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婚礼

浮生缘何依慕 第3章 婚礼

作者:夜莺 小说:浮生缘何依慕 更新时间:2020-10-18 10:32:10
蓝依依闻言,脸色绯红,没办法乖乖的闭嘴。秦慕脚步飞快,走入一栋完全的独立别墅,虽然这栋别墅装饰点缀超豪华,她却没心思多看几眼,被抱下楼以后,踹踹门,再踹踹门,直接把她扔进秦慕脚步飞快,走进一栋独立别墅,尽管这栋别墅装饰豪华,她却没心思多看一眼,被抱上楼以后,一脚踹门,再一脚踹门,直接把她扔进浴室。。...

蓝依依闻言,脸色绯红,只能乖乖的闭嘴。

秦慕脚步飞快,走进一栋独立别墅,尽管这栋别墅装饰豪华,她却没心思多看一眼,被抱上楼以后,一脚踹门,再一脚踹门,直接把她扔进浴室。

秦慕转身走出洗澡间,复又回来,送进来一件男款白衬衣。蓝依依有些无语。不过,就她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比鬼好看不到哪里,不洗澡的话,自己都感觉受不了了。

洗完澡,不客气的穿上男款衬衣。她整理好衣服和头发,才瘸着腿走出来。秦慕把她扶到床边坐好,她都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秦慕竟抓住她受伤的脚,给她消毒,重新给她包扎伤口。

她长这么大,从未受过这样的待遇。坐在床边竟难受的想哭,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死了十多年的妈。

秦慕好像有急事儿似的,把消毒水和绷带随手扔在床边桌上。便不由分说的把她从床上抱起来,直接走人。

下楼后,竟换了一辆白色豪华车,把她放到副驾驶上,飙车似得飞了起来。

“记得昨晚告诉过你,我今天结婚。”

蓝依依冷不防他会蹦出这么一句,便低头轻轻“哦”了声。

秦慕开着车,扭头看了她一眼:“我带你去婚礼现场看看,那很热闹。”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昨晚那套白色休闲了,而是白色衬衫和深色裤子,袖口挽过手肘,看似很随意的样子。

蓝依依看看他,再低头看看自己,穿着男人衣服去参加婚礼,会不会被人笑话?不过现在流行这个,街上常看见有女孩子穿着男款的大衬衣,在街上走动。可自己连鞋子都没有?

从心里哀哀的叹了口气,人家是她的救命恩人。既然人家盛情让她去参加婚礼,那就去瞧一眼吧!想说我脚上没有鞋子,又想说我什么礼物都没准备,咬了咬唇,却没好意思说出口。

车子又停在一处豪华地段,竟是本市最豪华的婚庆酒楼,“幸福一生”。

蓝依依推开车门正欲下车,秦慕竟饶过来再次把她抱住。蓝依依挣扎,他却压着音说:“里面有很多记者,你若不听话,会上热搜哦!”

蓝依依闻言,被吓了一跳,可又想到现在的自己本就破罐子破摔,已经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了,还有什么比大晚上的被三个臭流氓追更可怕的,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就听秦慕又说:“听我的就好,乖乖的别动,也别说话。今天你帮了我,到时我会给你一笔钱,算你今天的酬劳。”

啊!蓝依依抬头看向这张英俊面孔,犹豫了一下,便使劲儿的点了点头,其实她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为了钱她都能去夜总会那种地方,想想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幸福一生”下了车就是红地毯,门两旁还有四个保镖把守。秦慕抱着蓝依依进门,蓝依依感觉着有闪光灯冲她闪了几下。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任务?只能半垂着眼帘,用眼角余光去打量这个地方。

婚礼大厅内装点的奢华耀眼,房顶的水晶吊灯全部开启着。照得这偌大的厅堂,格外璀璨晃眼睛。

委婉好听的音乐,轻轻的流淌。两边的贵宾席,呈一片红色,几乎是坐满了人。

进门走了没几步,就见大厅中央放着把凳子,凳子上坐着个穿锦缎唐装的白发老人,他双手杵着根拐棍儿,气场实足,一脸威严。

老人身侧是个身穿白色长婚纱的年轻女人,高盘头,简发饰,高挑的身材,宛如画中人一样好看。而他们身后是四个穿黑衣服的保镖。

“小秦慕,你怀里抱的是个什么东西?”

老人手中拐棍一杵地面,苍老声音听得人身心不爽。

蓝依依心里暗骂老家伙嘴可真缺德,秦慕却淡定道:“女人。”

“你抱个女人来干嘛?不知道今天什么场合吗?”

老人语气听似淡定,却包含着无比愤怒。若不是在场人多。看样子有起来揍人的冲动。

“我来只想告诉爷爷一声,我和这女人发生了点儿身体摩擦。不知今天的婚礼还能正常举行否?”

蓝依依闻言心里一惊,心说他这是胡说什么?脸一红就感觉有无数道目光冲她射了过来。羞的她只能低头,眼不见心不烦。

“你…秦慕,你什么意思?我从早上就开始给你打电话,打到现在,你竟然抱个女人来恶心我。”

穿白婚纱的女人朝前迈进几步,高贵气质瞬息,完全是气急败坏的样子。蓝依依觉得自己就彻头彻尾一个小三儿。

周遭人群窃窃私语声颇多,蓝依依偷偷的一瞄,竟有人拿起手机冲着她们。她从心里自我安慰,为了钱一定要咬牙忍住。

“陈雨,反正我话撂在这儿,结婚也行,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对她一夜钟情,一睡成瘾,跟她关系不可能断,只要你能忍住就好。”

秦慕的话,又引起人群骚动。蓝依依没把他下面的话放到心里,听到陈雨两个字时,身体竟跟着哆嗦了一下。

陈雨,陈雨不就是当红的一线女明星吗?难怪第一眼看她就这么漂亮,还这么眼熟。娱乐八卦上早就说陈雨跟柔城秦氏集团的太子爷秦慕订了婚,难道抱着她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秦氏集团的继承人?

听说秦氏集团麾下公司颇多,酒业,化妆品行业,电子行业,旅游行业,是本市龙头企业典范。

秦慕父母在他儿时一次意外双双毙命。偌大的秦氏只有老当家秦振南和秦慕一同管理。

蓝依依有些激动难耐,秦慕说会给她一笔钱,估计数目不会太少。看来还高利贷有望,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蓝依依想到此心里激动的不行,却没料到陈雨被秦慕的话彻底激怒,竟疯了似的上来撕扯她。胳膊上被拧了一把,她皱紧眉头刚想忍住,就听秦慕低声说:“别怕,只要你能打得过她,酬劳加倍。”

她听到后几乎想也没想,回了句:“放心,看我的!”

从秦慕怀里下来,顾不得脚疼,就和陈雨厮打在了一起。

两个女人在地上滚的正欢,就听秦振男怒声震慑道“来呀!把那个疯女人拉出去送公安局,就说她私闯门宅,蓄意伤人。”

蓝依依微愣的功夫,脸上被挠了一把。万没想到秦慕竟把她拉起来,护进怀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