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至尊神主》第一章 妹纸,约吗?

至尊神主 《至尊神主》第一章 妹纸,约吗?

作者:阅读王 小说:至尊神主 更新时间:2020-10-18 17:15:03
江不凡小说名字叫做《至尊神主》,这里提供江不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至尊神主小说精选:桥山,夜幕笼罩四野,夜风袭来,松涛兽鸣不绝于耳。夜空,繁星点点,一轮圆月高挂中天,将清...

至尊神主

推荐指数:10分

《至尊神主》在线阅读

江不凡小说名字叫做《至尊神主》,这里提供江不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至尊神主小说精选:桥山,夜幕笼罩四野,夜风袭来,松涛兽鸣不绝于耳。夜空,繁星点点,一轮圆月高挂中天,将清冷月光洒遍大地。除了这月光之外,桥山百里之内不见一点灯光。倏然,桥山脚下的山路上亮有一簇火光,那是一个人点亮火把打算夜登桥山。此人一身布衣,脚穿一双草鞋,身背一个皮篼,右手持火把磕磕绊绊的正往桥山山顶走去。火光映射之下,只见此人剑眉虎目、眉尾上挑;额宽鼻正、耳贴后脑;嘴角上翘、犹如龙舟;双目有神,如日出晓,端的是一副好面相。只可惜此人发髻…

桥山,夜幕笼罩四野,夜风袭来,松涛兽鸣不绝于耳。夜空,繁星点点,一轮圆月高挂中天,将清冷月光洒遍大地。除了这月光之外,桥山百里之内不见一点灯光。

倏然,桥山脚下的山路上亮有一簇火光,那是一个人点亮火把打算夜登桥山。此人一身布衣,脚穿一双草鞋,身背一个皮篼,右手持火把磕磕绊绊的正往桥山山顶走去。

火光映射之下,只见此人剑眉虎目、眉尾上挑;额宽鼻正、耳贴后脑;嘴角上翘、犹如龙舟;双目有神,如日出晓,端的是一副好面相。只可惜此人发髻散乱歪七扭八,一根短树杈充当了发簪。那一身布衣显然是旧衣服拼接而成,而且不知此人走了多久,那身布衣已被路旁灌木树枝撕开数道,破损的布条随着夜风凌乱飘舞,一身落魄之气将他那副好面相毁之殆尽。此时若有人在侧,当会感叹一声:好一副穷鬼夜行图。

所谓夜路难行,这山间小道更加不好走。此人走的是磕磕绊绊,边走边在长吁短叹。

“唉,想我江不凡本来应该成为演艺界的骄子,众女粉心中的惊叫男神。没想到我的第一部银屏大剧刚刚杀青,我就糊里糊涂来到这个不知所谓的地界儿。难道连老天都嫉妒我的盖世美貌和精湛演技,故意耍我不成?唉,自古红颜多薄命,古人诚不欺我呀!话说,穿越重生不是都自带金手指的吗?为啥我却没有。网文都是骗人的,该教那些大神们一个个穿回原始社会去体验一番,如此方才解我心头之恨!唉,师父也是,啥玩意儿都没教我,就让我在午夜抓妖,这不是作死吗?本不想来,奈何该死的师父说不来不给饭吃。我可是你唯一的徒弟,我死了谁给你养老送终?再说我这身体刚十二岁,还是个未成年人呢,哪能深更半夜让我去抓妖。这到底是让我抓妖还是去送命啊!不过貌似这个年代,像我一样年纪的熊孩子都娶老婆了,那为啥我没有?师父你穷我不怪你,但你既然是名门正派出身,为啥就不能勤奋一些呢?难道你不懂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道理吗?看你也不懂,这万恶的旧社会真是太可怕了,唉。”

江不凡一路埋怨着一路踢着地上的杂草,俨然是把杂草当成了他那没文化的师父。呼,一阵夜风吹过,江不凡手上的火把噗的一声灭了。如此诡异的现象,吓得江不凡把火把棍儿扔出老远,噌噌几下蹿上路边一棵柏树。

“各位妖魔鬼怪,不是不是,各位大仙,在下是被师父逼得才到这山上来的。如有得罪之处,各位大仙直接去找我师父算账。在下绝不敢与各位为敌,求各位大仙让我布下法阵。其实也不是啥法阵,就是我自己做的几个老鼠夹子。布置完了我就走,请各位多多担待,多担待。”

江不凡双手合十朝四方拜了拜,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风停了。不凡赶紧从树上出溜下来,在路边随便捡了一块草地开始布起了“法阵”。

这个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年代唯一的优点是环境太好了,不要说雾霾、PM2.5这些重污染半点皆无,就连几乎绝迹的萤火虫也是成群的在林间飞舞。那空气中的负氧离子含量极其充沛,刚来这里时,江不凡曾因为深吸了一口这空气,而出现了醉氧的糗事,直到三天之后他才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江不凡匆忙的布下老鼠夹子,这些夹子全是出纯手工纯木质打造,因为在这里江不凡竟然找不到铁丝。当他想做几个金属夹子时却发现,做这几个夹子所需的费用,足够他和师傅吃好几顿肉的了。

江不凡没钱,他师傅看样子也没有。就算有也被师父换成了那黄了吧唧满是渣滓的“酒”,如果那也算是酒的话,江不凡敢说自己是酒神。

“各位大仙,我在这、这和这布了夹子,请各位不要来踩啊。虽说没多大劲头,但是夹了脚趾也是不好的呀。各位注意,注意啊。”

每布一个夹子,江不凡都要念叨一句。五个不大的老鼠夹,没用多长时间就布好了,就在江不凡打算回去钻被窝的时候,他发现一件极其悲催的事情,来时的小路不见了。

鬼打墙?这个从小就听外婆说起过的名词瞬间出现在不凡的脑海里,江不凡顿感头发竖起,脖颈一阵阵冒凉气。噌,他手脚并用蹿上一棵大树,那利索劲堪比猿猴。

不凡蹲在树杈子上瞪大眼睛四处观瞧,清冷的月光透过枝杈缝隙照在林间一块白一块黑的。再加上松涛阵阵呜咽,间或从阴暗处传来咯咯咯咯的笑声,这氛围堪比恐怖片了都。不凡的心瞬间提至嗓子眼儿,他嘴里不停的把“阿米豆腐、俺把你来蒙、上帝保佑”等等能想起来的各教派箴言念了一个遍,反正不管对不对,心里倒是踏实了一些。

啪,不凡的左肩被拍了一下,不凡瞬间被吓得汗毛倒立。听老人说,在夜里如果有东西拍你,不要急着回头。因为人的头顶和双肩上有三盏本命真火,可避邪魅近身。若是转身急了,灭了三盏本命真火那可就惨了。所以不凡缓缓转过身看向身后,这一看不凡更加惊惧,因为他身后空无一人,只有树杈在随风摇摆。看不见并不等于不存在,方才那一拍绝对是实实在在的。

啪,右肩又被拍了一下。江不凡吓得险些松手从树上摔下去。此时已顾不上许多,不凡猛地回头看向右侧,依旧是空无一人。按照恐怖片的剧情,那东西应该是在头顶上。不凡努力稳住心神,背靠树干缓缓抬起头看向上方。按照恐怖片的套路,此时应该有一张烂糟糟的脸,瞪着白眼仁低头看着江不凡,再吐出红**。而江不凡应该发出惊悚的尖叫声,但是不凡根本叫不出来,因为他头上除了松枝之外啥玩意儿也没有。

不凡松了一口气,他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靠着树干坐了下来,就在他抬眼看向前方的时候。

“啊~~~~~”

一声惨叫响彻夜空,惊起林中宿鸟扑啦啦飞入空中,草窠里扑棱棱飞出几只大家伙,咯咯咯的叫着飞向密林深处。

江不凡伸出右手竖起一指,颤微微的指向前方,那表情那姿势就算是世界级的影帝也会自叹弗如。就算到了此时,对演艺事业视若生命的江不凡,依旧不忘说出一句经典台词儿。

“妹纸,约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