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实习警员

痞子警官 第一章 实习警员

作者:费伯里斯 小说:痞子警官 更新时间:2020-10-18 15:15:00
识后,却意外发现自己成了2014年的一个刚从警校本科毕业,二十六岁,碰巧的是这个人也叫邵旭。邵旭,梦想集体董事长邵文轩的独子,自小就不喜欢替人打抱不平,特意被欺负燕京市的那些纨绔子弟,而如今刚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本科毕业,原本邵文轩想让他本科毕业后,就安排好到梦邵旭睡不着觉,起床洗了把脸,收拾起东西来。今天是他去刑警队报道的第一天,他也很好奇原来的邵旭那么拼命的追求的女生。收拾好东西后,邵旭又在床上躺着休息了一会儿,六点钟左右,邵旭穿好警服,提着行李就出发了。刚准备去打的,却苦笑了一下,以前邵旭出去消费都是刷卡的,很少拿现金,如今金卡已经没法使用了,邵旭钱包里不到一千块钱,还是省着点用。邵旭好不容易才挤上公交,在车上呆了半个小时,才来到市局。下了公交后,邵旭整理了一下着装,就走向了卫兵,问了下卫兵,邵旭就走向刑警中队的队长办公室。。...

痞子警官

推荐指数:10分

《痞子警官》在线阅读

  “不!”邵旭猛的坐了起来,睁大双眼,冷汗直流。看到屋子里很暗,拿过手机一看,凌晨三点十分。邵旭坐着冷静了一会儿,才下床到了一杯水,一口气喝完。咳了一声,然后把自己摔到床上,对着黑黑的天花板发呆。原本他是一千多年的一个出色的国际刑警,由于抓了一个毒枭,被毒枭的手下报复,亲眼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被毒枭手下杀害,一怒之下,冲进毒枭的据点,虽然击毙了多名毒贩,但是不幸被流弹击中,不甘心的倒下去了。等回复意识后,却发现自己成了2012年的一个刚从警校毕业,二十三岁,凑巧的是这个人也叫邵旭。邵旭,梦想集体董事长邵文轩的独子,从小就喜欢替人打抱不平,专门欺负燕京市的那些纨绔子弟,如今刚刚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毕业,原本邵文轩想让他毕业后,就安排到梦想集体工作,但是因为邵旭喜欢上了警校的同学益璐,而益璐又分配到了燕京市的刑警中队实习,邵旭就想尽各种办法,终于如愿以偿的和益璐在一起实习了。不过因为此事,和父亲大闹了一场,其父亲邵文轩一怒之下,把给他的金卡注销了,并明确的表示邵旭一日不来集团上班,就不给邵旭一分钱,还收回了邵旭的跑车,而且如今住的这个小别墅,在邵旭实习后,也打算卖掉。

  邵旭睡不着觉,起床洗了把脸,收拾起东西来。今天是他去刑警队报道的第一天,他也很好奇原来的邵旭那么拼命的追求的女生。收拾好东西后,邵旭又在床上躺着休息了一会儿,六点钟左右,邵旭穿好警服,提着行李就出发了。刚准备去打的,却苦笑了一下,以前邵旭出去消费都是刷卡的,很少拿现金,如今金卡已经没法使用了,邵旭钱包里不到一千块钱,还是省着点用。邵旭好不容易才挤上公交,在车上呆了半个小时,才来到市局。下了公交后,邵旭整理了一下着装,就走向了卫兵,问了下卫兵,邵旭就走向刑警中队的队长办公室。

  市局里,稀稀落落的呆着几个值班的人,邵旭来到队长办公室时,里面正呆着一个佩戴一级警督警衔的中年人。中年人一边喝茶,一边查看着文件。见有人敲门,就示意他进来。邵旭朝他敬礼后,说道:“报告长官,实习警员邵旭前来报到!请您指示!”中年人放下文件,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你来的挺早的嘛,请坐。”等邵旭坐下后,他接着说道:“欢迎你加入刑警队第一中队,我是队长鲜于汶,今天来报到的还有九个人,队里给你们每两人分配了一个师傅,你们以后跟着师傅好好学习,争取早日成为合格的刑警。”“是!”邵旭回答道。鲜于汶笑着说道:“年轻真好!看到你,让我想起来我刚成为警察的日子了,如今老了,体力不行了。对了,你还有没有问题?”邵旭不好意思的问道:“队长,咱们队里提供住宿吗?您看,我把行李都带来了。如今我可没地方住了。”鲜于汶说道:“队里是不提供住宿的,你自己在外面租个房子吧,队里每个月会给300块钱的住房补助。还有其他问题吗?”邵旭忙摇了摇头。鲜于汶就说道:“那这样,你先到隔壁的会议室里休息一会儿,等其他实习刑警都到了,再介绍你们的带队师傅。”

  邵旭在会议室里等了一会儿,就稀稀落落的进来一些实习刑警,邵旭和旁边的一个特别瘦的男实习刑警聊天,忽然看到一个女警察进来,仔细一看,却发现与前世的女朋友长得非常像。不由得愣在那里。那个女警察走到邵旭的对面坐下,讥讽道:“邵大公子,可真有你的,还真追我追到这里了!”邵旭才明白了过来,这个女警察就是益璐,讪讪的说道:“益璐同学,咱们又见面了。”“哼!”益璐把头一偏,不理邵旭。

  半个小时左右,队长鲜于汶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里面的实习警察里面站了起来,鲜于汶说道:“同志们,这位是中队的副队长尹坚警督,下面请尹警督分配下你们的工作。”“我是尹坚,中队的副队长,首先欢迎各位加入咱们中队。我身边的这几位是队里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了,以后你们就在他们的身边学习。我知道你们在学校学习了很多理论知识,但是,论实战经验,你们还差远着呢,下面你们几个自己挑人。”很快就挑选好了,就剩下益璐、邵旭二人没有被选中。邵旭这时沉不住气了,问道:“报告,副队长,我们没有带队师傅怎么办?”尹坚笑呵呵的说道:“别着急,还有一个带队师傅昨晚执行任务去了,估计下午就能来,你们两个以后就跟他了。”

  上午,会议室里的人都走了,就剩下益璐和邵旭了,邵旭盯着益璐看,心里暗暗发誓,一定好保护好益璐。益璐被看的很不舒服,看到邵旭旁边的箱子,随意问道:“哎,你带着箱子干吗?弄得好像离家出走似的。”邵旭叹了口气,说道:“可不就是离家出走,如今我是有家难回啊,对了,你知道哪里有合适的房子出租吗?”益璐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你不是有个别墅吗?难道...”见邵旭点头,益璐笑着拍了拍桌子,说道:“你爸可真够狠的。”邵旭抬头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啊?”益璐说道:“好歹咱俩同学一场,如今又是同事,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晚上下班后,一起给你找房子去。”

  两人吃完午饭后,就在会议室里趴了一会儿,突然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察闯了进来,看到两人趴在桌子上睡觉,于是喊道:“醒醒!”叫醒后说道:“你们两个是邵旭和益璐吗?”见两人点头,就边往外走,边说:“我叫那索,是你们的带队师傅,你们的东西先放到这里,你们两个跟我走。我还忙着呢!”两人被风风火火的带走了,那索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现在在跟一个郊区碎尸案,这次是去找受害人家属了解情况,这些是案件的资料,你们两个先了解下,等下去了之后,你们两个少说话,一边看着就行。”两人认真的看了起来。这个公园碎尸案昨天清晨接到报警,发生在人民公园西侧树林中,被清洁工发现的。法医鉴定的结果是死亡时间是6月11日下午3点-6点,也就是发现受害人的前一天,死亡人名叫米宛,26岁,其父亲米炫明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总,母亲王风桦以前当过律师,结婚后就辞职,做了全职太太。由于尸体在人民公园发现,消息不胫而走,市里流言纷飞,人人自危。市委要求警队尽快办案。市局领导要求一星期内必须破案。刑警中队开会讨论后,决定派警队里破案率最高,有着“索命判官”的那索去调查,其他人全力配合。如今立案侦查已经过了两天了,而案情毫无头绪。

  半个小时后,警车停在了一处别墅门口,那索按了按门铃,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问道:“你们找谁?来这里有什么事情?”那索掏出警官证,说道:“我们是市刑警队的,来这里了解点情况。”中年妇女说道:“警官,请进,老爷和夫人都在屋里。”三人进到屋子里后,发现一个中年妇女双眼发红,头发很乱,看到三人后,赶紧进来,说道:“警官,找到凶手了吗?你们一定要把那个恶魔抓住,绳之以法,替我女儿报仇!”旁边的中年人赶紧过来,把中年妇女扶到屋子里休息,出来后说道:“吴妈,给三位警官倒杯水。”坐定后,那索把警官证逃出来,让他看了下,才说道:“你就是米炫明先生吧,我是刑警中队的那索,这次来你这里,是想了解点情况。”米炫明说道:“警官,你问吧,我知道的我会详细告诉你们的。”那索问道:“经过法医鉴定,受害人死亡时间是6月11日下午3点-6点,请问你了解受害人当时在哪里吗?和谁在一起?”米炫明正准备回答,不料旁边的一个小男孩忍不住哭了起来。邵旭说道:“要不这样,你们两带我去你们姐姐的房子里去好吗?”米炫明说道:“小蓝,你带着这位警官和你弟弟去你姐姐房间吧。”两个小孩带着邵旭走后,那索问起来倒是很顺利。

  邵旭来到受害人米宛住的房子后,发现里面十分干净,床上的被单看起来都挺干净的。邵旭检查了下屋子,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看到两个小孩情绪稳定了一些,于是坐在书桌前的一个椅子上说道:“你们姐姐常回家住吗?”小男孩说道:“我姐姐他上班的地方很远,所以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不过每到周末会回家住,上个星期六我姐姐还回过一次家呢。”“哦?星期六,也就是事发的前三天?对了,你姐姐房子是谁打扫的?好干净啊?”“是吴妈打扫的。”“哦,她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我看挺勤快的。”正说着,吴妈进来了,将一杯水递给邵旭,笑着说道:“哎,如今的工作不好找,难得遇上这么好的东家,我肯定会好好做事的。”邵旭接过水杯时,扫了一眼她手腕上带着一个腕珠,和两个小孩以及吴妈聊了一会儿,益璐就进来叫他离开。三人坐上车,走了一会儿,那索问道:“邵旭,你到被害人房间里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邵旭说道:“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益璐说道:“哎,我们这边也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被害人父亲生意上没有什么仇人,看来不是仇杀。”邵旭问道:“益璐,你对腕珠有没有研究?”益璐疑惑的问道:“你问这个干吗?本小姐粗人一个,那些是小姑娘喜欢的东西,我已经有好多年不玩那个了!”邵旭没办法,就掏出手机上网查了起来,在网上看了很多图片,都不像米家管家带的腕珠。忽然看到路旁有个珠宝商场,忙让那索停车,并说道:“师傅,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去这个商场调查一件事情,稍后就回去。”那索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和益璐去被害人的单位和租的房子那里查下情况,你查完了就去局里等我们。”

  邵旭进入大厦后,找了一家专门买腕珠的店铺,就问了起来:“老板,我想咨询您一些事情,不知道您放不放便?”老板说道:“警官,有什么事情您尽管问。”邵旭说道:“我想查一种腕珠,样子嘛,大概是这样的。”邵旭拿过一侧的纸笔,画了起来,画完后,老板就找了几种腕珠,摆在桌子上,说道:“警官,这几种腕珠和您画的差不多,不知道您找的那种腕珠在不在这里面。”邵旭仔细的看了一下,选出一件,说道:“这件最接近,不过我见过的那件的成色比这件稍微暗些,不过感觉挺贵重的。”老板笑着说道:“警官,我知道你说的那种腕珠了,不满您说,你手里的这串腕珠,是仿制品,才50块钱,是照着越南沉香佛珠仿制的,真正的越南沉香佛珠我们店里没有。”“哦?”邵旭大喜,说道:“那真正的越南沉香佛珠大概多少钱?”老板说道:“大约六七千块钱呢!”“多谢老板。”说完,邵旭就匆匆离开。

  邵旭返回到米家附近,留意到米家附近有三四个垃圾桶,于是偷偷的取出垃圾,走到一侧偏僻处,仔细的辨别着垃圾,遗憾的是没有发现什么,等放回垃圾的时候,突然在垃圾桶内壁处,贴着一张卡片,上面有点有横。邵旭赶紧用手机拍下后,匆匆赶了回去。等回到局里,打听到那索正在和队长他们开会,于是就来到会议室,进去后,那索招呼他坐在自己旁边的一个空位上,一侧的益璐捂着鼻子说道:“邵旭,你是不是掉进下水沟了?怎么一股怪味啊!”那索说道:“队长,情况就是这些,邵旭,你那边调查有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线索?跟大家介绍下。”邵旭点了点头,说道:“下午去被害人家调查时,我发现被害人所住的房子十分干净,不但床单被换洗过,而且屋子里找不到任何线索,没有发现被害人的日记等资料,相片也都是独照或者与家人的照片。而且我发现被害人屋子里有一些圆珠笔,其中有一些已经用掉一半墨水了,这就奇怪了,既然找不到被害人的日记等物品,那么这些墨水是怎么用掉的?”见众人都很认真的听着,邵旭接着说道:“于是我怀疑被害人的屋子是有人蓄意破坏线索,于是我怀疑到米家的佣人——吴妈!当时她送水给我,我留意到她手腕上戴着一个腕珠,这种腕珠,感觉不是很常见的那种,于是我就去一家珠宝商场调查,结果是,这种腕珠是越南沉香佛珠,市价有六七千左右。而这么贵重的腕珠戴在佣人的手上,感觉很怪异吧!于是,我返回米家,想在垃圾箱里看能否找到些线索,虽然没有找到受害人的日记、相片等东西,但是,我找到了一张卡片,卡片我没有拿回来,不过我已经拍下照片了,大家请看。”邵旭把相片打开,递给那索等人看。“这是什么东西?”会议室里讨论了起来。邵旭说道:“这个是摩斯电码,我在路上已经通过工具翻译出来了,翻译的内容是‘tatcalatot,theokehoach’,联想到她带的是越南的佛珠,于是我试着用这个来查下这句话在越语中代表什么意思,结果翻译后的结果是‘一切都好,按计划进行’。这可不是小孩子恶作剧写出来的东西。我想吴妈就是通过这个方式来和同伙联络的。”“啪啪啪!”鲜于汶带头鼓起了掌,鲜于汶说道:“现在的年轻人,了不起!案件破了,我给你记大功!现在这样吧,那索,你们组抓紧时间去找到被害人正在交往的男朋友,米家就让贝展鹏、池问他们去跟,毕竟你们已经露脸了,容易打草惊蛇,钱润,你联系交警大队,让他们提供案发现场的所有监控视频,加紧时间排查。另外,由于案情比较严重,邵旭、益璐,等下我给你们签持枪证,你们去领下你们的装备,以防不测。”“是,鲜队!”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