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流氓女扑倒腹黑男》2如此闺蜜
苏晓小说名字叫作《流氓女扑倒腹黑男》,提供更多苏晓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苏晓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流氓女扑倒腹黑男小说苏晓摘选:苏晓盘腿而坐坐在地上,手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着火堆:“啧啧,你妈真够狠的,不管怎么说也给吃饱了再赶出嘛。”圆…...

苏晓小说名字叫做《流氓女扑倒腹黑男》,这里提供苏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流氓女扑倒腹黑男小说精选:周末的傍晚,某社区楼的小树林里悄无声息地升起了一股诡异的黑烟。苏晓盘腿坐在地上,手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火堆:“啧啧,你妈真够狠的,好歹也给吃饱了再赶出来嘛。”圆圆一边转动着树杈子上小小的烤鸡,一边点头如捣蒜:“就是,就是,就是嘛。”苏晓盯着圆圆乖巧的脸看了半天,感叹道:“多么正常一娃啊,你妈干嘛总怀疑你有自闭症呢?还三不五时地把你丢出门,逼你跟其他小朋友玩,能玩得起来才有鬼。”说着还从裤兜里翻出一些瓶瓶罐罐,在烤鸡上使…

周末的傍晚,某社区楼的小树林里悄无声息地升起了一股诡异的黑烟。

苏晓盘腿坐在地上,手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火堆:“啧啧,你妈真够狠的,好歹也给吃饱了再赶出来嘛。”

圆圆一边转动着树杈子上小小的烤鸡,一边点头如捣蒜:“就是,就是,就是嘛。”

苏晓盯着圆圆乖巧的脸看了半天,感叹道:“多么正常一娃啊,你妈干嘛总怀疑你有自闭症呢?还三不五时地把你丢出门,逼你跟其他小朋友玩,能玩得起来才有鬼。”说着还从裤兜里翻出一些瓶瓶罐罐,在烤鸡上使劲抖啊抖的。

圆圆眼中泛着雾气,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仰视着她的师傅,心里那个暖洋洋啊,果然还是师傅最了解自己。

不过,这只是圆圆小朋友一厢情愿的想法,苏晓此时在心里呐喊着的却是:“咋圆圆就这好命,摊上这么个老妈?”

突然,苏晓动作一滞,侧耳听了一阵,拉起圆圆就跑,还不忘伸手抓过串着烤鸡的树杈子。

两人跑进楼道里,猫着身子,偷偷地朝阳台外瞄。只见一个腰圆臂粗的大婶正扛着叉头扫把,仰头大吼:“是哪个缺德鬼,又把老娘养的种鸡给偷了?最好别让老娘逮到,不然有你好看的……”凌乱的地面上,是尚在冒烟的小火堆,还有一地鸡毛。

楼道里,苏晓把胖大婶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她眼神不好使,可耳朵贼灵贼灵的。苏晓蓦地想起,前些天自己才在科技频道上看过禽类养殖节目,这个种鸡不就是个播种鸡嘛。

想到这里,苏晓觉得有点恶心,举着烤鸡对圆圆说:“你吃吧,看你饿的,肚子都扁了。”

圆圆望着烤得黑乎乎的小鸡,迟疑地问:“师傅,这好像还没烤熟吧?”

苏晓说谎连眼都不眨一下:“你不懂,这样烤到七成熟的鸡肉才最香嫩,这么好的东西,师傅自己都舍不得吃,可全都留给你了哈。”

圆圆眨巴着星星眼:“师傅,你对我真好,我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嫁一个像你这样的男子汉!”苏晓似乎感觉自己头顶飞过几只乌鸦,呱呱地叫着。

圆圆泪眼汪汪地啃着半生不熟的烤鸡,倏然回想起自己悲惨的童年:

从小,妈妈就告诉我,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因为圣诞节出生的孩子都是天主真神派到人间的使者。所以,妈妈坚定地认为,我一出生就注定了要与别的孩子有所不同。

可惜的是,直到我长到三岁,妈妈尝试了各种办法,也没发现我与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终于,在我五岁的那一年,妈妈决定带我到社区卫生站去做检查。

据说,那里有一位很厉害的王奶奶,可以治好小孩子的各种毛病。

那位据说很厉害的王奶奶只看了我一眼,就在我的诊断书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了三个大字“自闭症”。

从此,我就被打上了“自闭症儿童”这个金光灿灿的标签。而妈妈却似乎很开心,因为我终于和别的孩子不同了。

自此以后,但凡有小朋友和我玩,都会被急匆匆赶来的家长揪着耳朵领回家。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的症状真的和王奶奶说的越来越像了。我想,王奶奶真是厉害啊,只一眼就看出潜伏在我身上多年的病症了。

因此,每次妈妈带我去找王奶奶复诊,我都乖乖地配合着。

当然,让我心甘情愿地去“看病”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在王奶奶那里,经常可以见到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小男孩不爱说话,看人的眼神冷冰冰的,有点吓人。

有一次,我看见他一个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背影显得那么的孤单。于是,我便走过去,朝他笑笑,把吃了一半的白糖糕递给他。

他看了眼我的手心,轻轻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似乎柔和了几分。

自此以后,我每次去复诊,总能在大石头那里看见他。我想,虽然我们没说过一句话,但,也应该算是好朋友了吧。

同样是在社区卫生站,我第一次见到了与众不同的师傅。

那天,风和日丽,我独自站在儿科问诊室后面的小院里等妈妈,忽然,远远地就听见一声恐怖嘶哑的干嚎。

不久,我看见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从儿科问诊室的方向慢悠悠地晃过来。

等她走近了,我才发现她的手里举着一根木头棒子,而棒子上,竟然串着一只血淋淋的小兔子。那兔子已被开膛破肚,一截肠子从拉开的皮毛中甩出来,红色的血液还在不住地往下滴,而那两只突兀的眼珠子更是骇人。

这时,我想,我可能真的是与众不同的孩子,看到这幅光景,竟然没有立马晕过去。

那个孩子可能是觉得我足够“勇敢”,竟然“噌”地一下蹿到我面前,向我近距离地展示她手中的“艺术品”。

只见她脏兮兮的小脸上溢满耀眼的笑容,四射的光芒晃得我几乎睁不开眼。我顿觉腿脚发软,扑通一身跪倒在她面前。

她笑兮兮地喊了一声:“徒儿免礼!”就此确立了我们铁板钉钉的师徒关系。

不久,我便听说,给我看病的王奶奶因为惊吓过度,提前退休了。

圆圆一边回忆着半是心酸半是甜蜜的童年时光,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鸡肉解决掉了。

眼见圆圆顺利地将令人作呕的“种鸡”彻底毁尸灭迹,苏晓这才掸掸身上的烟灰和泥巴满意地转身回家。

苏晓躺在床上,忽然觉得自己很期待,期待着明天上学能再见到那位绝色少年。唉,一想到他,自己这颗小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胡乱蹦跶啊!

第二天早上,窗外,阳光明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