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至尊神主》第四章 妖约半夜后

至尊神主 《至尊神主》第四章 妖约半夜后

作者:阅读王 小说:至尊神主 更新时间:2020-10-18 17:15:02
江不凡九衣小说名字叫做《至尊神主》,这里提供江不凡九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至尊神主小说精选:江不凡垂头丧气的走在山路上,他被师傅罚去独自一人面对焦山兔妖,这主要是...

至尊神主

推荐指数:10分

《至尊神主》在线阅读

江不凡九衣小说名字叫做《至尊神主》,这里提供江不凡九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至尊神主小说精选:江不凡垂头丧气的走在山路上,他被师傅罚去独自一人面对焦山兔妖,这主要是因为他嘴欠。那帮暴怒妈妈在被钟离尘揩了半天油之后,一人捧着一捧粟米嘻嘻哈哈的走了。一捧粟米也是可以熬一顿粥喝的,自家的粮食能省则省呗。暴怒妈妈们刚走,钟离尘还站在门口搓着手指,看着远去的窈窕少妇们,任思绪如脱缰的马蹄在脑海中狂奔之时,一个讨人嫌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嘿嘿嘿,师父你还看二货他娘呢?他都上下一边粗了有啥好看的。你看三狗子他娘细腰大…

江不凡垂头丧气的走在山路上,他被师傅罚去独自一人面对焦山兔妖,这主要是因为他嘴欠。那帮暴怒妈妈在被钟离尘揩了半天油之后,一人捧着一捧粟米嘻嘻哈哈的走了。一捧粟米也是可以熬一顿粥喝的,自家的粮食能省则省呗。

暴怒妈妈们刚走,钟离尘还站在门口搓着手指,看着远去的窈窕少妇们,任思绪如脱缰的马蹄在脑海中狂奔之时,一个讨人嫌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嘿嘿嘿,师父你还看二货他娘呢?他都上下一边粗了有啥好看的。你看三狗子他娘细腰大腚胸前伟岸,长得跟个葫芦似的这才吾辈中人的最爱呢。”

“呵呵,蠢徒,为师貌似在看二货他娘,实际上为师正用余光在看三狗子他娘。为师发现,你我师徒有共同的眼光啊,呵呵呵。不凡呐,为师告诉你。我等名门正派弟子,万不可做这龌龊之事。如遇美妇,务必目不斜视,只需用眼角余光扫视便好,如此才方显我等正派弟子之风范,切记切记。”

“这就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嘛,师父你这样会教坏弟子的。”

“马上到焦山去找那兔子精,一日不将她捉来,就一日必去,还必须是晚上。”

报复来得很快,连眨眼的的工夫都不用。

“啥?师父我可是你唯一的徒弟呀,万一被那兔妖捉去你会后悔的!”

“不会。”

“师父你这样说很伤徒儿之心的。”

“为师乐意,再说你有心吗?”

“呃,师父你还是教徒儿几招吧,要不给件法宝也行啊。”

“没有。”

“也是,师父您的法宝都在田寡妇家的食肆里呢。”

“滚!”

就这样,江不凡滚到了桥山脚下。为啥不去焦山呢?因为他和桥山大妖有个约会,那可是大妖哇,比那兔妖强了百倍不止,江不凡可不敢爽约。

今夜无风,皓月高悬,这是一个约会的好天气。如果不凡是拉着九衣大妖的手,走在灯光璀璨的大街上,再时不常的来个小亲昵,那不凡绝对是趋之若鹜。就算是天上下刀子,地上丧尸遍布也挡不住不凡追求真爱的脚步。可惜周围漆黑一片,呼的一股小风儿吹来,送来阵阵松涛夹杂这野兽的嘶吼声,弄得不凡一惊一乍的。

“九衣~~~”

“嗷唔~~~~~”

“咯咯咯咯咯咯??????”

“呜~~~~~~~”

回应不凡的是悠长的狼嚎,路边草窠里不知道啥玩意儿发出的那类似老女人的笑声,还有那风吹过树林的声音。

咔咔咔,不凡的上下牙接触频率不自觉的加快,一阵阵尿意袭来让江不凡不由自护着的加紧双腿抱住双肩。

“九~~~~衣~~~~~”

不凡已经开始肝儿颤了,连带着声现也跟着发出颤音。

“吼。”

一声怒吼传来,显然在很远的地方有一只老虎,这一声虎啸吓得不凡体如筛糠,呲溜一声蹿到了树上。原生态呀,环境虽不差,危险也挺大。

上树之后不凡心中稍安,他猛然发现这棵树就是昨晚遇见九衣的那棵树。江不凡拍着树干感叹:“缘分呐,我江不凡第一次在大商约会的异性竟然是位大妖,这等运气简直是吊炸天了。老家那帮兄弟们,你们谁羡慕我,谁羡慕我我就把机会让给你。”

“何谓吊炸天?”

江不凡把头埋进臂弯里双肩不住的耸动,再抬头时已是满脸的泪珠儿下。

“九衣,把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

“为何?我记得只有女人才需要男人的肩膀依靠,只有女人会在人前流泪,因为女人比较柔弱。可看你的样子不是个柔弱之人,快说,你居心何在?”

面对一个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大妖,江不凡还能说什么呢。好在他有混迹演艺圈的经历,虽说属于外环的外环,但多少是经历了一些的,这点小事还难不住他。

“九衣,你可知否?圣人有云: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痛哭一回诶诶~~~~~”

委屈呀,好好一个前途无限的龙套,莫名其妙穿到这写字儿用刀刻,进屋席地座,满地妖精跑,随便就如厕的时代,这叫江不凡如何不委屈。一开始他还有占点小便宜的心思,没想到说着说着便控制不住感情,一腔委屈化作凄凉的歌声喷薄而出。一霎那间,风儿停了,树林安静了。只从那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低沉的虎啸。

“嗷唔~~~。唉,男人哭吧不是罪,那个圣人说的对。”

不凡借势一把搂住坐在自己面前,正在细细品味歌中含义的九衣。不凡只觉触手之间柔若无骨,幽香阵阵,沁人心脾。不凡将头靠在九衣香肩之上,心中暗自琢磨:“这桥山之上到底有多少大妖哇,连老虎都会说人话了,最奇特的是它耳朵真好使,这么远都能听得到。”

正在不凡胡思乱想的时候,九衣缓缓开口说:“你的歌声虽有悲戚之意,但却富有哲理。原来男人都是表面坚强啊,那这样说来,你们不是很可怜呢?你看,女人累了委屈了可以找人倾诉,可以抱着眷侣撒娇。而你们委屈了累了去找谁倾诉呢?”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从今以后我就找你倾诉。”

“哦,你很委屈吗?”

“很委屈。”

“是有人欺负你了吗?是你师父吗?是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和那些庶民吗?”

“不是,我师父虽然时常骂我,但他心里对我是很好的。那些孩子虽然骂我嘲笑我,但也是因为他们年纪小的缘故,这不怨他们。是我自己不争气,啥也不会,我就是个废物!”

九衣看着垂头丧气江不凡,禁不住伸出一只手抚摸着不凡的头。

“我明白了,那些男人之所以成天杀来杀去就是为了变强,就是为了让别人不敢小觑自己,对吗?”

“对,强者为尊,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要变强,我要变强!”

江不凡的吼声传得很远,随着他的吼声方落,一声虎啸从远处传来。

“吼。想变强吗小子?快来跟我打一架,哇哈哈哈哈。”

“快来快来,快来和我打一架。”

随着那声虎啸,传来了众多杂七杂八的声音,有的高昂有的低沉,有的阳光有的阴森。江不凡妈呀一声扎进九衣怀里,紧紧抱住九衣的柔腰。九衣微微一笑随手一扬,桥山上下瞬间寂静无声。

“我发现你真的啥也不会,我给你那颗朱果,如果换做是娇娇早已修为大涨,化形成人了。而你除了力气大了一些之外,其他一点未变。难道你师父就没传授给你一点修炼诀窍吗?”

“没有,啥也没教我,我觉得我师傅对我就是散养的。”

“何谓散养?”

“呃,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啥也不教我。要不你教我吧?你是大妖一定懂得修炼诀窍。”

九衣歪头想了想说:“你我并非同类,我的诀窍不一定适合你。不过有一个办法可能有用。不知你有没有这个胆量试上一试?”

“有,我有。你快说是什么办法?”

“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之后九衣也没问江不凡同不同意,她一把抱住江不凡的腰,嗖的一声飞入空中。江不凡直觉耳畔风声呼啸,眼前的树木极速倒退。九衣猛然间拔高,不凡只觉地面在急速缩小,巍峨的桥山此时犹如一个小土包。

不凡兴奋的大叫:“妈呀,我晕机。不是,我晕高哇,快把我放下哇,再不放下我要吐啦。”

头上传来九衣清越的声音:“此处高达百丈,我若松手你将粉身碎骨。你确定要我松手?”

“不要哇,不要松手哇!”

吼,下方传来一声虎啸,还有一个蔑视的声音:“真给男人丢脸,别让我看见那小子,看见他我就一口吞了他。”

江不凡吓得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再也不敢滋哇乱叫了。好在没用多久,九衣徐徐降落在桥山之巅。她拉着不凡的手走进一片黑乎乎的柏林当中,不凡发现这片柏林覆盖整个桥山之巅,触目所及最细的一棵也需要五六人合抱才行。林间没有茂密的杂草,只有一些野花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幽香。在柏林中间是一座高大的土堆,九衣把不凡领到土堆面前指着土堆前一块巨石说:“你认得这上面的字吗?”

江不凡借着月光一看傻眼了,那巨石上的三个字他一个也不认识。

“这是,甲骨文!”

“何为甲骨文?这分明是你们商方的文字嘛,你不会连自己国家的字都不认识了吧?”

江不凡摊开双手摇头苦笑,这老祖宗的文字他还真不认识,别说是他,在现代的中国又有几个人认识甲骨文的呢。

九衣看着江不凡的样子微微摇头,随后她轻启朱唇说了三个字。

“轩辕陵。”

这仨字犹如一道惊雷在不凡脑海中炸响,江不凡看着九衣,不知她带自己到这里究竟是要干啥。

“九衣,你是要让我挖祖宗坟吗?不成,绝对不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