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五章 活死人墓

书生剑侠传 第十五章 活死人墓

作者:复古龙君 小说:书生剑侠传 更新时间:2020-10-18 09:14:57
下杨孤鸿,前去叩见全真教青松道长,请二位代其引见。”  二道一脸愤怒的,道:“混账!我教掌教岂会见你这金狗,你们金狗残害我大宋子子民无数,我教一向与金狗誓不两立,我劝你但是早离开。”  全真教教最近得紧兴旺发达,门下出了不少佳弟子,在武林中名气越不多时便已到山腰,却见两个中年道士站在山门口,凝目注视,脸上大有愤色,显然是将他们当成金国的同伙了。。...

书生剑侠传

推荐指数:10分

《书生剑侠传》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活死人墓

  却说杨孤鸿与白姗姗见双方比拼内力,便乘机溜走,绕道侧过径自往山上赶。

  不多时便已到山腰,却见两个中年道士站在山门口,凝目注视,脸上大有愤色,显然是将他们当成金国的同伙了。

  两个道士对望了一眼,便即出寺。杨孤鸿见二人步履轻捷,显然武功不弱,心想此去离终南山不远,这二道多半是重阳宫中人物。

  两人都是四十上下年纪,或是青松道长的弟子。

  杨孤鸿见两人拦住去路,便拱手道:“在下杨孤鸿,前来拜见全真青松道长,请二位代为引荐。”

  二道满脸愤怒,道:“混账!我教掌教岂会见你这金狗,你们金狗残杀我大宋子子民无数,我教向来与金狗誓不两立,我劝你还是早早离去。”

  全真教近来好生兴旺,门下出了不少佳弟子,在武林中名气越来越响,平素行侠仗义,扶危解困,做下了无数好事,江湖上不论是否武学之士,凡是听到全真教的名头,都是十分尊重。他想自己要上山拜见青松道长,若是与那二道同行便可免去许多不必要的误会和纠纷。

  杨孤鸿道:“两位道兄误会了,在下并非金国……”

  他话尚未说完,那两位道人已各自持剑向他们刺来。两人见对方来势极其凶猛,不敢硬敌,杨孤鸿牵着白姗姗的手便即展开幻影迷踪步侧身闪过。两人双剑刺空,心道,此二人武功着实不弱,不可硬敌,得赶紧上山再做计议。

  只见那两个道士已快步奔在十余丈外,却不住回头观看。

  杨孤鸿叫道:“二位道兄且住,在下有急事需向青松道长禀明。”

  杨孤鸿此时内力已是不弱,嗓门洪亮,一声呼出,远近皆闻,那二道却不停步,反而走得更加快了。

  杨孤鸿心想:“我得赶上两位道兄将误会解释清楚,只怕上山后更难解释清楚了。”他便松开白姗姗的手,足下微使劲力,展开幻影迷踪步,几个起落,已绕过二人身旁,抢在前头,转身说道:“二位道兄请听在下一言,在下并非金人,实有要事向青松道长禀报。”说着便即行礼。

  两个道人见他身法如此迅捷,脸现惊惶之色,见他躬身行礼,只道他要运内劲暗算,急忙分向左右闪避,齐声问道:“你干甚么?”

  杨孤鸿道:“二位可是终南山重阳宫的道兄么?”

  那身材瘦削道人沉着脸道:“是便怎地?”

  杨孤鸿道:“在下并非金人,意欲上山拜见青松道长,有要事禀报,相烦指引。”

  另一个肥胖矮小的道人冷笑道:“你有种自己上去,让路罢!”说着突然横掌挥出,出掌竟然甚是快捷。杨孤鸿只得向左让过。不料另一个瘦道人与那矮道人武术上练得丝丝入扣,分进合击,跟着一掌自右向左,将杨孤鸿拦在中间。这两招叫做‘双剑合门’,原是全真派武功的高明招数,杨孤鸿却不识得,只得展开幻影迷踪步侧身连连退开。他见二道不问情由,一上来就使伤人重手,不禁愕然。

  二道苦练了十余年的绝招,此时使出,却被对方轻身闪避便已躲过,心中惊骇无比,他们哪里想到杨孤鸿所使的便是举世无双的天下绝技幻影迷踪步的身法。

  白姗姗见二道对杨孤鸿出手毫不留情,杨孤鸿却不还手,只是一味的闪躲。她赶到杨孤鸿身前道:“若不击倒这两个道人,我们恐怕是上不了山的。”

  杨孤鸿见白姗姗如此说,心下便有了主意。

  两个道士对望一眼,矮胖道士随着一招“探海蛟龙”,刺向杨孤鸿下盘。

  只听得刷的一声,杨孤鸿的长剑出鞘,身形却已纵身跃起,待两道人双剑刺空,杨孤鸿已飘然落在两人身后,长剑已顶在其中矮胖道士的脖子上。

  那两道人便丝毫未敢动弹,接着杨孤鸿便左手伸出,一掌击在对方胸口,道:“你们两个且上山通报一声,在下有急事求见青松道长,还望赐见。”

  那矮胖道士中掌退了数步,却并未受伤,便知已是对方手下留情。两人又对视一眼,匆匆的奔上山去。

  杨孤鸿道:“这些全真教的道士,如何都这般蛮横不讲理呢?根本不容我多做解释。”

  白姗姗笑道:“那你就将他们都打的落花流水,我们就可以见到青松道长了。”

  杨孤鸿道:“要打倒他们倒是不难,只怕是误会越来越深,到时候我们当真变成金国走狗了。”

  白姗姗沉思了片刻道:“看情形他们知道金国有人来捣乱,早已做好准备了。”

  杨孤鸿道:“那我们还上山么?”

  白姗姗道:“自然要上山,我们得告诉青松道长,山下的情形。只是,各大门派是如何得到消息,金人要来?”

  杨孤鸿道:“这件事有些蹊跷,我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白姗姗道:“我们继续上山罢。”两人一路上山,行了一个多时辰,已至金莲阁,再上去道路险峻,蹑乱石,冒悬崖,屈曲而上,过了日月岩,便到得抱子岩。那抱子岩生得甚是奇怪,就如一个妇人抱着个孩子一般。两人歇了片刻,杨孤鸿道:“姗姗,你累了?”

  白姗姗摇头道:“不累。”杨孤鸿道:“好,我们继续上。”

  又走了一阵,只见迎面一块大岩石当道,形状阴森可怖,自空凭临,宛似一个老妪弯腰俯视。白姗姗心中竟有些害怕,忽听岩后数声呼哨,跃出五六个道士,各执长剑,拦在当路,默不作声。

  杨孤鸿上前拱手行礼,道:“在下杨孤鸿,上山求见青松道长,有要事禀报。”一个长身道士踏上一步,冷笑道:“我们全真教与金狗从来是誓不两立,两位不须多说,我掌教绝不会接见你们。”

  杨孤鸿心道:“在下并非金国人,乃是有关乎贵教存亡的大事需与青松道长商议。”

  那长身道士喝道:“住口!无须商议,我们全真教绝不会屈服于金狗之下。不给你们些厉害,你还道重阳宫尽是无能之辈。”语声甫毕,长剑晃动,踏奇门,走偏锋,一招“分花拂柳”刺向杨孤鸿腰胁。杨孤鸿见对方剑招凌厉,未敢轻敌,当下展开幻影迷踪步闪身让开。另外几名道士也各挺长剑,将他与白姗姗二人围在垓心。

  杨孤鸿心道:“不好,这些人将我二人围住,我出困倒是不难,若要想带着姗姗一起冲出,着实是不容易。”

  那长身道士又是一剑,这一剑竟是当胸直刺。自来剑走轻灵,讲究偏锋侧进,不能如使单刀那般硬砍猛劈,他这一剑却是全没将杨孤鸿放在眼里,招数中显得极是轻佻。

  杨孤鸿见对手如此轻敌,暗喜,刷的一声长剑出鞘。眼见对方剑尖刺到,杨孤鸿闪到一侧,手中长剑一挑,当的一声,两剑相撞,那道士手中长剑把捏不定,长剑直飞上半空。其余几人剑尖也已刺到,杨孤鸿不等那剑落下,又将手中长剑自上而下顺势切落,只听得当当当数声,那几人长剑纷纷着地。白姗姗乘势跃起接住空中长剑。

  众道见手中长剑皆被击落,一人说道:“金狗厉害,先走罢!”说着转身急奔,余人随即跟上,转眼便已消失。

  二人转了两个弯,前面地势微见开旷,但听得兵刃铮铮相击为号,松林中跃出七名道士,也是各持长剑,七人扑出来已摆开阵势,左边四人,右边三人。

  白姗姗惊道:“七星北斗阵!”她曾听得他爹提过,全真教有一种阵法叫做七星北斗阵,此阵由七人组成,是按北斗七星的位置来排阵的。七人相互呼应,攻守兼备,威力无穷。阵中之人若不懂得此阵法奥秘,便如同与七七四十九位高手同时对敌一般,凶险万分。

  杨孤鸿见白姗姗如此惊讶,便猜出此阵定是十分了得。

  白姗姗忙向后远远退开道:“七星北斗阵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排阵的,杨大哥,你一定要始终抢占住北极星位,这样才能破得此阵法。”

  杨孤鸿登时领悟,身形一晃,已抢到左侧“北极星位”,那七个道人见对方懂得七星北斗阵的奥秘,脸上顿时显出一丝忧色。

  那位当“天权”的道人低啸一声,带动六道向左转将上来,要将杨孤鸿围在中间。哪知七人刚一移动,杨孤鸿制敌机先,向右踏了两步,仍是站稳“北极星位”。天权道人本拟由斗柄三人发动侧攻,但见杨孤鸿所处方位古怪,三人长剑都攻他不到,反而七人都是门户洞开,互相不能联防,每人都暴于他攻势之下,当下左手一挥,带动阵势后转。岂知摇光道人刚移动,脚步,杨孤鸿走前两步,又已站稳北极星位,待得北斗阵法布妥,七人仍是处于难攻难守的尴尬形势。八人又连变几次方位,杨孤鸿稳持先手,可是始终不动声色,只是气定神闲的占住了枢纽要位。

  那天罡北斗阵是全真教中的极上乘功夫,练到炉火纯青之时,七名高手合使,实可说无敌于天下。

  只是对手深知这阵法的秘奥,只消占到了北极星位,便能以主驱奴,制得北斗阵缚手缚脚,施展不得自由。

  位当天枢的道人年长多智,已瞧出不妥,叫道:“变阵!”七道倏地散开,左冲右突,东西狂奔,料想这番倒乱阵法,必能迷惑敌人目光。突然之间,七道又已组成阵势。只是斗柄斗魁互易其位,阵势也已从正西转到了东南。阵势一成,天璇、玉衡二道挺剑上冲,猛见敌人站在斗柄正北,两足不丁不八,双掌相错,脸上微露笑容。二道猛地惊觉:“我二人若是冲上,开阳、天璇二位非受重伤不可?”只一呆间,天枢道已大声叫道:“攻不得,快退下!”天权道又惊又怒,大声呼哨,带动六道连连变阵。

  此时北斗阵已全在杨孤鸿控制之下,他向左疾冲,七道若是不跟着向左,人人后心暴露,无可防御,那是武学中凶险万分之事,当下只得跟着向左。这么一来,七道已陷于不能自拔之境。杨孤鸿快跑则七道跟着快跑,他缓步则七道跟着缓步。那年轻道士内力最浅,被杨孤鸿带着急转十多个圈子,已感头脑发晕,呼吸不畅,转眼就要摔倒,只是心知北斗阵倘若少了一人,全阵立时溃灭,只得咬紧牙关,勉力撑持。

  杨孤鸿暗道:“我须上你们跟我不上,看你们的阵势还不自乱。”他忽然纵身跃上了高岩。那七个道士此时全在他控制之下,他既跃上高岩,若不跟着跃上,北斗阵弱点全然显露,有数人尚自迟疑,那天权道气急败坏的大声发令,抢着将全阵带上高岩。

  各道立足未定,杨孤鸿又是纵身窜上一株松树。他虽与众道相离,但不远不近,仍是占定了北极星位,只是居高临下,攻瑕抵隙更是方便。七道暗暗叫苦,都想:“我全真教今日当真是颜面扫地了。”心中这般寻思,脚下却半点停留不得,各找树干上立足之处,跃了上去。杨孤鸿笑道:“下来罢!”纵身下树,伸手出剑向位占开阳的道士足上刺过去。那北斗阵法最厉害之处,乃是左右呼应,互为奥援,杨孤鸿既攻开阳,摇光与玉衡就不得不跃落树下相助,而这二道一下来,天枢、天权二道又须跟下,顷刻之间,全阵尽皆牵动。

  这七名道人忽尔齐声怒喝,各挺长剑,七枝剑青光闪动,疾向杨孤鸿身上七处刺来。杨孤鸿斜身侧进,依然占住北极星位,他又带着阵势疾转,左手顺势从地上抓起几颗石子。只见那石子一颗一颗运转到中指与拇指之间,他便轻轻一弹,那石子便一颗一颗射了出去,却正中七人的手臂,七人手中长剑把持不住,都当当当的落下地来。

  七人惊道:“弹子功!”言罢急忙退入山岩之后。

  白姗姗见那七人已落荒而逃,走上前道:“杨大哥,我们走罢。”

  两人正欲继续前行,突然听得背后脚步声起,一群人纷纷涌上山来。正是先前与金人对战的各大门派的人。杨孤鸿暗道:“各大门派都上得山来,金人想必都落败而逃了。”但见各人都身负内伤,伤势皆不轻。杨孤鸿忙赶过去,拱手道:“各位武林同道,安好?”

  华山掌门龙正山,轻声道:“你……你是哪位?”

  杨孤鸿见他说话都有气无力,口角又隐见血丝,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杨孤鸿尚为开口,突然那些人中闪出一人道:“我记起来了,你们两个是和那些金狗一起上山的,你们是他们的同伙。突然不见了你们的踪影,原来是乘机偷偷的上全真教来了,你们好狡猾。”众人皆为之震惊。

  又一人道:“金狗,你们小皇爷已经大败而逃了,你还不快束手就擒。”

  杨孤鸿正想解释,突然众人一拥而上,纷纷出掌击来。杨孤鸿赶忙拉住白姗姗,展开幻影迷踪步侧身闪过。突然,又一人道:“闪身法?你们两个原来就是杀害白云堡十几条人命的两个小魔头?”

  杨孤鸿急道:“我们不是,误会了。”

  那人道:“你们不用狡辩了,白云堡有人见过你们的身法,他们描述过,和刚才你们的身法是一模一样的。你们两个小魔头歹毒凶狠,残害武林同道,人人得而诛之,今天你们休想活着离开。“

  杨孤鸿见无从解释,又不能出手伤了众人,便即拉着白姗姗展开幻影迷踪步往全真教去。

  只见那些人便喊边追,道:“小魔头,别跑。”

  两人疾速闯进重阳宫,突然一个长须老道领着一群道士拦住去路。

  杨孤鸿定睛一看,却是青松道长。此时各大门派的人都相继赶过来,一人道:“小魔头,看你们往哪里逃?”那人见到青松道长,道“这两人一定是金狗,是和金国一起上山来灭全真教的,也是白云堡十几条人命的凶手,望青松道长主持公道。”

  青松道长身后一人指着他们道:“师父,就是两人来全真教捣乱的?”

  杨孤鸿忙道:“诸位,这全都是误会,我们并非金国的同伙,我们是上山来通风报信的。”

  有人道:“还敢狡辩!”

  青松道长突然纵身闪出,单掌横劈,一招“飞鹰啄食”直逼杨孤鸿胸口。杨孤鸿万万不料一向仰慕的武林前辈,会突然出手,而且出手便是杀招。掌势凌厉,只听砰的一声,杨孤鸿已中了一掌,向后飞了出去,口吐鲜血。

  白姗姗急忙上前扶起他,道:“杨大哥,你没事吧。”她回头望着青松道长,冷冷的道:“想不到堂堂一代宗师也会突然使出这种偷袭的手段。”

  青松道长道:“对付你们这些金狗,还用讲什么江湖道理么?”

  杨孤鸿缓缓起身,道:“既然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一口咬定我们是金狗,我们也无话可说。但你堂堂一派宗师,居然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实在令我鄙视。”

  青松道长道:“废话少说,你们是自行了断还是要我动手送你们一程?”

  杨孤鸿轻声对白姗姗道:“看来这趟我们是不该来的,想不到我们居然会死在全真教。”

  白姗姗柔声道:“杨大哥,你不会有事的。”

  杨孤鸿轻声道:“你拉紧我的手臂。”他脚上运起十成功力,突然展开幻影迷踪步,身形一闪,长剑出鞘已刺向青松道长胸前。这招剑招之奇之快,实令众人惊叹不已,青松道长却只是侧身一闪,双足蹬地跃出,避开了这一剑。杨孤鸿便乘机展开幻影迷踪步夺门而出。

  两人疾速奔到一处山林之中,突见前面似是一道深沟,已无去路,眼看青松道长一干人便要追上。杨孤鸿对白姗姗道:“我们跳下去,你怕不怕?”白姗姗道:“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待到追人将到身前,两人便即纵身跃下。

  青松道长见两人沿着青草斜坡,直滚进了树丛之中。立足处离下面斜坡少说也有六七丈,便展开轻功绕道下去。

  杨孤鸿两人整整抱在一起沿着草丛翻滚下去,片刻已到底部。白姗姗赶忙爬起来,见杨孤鸿口中鲜血直流,急道:“杨大哥,你没事吧。”

  杨孤鸿缓缓睁开眼睛,道:“我们快走,他们马上追过来了。”

  两人便忍住疼痛,相互搀扶着往前走,见前面立着一块碑,上刻四个字道:“外人止步。”

  两人只管逃命,也不顾碑上所写,走得不远,又已是无路可走,却见一座墓穴,门口写道:“活死人墓”。两人已是无处可去,只得闯入了“活死人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