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至尊神主》第九章 调虎离山
江不凡钟风君小说名字叫作《神王神主》,提供更多神王神主,神王神主小说深度阅读。神王神主小说江不凡钟风君节选:江不凡气呼呼的坐在树下,而钟风君则靠着树干坐在树杈上望着村庄。村子周围了点起几十座篝火,也派了人看守,的确…...

至尊神主

推荐指数:10分

《至尊神主》在线阅读

江不凡钟离尘小说名字叫做《至尊神主》,这里提供江不凡钟离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至尊神主小说精选:距离村口三十里的山包上,江不凡气呼呼的坐在树下,而钟离尘则靠着树干坐在树杈上看着村庄。村子周围已经点起几十座篝火,也派了人看守,看来村民们还是听了钟离尘的话。“师父,他们都不信咱们,您干嘛还要在这守着?”“这是猎妖门人的职责,我们若是离开那猰貐定会吃尽村中所有的人。就算牛山真的每天送给猰貐三人二牛,就凭这小村庄又能支撑几天?所以,我必须除掉这凶妖!”不凡猛地站了起来喊到:“师傅你都是猎妖门弃徒了,还管那么多做啥?您跟我…

距离村口三十里的山包上,江不凡气呼呼的坐在树下,而钟离尘则靠着树干坐在树杈上看着村庄。村子周围已经点起几十座篝火,也派了人看守,看来村民们还是听了钟离尘的话。

“师父,他们都不信咱们,您干嘛还要在这守着?”

“这是猎妖门人的职责,我们若是离开那猰貐定会吃尽村中所有的人。就算牛山真的每天送给猰貐三人二牛,就凭这小村庄又能支撑几天?所以,我必须除掉这凶妖!”

不凡猛地站了起来喊到:“师傅你都是猎妖门弃徒了,还管那么多做啥?您跟我去桥山吧,我觉得和妖相处好过和人为邻。”

钟离尘看着气鼓鼓的江不凡微微一笑。

“你和为师真的很像。不凡你要记住,人活于世不可只为自己,需知这世间还有道义二字。为师入门之时曾在祖师面前发过誓,除尽天下恶妖。为师虽被逐出师门,但这一身功力却未被废。总有一天,长老们会明白我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江不凡觉得师父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光圈儿,只有圣人头上才会有的光圈儿。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师徒俩对人生理念的理解不同,自然也就没法交流。不凡觉得师父傻,可是他自己却有点小感动。师父要除魔卫道,做弟子哪能不跟着。

“师父,我去抓几条鱼给你吃,晚上打起来好有力气。”

“去吧,不可离的太远,要让为师能看见你,仔细四周。”

不凡正要去河边,却见田寡妇挎着一篮子向山包走来。

“师父,田婶来了。”

钟离尘早就看见了,他唰的一声从树上跳下来,落在田寡妇面前。

“小翠儿,你怎么来了?很危险的。”

田寡妇把篮子递给钟离尘,不用掀开盖布就知道篮子里一定是吃的。

“钟离大哥,我家二妮至今未归,大哥能帮我找找吗?”

钟离尘转头看着不凡,不凡就把自己和二牛、二妮遭遇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没提娇娇,只说二牛是被自己打的。钟离尘叹了口气说:“二妮怕是已遭遇不测了,小翠,回家收拾收拾。过了今夜就去大邑谋生吧。”

田寡妇哭着跑向村中,钟离尘看看已经西沉的红日,对江不凡说:“不凡,你去桥山吧。”

“师父你答应请九衣帮忙了?”

钟离尘点点头,随后掏出一块玉牌塞进江不凡怀中,随后又将几块饼子和烤肉塞给不凡。

“这块牌子里记录着我猎妖门绝学以及为师的心得,你只需将其贴在额头之上,运转灵力就可知道内容。好好修炼,为师这一派发扬光大就靠你了。去吧。”

“嗳,师父你等我回来再动手啊!”

不凡高兴地转身就跑,钟离尘看着远去的江不凡,双眼满是不舍。随后,钟离尘掏出一个圆盘,盘上一根红色指针非金非铁,却在灵力催动下滴溜直转。

此盘名曰“勘妖”,指针为一种名叫“嬅离”的妖兽椎骨所制。嬅离,鸟身猫首,性喜与大妖为伴。猎妖门人捕获嬅离之后,取其椎骨磨制成针置于勘妖盘中,就可知道附近哪里有妖。根据嬅离修为高低,勘妖范围从十里至百里不等。钟离尘用的勘妖盘是他师父传给他的,范围可达五十里,在猎妖门算得上一等宝物。

当勘妖盘的指针指向东南方向之后,钟离尘脚尖点地蹿上树梢飞快地向着密林深处奔去。钟离尘手托勘妖盘,那指针不时变换方向。显然那猰貐在不停的变换位置,不过始终没有脱离勘妖盘的勘测范围。当钟离尘奔出百里之外来到一座深山密林当中之时,勘妖盘上的指针剧烈震动起来,并死死地指着南方。钟离尘抽出盾牌和四棱青铜锥,全身灵力运转,向着指针的方向摸去。

当指针不再震动而是死死的定住之时,钟离尘终于看见他追踪的大妖。那是一只被敲断了四肢被牢牢绑在树上的猛虎,那猛虎一见钟离尘便连连颌首口吐人言:“大师救我,我被猰貐偷袭打断了四肢,我家中还有乳虎需要喂养。上天有好生之德,求大师救我一命。”

敢情这还是一只在哺乳期的母老虎,钟离尘赶紧为母虎接上断骨,涂上猎妖门秘制灵药。做完这些才把母虎放下来。那母虎虽经救治但依旧不能行动,它可怜吧唧的看着钟离尘。

“求大师送我回洞,大师救命之恩容他日相报。”

钟离尘二话没费扛起母虎就跑,当把母虎送入洞穴,钟离尘看见了三只还没睁眼,嗷嗷待哺的小老虎。钟离尘一见善心大发,在周围抓了很多小兽扔给母虎,那母虎双眼流泪趴在地上不断叩首:“多谢大师,大师今日之恩恩同再造,请大师留名也好日后报恩。”

“钟离尘。”

钟离尘说完之后奔出虎穴向着山村的方向飞奔,就在刚才他在虎穴之中猛然醒悟,自己中计了,中了猰貐的调虎离山之计。那些村民怕是要遭殃了,更让钟离尘心急火燎的是,自己那傻徒弟说不定正在村中。钟离尘知道九衣他们是不会进入村庄的,因为桥山妖族皆为护陵兽,冥冥之中似有天道约束他们,不让他们和村民接触也不准他们踏入村庄半步。不凡找不到帮手定会独自返回村中找自己,那岂不是羊入虎口吗?所以钟离尘不顾一切的飞奔。

“苍天,求您保佑我那徒儿平安无事。不凡,为师来救你了!”

整个村庄烈焰冲天、人声鼎沸,哭喊声呼救声响彻天地。钟离尘大汗淋漓的感到,来不及喘口气就闯进村口田寡妇家大喊:“小翠,小翠你怎么样!”

“大哥我在这呢。”

田寡妇掀开草席从地洞中露出半身惊喜的看着钟离尘,钟离尘一把把她拽出来,发现她安然无恙这才稍微放心。

“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那凶兽又来了。它吃了不少人,村正一家都被它吃了。它还到处放火,呜呜呜。”

“别哭,可见不凡?”

“没看见。”

“凶兽待了多久?”

“没待多久就走了。”

“糟了,那猰貐要吃的人是不凡!小翠你躲进洞中,回头我来接你。”

“大哥小心!”

钟离尘冲出田寡妇家直奔桥山而去。钟离尘没法不着急,之前他光想着支开江不凡让他去轩辕陵躲避,而忽略了江不凡现在的情况。不凡吃了朱果一夜筑基,现在他的身体就像一个到处行走的天材地宝。在村口时那猰貐早就一眼看出不凡的不同。可以说此时的江不凡就像是众妖眼中的唐僧肉一般,令其垂涎不已。猰貐吃一百个人也未必赶得上吃江不凡一块肉,只是因为钟离尘比较棘手,所以猰貐这才使了这一招调虎离山之计,祸害那村子,也是为了拖住钟离尘。

此时此刻,就在猰貐撤掉二妮的密林中,江不凡不停地打着转转。

“咦?明明是去桥山的路怎么走这么长时间也没到山顶呢?奇了怪了这是。”

江不凡一边加快脚步,一边不停的嘟囔着,此时在他眼中,这密林俨然就是上桥山的那条小路。不凡不知道,在密林隐蔽处,猰貐悠闲的趴在地上看着他在原地转来转去,双眼射出狡诈凶残和得意的绿光。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猰貐猛地收回迷障,并迅即扑向背对着它的不凡。

猰貐前爪利爪弹出,血盆大口张开,照着江不凡的脑袋一口咬下。

“嗷!”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