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六章 重阳遗言

书生剑侠传 第十六章 重阳遗言

作者:复古龙君 小说:书生剑侠传 更新时间:2020-10-18 09:14:57
他们在里面就得活活打死的被饿肚子。”青松道长接叫道:“全真教教弟子听命于!大家搬一些巨石回来,将活死人墓的进出口给我封住。”全真教教所有弟子见掌门吩咐,便各自到处找来大块巨石,将活死人墓的进出口死死地的封住,待得古墓进出口被严严的封住,青松道长与各大门派才安青松道长忙道:“不可妄动,‘活死人墓’乃是我们传真教的禁地,别说外人了,就连我们全真教的人都不能进去。”。...

书生剑侠传

推荐指数:10分

《书生剑侠传》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重阳遗言

  却说杨孤鸿和白姗姗走投无路,只得进了“活死人墓”,青松道长与各大掌门随即便已赶到。龙正山道:“此处已是无路可去,两人必定是进了这座古墓,我们进去罢。”

  青松道长忙道:“不可妄动,‘活死人墓’乃是我们传真教的禁地,别说外人了,就连我们全真教的人都不能进去。”

  有人道:“那我们岂不是拿他们没办法了?”

  青松道长笑道:“诸位放心,这座古墓只有这一处出口,只要我们将出口封死,他们在里面就得活活的被饿死。”青松道长接喊道:“全真教弟子听命!大家搬一些巨石过来,将活死人墓的出口给我封死。”全真教所有弟子见掌门吩咐,便各自四处找来大块巨石,将活死人墓的出口死死的封住,待到古墓出口被严严的封死,青松道长与各大门派才安心的离去。

  杨孤鸿与白姗姗进得活死人墓,里面一片漆黑。两人只得摸着石壁慢慢前行,两人担心那些人追上来,丝毫不敢歇息。不多时,白姗姗突然感觉前面隐隐有灯光照射,道:“杨大哥,我们快走,里面好像有灯光。”

  杨孤鸿挨了青松道长一掌,青松道长乃是当世武林绝顶高手,内功之深实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且此次出手毫不留情,所以杨孤鸿内伤极重,还是不停的流着血,只是黑暗当中看不见。

  杨孤鸿有气无力的道:“这‘活死人墓’想来是无人居住的,又怎么会有灯光呢?”杨孤鸿以为白姗姗在哄他。但走不多时,果然明亮起来,也宽敞起来。

  白姗姗喜道:“杨大哥,真的有灯光,一定有人在里面住?”

  两人加快了脚步,发现一间宽敞的石屋,那灯光正是从石屋里面照出来的。杨孤鸿和白姗姗走进那石屋,见里面有一张石桌,桌上便摆着一盏灯,桌旁还有两张石凳。两人靠过去,坐到石凳上面。

  四处张望却已无出路,似乎已经到了尽头。

  杨孤鸿道:“这石屋并无人,却怎么会有灯呢?”

  白姗姗突然道:“我明白了,这是用特制的松香油制作成的一盏长明灯,它可以照一百多年都不会熄灭。”

  白姗姗突然看到杨孤鸿嘴角还在不停的流血,急道:“杨大哥,你还在不停的流血,怎么办?”

  杨孤鸿笑道:“没关系的,你不要急,我的血多,流不完的。”

  白姗姗道:“这种情形你还笑的出来?”

  杨孤鸿道:“可以笑总该是好的,如果要我选择,我宁可选择笑着死。”

  白姗姗哭道:“杨大哥,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杨孤鸿笑道:“傻丫头,人总是要死的,我杨孤鸿从来就没怕过死,只是,连累了你,我实在过意不去。”

  白姗姗泣道:“杨大哥,我的命是你救的,能够陪你死在一起我也死而无憾了。”

  杨孤鸿道:“你不怕死吗?”

  白姗姗道:“只要跟杨大哥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但我相信我们不会死的,一定可以出去的。”

  杨孤鸿沉默了片刻,道:“傻丫头,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们吗?过不多久他们便会找到这里来的。”

  白姗姗道:“我们出去跟他们拼了!”

  杨孤鸿道:“反正都是一死,我们何必还要出去送死呢?不如让自己轻松一点,安安静静的在这里等死的好。”

  白姗姗道:“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原来都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尤其是那个青松道长,以前我还很崇拜他的,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杨孤鸿轻声道:“这次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来全真教通风报信,我们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白姗姗道:“是我自己要来的,怎么能怪你呢?”

  杨孤鸿突然想起了酒,他从怀里摸出那酒壶,笑道:“还好,还好,临死的时候还可以喝喝酒,我从来就不怕死,只怕没有酒喝。”

  白姗姗道:“你的血还在不停的流,先运功疗伤。”杨孤鸿伸手在自己身上点了两处穴道,血便渐渐的断流了,然后他拿起酒壶便一口一口的喝着他的酒。

  杨孤鸿像这样喝酒已经有十年了,在这十年里,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从来就是一个人,以酒为伴。

  他此刻回想起这十年光景,如果没有酒,他不知道会是怎样。所以,他从来就感谢有酒,因为酒给了他生命,给了他活着的勇气,也给了他活着的趣味和意义。

  每个人活着,他都会留恋这世界许多美好的东西,譬如,有的人留恋亲情,有的人留恋友情,有的人留恋爱情,有的人他留恋这世界一切美好的风景。但杨孤鸿,在这十年里,他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更没有爱情,也不曾留恋这世界任何风景。这十年来,他只是习惯也喜欢了孤独,而酒恰是他孤独的催化剂,所以他留恋这酒的味道,留恋这孤独的感觉。

  但此时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这份孤独还能维持多久,也许已经是最后的孤独了,因为他已经是将死之人。他虽然从来就没有害怕过死亡,却还是留恋着这份孤独。

  他想到他这一生,突然莫名其妙的笑起来,嘴里念叨着:“半生潦倒恨无功,一世孤独终成梦。”

  他又喝了一口酒,便轻轻的咳嗽起来,脸色渐渐泛起了红晕。

  白姗姗看他如此模样,有点担心起来,她柔声道:“杨大哥,你怎么了?”

  杨孤鸿笑道:“我没事,姗姗,人家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告诉杨大哥,你在临死之前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白姗姗听他如此一问,竟哭了起来,道:“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爹,我知道他落在陆庄主和朱长老手里,受尽了他们的折磨。还有……”

  杨孤鸿道:“还有什么?”

  白姗姗轻声道:“我还想与杨大哥一起闯荡江湖,行侠仗义,我们还要救国救民。总之,杨大哥喜欢做什么我就和你一起去做,杨大哥到哪里我便到哪里,天涯海角都要到一起。”

  杨孤鸿听到这番话,心里感动得热血激荡,这个世界终究还有一个人如此深情的待他。一个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孤独了十年的他,突然听到这样一份温暖,这份温暖可以让他为她做任何事都无怨无悔。

  杨孤鸿道:“可惜!可惜!”

  白姗姗道:“可惜什么啊?杨大哥。”

  杨孤鸿道:“可惜已经太晚了,因为我们已经是将死之人。如果我们侥幸不死的话,杨大哥答应你,天涯海角都会带着你在身边,永远保护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白姗姗听了杨孤鸿这番话,激动不已,低头靠在杨孤鸿肩膀上,

  哭成了一个泪人。

  白姗姗泣道:“除了我爹,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杨大哥,如果我们能出去,你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她明知道这次是没有希望活着出去了的,但她只是希望听到那一声承诺。

  杨孤鸿自然也知道她的心思,右手搂着她的肩膀,柔声道:“好,杨大哥答应你。”

  杨孤鸿又喃喃的道:“我杨孤鸿为了报血海深仇,忍辱负重,苦练十年武功,到头来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却要默默无闻的死在这里。人生无常,真是世事难料。”

  白姗姗突然道:“怎么那些人还没有进来呢?难道他们不敢进来吗?”

  杨孤鸿笑道:“你等死都等得这么心急,耐心等吧,他们总会进来的。”

  白姗姗道:“不是啊,已经过了一两个时辰了,他们还是没有进来,这是为什么?”

  杨孤鸿突然想起石碑上面的字:“外人止步”,他喃喃的道:“看来这个活死人墓是全真教的禁地,我猜他们是不敢进来的。”

  白姗姗道:“不好,他们既然不敢进来,就一定会将出口封死,将我们活活的饿死。”

  杨孤鸿不慌不忙的道:“反正难免一丝,饿死总比被那些人杀死要好。”

  白姗姗道:“杨大哥,我们找找看,还有没有其它的出路?”

  两人便取了灯,沿着来路寻回去,一直找到被堵死的洞口,却没有找到任何出口。杨孤鸿道:“看来就只有这一个出口。”

  两人便又回到了石屋里,白姗姗道:“如果另有出口,应该是在这石屋里面。”

  杨孤鸿道:“可是这间石屋里面,除了这张桌子就只有两张凳子了。”

  白姗姗道:“看看桌子底下有没有什么机关?”两人又探头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机关。

  白姗姗想了想,道:“我们把桌子搬开看看。”

  杨孤鸿笑道:“这桌子这么重如何搬开?”

  白姗姗抓住那圆石桌,使尽力气往上抬却丝毫未动,她气冲冲的将那石桌用力一推,那石桌却转了一下。白姗姗喜道:“对了,抬不起搬不动,可以转动。”说着便使劲转动那圆桌,只听轰隆隆一声,那地板陷落了一块,却是个地下室。白姗姗喜道:“原来真有出路!

  杨大哥,我们下去看看。”

  白姗姗轻轻跳下去,里面也点着灯,喜道:“杨大哥,快下来啊,这间更大更宽敞。”

  杨孤鸿也慢慢的爬到石头上,然后跳了下去。这间石屋的确要宽敞许多,里面除了有石凳还多了一张石床。角落里还有一副石棺。

  白姗姗喜道:“杨大哥,看来我们可以出去了。”

  杨孤鸿道:“这里还是没有出口?我们怎么出去呢?”

  白姗姗道:“我们再找找看,一定会有的。”

  两人又四处找了一遍,却再也没有发现什么,那桌子也转不动了。

  白姗姗道:“现在只有角落里那口石棺没有找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杨孤鸿道:“棺材里面能有什么呢?恐怕就只有一个人体骨架。”

  白姗姗道:“一丝机会我们也不能放过。”说着便走过去,推开棺盖一看。里面却除了一封信,什么都没有了。

  白姗姗捡起石棺里面的信,道:“奇怪了,棺材里面不装死人,

  却装了一封信,太大材小用了吧。”

  只见信封上面写道:“王重阳泣血遗书”,白姗姗惊道:“这是全真教开山祖师爷王重阳的遗书。

  杨孤鸿道:“那就不能看了。”

  白姗姗道:“我们不看的话,这遗书就没有人可以看到了,根本没人来过这里。万一王重阳前辈有什么重要遗言要交代,我们看了也好为他转告啊。”

  杨孤鸿道:“就算有大事也没有用,因为我们根本就出不去。”

  白姗姗道:“万一信里面告诉我们出口呢?”

  杨孤鸿道:“你看便看罢,反正我们也出不去了。”

  白姗姗便拆开信件,取出信纸,念道:“我立全真教,宗旨乃是为国为民,凡我教弟子,须谨记保家卫国。方今金国入侵,我大宋子民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抗金是为我教大计。凡我教弟子,有卖国欺民者,即为我教叛徒,我教当群起而攻之。我大宋软弱,金国,蒙古,西夏,西辽皆有犯境之心,我教不可与之往来。我教青松小道,勾结蒙古,卖国求荣,罪无可恕,但我念此人素有功劳,给他改过自新之机会,岂知他恩将仇报,欺师灭祖,出手暗算我。我自遭他暗算后,被挑断手筋脚筋,已成活死人,被囚于活死人墓。自今以后,我教恐已落入青松小道之手,成为祸国害民之教。今立此遗言,若我教弟子见到此书,当领导我教弟子群起而诛杀青松小道。若外人见到此书,请将青松小道丑行昭告天下,使天下武林群起而诛杀此贼。重阳真人书。”

  白姗姗与杨孤鸿此惊非同小可。

  杨孤鸿道:“原来大名鼎鼎的一代宗师青松道长居然是个卑鄙无耻的伪君子。”

  白姗姗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原来那个幕后主谋便是青松道长。”

  杨孤鸿也恍然大悟,道:“没错,就是他,这一切都是青松道长的阴谋。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因为我太尊敬他了。他利用《杨门十三剑》为诱饵,挑起江湖纷争。那天许多武林高手都来了夜来客栈,大家都在问《杨门十三剑》的事,只有他,打败了黑风双怪便悄然离开了,只有他不问《杨门十三剑》的真假与下落,因为这都是他一手操纵的,他哪里还需要去问呢?”

  白姗姗道:“不止是你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整个江湖都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因为他是一代宗师青松道长,他是万人敬仰的青松道长。怀疑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到他头上去。”

  杨孤鸿道:“说不定我杨家惨遭灭门也是他所为。”

  白姗姗道:“很有可能是他做的,我爹两年前无故失踪一定也是他设计的。”

  杨孤鸿又道:“原来他早就与蒙古勾结了,还想夺取丐帮大权为他所用。若丐帮不幸落入他手里,将会成为蒙古人内应,后果不堪设想”

  白姗姗道:“他可能早就听说金国那些高手要来全真教,所以请了各大门派来帮他对付金国的那些高手。他自己却躲在山上坐收渔翁之利。”

  杨孤鸿道:“他早就知道我们两人的身份,所以借众人之力铲除我们。”

  白姗姗道:“说不定他有意引金国高手去全真教,目的只是为了引我们两个上山。”

  杨孤鸿道:“总之,这个人坏事做尽了!”

  白姗姗喃喃的道:“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找不到出口

  还不是要死在这里。我们死不要紧,只是谁来揭开青松道长这个卑鄙无耻伪君子的真面目呢?”

  杨孤鸿道:“我们一定要找到出口,我们不能死,一定要出去“

  两人看了这封信,知道了这个惊天动地的阴谋后,求生的欲望顿时强烈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