗沉默了半晌,道:“这样吧,你就说我们是终南山脚下的人家,迷了路不知道如何回去了。想跟他们一起走。”

  杨孤鸿道:“那些人都不是傻子,怎么会相信呢?”

  白姗姗道:“他们是没有人会相信,但只要楚姐姐你相信,完颜道济相信就够了。”

  杨孤鸿道:“完颜道济怎么会相信呢?”

  白姗姗道:“完颜道济他是不会相信,但他也不会揭穿,因为有楚姐姐在,他不会伤害楚姐姐。而在他们眼里我们两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与不存在影响不了什么,坏不了他们的大事。所以他会让我们跟着。”

  杨孤鸿道:“这样似乎太冒险了。”

  白姗姗道:“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

  正说着,突然后面又传来了一阵阵马蹄声,不多时,便见完颜道济骑着白马,带了一批人过来了。

  完颜道济看到楚燕雪,赶忙催马向前,道:“燕雪,你还在这里?”

  楚燕雪冷冷的道:“我碰到爷孙两人,说是终南山的,如今迷路回不去了,我想送他们去终南山,但我也不识得路。”

  完颜道济喜道:“那正好顺道,我们便一起上路吧。”

  楚燕雪没有再回答他,只是带着杨孤鸿与白姗姗跟在他们后面一直走着。

  不一日,三人跟着他们渡过黄河,来到陕西樊川,已是终南山的所在。汉初开国大将樊哙曾食邑于此,因而得名。沿途岗峦回绕。松柏森映,水田蔬圃连绵其间,不逊于江南景色。

  冈顶有一座庙宇,完颜道济下了马,将马拴在庙外松树上,便领着一般人正欲上山,突然从庙里走出一大群人来。崆峒,点苍,青城,华山.,衡山,各大门派好手齐聚一团。为首的却正是华山掌门龙正山

  完颜道济道:“今天中原武林各大门派精英齐聚一团,在此所为何事?难道想与我们大金国为敌?”

  龙正山走上前,道:“你们这些金狗,残害我大宋子民,无恶不作,

  今天又欲诛灭我中原武林,只要贫道还有一口气在,你们休想得逞。”

  完颜道济道:“我们大金国向来对中原武林并无冒犯,今日为何要拼个你死我活呢?”

  龙正山道:“住口,无耻金狗,侵我大宋半壁江山,残害我大宋无数同胞,今日居然还谬言从未冒犯,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势必要杀尽天下金狗。”

  说完龙正山便一掌击出,突见一僧人叫道:“小皇爷,小心!”那人话未说完人已闪到完颜道济前面,硬生生的接了龙正山一掌。

  龙正山此掌只用了三成功力,只是想试探眼前这个人的武功,岂知一僧人从旁闪出,硬生生接了他这掌。龙正山倒退了两步,那人却纹丝未动。

  龙正山也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见识渊博,他脸色微变,道:“你可是西藏陀罗僧?”

  那人道:“正是。”

  众人听说那人是西藏陀罗僧,都闻之变色。西藏陀罗僧乃是西藏绝顶高手,三十年前便已经名扬天下。

  龙正山道:“想不到堂堂的一代宗师西藏陀罗僧也做了金国的走狗。”

  西藏陀罗僧冷笑道:“你们中原有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大金国统一中原是迟早的事,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归顺,也不失封侯赐爵。”

  龙正山道:“废话少说,让贫道来领教一下你的‘般若神功’!”

  说着便一掌推出,此时他知此人武功极高,便加足了十成的功力。西藏陀罗僧还是硬生生接上去,两人却已在比拼内力。

  西藏陀罗僧身后突然闪出一人出掌抵住西藏陀罗僧的背心,龙正山渐渐抵挡不住。

  此时崆峒派掌门薛贾走将出去,用掌抵住龙正山的后背。

  杨孤鸿和白姗姗见双方并不恶斗,只是不断的增人比拼内力,不禁看得出神。

  杨孤鸿暗想,“此比拼下去两方势必两败俱伤,但即便是混打,如此多的高手也终究是两败俱伤。”

  白姗姗心道,“不乘此时上全真教,又更待何时?”她于是便扯了扯杨孤鸿的衣袖轻声道:“我们快上山去吧。”

  杨孤鸿此时才醒悟过来,他乘众人未注意,便拉了白姗姗的手,

  突然展开幻影迷踪步的身法,悄然离开了,却无人发觉。

  两人从另一僻静小道绕了过去,见无人追上来,便径自往山顶赶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