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流氓女扑倒腹黑男》6左眼跳财
苏晓小说名字叫作《流氓女扑倒腹黑男》,提供更多流氓女扑倒腹黑男苏晓,流氓女扑倒腹黑男苏晓小说。流氓女扑倒腹黑男小说苏晓摘选:苏晓同学,从一准时起床就,左眼皮就不停地地跳啊跳的。苏晓仔仔细细地把书包的每一个角落、上衣口…...

苏晓小说名字叫做《流氓女扑倒腹黑男》,这里提供苏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流氓女扑倒腹黑男小说精选:在梦中给华然送了整晚上“温暖”的苏晓同学,从一起床开始,左眼皮就不停地跳啊跳的。苏晓仔仔细细地把书包的每一个角落、上衣口袋以及裤子的屁兜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可疑的洞洞或者爆线的可能性以后,才放心地奔去学校。可是,根据墨非定律,当你越害怕一件事情的时候,它就越有可能发生。于是,苏晓华丽丽地破了她人生中的第一笔财,直接及间接损失共计高达368元5毛整。严格来说,苏晓并不是个视财如命的人,而是个,视财仅次于命的人。更何…

在梦中给华然送了整晚上“温暖”的苏晓同学,从一起床开始,左眼皮就不停地跳啊跳的。

苏晓仔仔细细地把书包的每一个角落、上衣口袋以及裤子的屁兜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可疑的洞洞或者爆线的可能性以后,才放心地奔去学校。

可是,根据墨非定律,当你越害怕一件事情的时候,它就越有可能发生。

于是,苏晓华丽丽地破了她人生中的第一笔财,直接及间接损失共计高达368元5毛整。

严格来说,苏晓并不是个视财如命的人,而是个,视财仅次于命的人。

更何况,对于一个口袋里长年不超过10块钱人民币的初中生来说,几百元也算是个半大不小的数目了。

于是,苏晓发飙了,发誓要把害她破财的家伙揪出来,放进滚筒式洗衣机里,甩上个十天半月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今天中午,作为校团委组织部长的苏晓同学将各班团支书交上来的团费清点之后一起放进一个小塑料袋里系好。

接着,苏晓又用绳子把塑料袋拴在裤腰带上连打了三个死结,最后扯扯校服的上衣将其牢牢盖住,这才随着人流冲去食堂抢食。

中午的食堂就像沙丁鱼罐头一样,一个个目露“饥光”的孩子们全都挤在在一起,你贴着我,我蹭着你的。

强大的摩擦力使得他们成了一个稳固的整体,步调一致地朝着窗口挪动。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摔倒是很有难度的。

但是,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却被苏晓完成得很是彻底。

但见她整个人趴在灰扑扑的水泥地上,一张脸正面朝下和坚实的大地贴合得那叫一个严丝合缝啊。

一抹白色的身影迅速穿过拥挤的人群,用他白皙纤长的手将苏晓从冷冰冰地地面上扶了起来。

苏晓并没注意到自己那摔得惨不忍睹的肉饼脸,也没来得及拍拍身上的尘土啊饭粒啊菜叶子什么的,便急切地伸手往腰间一摸,紧接着,讷讷地吐出一句:“团费丢了。”

华然望着眼前这个脸上满是灰尘和擦伤、浑身脏兮兮的小丫头,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缓缓伸出干净的手掌,轻柔地拂过她脏乱不堪的脸颊。

苏晓顿时感觉侧脸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原本木然的小脸蓦地皱巴在一起。

华然见状,利落地挽起洁净的衣袖,打横抱起浑身脏兮兮的小丫头,大步朝医务室迈去。

苏晓之觉一阵天旋地转,晕眩中触到华然白皙纤长的手臂,但觉手掌下一片清凉的细滑。

白衣飘渺的少年抱着苏晓穿过狭长的小径,微风轻抚过他光洁的面颊,线条完美的侧脸溢出了细密的汗珠。

苏晓窝在华然略显单薄的怀抱里,却觉得异常安心。

望着他白玉般的肌肤上缓缓沁出的晶莹,苏晓心里暖暖的,仿佛被阳光填满了一般。

但不久,苏晓便感受到了华然胸腔传来的喘息,此时,苏晓真的很想说:“我伤到的貌似是脸,不是腿啊!”

校医务室里,华然轻握着苏晓的一只小手,静静地看着校医给苏晓检查伤口。

校医大姐一面用眼角余光偷瞄一旁端坐的绝色少年,一面状似专注地为苏晓清理脸上细密的伤口。

校医大姐也许是为了全力展现自己对待同学有如春天般温暖的美好心灵,竟“温柔”地吹了吹苏晓的侧脸,结果力度以及湿度一个没把握好,均匀地喷了某苏一脸口水。

苏晓碍于脸上一塌糊涂的伤口,也不敢胡乱擦脸,只能眨巴着一双晶亮的眸子,可怜巴巴地望着一旁的华然。

华然注意到小丫头忽闪的双眼,觉得此时的她像极了自己养的仓鼠“小小”,侧脸不由得漾起一个深邃的漩涡,直接晃花了校医大姐的眼。

当校医大姐回过神来时,自己手中的棉签不知何时已然转移到了少年白皙纤细的指间。

华然优雅地捏着从校医大姐手中拿来的棉签,细细地为苏晓清理每一道伤口。

清冽的气息喷洒在苏晓脸上,传来一阵苏苏麻麻的感觉,让某苏觉得脸上的伤似乎也没那么痛了。

走出医务室之后,苏晓顶着一张“满目狰狞”的面孔,主动去找老陈“自首”。

老陈认真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并未置于任何评价,只是问苏晓:“这件事,你怎么看?”

结果,苏晓扯了半天,也没扯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还是老陈凭借着自己几十年在学校“降妖除魔”的经验,果断地拍了下桌子,掷地有声地说道:“这样吧,这钱你先垫上。现在不宜打草惊蛇,我们必须在暗中堵住小偷转移赃款的所有出口,一举将其抓获。”

苏晓认同地点点头,缓缓伸出手掌:“敬爱的陈老师,能跟您商量一件事不?”

苏晓紧紧攥着从老陈那里借来的360元钱,另外再肉痛地自己垫上8块5毛钱,半刻也不敢停留地冲去财务处交了团费,这才紧锣密鼓地开始实施她的“灭贼行动”。

根据老陈的分析,偷拿团费的肯定是本校的学生。

此外,苏晓收上来的团费,大部分都是一块、五角的硬币,还有少量小面额的纸币。

而一个学生要藏匿这么大一袋零钱显然是比较困难的,所以,老陈才说,只要堵住赃款流向校外的每一个出口,布下天罗地网,那么一定就能拦截到偷团费的小贼。

一方面,苏晓自己戴着小红臂章,以临时抽查“班容班貌”为由,把案发时离自己最近的几个同学,都叫出来挨个仔细检查了一遍“卫生状况”。

而另一边,老陈在和苏晓商定之后,立即就让学校保卫处跟校内唯一的一家小卖部打好了招呼,但凡有学生拿着一大堆零钱来换整币,就立马将其拦下。

自接到这个“神圣”的任务开始,小卖部的老板就热血沸腾地瞪大了双眼仔仔细细地盯着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

遗憾的是,直到放学,他也没寻到半个可疑分子,唯一的收获就是生生把自己的一对绿豆眼给撑成了豌豆眼,整个人显得精神多了。

当苏晓接到老陈那边传来的“噩耗”时,原本就重伤的肉体和心灵,终于没有在打击中爆发,而是在打击中迅速变态了。

苏晓第一次私下动用了学生会的力量,让卞泰同学找人在校门口拉了一条齐膝高的大红横幅。

于是,实验中学的校门口出现了这样一幅历史奇观:

无论是放学回家的老师还是学生,到了校门口,不是仪态万千、如履薄冰地跨过苏晓所设的“路障”,就是干脆利落地直接扑向大地母亲坚实的怀抱。

每当有人“跳大绳”的时候,站岗的同学就赶紧竖起耳朵,寻找任何疑似人民币的亲切声响。

而当有人不幸跌倒的时候,站岗的同学则会热情如火地飞扑过去,趁机对着人家就是一顿“上下其手”。

可惜的是,苏晓在全校布下了天罗地网,却依旧一无所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