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流氓女扑倒腹黑男》7淘金之旅(上)--厚颜求收藏!
苏晓小说名字叫作《流氓女扑倒腹黑男》,提供更多苏晓小说目录,苏晓小说全集目录。流氓女扑倒腹黑男小说苏晓摘选:苏晓一夜都能没睡好。一大清早,苏晓就顶着两只熊猫眼坐在教室里呆呆。苏晓旁边的座位上,伍然边认真地地仔细观察着苏…...

苏晓小说名字叫做《流氓女扑倒腹黑男》,这里提供苏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流氓女扑倒腹黑男小说精选:贼没抓住,苏晓一夜都能没睡好。一大早,苏晓就顶着两只熊猫眼坐在教室里发呆。苏晓旁边的座位上,伍然一边认真地观察着苏晓的一举一动,一边煞有介事地在一个粉色的小本子上做着“笔记”。但见苏晓双手捧腮作沉思状,还时不时地皱下眉头,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卖血、卖肾、卖底裤”啊、“最近艾滋好像还没得到有效控制”啊,“少了一个肾会不会影响性福生活”啊,“如果可以卖阑尾就好了”啊什么的。就在伍然兴致勃勃地奋笔疾书时,苏晓已经在脑中否决了…

贼没抓住,苏晓一夜都能没睡好。

一大早,苏晓就顶着两只熊猫眼坐在教室里发呆。

苏晓旁边的座位上,伍然一边认真地观察着苏晓的一举一动,一边煞有介事地在一个粉色的小本子上做着“笔记”。

但见苏晓双手捧腮作沉思状,还时不时地皱下眉头,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卖血、卖肾、卖底裤”啊、“最近艾滋好像还没得到有效控制”啊,“少了一个肾会不会影响性福生活”啊,“如果可以卖阑尾就好了”啊什么的。

就在伍然兴致勃勃地奋笔疾书时,苏晓已经在脑中否决了她所能想到的募集资金的137种方法。

最终,苏晓决定“要致富先饿肚”,争取在两周之内还清360元的巨额债务。

于是,苏晓同学便从她的日常伙食着手,大刀阔斧地削减了自己的餐费。

次日中午,苏晓独自一人,可怜巴巴地趴在桌子上,眼睛直直地盯着生物书上的各种珍稀动植物,想像着把它们烹、煎、炸、煮、焖的美妙画面,嘴角不自觉地溢出了一道亮闪闪的银线。

次次日中午,苏晓终于快挨不住了,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二皮脸都开始变薄了,因为皮下脂肪分解得实在太快。

就在苏晓饥渴难耐到想要啃生物课本充饥时,倏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干儿子。

所谓“养儿防老”,此时不蹭,更待何时。

食堂里,薛之栋盯着欢快地朝嘴里狂塞食物的苏晓,想到之前她的种种“恶行”,便想借此机会报个小仇。

薛之栋一边慢条斯理地喝着汤,一边状似无意地道:“哎呀,今天的青菜汤里怎么有那么多绿油油的小动物啊?”

苏晓把勺子放到汤碗里搅了搅,仔细观察了半饷才说道:“没事,是葱花啦。”

薛之栋见苏晓不上钩,赶紧道:“不是吧,肯定是菜叶子没洗干净。你看,汤里好多小虫子,这一只,这一只,那里,还有一只!”

苏晓不以为然地说:“真的吗?这汤原来还是高蛋白系列的喔,那你多喝点吧。”说着,又“特地”往薛之栋碗里乘了一大勺汤。

薛之栋一边懊恼着苏晓的非人类思维,一边无意识地端起菜汤“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此时,食堂里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倏然,一个清冽好听的声音自苏晓头顶响起:“很好吃么?”

苏晓抬头便见到华然如墨似画的俊颜,笑眯眯地点了下头,指着薛之栋碗里的汤:“恩,那个葱花青菜汤挺好喝的。”

华然唇畔迅速闪过一丝可疑的笑意,之后云淡风轻地说道:“今天只有青菜汤,除了青菜就是汤的那种。”

苏晓疑惑地端起薛之栋的碗,眯缝着双眼仔细地瞅,这才发现,碧波荡漾的水面上有几只可爱的小动物正欢快地裸泳。

于此同时,苏晓瞥见自己身边闪过一道极快的黑影,紧接着墙角传来“哇”的一声,那气魄,真叫个力拔山兮、气吞江河啊!

自此之后,薛之栋坚决拒绝与苏晓同饭。

苏晓又厚着脸皮陆续骚扰过伍然等人,虽然过程略有不同,但结果却惊人的相似——均以某人力拔山兮、气吞江河的“倾吐”而告终。

以至于,终于没有一个人敢“包养”苏晓了。

苏晓“要致富先饿肚”的壮志豪情,终归是拜倒在了肚子惊天地泣鬼神的震天介响当中。

于是,苏晓只得一步一回头地暂别她单纯而美好的中学生涯,于某个周末,踏上了她艰苦卓绝的“淘金之旅”。

繁茂的商业街上,一家装修陈旧的理发店突兀地横亘在一排或新潮或典雅或浪漫的精致店铺中间。

店门口歪七扭八地挂着一块摇摇欲坠的招牌“大壮理发店”,透过一面遍体鳞伤、残缺不全的落地玻璃窗,还能隐约看见里面晃荡着一个个像素极低的恐怖幻影。

苏晓走进店里,一面自动自觉地穿戴上围裙袖套,一面朝一个无限妖娆的身影喊道:“老爸,有需要我帮忙的不?”

但见,被苏晓称为“老爸”的男子正优雅执剪的纤纤玉手略略顿了一下,之后又仪态万千地慢慢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刀削斧刻般英气逼人的纯爷们儿脸,再配上他那一身妖艳火红的紧身衣。

刹那间,苏晓但觉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咆哮着直冲云霄,哎,苏大壮同志哪,您千万悠着点,谨防被“和谐”啊。

还未等苏晓感慨完,她的亲亲老爸就已经以一种人类所不能测量的速度晃到苏晓面前,纤细的兰花指在她身上飞快地忙碌着:“又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赶紧脱点掉。”

不久,人潮汹涌的商业街上就流传开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段子,据说今天上午有人亲眼看见,一个衣衫凌乱的小女孩站在某家理发店门口,冲里面大喊:“不给钱就算了嘛,最起码把外套还给我啊!”

当正在店里给顾客修刘海的苏大壮同志听说此事时,还跺着尖细的小高跟鞋,狠狠地唾了一口痰,感同身受地骂道:“人渣!”

而商业街的另一头,被苏大壮同志以“国家严令禁止非法录用童工”为名扫地出门的苏晓同学,耷拉着脑袋,迈着沉重而忧伤的步伐,来到她娘亲田思思工作的地方——服装市场。

此时正值午休时间,田女士正和几个姐妹坐在电视前,一脸亢奋地看着某种“动作电影”。

田女士乍一看见女儿过来,便以迅雷不易掩耳盗铃之势,飞快地拔掉电源线插头,立时引起几声音频各异的尖叫。

田女士迅速收起脸上荡漾的笑容,一本正经地问道:“你来啦?吃饭没?”

苏晓状似无意地瞟了眼矮桌上的两碟“田女士荣誉出品”小菜,想想她娘“辣手摧花”的厨艺,苏晓狠狠地摇了摇头,强烈地肯定了自己已吃过午餐的事实。

田女士一心想着赶紧打发走女儿,好继续和姐妹们欣赏某种“动作文艺片”,便直接忽略掉某苏脸上红果果嫌恶的表情,问道:“有什么事么?”

苏晓试探地问道:“你们这里请人看店的话,一般给多少钱?”

田女士警惕地瞟了眼自家女儿,慢悠悠地说:“一般来说,是一个月一千了。”

说着,田女士又上下打量了一遍自家女儿:“不过,像你这样严重具有违和感的,就是倒找我钱,我也不给她机会戕害我的生意。”

语毕,田女士用她那水盈盈的桃花眼饱含“深情”地瞪着自家女儿,就差在脸上写“老娘没钱,有也不给,赶紧滚蛋!”数个大字了。

苏晓眨巴着水汪汪雾蒙蒙的双眼,360度全方位无死角地环视了一遍被田女士弄得直冒粉红泡泡的萌系小屋,又低头瞄了瞄浑身灰扑扑脏兮兮的自己,觉得田女士说得很在理,便乖乖地回家另谋良策去也。

苏晓才走开不到10米,便听见背后传来几个女人此起彼伏、亢奋异常的欢呼声以及笑骂声。

苏晓耷拉着脑袋,脚下迈出疲惫的步伐,并未注意到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一抹白色的身影。

华然停下脚步,转身望向不远处那个蔫蔫的单薄背影,眉心微拢,朝身边美艳绝伦的少妇道:“妈,我有事,先走。”语毕,迅速朝前方大步迈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